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無論他怎麼用力,也難以撼動陳北冥一分一毫。

「你放手!老東西!」

楊文光瞬間暴怒!帶著人就要去拉老爺子,被陳北冥一聲喝止!

「我看誰敢動!忘記我說過的話了么?」

眾人當時就站在原地不敢動彈了……

現在這種情況,無論怎樣都不能動手,如果老爺子少了一根頭髮,這幫媒體都不會放過。

到時候就算是白的,也變成黑的了,怎麼都洗不清了。

老爺子情緒比較激動,陳北冥輕聲道:「您別激動,這件事情我以後慢慢跟您解釋。」

「醫藥費我已經付過了,希望您兒子能好起來。」

老爺子紅著眼睛,說話有氣無力,言語間充滿了無奈和絕望!

「你們為什麼!」

「為什麼不給我們這些老百姓一條生路!」

「錢對你們來說不過是數字而已!為什麼還不放過我們!」

「為什麼!」

老爺子幾句話,說的眾人啞口無言……

陳北冥眼神凝重,口中似有千言萬語,但現在這種情況,說什麼都沒有用。

沉默是最好的選擇。

「保重。」

陳北冥拍了拍老爺子的肩膀,帶著人轉身離去……

走出不遠,陳北冥就聽到後面響起了老爺子的哭聲……

很快,一大群記者從後面沖了上去,直接把陳北冥他們圍了個水泄不通……

面對十幾個鏡頭閃光燈,陳北冥的臉色逐漸陰沉起來……

「陳先生!請問您是要殺人滅口么?這樣那塊地皮,您就可以以最低價拿下了吧?」

一句話,全場寂靜無聲! 『咚咚』

落地的聲音就好像兩塊巨石轟然降落,當那個魁梧的人影離開那輛訂做的汽車時候,肉眼可見的汽車的車輪和車身都向上升起了極高的一截。

可是正常來說,這樣的身材哪怕是全都是肌肉組成,也不該有如此的重量。

簡直就好像是純粹的金剛密度打造的機械人體一樣。

稍微有見識的,都不得不讚歎,這位不愧是以凡人之軀直面那些天災不從,還正面擊潰了一尊的存在。

行走於地上的魔王,真正的人世暴君!

可是如今這位已經屹立於人世頂端的大人物,卻完全沒有一點雅態的用小拇指扣著耳朵,目光所在儘是那間小小的餐廳。

「也不知道扶余小子這段時候就手藝有沒有進步。」

忽然露出了潔白鋒利的牙齒,這個地上魔王露出了恐怖的笑容,足以嚇哭九成九的小孩,剩下的應該是被嚇尿。

「如果不能讓我滿意的話,其實…我看這個餐廳不順眼已經很久了。」

「桀桀桀桀!」

發出了一陣狂笑后,他也不管那還未營業的招牌,直接推開了大門就這麼走了進去。

正在擦拭桌子,準備營業的清秋院惠那察覺到門口的異狀,馬上轉身回後院通知了趙扶余,

於是乎當他走出來的時候,第一眼看到的便是正推開門進來,塊頭似乎更加緊實魁梧許多的范馬勇次郎。

僅僅是移動了兩步,那敲擊在地面上的聲音,便已經讓趙扶余側目了。

『咚咚』『咚咚』

更別說那愈加浩瀚,如同翻湧不斷大海浪潮般的氣息了。

「好久不見了,勇次郎先生。」

「看來你又成功了。」

同樣露出了一絲笑容,展現出了自己潔白牙齒的趙扶余,絲毫沒有因為范馬勇次郎越發強悍的氣息而有所遲疑,同樣的不甘示弱的氣息對抗上去。

頓時間,整個餐廳內都有一陣空氣的『啵』『啵』『啵』的碰撞輕響出現。

就在清秋院惠那感受到那一股股強悍的氣息碰撞,面露驚慌的時候。

忽然范馬勇次郎發出了哈哈大笑,直接讓夜中火的窗戶都出現了震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果然是扶余小老闆,看來這段時間你也進步不小啊!」

噔噔噔的幾下,這個龐然大物就再次坐在了吧枱前,那純粹的精鋼打造的座位,又一次被他壓下去了一截。

「這麼說,我今天可以一飽口福了。」

猶如是盯上了食物的凶獸,范馬勇次郎的眼神變得鋒利又危險。

「不過…」

「之前的那道拉麵,可不夠看了啊!」

「小老闆。」

一股又一股的肌肉好似虯龍般的鼓動起來,彷彿一條條擁有生命的巨蟒,在周身流動。

形成了一種強悍無匹的氣場,讓尋常人即便只是看上一眼也覺得心生震撼,難以言喻。

這樣的生命幾乎已經跨越了人類這個物種的標籤,真正達到了『恐怖直立猿』這個成就。

而對趙扶余來說,這已經是在他意料當中的事情。

「都這麼久了,那道拉麵,也已經完善了。」

「勇次郎先生可別小瞧我啊!」

「不過…」

「我也有個挑戰,想讓勇次郎先生試試看呢…」

鋒利的目光直視而來,隨即是狂暴的笑聲。

「哈哈,好好好!」

「小老闆就是小老闆。」

「如果你的料理,能夠讓我感到愉悅。」

「那麼我便送你一個好處,天大的好處!」

「但如果我失望了,那麼…夜中火也要成為一片廢墟。」

「你…敢賭嘛?!」

好似最頂級的獵手看上了獵物一般,范馬勇次郎直勾勾的盯着趙扶余,露出了笑容。

彷彿在期待着什麼。

而趙扶余的回應也是一如既往的直接。

「好!」

「就這麼定了!!」

摸著自己的下巴,范馬勇次郎再次發出了『桀桀』的笑容。

「那我就期待了。」

「你的傑作!」

似乎是好奇一般,再次打量起這間餐廳,又好像是在開始思考,到底要從什麼地方動手,才能把這裏弄成一片廢墟。

總之只是聽聞過范馬勇次郎『暴君』之名的清秋院惠那第一次真正知道了,這位暴君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簡直…』『簡直就是肆無忌憚的神魔啊!』

『很難想像,扶余大人是如何和這樣的人物平等交鋒,不落下風的…』

轉過頭去看向廚房裏的趙扶余,卻只見他此時正雙手抱胸在思索什麼一般,也讓清秋院惠那原本想進去幫忙的意願也一下落空。

她知道,這個時候就需要留給趙扶余更多的時間去思索。

畢竟他賭上的可是夜中火,而且對手還是從暴君進化成為了行走大地之魔王的…范馬勇次郎!

「父親您不進去么?」

塔克米和伊薩米都站在夜中火外,他們倒是不着急去見見比他們只大了一兩歲,卻已經讓自己麟廚父親都沒有必勝把握的主廚。

畢竟他們接下來要在東櫻待上幾年。

可是自家父親可不會在東櫻待上多久,除非是那位魔王相召,否則他還是要回去主持自家餐廳的。

「那位大人在用餐的時候,還是不要去打攪的好。」

這位從意大利回到東櫻的中年麟廚眼神同樣有着一絲凌冽,掃過了周遭一圈,對自己的兩個孩子還是有問必答的。

「更何況,我也還有機會,沒有必要着急在這一時。」

「我也很想看看,能夠讓大人都覺得夠勁的料理…到底是什麼模樣!」

而在這個時候,從外圍趕到這裏的東川美質子,看到了那熟悉的封鎖區域后,便立馬讓跟隨而來的攝影師架起了攝像頭,拍向封鎖內的那些車輛以及人物。

並開始從網絡上搜集相關人物的信息。

只是她們也都沒有發現,就在她們身後的一間大樓上,四星級的酒店豪華套間當中,一個男人也一直打量著這忽然來到夜中火周圍的車輛人群。

尤其是當那壯碩如山嶽般的男人走入夜中火,還有意無意回頭看了一眼他所在位置的時候。

他的心臟都像是被揪住了一般。

冷汗從他的額頭上落下來,原本只是為了持續觀察趙扶余這個他必得目標的情報。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咳咳!」Next post: 搞定完這一切之後,葉楓離開了鎧甲聖殿。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