吳安哈哈一笑說道:「手下敗將是如何有底氣說出這種話來的。」

「回去吧,之前鄰居一場,畢竟你也是一幫之主,我可不想在打一次你的臉。」

吳安有自己的考量,昨天派出去的人,回來時給他說明了情況。

在不知道對方實力的時候,吳安向來不會直接撕破臉皮。

不然他也不可能在筒子樓隱匿那麼久,隨後一舉拿下洪幫的地盤了。

「你…」鄭德順被堵得啞口無言,這是自己一輩子的恥辱。

當初跟吳安的交鋒屢戰屢敗,以至於自己手下的人聽到筒子樓就害怕。

這時候吳安還敢舊事從提,當時那麼多兄弟的命,他要讓吳安血債血償。

就算自己打不過,今天還有葉先生在,他鄭德順一定可以一雪前恥。

鄭德順拿出自己的武器,沖向了吳安。

卻被吳安輕而易舉的化解了,鄭德順從這一招就可以看出來,吳安又強了。

整整六年過去,吳安的進步竟然比自己快那麼多。

鄭德順看了看車旁站著的葉龍,好像信心又回來了。

厲害怎麼樣,還能比得過自己現在抱的大腿嗎。

鄭德順一個轉身,再次向吳安沖了過去。

在吳安眼裡的鄭德順,就像螻蟻一般,不值得一提。

他再次想單手化解鄭德順朝他砍過來兵器,誰知鄭德順一個假動作。

竟然把所有的力氣放在了腿上,他一腳踹到了吳安的後背。

這一腳踹的吳安硬生生向後退了兩步,鄭德順哈哈一笑說道:「這叫痛踢落水狗。」

吳安眯了眯眼睛,徹底被鄭德順激怒,寒光如刀一樣刺向了鄭德順。

結怨已久的兩人,便在門前扭大了起來。

遺憾的是強提精神鄭德順這次竟然在吳安手下沒能過得了三招。

鄭德順被打趴在地,吐了一口鮮血。

吳安剛想乘勝追擊,卻被一粒小石子彈得手臂發麻。

「你是誰?」吳安看像葉龍。

這個人顯然功力不菲,至少是和自己不相上下的,不然不可能僅憑一粒石子傷到自己。

葉龍笑眯眯的回答道:「早就聽說鐵武組織駐希爾國第一成員吳安先生實在了得,不知道我能不能請教一下。」

吳安威脅的說道:「我勸你最好不要多管閑事。」

這種人自己不想惡交,但如果真的不識抬舉,那今天實在自己的地盤。

筒子樓里眾多的兄弟,這人也不會佔什麼上風。

葉龍劍眉一挑:「何來閑事只說,我只是久聞大名,想來請教一下。」

雖然葉龍臉上一直掛著笑意,但吳安知道這種人絕不是表面上如此好說話。

他先發制人,拿著佩劍,想著葉龍的心臟衝去。

這種人假以時日,必成大器。既然不能為己用,不如直接解決掉。

葉龍看著看著吳安的劍鋒指向自己,還是一動不動站在那裡。

就當劍鋒離心臟只有一厘米,筒子樓的兄弟以為葉龍自尋死路的時候。

葉龍輕輕用手一掰,吳安的佩劍竟然直接斷成了兩半。

吳安兩隻眼睛瞪得想銅鈴一樣,不可置信的看著葉龍。

怎麼會這樣,這人是誰,竟然擁有如此逆天的實力。

葉龍看出吳安的疑惑,也只是笑了笑,禮貌的說道:「既然你動手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葉龍抬起了自己的一條腿,用快不可查的速度踢向了吳安。

向剛才吳安對待鄭德順一樣,只不過吳安飛出五米之遠,落地之時,所有人都聽見了清脆的響聲。

聽這聲音,肋骨至少斷了四根。 辰的右膝微曲,身體懸浮在地上半米處。

似滑行又似飛行,身形飄忽,給人一種在異次元中移動,留在現實世界的只是投影的感覺。

阿修羅閃空!

殺意之波動的身法絕技。

原本辰對於空間力量不感冒,無法施展這等空間身法。

但是在得到神威之眼后,將其一番研究,又在這修羅化之後,竟是意外捅破了那一層膜,將阿修羅閃空這種空間身法施展了出來。

「混蛋,得寸進尺啊!」

悟咆哮著,他一揮手,身後被撞斷的大樹忽然暴起,分解為大量的彼岸花藤蔓,糾結纏繞,一瞬間便化作一條藤龍,向著辰衝殺而去。

只是藤龍衝撞在辰的身上,卻如同擊中了幻影,整個穿了過去。

類似火影中的飛雷神之術,阿修羅閃空一樣是空間身法,施展之中身形實際是在異空間穿梭,只有啟動時和結束后才會受到攻擊!

躲開藤龍的攻擊后,辰直接穿梭到了悟的身前。

殺意化的龍之仙人,每一顆細胞蘊含的力量都超越極限,這是為戰而生的魔神。

辰抬起了他的拳頭,右拳之上,修羅之氣和仙術的力量融合在一起,釋放出金白色光焰,一拳砸在了已經來不及躲開的悟的臉上。

悟本身最大的能力之一——看透人心,躲避攻擊。

這個能力在辰的速度之下,已經幾乎完全沒了作用。

「嗚哇!」

一記重拳,蘊含的拳力幾乎相當於一顆尾獸玉,悟的面部在拳頭下瞬間扭曲,面骨都不知道粉碎成了何等模樣。

一擊建功,龍魔辰當然不會停下,他正戰的爽快。

辰緊接著發動了龍捲斬空腳,身形飛躍在空中,以旋風腿的形態擺動,攪動周圍氣流形成龍捲風。

這是比雙截龍兄弟的旋風腿還要強大無數倍的絕招。

辰周圍的氣流,被殺意染成了黑色,旋轉擺動的身體,帶起了一道圈狀的氣流渦旋。

被黑色龍捲裹住的右腿,仿若佛山無影腳般,連續轟在悟的胸口。

落地時又是一記殺意催動的滅殺豪升龍,身形前沖帶起金白色光焰,狂襲向整個人胸口都凹陷了進去的悟。

就像是火箭升空一般,爆裂的拳勁下,悟直衝天空,好似已經完全沒了反抗之力。

悟整個存在,在這一套連擊下,渾身的骨骼都在發顫,大量的筋肉與骨頭變得破碎不堪!

更可怕的是,隨著勁力的宣洩,還有一股濃郁的異種能量侵入了悟身體。

這是一種獨屬於龍之修羅———辰的全新能量。

既帶有殺意的侵蝕,又帶有仙術的磅礴,還帶有龍元那咄咄逼人的進攻性。

乃是一種高級到可怕的力量!

若是辰現在看上自己的人物面板一眼,恐怕就能驚訝的看到。

他,已經擁有了第一個高達七階的能力——龍之修羅化!【[email protected]神筆屋&&最快更新】

這龍化仙人模式加上殺意修羅道,終究還是打破了六階和七階的藩籬,成就了辰第一個七階能力!

儘管只有七階紫色,但是,這已經是屬於血繼網羅的等級!

而且,這能力只是初成,絕對還有著提高的空間。

若是辰此刻能夠連續突破五階六階,已經有了七階的實力,恐怕六道仙人再生,輝夜姬復活,辰也能夠上去硬剛一波。

至於是打死六道仙人,還是打死輝夜姬,亦或者被這兩位打死,那就不得而知了。

專精於殺戮的龍魔模式,在戰鬥上不見得會輸給七階橙色的能力。

更何況,血繼網羅究竟是什麼品質,也未曾可知。

悟驚恐的發現,在這等可怕的力量侵蝕下,他體內那不死不滅的細胞正在失去活力,大量細胞被殺意的侵蝕性從微觀上破壞了。

「羅漢斷塔刃!」

又是一記修羅化下,特有的殺意武技,辰拖著一股金白色光焰之流,從地面追向天空。

他的右臂抬起,金白色的龍鱗之臂,龍魔修羅之氣引發的殺意電流在噼啪作響,整條手臂驟然閃亮,光芒在龍鱗上交織出一道道修羅條紋。

他追上悟被沖飛的身體,來到他的頭頂,揮手下斬,順著手臂揮斬之處,無論能量還是物質,一切都在這記手刀中筆直的分開!

感覺到死亡危險,悟再次爆出須佐能乎,這次儘管只是具現出了一小片須佐能量層。

但是在悟的全力之下,這一小片須佐能乎能量層幾乎是整個第三階段須佐能乎的壓縮,其堅硬程度已經不輸於完全體的一部分了。

揮斬來的手臂頓時被這片能量層抗衡住了。

「該死,這種強度的須佐能乎……

竟然都在被切開?」

讓人眼睛刺痛的電流光芒狂涌著,須佐能乎構造出的黑色能量層層在劇烈顫抖……

接著,被切開!

轟然炸開!

悟的身體,流星墜地般炸飛向地面,不過這畢竟是堪比完全體須佐能乎的強度,辰也被彈飛向高空的雲層。

倒飛著的辰,那俊美妖異的臉上臉上,顯出了扭曲快意的笑容。

修羅化的辰早已不怕任何傷害,怕的只是敵人不夠強!

身形穿入數百米高空的雲層中時,能夠戰鬥至死的辰也不忘了再發一記奧義:冥恫波動拳的模式變化——空對地的奧義能量彈——滅殺豪斬空。

金白色巨型能量球仿若十尾尾獸玉一般,從天空向下轟擊,定點打擊般精準的落在悟摔落之處。

瞬間,地面彷彿被引爆了原子彈一般,土石混雜著龍魔修羅之氣,形成的環狀衝擊波向周圍擴散。

被這股波動掃過的地面,立刻變成了死灰色的荒蕪之土!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而且,千人對數十人,就算不用武器,靠人力也能耗死他們。Next post: 「你要幹什麼?」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