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夫人想是氣極,反倒平靜了,說:「偏有你這種傻孩子,你當世間男人同女子一般愛感情用事么?」

吳夫人在沙發上坐下,擦火柴吸了一根煙,「離婚?有那樣簡單?太太懂政治懂經濟懂外語;姨太太身家清白絕色美艷,放著這般齊人之福不享,倒肯是散夥重娶么!」

「不散也得散!」

又是簡短而毫無道理的一聲。

身後的母親幾乎有些維持不住貴婦人的雍容,柳眉驀然倒立,可是三公主不懼,她已經做好鬥爭的準備,

是的,不散也得散!昨天傍晚看見他時,她就知道她完了,當他轉身離去的那一刻,隔在竹窗外的她一動不動,好吧,我完了,她心裡想。

她獃子一樣端詳那個人的背影,年紀二十八)60九,三十。不可能沒有家室。

好吧,有家室也得離掉!當時冒出心頭的便是這句話。

她愛上了那個人。並且,不可救藥。 ,

第65章

得虧是杜海平從事醫藥推銷,有點醫學常識。

要不然,宋三喜去幼兒園做飯,他都會跑去阻止。

中午飯,宋三喜給甜甜、明明、虹虹三人做好。

香噴噴的,三個小夥伴吃的可開心了。

明明、虹虹很有禮貌,謝謝了叔叔。

宋三喜很感慨,一個有學識教養的寡婦母親,帶出來的孩子都不一樣。

林洛嬌,沖著一對可愛的寶貝女兒,你也值得我宋某拉一把。

儘管甜甜沒有叫耙耙,但很俏皮的說了句:謝謝宋先生喔,宋先生,您一定可能通過我的考驗的啦,加油!

喜教父笑了,然後帶上午餐,趕往三環電器廠。

輕車熟路,翻牆進入。

蘇有容的工位上,已經換人了。

宋三喜一看那背影,不是蘇有容。

他一愣,趕緊撤出來。

在工廠外面,給蘇有容打電話,問怎麼回事,送飯來,人不在工位上。

蘇有容心裡有點暖,但也有些不好意思。

她說明了情況,說現在正在禮樂制衣廠吃午飯。這邊管吃,還能管住,她的用餐是廠里領導級別的,叫宋三喜不要送飯了。

宋三喜聽罷,略一思索,便道:「好吧,你以後中午在廠里吃吧!下班了,我去接你。」

「不用啊!你忙你的吧!我們廠長王瓊大姐,就住我們家不遠,順道用車就捎我回來了。」

「哦行,謝謝王姐了。回頭,咱請王姐吃個飯,表示感謝。」

宋三喜略有點失落,直接飆車去中海市第三中學。

小·姨·子蘇有欣,16歲,剛在那裡讀高一上學期。

算算時間,車程也就十分鐘左右,趕得及。

飯,送給她吃吧!

宋三喜當然知道,楊大禮安的什麼心。

不過,蘇有容有她的想法,他理解。

沒有安全感和幸福感的男人,不是她需要的丈夫。

長久的貧困、壓抑,尊嚴的喪失。

她的內心渴望的,是她自己能賺到錢,生活才有保障。

丈夫想靠得住,她心裡沒底。

跟禮樂制衣廠的合同簽了三年。

按楊大禮那德性,肯定有違約條款的。

嗯,這是個問題,也不是問題。

回頭,看看合同再說吧!

車到中海三中,剛好中午放學高·峰期。

大門口,不少的學生家長,要麼摩托,要麼開車。

也有學生自己騎自行車、踏板摩托什麼的回家吃午飯。

宋三喜大奔一停,霸氣,引人注目。

英俊挺拔,提著飯桶,直接進門。

保安看見,自然放行,話都不敢上前問。

他們眼裡,有錢人就是來送飯的,惹不起。

宋三喜來到學校大食堂。

那裡,亂鬨哄的。

轉了一圈,沒發現小·姨·子蘇有欣。

他只觀察學生的模樣,就能分辨出哪些是高一,哪些是高二或者高三。

很快,找了個高一的男生,而且一看就是有點活潑的那種。

這種男生,對學校的年級情況,必須更了解一些。

男生一聽蘇有欣,便道:「哦,她是我們隔壁班的小美女呢!你找她?」 瑤池峰上,莫奇成了唯一久居的男性。周圍的女修一開始很不自在,因為之前這裡沒有男人,可以隨性而為,而現在,有的事情總要躲著一點,洗浴的時候都要特別小心,生怕弄出太大聲響讓隔壁聽了去。

有的女修漸漸產生了些許厭惡。

為了緩解矛盾,調節氣氛,莫奇時不時的向她們派發一些丹藥,什麼靈力丹、駐顏丹、美膚丹……應有盡有。尤其美膚丹特別受歡迎,用了之後,肌膚白嫩細滑,還極富彈性,讓人感覺就像嬰兒般的肌膚一樣。還有黑髮丹,大家在長期修鍊冰雪神通之後,頭髮都會變得雪白,有的人皮膚好的話,雪白的頭髮會讓人增色幾分,如果皮膚暗淡一點,白髮就讓人蒼老,就像老嫗一樣了。然而在用了莫奇的黑髮丹之後,會讓這些女修一夜之間恢復黑髮,而且黑得油光水亮的。

在用了這些丹藥之後,莫奇也變得與他的丹藥一樣受歡迎,而且他的洞府每天都有女修上門討丹,撒嬌、賣弄、討好,各種手段,層出不窮。這種狀況,讓雪女有些惱火,明明自己在教他神通,怎麼也算半個恩師,怎麼也能享受一點與其她女修不一樣的待遇吧。然而莫奇不但沒給她應有的待遇,而且有時候還會選擇性地遺忘,別人都有美膚丹,偏偏她沒有!別人都有黑髮丹,而她沒有!這些東西,就連師父寒冰都有。

雪女生氣了,幾天都沒去教授術法,然而莫奇卻不聞不問。因為一個神通,只要將心法口訣、手訣和基本方法教完,剩下的基本就是靠自己領悟了。雪女即使不教,他也可以依靠自己的領悟力繼續修鍊下去。

雪女終於沉不住氣了,第一次主動走進了莫奇的洞府。見莫奇正打坐,就自己坐下了,許久之後,才輕輕哼了一聲:「你什麼時候結束?」

莫奇睜眼,裝著一臉驚訝:「是雪啊,什麼時候來的?」

雪女撇撇嘴,少裝了。

「你不需要我了是吧?」雪女口氣中略帶了些火藥味。

「需要啊,怎麼可能不需要,師父你何處此言,我需要你的地方多著呢,至少還需要你傳道受業啊。」莫奇一臉嚴肅地說道。

二人之間從未行過拜師禮,自然不會是真的師徒。當日莫奇在學神通道法之前,賴藥師就跟寒冰說得很清楚,只是互相交流技藝,不必拜師。之所以這樣安排,其實也是想成全莫奇的「好色」。

而莫奇,只會在開玩笑的時候才會叫對方「師父」。

「別叫我師父,我不配,你是我師叔祖。」雪女氣呼呼地說。似乎因為生氣,胸膛都在起伏不定。

莫奇裝出一臉吃驚:「怎麼了,雪?是不是我哪裡有做得不對的地方?」

裝傻是吧?

「為什麼別人都有美膚丹,我沒有?為什麼別人都有黑髮丹,我沒有?」雪女問道,一連兩個為什麼,顯得特別有氣勢。

「我是覺得你不需要啊。」莫奇很淡然地一笑,「師父你的肌膚已經是冰肌雪膚了,白嫩細滑的,哪裡還需要什麼美膚丹?」

這句話非常受用,雪女也非常贊同,可是女人哪有對自己美白滿足的時候啊。

「我現在不需要,我以後也需要啊。」雪女瞪了他一眼,「那黑髮丹為什麼也不給我?」

莫奇低頭思考了一下,然後抬起頭:「我這樣說吧,就好像一隻白貓,本來白色非常適合它,為什麼非要把它變成黑貓呢?」

這兩個理由,雪女都非常滿意,一時不覺有些心花怒放。

但她仔細一想,又覺得自己被侵犯了,立刻怒目圓瞪:「你才是白貓,你全家都是白貓。」

莫奇立刻賠罪:「抱歉,一時口誤,但我是想說,你真的沒有必要見別人恢復黑髮,你就要恢復黑髮,我覺得你的白髮,就好像是傳說中的送子娘娘在將你送去轉世的時候,忘了幫你頭髮塗成白色,而你修鍊冰雪神通,恰恰是神來之筆,恰如其分地幫你完成了這最後的一筆,完成這最後一筆之後,才構成一副無可挑剔的畫作。」

雪女不知不覺笑逐顏開:「那個,我覺得我還是需要一些美膚丹。」

「沒問題。」莫奇隨手就從儲物袋拿出五顆美膚丹,走下石床,交到雪女的手裡,「這些你先用著,用完了再問我要,有求必應,有求必應。」

雪女興高采烈地出去了。

莫奇除了煉這些女修用的丹藥,也會煉製其他丹藥。為了不耽誤自己修鍊冰雪神通,他讓賴藥師派人把藥材都送到峰上,他利用閑暇時間,進行靈藥提純和煉製丹藥。這樣,接下來的時間,莫氏丹藥又開始從神丹宗的地界流傳出去,只不過,莫奇與賴藥師約定,自己同樣從中抽取三成收入,而且,神丹宗必須以成本價賣一部分丹藥給凌霄門,凌霄門再與神劍宗商討分銷問題。

與此同時,神霧宗也漸漸興起一種以靈氣煉製的丹藥,在某些方面也有奇效,雖然不能與莫氏丹藥比肩,但因價格低廉,也具有一定的顧客群。而且這種丹藥後來在神霧宗的強橫干涉下,被起名為莫甄氏丹藥,鍾詭覺得這樣比較有賣點。果然,改了這個名字之後,有的人就開始探究這莫甄氏丹藥與莫氏丹藥的淵源,這一探究之下,果然發現了些許貓膩,於是這種丹藥更加暢銷。

可是後來這種做法也讓其他不良商人發現了商機,這種方式被廣泛借鑒,於是出現了莫李氏丹藥、莫張氏丹藥、莫提氏丹藥、莫講氏丹藥……五花八門,層出不窮。

九神修真界出現了空前的繁榮和和平發展時期。由於莫奇與神丹宗的特殊關係,他也經常介紹凌霄門的弟子到神丹宗參加神木築基,漸漸幫助凌霄門提高整體實力。

莫奇在這瑤池峰上,一住就是三年,這三年時間裡,莫奇勤學苦練,終於學有所成。

他不但學會了「冰封千里」、「冰牆」,就連雪女不會的他也會了「冰雪世界」、「雪噬心」。而且,任何一個術法,在他使用起來,其威力都是遠超雪女,這不僅令雪女感到驚訝,就連寒冰都覺得不可思議。在她的印象中,男人的體質是不適合煉這種神通的。

而且,這三年,莫奇也沒有忘記對神念金剛訣和其他神通的修鍊,神念金剛訣已煉至第六層境界。護體神光罩加身的時候,神光流轉,連成一片,似披了一件厚厚的金甲在身上,看起來都覺得無懈可擊。

而對於地箭的修鍊,除了加強它的無聲無息穿透能力之外,更是加強了厚度的修鍊,現在神通施展開的時候,已能凝成上百把箭同時發出。那氣勢足可撼天動地。

在這三年時間裡,莫奇利用閑聊的機會,也終於打聽到裴如雪的來歷,原來,她是神遁宗神空峰峰主,司空的師父!

莫奇大為震驚,同時又懊惱萬分!自己當時為什麼要憐香惜玉,要多此一舉地去給她蓋什麼布料呢?直接殺了一了百了,如今是後患無窮啊。

他忽然又想到一個問題,那到底裴如雪應該多大年齡了呢?應該不止她看起來那麼點歲數吧。

不出意外地,因為修鍊冰雪神通,莫奇的頭髮也變白了,他拿了個銅鏡,一邊看,一邊猶豫要不要吃顆黑髮丹。

這時候雪女走了進來:「怎麼了?不想做白貓了?」

莫奇笑了笑:「白貓有了一隻,而且足夠驚艷,我怎麼好意思東施效顰?」

雪女也笑了:「你還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見莫奇開始在收拾東西,有些依依不捨:「真的要走了嗎?」

莫奇點點頭:「真的要走了,不過你要想我的話,我可以隨時回來。」

雪女白了他一眼:「你少自作多情了,誰會想你啊?」心裡卻在想,是不是認真的啊?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阿勁,今天這麼早就回來了?」Next post: 剛才足足走了兩個小時,因為恐懼,她不敢停,更不敢攔過往車輛,生怕剛出狼窩又進虎穴。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