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這段路程下來,他經過鑑寶,可是將大部分人都認了個遍,別人或許不認識他,可他對於別人,可是熟悉的很,知道他們的名字,遭遇,一些隱藏在內心深處的秘密……若是有可能的話,他自然不希望看着這些人,死在路途之中。

沒有讓陳少君等太久,莫誠大掌櫃派出護衛,很快就將幾個藏在商隊之中的山匪人員都給提溜了出來,一番嚴刑拷問,果然發現了有盜匪勢力要密謀襲擊商隊之事,於是莫大掌櫃當機立斷,直接下令修整。

一炷香之後,纔再次吩咐衆人開拔前行。

只不過,卻又原本的寬敞官道,隨即轉入了一條山路小道之上。

這一小道,雖然路更難走,且有些崎嶇,有些路段,甚至根本不能使得馬車通過,但卻幾乎完全將陰溝嶺給避了開來。

……

一處連綿羣山之中,正有無數人暗中藏在了山道之中,他們一個個目光閃爍,似是早就等待多時。

而在這山道的後方,一個略顯低矮的山頭之上,則有十來個人匯聚。

“應該快了吧。”

這時候,一人開口,一臉期待的說道。

“應該差不多了,之前不是有手下彙報,他們在十里之外嗎,這時候,應該已經進入陰溝嶺地界了。”

很快,就有另一人開口,語氣平淡,眼眸之中卻閃過了一絲冷酷。

他們,正是這一次設伏,打算對陳少君的商隊動手的山匪們。

數個山匪勢力匯聚。

其中當先開口的,正是金山匪的頭領,趙金山。

第二個說話的,則是斧頭寨大寨主徐佳。

兩人雖然也是一方勢力首領,可在現場之中的實力,卻是最低的。

因爲,旁邊還有氣海境第八重之境的黑虎幫幫助趙虎,有實力達到了氣海境第七重的黑虎幫副幫主李釗。

更別說,作爲東道主的鬼頭寨,能夠在盛京城附近有着這般大的名聲,讓無數勢力乖乖奉上銀子,實力更是不弱。

鬼頭寨寨主雖然也是氣海境層次,但卻是氣海境第九重的上品大武師,且修煉的乃是黑水真功,那可是江湖上有名的水屬性功法,氣海渾厚程度,天生比他們更強三成以上。

更別說,鬼頭寨的太上長老。

想到這裡,他們偷偷望向了坐在不遠處石頭上,那微微佝僂着的身子的武者。

先天之境。

先天以上的宗師強者。

除了鬼頭寨這位太上長老之外,他們又偷偷將目光,落在了另外一個方向之上。

那裡,正有一個身穿紅衣,臉色紅潤卻有些壯碩的老頭,這位老頭,此時正大口啃着豬肘子,一口下來,撕下一大片血肉,滿嘴流油,沾染的鬍子,衣袖都佈滿油漬,顯得有些邋遢。

可他們卻沒有一人敢於小看對方。

因爲,這是一個與鬼頭寨太上長老一般,實力恐怖的先天境強者。

也是紅衣教這一次出手之人的領頭之人。

事實上,他們這些人之所以會匯聚於此,也大多是因爲紅衣教這位邋遢胖老頭的緣故。

紅衣教,纔是這一次行動的組織者。

即便就算是他們,也並不清楚,這一次紅衣教到底爲何,會處心積慮對方這一商隊。

雖然那邋遢胖老頭說是爲了前段時間,莫氏商行阻礙他們刺殺五皇子而展開的報復。

但都是千年的狐狸,他們自然不信對方這一聊齋說法。

當然,這也並不妨礙,他們聽從對方的號令。

實在是,紅衣教勢大,而他們或多或少,也與之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

不過不得不說的是,這一次紅衣教出動的高手也不少。

兩人心念電轉之間,也在偷偷打量着紅衣教這一次出動的人物,一個一身道袍,臉色顯得十分蒼白的道人,對方身邊,始終跟着三個散發出濃郁的陰冷氣息的身影,讓他們本能中感覺十分不適。

聽介紹,他們知道對方名爲三尸老道,乃是能夠操控屍體的道法修士。

另外兩個紅衣教之人,則都是一身紅衣,其中一人手指斷裂,臉色雖然英俊,卻隱有桀驁之氣,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之輩。

一人則瞎了一隻眼睛,手中拿着大錘,只是放在泥土之上,就讓得泥土深深凹陷下去,可想而知其重量。

兩人都是比他們更強不止一籌的氣海境第八重,第九重強者。

其中一個,名爲左步凡,另一個則爲崔武,在江湖上雖然名聲不顯,但他們卻不敢有絲毫小視。

“不好了,不好了……”

恰在這時,一人飛奔而來,臉上滿是驚慌之色。

“怎麼了?”

黑虎幫幫主臉色一變,連聲喝問道。

因爲這時趕來彙報的,正是他的手下,因爲身法絕佳,善於隱蔽,這才被排出去探查莫氏商行商隊的情況。

“他們,他們轉道了。

沒有走官道進入陰溝嶺,而是從另一條小路走了。”

來人連忙彙報道。

“轉道了?”

“怎麼回事?”

一羣原本靜候在此之人,臉上紛紛露出了驚訝之色。

“我也並不清楚,只是遠遠看他們在一處地方稍稍修整之後,就轉道另一個方向了。”

那人連忙解釋道。

而這個時候,各個匪盜勢力,也紛紛有人趕來,彙報他們發現的情況。

“看來,他們已經發現不對勁之處了。

甚至已經知道了,我們將要在此設伏之事了。”

這時候,那邋遢胖老頭突然站了起來,臉上閃過了一絲凝重之色。

“那接下來該怎麼辦?”

金山匪首領,趙金山慌忙問道。

“怎麼辦?

既然如此,就改埋伏爲明攻。

區區五百人,而且大部分都是烏合之衆,威脅不大。”

緊接着,胖老頭一錘定音。

“所有人,跟我走,追!”

於是瞬間,鬼頭寨太上長老起身。

一個個鬼頭寨之人,也飛速跟上。

作爲本地地頭蛇,他們自然知道,從哪裡可以儘快追上商隊。就算對方轉道另一條路,可那麼多累贅,加上還押運了貨物,又豈能比得上他們?

一羣羣匪盜好手,紅衣教之人,頓時爭先恐後的追隨而去。

……

“若是他們打定主意對我們商隊動手。

那麼我們就算轉道,也絕對逃脫不掉。

所以,一場大戰是在所難免的了。”

陳少君坐在馬車上,非常清楚這一點。

只是,他就算清楚這一點,也根本沒什麼辦法。

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等待盜匪勢力的到來,然後見機行事。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陳少君默默等待着,時不時地以靈眼術探查周圍,更默默調整氣息,將狀態提升到極致。

戰鬥,隨時都有可能發生,他必須得在戰鬥中自保,力所能及之下,甚至保護劉掌櫃等人……當然,一切都得在不暴露自身的情況下。

突然,他瞳孔一縮,赫然看到了那連綿羣山之中,多出了一股股氣血如狼煙的氣息。

那是武者的氣息。

“來了嗎?”

嘀咕着。

叢林中,刷刷刷的聲音也隨之傳來。

“所有人小心!

鬼頭寨的人來了。”

商隊之中,其實也不缺高手,很快就有人發現了叢林之中的氣息,連聲高喝示警。

事實上,在商隊轉道之後,很多人心中或多或少都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猜到了會有事情發生。

是以,這一示警,雖然令得許多人心中慌亂,但很快也就鎮定了下來。

一羣人迅速將貨物馬車堆在一起,然後隨從人員則紛紛取出了武器,臉色都是凝重。

“陳少君小心,接下來見機行事,不要離開我太遠。”

東方白取出了長劍,一臉凝重的說道。

林夕林強兩人,也是取出了長刀,護持在陳少君和劉掌櫃的身邊。

一羣並不具備武功的普通人,則大多神情慌亂,瑟瑟發抖的站在原地,不敢動彈,機靈的纔會走到一些明顯具備武藝之人的身邊,希望能獲得庇護。

嘩啦啦……

終於第一個人衝了出來。

一身紅衣,臉上桀驁而猙獰,赫然是紅衣教武者,冷血銀刀左不凡。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星月感覺自己在用身體學習提瓦特元素導論。Next post: 雲溪可不知道自己兩個徒弟的心路歷程。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