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今日不殺了你,枉我爲一代瘋魔王!”鄧楓怒吼,冰寒刺骨的濃音滾蕩不休,大地似乎在沉陷,蒼穹似乎在嘶吼。

而後鄧楓手執魔劍,灌注滔天的魔力,荒古之力,再次施展巔峯劍術‘撕裂蒼穹’,血色神芒猶如九天彩虹,劃破天際,速度宛如流星,以奔雷之勢閃電襲向棋風皇。

這一劍,威勢蓋天,震懾世界,轟動了天穹,撼動了日月,崩碎了大地。棋風皇眼眸恐懼,內心顫抖,憑他受重傷的身軀,怎能抵擋這滅世一劍。

“等等,你想讓你的朋友與我同歸於盡嗎?”棋風皇驚恐吼道。

鄧楓聞得此言,立刻怒衝過去,幫助處於驚恐狀態的棋風皇抵擋了這一劍,而後鄧楓勃然大怒,吼道:“快放了他們,否則,我讓你們疾風麒麟一族徹底從大陸上消失!!”

“我如果放了他,我還有命嗎?一命換一命,你得發出生命重誓,永遠不會殺我!”棋風皇狀若癲狂,此刻彷如失去理智的憤怒雄獅。

“怎麼,難道血紅他們的靈魂不全在你手裏?”

“哈哈,我們早有防備,若是你沒死,便拿他們當令牌,我們七位皇手裏都有你的親人朋友靈魂,哈哈…”


鄧楓怒火中燒,憤怒的眼神幾欲噴出火來,不過他依然壓制內心滔天的怒火,吼道:“我鄧楓這次可以不殺你,但日後你若再犯惡行,我定不輕饒你!這已是我的底線!”

棋風皇膽顫心驚,渾身顫抖不休,鄧楓的狠辣他是知道的,若真是逼瘋了鄧楓,等待疾風麒麟一族的定是滅亡!

猶豫了片刻,棋風皇放出了蕭雲的靈魂,鄧楓看着那道熟悉的青年虛幻身影,慚愧不已,當日若非他執意帶領血紅他們進入生靈禁區,他們或許就不會身死,如今之計,只有待自己達到真皇境,將他們一一復活,即便付出慘重的代價,鄧楓也在所不惜。 隨即鄧楓收起了蕭雲的靈魂,滴血暗念道:“血紅,等着我,我一定會去救你!”

“還不快滾!”鄧楓鬆動了時空膜壁,看向棋風皇大聲吼叫,此刻他心情非常沉重,似壓着千斤巨石。

棋風皇膽寒之下迅速逃離了這方天地,生怕惹怒了這尊殺神,那般狼狽模樣,看得九尾靈狐一族衆多強者暗自竊喜,紛紛拍手稱快。

“師弟,你沒事就好,師姐好擔心,好害怕!”玄姬顫抖着嬌軀,並非是恐懼,而是激動,她此時早已轉悲爲喜,體內升騰起沸騰的熱血。

“師姐,這三年來,我也無時無刻不在思念着你…”鄧楓淚泉暴涌,泣不成聲,師姐在他心中擁有非同一般的位置。

姐弟二人相擁相泣許久後,玄姬才恢復傾城的笑容,道:“師弟,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鄧楓沉默,他心裏同樣惦記着血紅,可還有一些事他必須親自去處理,犼族的第二強者木獵王,也被七位皇俘虜了靈魂,鄧楓覺得心裏有愧,他必須前往犼族道歉。

“師姐,我想去一趟犼族,你陪我去吧。”鄧楓想帶着師姐,一輩子保護她。

“嶺裕王、伽馬王、風霜王、月秀王,你們都回各自的聖城吧,人族還需要你們的庇護!”鄧楓肅容說道。

四大天王都點了點頭,如今,三大皇族,五大先天生靈的罪惡之手已被鄧楓斷除,他這次強勢重現於世的消息很快便會傳遞到各大種族內,暫時不會再次發生屠城這種血腥惡行,況且,人族三位皇也會回到人族族地。

“你多加小心!”月秀王美眸緊盯着鄧楓,似乎百看不厭,話語中透漏出濃濃的關切之意。

“嗯,你們也是。”鄧楓輕聲道,隨後鄧楓與四大天王告別,他們皆往人族四大聖城快速穿梭虛空而去。

九尾靈狐一族的青年男女看向鄧楓的眼神顯得有些崇拜,他們雖然血脈高貴,但這個世界畢竟實力爲尊,像鄧楓這種擁有媲美真皇強者實力的人族俊傑,他們內心震動,豔羨與仰慕的情緒皆有。

望着師姐他們一族的人族那火熱以及魅惑的眼睛,鄧楓忍不住摸了摸翹鼻,尷尬苦笑,或許在他們心中,鄧楓救了整個九尾靈狐一族,可是,鄧楓覺得,若不是師姐玄姬的原因,他不會跟九尾靈狐一族有任何的牽扯。

“瘋魔王,謝謝你救了我們一族,我狐姬在此立下生命誓言,九尾靈狐一族將和人族、魔族站在一起,對抗三大皇族、五大先天生靈!”狐姬磁音滾顫,宛如自然和絃,動聽之極。

生命誓言一旦立下,便會受到天地規則的束縛,任何人敢違抗生命誓言,立刻會身死道消,連靈魂都會寂滅,真正走向死亡,所以,修行者不會輕易立下如此重誓。

鄧楓感受到九尾靈狐一族族長狐姬內心真誠的心意,他心中頓時大喜,九尾靈狐,對抗真皇這種無上存在或許極爲勉強,但是對付真皇境以下強者,卻是極有幫助。

“狐姬前輩,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鄧楓喜道,長久以來,人族、魔族都是被各強大種族欺凌,即使有些種族不會落井下石,他們也不願意伸出援手,而是袖手旁觀,以免遭受殃火。

“不用跟我客氣,我的選擇不會錯,況且,要不是你,我們九尾靈狐一族已被棋風皇屠戮殆盡!”狐姬輕佻媚眼,露出欣喜的美麗面龐,那般模樣,顛倒衆生。

鄧楓連忙轉移了視線,九尾靈狐的族人,個個都充滿誘惑,心性不穩的修行者,恐怕會立刻陷入沉迷,無法自拔。

“師姐,我們走吧。”


“嗯。”玄姬輕聲道,她此刻臉頰緋紅,如同火燒雲般,在族人們的豔羨下跟隨鄧楓離開了族地。

犼族,這裏羣山環繞,古樹林立,青峯似翠綠的寶石,鑲嵌在天空中,光彩奪目,熠熠生輝,獸鳴聲傳向山林,顯得格外的靜謐。

兩道身着白衣的身影閃現而出,蕩起一絲空間的波動,似乎從空中穿梭而來,青年男子散發凌厲無匹的劍意,女子散發九天仙女的氣質,正是鄧楓和師姐玄姬二人。

“師姐,這就是犼族族地嗎?怎麼沒有宮殿羣?”鄧楓驚奇問道。

玄姬莞爾一笑,道:“犼族自荒古年代便存在,那時候,只有巔峯種族纔有宮殿羣,犼族可不敢得罪那些巔峯種族,況且,犼族對自然更加嚮往,喜歡洞穴居住。”

鄧楓暗道,原來如此,並不是所有種族都會修建廊腰縵回的宮殿羣,親近自然,與自然融爲一體,更能彰顯族羣的可貴精神。

隨即鄧楓釋放恐怖的荒古氣息,他可不想闖入犼族核心之地,遭受他們一族的圍攻,他是道歉而來,應該謙和。並且他不否認他想聯合犼族,共同對抗三大皇族,五大先天生靈。

片刻後,五道身影急速趕來,在空中劃破一道長虹,速度快如流星,到來鄧楓這片高空後,五道身影驚訝無比,他們自然知道鄧楓過去發生的事,現在,再次見到鄧楓時,他們頗爲震撼。

“瘋魔王,你來作甚!”犼族族長眼神頗爲的忌憚,瘋魔王的名聲傳遍古國,他並不瞭解鄧楓,況且,木獵王因鄧楓而死,這讓犼族族長有些惱怒。

鄧楓皺眉,看來犼族族長不會輕易原諒自己,不過他也理解,族內第二強者莫名而死,任何種族都會惱怒非常,所有,鄧楓稍微平復了下心境後,他才微笑着解釋。

“木獵王確實因我而死,可是我救過他的性命,他願意報恩,這也不能全怪我吧?何況,該死的是三大皇族和五大先天生靈,我們應該聯手對敵,而不是在這裏追究誰的過錯!”

犼族族長猶豫了,三大皇族實力強悍,背後站着聖獸種族,五大先天生靈不輸三大皇族,這大陸上的巔峯種族幾乎都與人族爲敵,犼族這時候可不敢插手幫助人族。

“族長,鄧楓曾經幫助過我,你忘了嗎?”犼族少族長芒崖插嘴說道,他此刻也在一旁,雙眸閃爍着點點光澤,似乎有着崇羨之色。

犼族族長芒軒拉長着臉,顯得有些掙扎,鄧楓儘管實力滔天,斬殺真皇,震懾世間,可是人族勢危,五大先天生靈的族長個個都比青智皇還強,若是冒然伸出援手,犼族將走向無盡深淵!

“我也不強求你們,我此次前來,最主要還是向你們道歉,木獵王的事,是我對不起你們,不過,我會盡我所能,救出他的靈魂,讓他重塑肉身,重新站在這片天地。”鄧楓雙眸平淡如水,臉龐有些傲然之色。

“如此甚好,那先謝謝瘋魔王了。”犼族族長芒軒自知理虧,不過他也沒有辦法,他必須保護整個犼族。

隨後鄧楓看了芒崖一眼,衝他笑了笑,然後不再猶豫,撕裂虛空,往另一強大種族趕去。

芒崖有些失落,爲他這位朋友,實力強悍的鄧楓沒有得到自己族羣的幫助而失望,不知不覺,芒崖心裏早就將鄧楓當做自己的生死兄弟。

古之絕域一行,鄧楓出手幫助芒崖從冰靈族少族長白榮那裏奪得了傳承寶物。荒古禁地一行,鄧楓出手驅逐了金靈族少族長金正恩,相當於解救了他,這兩份大恩,芒崖都記在心裏。

“師弟,下一個目的地是哪?”師姐柔情關切問道。

“畢方族。”

鄧楓微笑,他此刻很開心,能跟師姐呆在一起,便已足夠,若是世間和睦,人們都跟親人相守,跟最愛的人相依相偎,那該有多好?

玄姬能感受到鄧楓此刻欣喜的心境,她緋紅的臉龐更加明豔動人,看向鄧楓的美眸多了幾分愛的味道。

鄧楓之所以會去畢方族,因爲他心中有着虧欠,他在古之絕域時,強行奪取了神獸畢方一族上一輩族長的精血,等於搶奪了他們的傳承寶物,這種行徑,已經違背了他心中的意念,他此次必須前往畢方族接受他們的懲罰。

樓蘭古國東域,一片佳木蔥蘢之地,周圍環繞着羣湖,淺藍色的水映襯碧綠色的青山,頗爲寧靜和諧,這裏是神獸畢方一族的族地,鄧楓和師姐玄姬到來後,也是釋放強大的氣息,吸引畢方一族強者過來。

咻咻!

數道身影如同天空中的彩虹,豔麗無比,身上閃爍着火紅色的光芒,絢麗多姿,他們劃破天空而來,美麗不可方物。

“玄姬,瘋魔王,原來是你們!”畢方族族長方旭到來後,有些驚訝,失聲道。

“怎麼,很奇怪麼,方魁,你應該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吧?”鄧楓看向方魁說道。

方魁聞言,面容有些驚愕,鄧楓如今名聲極大,兇威蓋世,連真皇強者都阻擋不了他的鋒芒,他如今來到他畢方族,竟是爲了兌現當初的承諾?

這讓方魁有些難以置信,目光閃爍不定,片刻後他纔看向族長方旭,道:“族長,瘋魔王這次是來還我們上一輩族長的精血,沒想到他這麼重視諾言,憑他如今的實力,根本不用懼怕我們畢方一族。” 畢方族長方旭驚奇的看着鄧楓,內心震動,傳說,瘋魔王嗜血殺戮,連巔峯種族中的天才妖孽都敢殺,如今一見,世人或許都誤解了他。

“瘋魔王此次可不只是來還精血的吧?”方旭感知敏銳,人族與三大皇族即將開戰,鄧楓這個時候前來,定有着其他的目的。

“不錯,我希望神獸畢方一族能夠站在人族這邊,人族勢弱,危若累卵!”鄧楓嚴肅道。

方旭明白,鄧楓爲了整個人族費盡心血,可他們的敵人乃是巔峯種族,神獸畢方早已沒落,即便站出來幫助人族,力量也有限。

不過,族長方旭稍微猶豫片刻,眼神突然變得堅毅,笑道:“哈哈,遠古時期,上一輩族長常年跟隨人皇左右,深得人皇的寵愛,如今,人族沒落,我畢方一族自當奮勇報恩!”

鄧楓笑了,去往各強大種族前,他便想好了最壞的結果,不過,即使希望再渺茫,他也不會放棄,抓住一線生機,方爲正道。

“多謝!”簡單的話語,卻有說不出的感動。

隨後鄧楓將體內神獸精血逼發出來,還給了神獸畢方一族,這精血對他已是無用,若能換來畢方一族的鼎力相助,何樂而不爲呢!

“保重!”方旭沉重道,他幫助人族,或許也有賞識鄧楓自身的實力,恐怖的潛力如同浩瀚之海般無止境。

鄧楓微笑點了點頭,然後帶着師姐玄姬離開了畢方一族的族地,前往另一強大種族。

火虻族,這裏火焰繚繞,如同一片火海,連綿無際,許多火虻族的強者在這片樂土,生根發芽,修行自身。

兩道青年身影撕裂虛空,出現在火紅色的高空中,他們並行而立,似一對情侶,彼此牽着手,遙望着整個火虻族地域。

一股強大的荒古氣息從鄧楓體內暴涌而出,似黃河怒嘯,席捲這片天地,火紅色的岩漿滾蕩不休,隆隆作響,似萬馬奔騰。

咻咻!數道火虻族強者的身影聞訊而來,劃破美麗的彩虹,速度極快,宛如光束,他們身如山嶽,巨大無比。全身繚繞着火焰,如同火焰魔人,兩隻巨大的如同烈日般的眼眸驚駭世間,射向鄧楓與師姐玄姬的眼神充滿着疑惑。

“瘋魔王,爲何來我族地?”火虻族族長虻蝗開口問道,巨口中似乎有火焰瀰漫。

鄧楓微笑,他站在數位火虻族族人面前,渺小如螻蟻,卻絲毫不懼面前的火焰巨人,淡然道:“如今人族情況不妙,我來是想請你們火虻族幫忙,助我人族!”

虻蝗一愣,面色有些古怪,冷笑道:“我們爲何要幫助人族?人族族長青智皇跟我們火虻族毫無交情,即便如今你已崛起,並不代表我們便會屈從你的意志。”

火虻族在遠古時期也曾輝煌,身上傲骨錚錚,不會輕易屈服巔峯種族。

“族長,鄧楓曾經幫助過我!”虻原眼神複雜,對於鄧楓,他終歸是感到虧欠的。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強大的火虻族,自然不會欠人恩情。

虻蝗沉默,他身爲一族之長,此刻顯得有些猶豫,許久後才道:“若是你能救出火虻王,我們便站在人族這邊,幫助你們抗衡皇族!”

鄧楓大喜,道:“多謝,我一定辦成此事!”

而後鄧楓與火虻族一衆強者道別,踏上了前往另一強大種族的路途。

海魚族,這裏是浩瀚的大海,樓蘭古國僅有的一片海域便存在這裏,海域遼闊無垠,海獸繁多,如同滿天繁星,點綴海洋,那龐大的數量絲毫不弱於大陸生靈。

這片海域成爲了海魚族的族地,他們在此稱王稱霸,無海域種族敢挑釁他們的權威,海魚族成爲了這裏的主宰者。

海域上空,空間一陣波動,盪漾如同水紋,而後兩道青年身影閃現而出,他們白袂飄飄,宛如不食人間煙火的謫仙。

“師姐,這海魚族真是厲害,龐大海域佔爲己之地盤,萬海獸族皆跪伏,若是能夠拉攏他們,定是一大助力!”鄧楓喜道。

玄姬美眸輕轉,俏臉浮現一抹異樣的光彩,明豔照人,嫣然笑道:“海魚族確實強大,比火虻族、畢方族都要強上一絲,雖然他們族內沒有無上存在,但真王強者卻有不少。”

鄧楓點了點頭,他不再遲疑,立刻釋放強大的荒古氣息,吸引海魚族頂尖強者過來,龐大的氣息籠罩海域,立即產生了海面上的震盪,萬族皆驚懼。

茫茫海域,遼闊無比,極遙遠處似乎水波劇烈盪漾,快速向遠方擴散,數道龐大的身影從遙遠處的海域緩緩升騰,猶如一座座高山拔地而起,欲要衝上雲霄,與九天爭鋒。

幾頭似**的巨獸浮現在遠處天空,帶着絲絲霧氣,猶如無盡的浪潮滾動,煞是美麗,他們看向鄧楓與師姐玄姬的眼眸有些驚異,但他們還是老老實實奔襲而來,速度極快,彈指便至。

“瘋魔王,傳說你已經重現大陸,今日一見,果然不假,不知你來我們海魚族族地有何指教?”海魚族族長海宣發出滾顫的海音,迴旋這片天空,似空谷迴音,動人耳膜。

鄧楓聞言,心中震動,想不到這個消息很快傳遍了大陸,也好,就讓三大皇族,五大先天生靈過上幾天安穩日子,待聯合種族的大計告成,便是他們的末日。

“指教不敢當,我來自然是爲了獲得你們的援助。”

“聽海清說,你在古之絕域幫助過他,這份恩情我們海魚族不敢忘,但是,海魚王的具體消息我想知道。”海宣龐大的身軀微顫了顫,遠古時代的強者海魚王,輩分還在海宣之上,海宣此刻頗爲激動。

“我知道你的意思,如果我幫你們解救了他,你們海魚族是否願意幫助人族?”鄧楓面容肅穆道。

海宣不曾猶豫,笑道:“那是自然,若真如此,我們海魚族願意站在人族這邊,即便拼着毀滅,也願冒險一試。”

鄧楓心裏感動,或許海宣心中早有抉擇,他這樣說只是爲了堵住其餘海魚族真王強者的悠悠之口。

“珍重!”鄧楓心中沉重,即便拉攏了不少強大種族,但那更像是一份責任,一份保護他們的責任,戰爭,避免不了流血犧牲,他不希望看到任何生靈走上滅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