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氣死姑奶奶了!!!”

蕭曉筱撒氣似得朝着門框狠狠的踹了幾腳,頓時疼的自己眼淚嘩嘩的往下掉,然後扭頭指着府內怒罵:“惹急了姑奶奶,剁了你們進宮當太監!!!”

說完,猛地扭頭,可那一瞬間,卻再也無法移開眼睛。

府門外,不知何時,一白衣男子,眉清目秀,舉着一把油紙傘,站在一輛黑色的馬車旁,嘴角掛着淺淺的笑,那人身長如玉,端的一看,當真是美人如玉,可再一看,分明是男子!眉宇間的英氣盡顯,眼中含着笑意,看着站在門框前抱着腳大罵的蕭曉筱。

三個字不經意的從蕭曉筱的嘴裏溢出:“小白臉······”

小白臉謝公子頓時就無奈了,舉着傘,朝着蕭曉筱一步一步走了過去。

低頭看着謝耀腳踩過的位置,漾開一圈圈的水花,像是她的心頭,什麼東西悄悄綻放一般。

蕭曉筱連連後退,一個沒留心,腳磕在門檻上,頓時重心一偏,身子朝着門裏砸了過去。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雙手突然伸過來,拽着他的胳膊,另一只手丟開傘,一把握住蕭曉筱的腰肢,順帶着往自己懷裏一拽,蕭曉筱立馬以一個****的姿勢,把自己整個磕在了謝耀的懷裏。

謝耀深吸一口氣,感慨道:“蕭曉筱,你真是,越來越沒出息了!!”

蕭曉筱還沒緩過神來,有點驚喜,有些不可思議。

甚至覺得,自己是不是在做夢。想到這,蕭曉筱果斷的一腳,狠狠的踢向了謝公子的下三路。

謝公子立馬察覺,急忙鬆開蕭曉筱,一把按住蕭曉筱擡起來的膝蓋,一隻手拎着蕭曉筱的衣領,“你怎麼還用這招?影響未來性福生活的!!來,換個地兒踢。”

謝公子難得的這麼溫柔,蕭曉筱又是渾身一顫,連忙一把推開謝耀,驚呼一聲:“是活的?!!”

如果說,剛開始謝耀還有些激動,此時,內心只剩下草泥馬在奔騰。活的?

但,不管怎麼說,再見面,還是很開心的。

謝公子決定大度的不計較了,“蕭曉,我來接你,跟兒子回家。”

“兒子?!!”

蕭曉筱也是震驚,遠方的馬車突然動了動,一顆小腦袋從裏面鑽了出來,朝着蕭曉筱跟謝耀打着招呼:“爹爹孃親你們慢慢聊,我先睡覺了。我什麼都看不見,聽不見哦。”

謝耀滿意的點頭,孺子可教。

蕭曉筱一臉臥槽,我好不容易養正常了的兒子,怎麼特麼的一看到謝耀就這副德行了?

頓時,蕭曉筱就氣憤了,“小白臉,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偷偷的給止兒吃了什麼不得了的藥?”

“吃藥?”

謝耀無奈的白了蕭曉筱一眼,沒好氣道:“對自己的兒子動手,虎毒還不食子呢!!”

“你怎麼知道止兒,是你的·····”

蕭曉筱的話還沒說完,就被謝耀狠狠的打斷:“我的智力在你的印象中,有這麼差麼?連你懷孕了這件事都忘了?你要是真的忘記了我的智力有多好的話,我不介意晚上幫你好好的想一想!!!”

“謝耀,你他麼,怎麼能,這麼無恥無賴臭流氓?”

被謝耀逼急了,蕭曉筱都要抓狂了,可那雙眼睛,卻滿是深情,內心,也早已波動萬分。

謝耀將蕭曉筱的每一點表情都看在眼裏,見到蕭曉筱不是對自己無動於衷,總算是鬆了口氣,一臉寵溺的看着蕭曉筱,道:“蕭曉,我記得,明明是你睡了我,壞了我的清白,還帶着我的種逃之夭夭的,難道不是麼?怎麼變成了我無恥無賴了?”

蕭曉筱一噎,他麼的,瞎說啥大實話?

你不要名節姑奶奶還要呢?

沒想到她蕭曉筱一世英名,結果晚節不保啊······

“好好說話,你怎麼來許國了?”

蕭曉筱從兩年前消失之後,就不曾跟以前的任何一個人聯繫,許國大聖相隔甚遠,謝耀兩年後就過來,讓她還是有些小興奮的。

可是,謝耀來了,她的心,也亂了。

想到剛纔自己的傻逼踹門,頓時羞紅了老臉,怎麼,會這麼丟人啊?!!!

蕭曉筱此時的形象,大抵就是,一副胡亂塞了一把,頭髮隨便紮起,怎麼隨意怎麼來,反正形容起來很簡單,簡單粗暴。

這樣的形象,換了往日,是要被楚嬙他們笑話的。

可蕭曉筱在許國,基本上就沒在乎過。

可能,爲悅己者容,在她這顆漢子心中,也是存在着的吧。

把蕭曉筱的每一個表情都看進眼裏的謝公子,輕笑了兩聲,擡眸對上蕭曉筱的眼睛,認真道:“我來接你回家。”

回家·······

只這一句話,就溼潤了蕭曉筱的眼眶。夢裏有很多次,她都夢到謝耀前來接她,跟她說回家。她也只等了兩年,謝耀果然來了。

這個世上,若說有一人,無論她到哪裏,杳無音訊,都能找到她,那這個人,一定不是別人,肯定是謝耀。

她不曾懷疑過,也一直在等。

別看她打打殺殺的,可也是個女人。

可,當謝耀真的出現的時候,她卻只能苦笑。世事難料,做人,太難。

蕭曉筱深吸一口氣,笑着看向謝耀,一字一句道:“謝耀,我不能,離開這裏。” 等待了半個小時後,蘇慕言和葉藍總算是畫好了妝。

兩人從一旁走出來的時候,周圍到處能聽到驚豔的抽氣聲。

葉藍自身條件好,再加上精心打造,所以走出來時自然沒話說,一身時尚的緊身連衣裙,身材竟性感得有些讓人吃驚。

樑婧還偷偷湊過嘴巴在安染染耳邊說了句:“想不到她這麼有料,動過刀了吧?”

安染染急忙撞了她一下,生怕這話被聽了去。

不過葉藍再驚豔,也驚豔不過蘇慕言。

此時的蘇慕言,身上穿着一套純白的燕尾服,那乾淨的白色,襯托着他的氣質,妥妥的白馬王子降臨。再加上往上捋的頭髮造型,似乎又多了一絲絲大膽。

俊美如斯,又不是俊酷。這樣矛盾的結合,卻很好的把蘇慕言的有點烘托得越發淋漓盡致。

所有人都看呆了,安染染也是看得有些出神。

直到好半晌後,樑婧在一旁出聲提醒她:“慕淺淺,快收收你的口水。”

安染染如夢初醒,滿臉羞然和尷尬。

她沒想到,自己有天竟可以看一個人看到出神。

不對……

好像還真有一個!

雲墨非那個妖孽!

“咳咳,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爲了掩飾尷尬,安染染急忙問臺上的兩個主角。

“你們可以開始了。”葉藍回道。

安染染和樑婧得令,倒也沒有躊躇,很快就擺出架勢,然後在燈光師還有其他工作人員的配合下,展開了工作。

拍攝進展的還算順利,雖然不能拍出一流攝影大師的效果,但水平也絕對不低。

最重要的是,蘇慕言和葉藍兩人非常上鏡。

中間連續換了幾套衣服,拍出來效果都很好,連剛開始都沒什麼信心的安染染自己看了後,都要自我稱讚了。

安染染拍的很認真,中間蘇慕言趁着休息空檔,也會跑過來跟她聊幾句。

反倒是樑婧,全程划水,舉着個相機,一會兒拍拍這裏,一會兒拍拍那裏,也不知道鏡頭往什麼地方聚焦,所以大部分工作都落到安染染肩上。

工作完成,接下去就是後期制作,那就不是安染染的事了。

收工後,安染染和樑婧收拾攝影機,準備隨時離開。

而這時,蘇慕言已經換回了自己的衣服,出來跟安染染她們匯合。

這時,葉藍卻忽然追出來,對蘇慕言他們道:“等會兒一起吃個晚飯吧?今天麻煩你們,得好好謝你們呢。”

“這個……”

蘇慕言沒馬上答應,卻是先看了看安染染和樑婧。

樑婧是一片無所謂,安染染卻有些遲疑:“吃晚飯就不用了吧?只是個小忙,而且我不能久留,得趕緊回去了。”

“既然染染都這樣說了,那就不要了,下次有機會在一起吃飯吧。”

蘇慕言也是立刻就拒絕了。

葉藍聞言,也沒有強留,只好說道:“那好吧,那我送你們。”

“你忙吧,不用送。”

蘇慕言擺了擺手,直接跟她道別,然後帶着安染染和樑婧直接離開了。

離開攝影棚後,三人走到馬路攔車。

此時,外面天都黑透了,華燈初上,城市光芒萬丈。

安染染這才發現,自己這一工作,居然好幾個小時過去了。

“真不一起吃完晚餐再回去嗎?”

三人走到路邊等車,蘇慕言側頭問安染染。

樑婧挑眉笑道:“學長你這話是問染染,還是我們兩都問了呢?”

“當然是你們兩。”蘇慕言直言。

“但是其實更想單獨和染染吃飯吧?”

樑婧繼續調侃,絲毫不避諱。

安染染又羞又惱,直接伸手捂住了樑婧的嘴巴:“你給我閉嘴。”

警告完又朝蘇慕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學長,她就是愛鬧,你別理她。”

“我又沒有說錯。”

樑婧極力掰開安染染的手,然後看了看時間說道:“如果蘇學長這有這個意思的話,我就不留下來當電燈泡了。”

“婧婧——”

見死黨一直這麼開玩笑,安染染也是沒了脾氣。

結果當事人壓根就不理會她,真的就直接走了:“我走了啊,拜拜,安染染,晚點到家了記得給我個電話啊。”

“喂!”

安染染想阻攔,結果樑婧已經走遠了。

離開之前,還不斷的給安染染使眼色,眼睛跟抽筋了似的,笑得別提有多賊了。

樑婧這一走,瞬間就變成安染染和蘇慕言二人。

安染染還沉浸在尷尬中無法自拔:“學長,你別在意婧婧說的,她那人就那樣,愛玩愛鬧愛開玩笑,你別往心裏去。”

“如果我說,我真往心裏去了呢?”

蘇慕言忽然說道,嘴角含笑,眼神卻無比認真。

“啊?”

安染染木了,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去反應。

見安染染直接呆在那裏,蘇慕言看在眼裏,神情卻依舊嚴肅和認真。

這下,安染染就開始緊張起來了。

剛纔樑婧在那邊瞎起鬨,她就單純覺得她實在開玩笑。

她沒往心裏去,誰想蘇慕言卻往心裏去了?

這這這……

這要怎麼回答?

一時間,安染染是真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好在靜默了半晌,蘇慕言笑了。

“你的反應,果然很有趣。”

夜晚捲起他的發,五彩的霓虹燈之下,他的笑容顯得更是燦爛。

安染染腦袋又是一個短路。

敢情剛纔他那話是開玩笑的啊?

會意過來,安染染那個後悔啊,恨不得地方多出一條縫來,好讓她鑽進去。

太尷尬了!

天吶,好丟臉!

“你剛纔應該是當真了吧?”

蘇慕言依舊在笑,笑容爽朗好看:“其實我也是認真的,但是我不想嚇到你,你不用往心裏去,知道嗎?我不想讓你心裏有太大的負擔。”

“學長……”

安染染有些失神。

曾幾何時,她在面對眼前這個男人的時候,只能用偷看的。

而現在他當着自己的面說這樣的話,安染染竟不知道該怎麼去迴應。

這……

安染染又無語了。

“好了,不逗你了,不過晚餐一定要讓我請你,感謝你今天的幫忙,你可不要拒絕。”

蘇慕言人很溫柔,可強硬起來,卻也是不容別人拒絕的,就如此刻。 雖然我不想一大早就吵你,但是……人我替你找到了

“一人一半?”孟檀音一愣,於家產業的一半快頂得上一個小豪門了,“怎麼多了?不是只有品古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