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出現的聲音,讓的揮拳衝上去的林莽,身形猛然一滯,而機靈的猴子則是趁著這個空當,趕緊跑了出去,說道:「小姑娘真是好眼力,我猴子的貨都是產自上等晶礦……」

就在猴子又開始喋喋不休的時候,凌柔已經俯身將那塊石頭抱了起來,然後對後方神情無奈的葉凡笑了笑,柔聲道:「葉凡哥哥,給錢吧。」

站在後方的葉凡,此刻不知為何有一種被受騙的感覺,這凌柔當初看著還是個十分柔軟羞澀的女孩兒,可如今稍微熟悉后,那活潑的一面就開始展現在他的面前,讓他一時有些難以接受。

葉凡沖身旁的凌霄苦澀一笑,旋即無奈的搖了搖頭,手指輕彈,暴射出一枚中品靈石,之後便被那兩眼放光的猴子一把抓了過去。

「老闆,切了吧,直接從三分之一的位置切下去。」凌柔將石頭扔給猴子,興奮的說道。

那猴子倒也機靈,兩手接過石頭,便開始緩緩下刀。

而此刻,已經收勢的林莽,正神情暴怒的望著眼前這一對少年少女,之前他大發慈悲,放過這幾人,卻沒想到對方竟然這麼大膽,在他火氣正旺的時候來惹他,他怒極而笑,道:「在這塊地盤上撒野,你們可知道我是誰?」

林莽話語一出,圍觀眾人對葉凡幾人紛紛投去了同情的目光,在古家的地盤惹上林莽,這無疑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聞言,凌霄嘴角微微一抽,就要站出來打圓場,可這個時候葉凡卻伸手擋住了對方,臉上洋溢著微笑,對那問話之人說道:「聽別人叫你林莽,不過我對這個俗氣的名字,不是很感興趣啊。」

嘩!

葉凡這話語一出,場上眾人頓時倒吸了一口冷氣,在平陽郡敢說林莽這個名字俗氣的,年輕一輩恐怕找不出幾個,眼前這個只有二重境實力的少年,還真是有勇氣!

愛不言衷 找死!」

本以為眼前小子會前來求饒,卻沒想到對方竟然拐彎抹角的罵他,這讓林莽胸中一陣憤怒,怒喝一聲,便欺身而上。

林莽臉色暴怒,大步跨出,身形衝到葉凡身前,而後迅速揮起一掌,掌心靈力滾滾,對著葉凡的胸口狠狠的拍了下去,那嗚咽的破風聲,令周圍眾人一陣駭然。

「上等武學莽荒掌,林莽竟然使出了這一招,這小子恐怕完蛋了!」場上眾人神情震驚的望著林莽突然起勢的嗚咽一掌,驚駭道。


望著那破風而來到嗚咽一掌,凌霄神情大急,急忙出手,但在他招式剛剛凝聚出來的時候,便見到葉凡微笑著,身體一陣聳動,手掌靈力奔涌,猛的拍出直接與那拍來的掌勢對轟在了一起。

嘭!

雙掌對轟,激蕩起數丈靈力,而臉色暴怒的林莽,在這一刻神情卻突然一變,一重的差距,在靈輪境便是天與地的差別,但是這初次交手,他駭然發覺,對方的靈力濃度竟然遠勝於他,衝來的氣勁混合著股股靈力,橫衝直撞到了他體內。

望著神情驚訝的林莽,葉凡臉上依舊保持著微笑,不過在那雙眸子間卻有著濃郁的冷笑,對方竟然想在靈力濃度上壓倒他,這無疑是在痴人說夢!

葉凡冷冷一笑,涌動在脊髓內的氣勁,混合著濃郁的靈力,沿著手臂迅速暴沖而出!

嘭!

再一聲震響,僵持片刻兩道身影,乍然分離,在圍觀眾人詫異的目光下,兩人皆是連退三步,最後才穩住了身影。

「旗鼓相當?!」

圍觀之人,神情極度詫異,原本以為林莽會重創對手,卻沒想到兩者竟拼了個旗鼓相當!

林莽神情無比陰沉,被一個低自己一重境界的人打平,這就是一種恥辱!怒火滔天的他,本要再次發作,但就在這個時候,耳邊卻傳來一陣驚呼聲:「出綠了!出綠了!」

林莽視線猛的轉移,臉上的憤怒,被眼前的一幕,徹底凝固住!

ps:明天就一號了,在新的一個月里,希望有一個新的開始。

嘟嘟決定自1號凌晨起開始爆發,明天至少爆發十章。

喜歡丹武的讀者,抽空加一下群,讓周日的爆發來的更爽更猛。

群號:422917758

別猶豫了哦~~嘟嘟愛你們。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出綠了!出綠了!」

就在林莽將要再度暴起的時候,圍觀眾人間突然傳來一陣驚呼聲,讓的前者身上的氣勢猛然凝滯,他皺眉側頭,目光瞬間移了過去。

「姑娘果真好眼力啊,三分之一,這一刀不偏不倚恰好切在了綠的邊緣啊。」猴子手捧著一塊切開的石頭,精明眸子盯著石頭內部,看著足有拳頭大小的靈石,忍不住對凌柔誇讚起來。

之前林莽接連開了近十塊石頭,卻連一塊有綠的都沒有,他還以為是這批貨出了問題,而眼下這少女終於挑出了綠,這就證明了他的貨是沒問題的,就算那林莽還想找茬,他現在也有了正當反擊的理由。

「好厲害的小姑娘啊,看這綠的質地與大小,應該值十塊中品靈石了吧,這小姑娘這一筆算是賺著了啊!」圍觀眾人,忍不住對凌柔一陣羨慕,此刻他們當中有人躍躍欲試,但在望見林莽陰沉的神情時,他們紛紛縮回了探出去的腦袋。

凌霄神色微喜,葉凡保持著淡淡微笑,而凌柔臉蛋兒上則是洋溢著濃郁的笑容,她望了望一臉陰沉的林莽,然後沖笑意正濃的猴子說道:「老闆,給你這塊帶綠的石頭,我再挑十塊毛石可以嗎?」

聽到凌柔的話語,,猴子眼中精光微閃,眼前小姑娘感覺上去有些單純,但從對方言行舉止間透露出來的,就是一個賭石行家才能有的氣質,這讓猴子微微猶豫起來,按照他的習慣,如果碰到真正的行家,他都是要拒絕的,畢竟在真正的行家面前,他們大都是吃暗虧的。

「猴子!讓她挑!」就在猴子猶豫的時候,旁邊陰沉著臉的林莽,卻是突然怒喝一聲,他目光冷冷的掃過凌柔,口中冷笑道:「老子就不信,這個丫頭片子還能一直走狗屎運!」

處在猶豫中的猴子,被這一聲怒喝,嚇得身體一顫,當即也不再深想下去,趕緊點點頭,指著中品靈石區,沖凌柔說道:「小姑娘,只能在這一塊區域挑啊。」

凌柔甜甜的一笑,點點頭,便俯下身子在指定的區域仔細觀察起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日與葉凡發生了那番曖昧舉動的緣故,今天凌柔竟然出奇的纏上了裹胸布,就算是俯身,也難以看見裡面的內容,但僅僅是俯身時的涌動的動作,就讓許多男人為之兩眼放光。

凌柔對此並不知情,在仔細的觀察一陣后,她就手腳麻利的挑出了十塊毛石,然後一起塞給了猴子,笑道:「老闆,把這幾塊都開了吧。」

猴子點點頭,接過十塊沉甸甸的石頭,然後就一塊塊的切割起來。

站在旁邊的葉凡,一直注視著凌柔的動作,他發現對方每次挑選的時候,都會將識海內的魂力覆蓋在毛石表面,去認真的感知其中靈力的濃郁程度,知曉了對方秘密的葉凡,嘴角不由多了一抹笑意,這種方法,凌柔可以用,對於他來說,也並非困難之事。

「出綠了!」

就在葉凡在心中思索之際,圍觀眾人再度傳來一陣驚訝聲,葉凡回過神來,目光向猴子受手中望去,發現對方手裡開出了一塊孕有下品靈石的毛石。

「哼!只不過是下品靈石,白送給老子,老子都不屑於要!」

見毛石出綠,林莽神情微微一沉,而當他看清楚那綠的質地后,頓時就冷笑起來。

在他們這些人眼中,下品靈石與毛石的差別微乎其微,眼下說好聽了是出綠,說難聽了就是下腳料而已。

聽到林莽冷笑的話語,葉凡卻有些同情的搖了搖頭,與靈符師較量挑選毛石,這顯然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只是可惜這傢伙還被蒙在鼓裡,實在是夠悲催的。

「快看,又出綠了!」

林莽冷笑的話語還沒說出太久,剛剛平靜下來的人群中再起波瀾,眾人目光此刻再度凝聚向了猴子手中,這一次對方一刀切下,又出綠了,而且綠的質地與大小,足夠值八枚上品靈石。


林莽臉色猛地一沉,沒有再去嘲諷,只是緊盯著猴子手上的動作,而隨著那一刀刀的切下,出現在林莽面前的毛石,竟然全都有綠,而且綠的質地也是越來越好。

直到最後一塊毛石被徹底切開,林莽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不能再難看了,這個看似單純的小姑娘,竟然連續挑了十塊出綠的毛石,這完全是在眾人面前,給了他一記無形的耳光!

此刻,他憋了一肚子的怒火,卻不知道該怎麼去發泄,他陰沉的望著凌柔,一言不發。

「老闆,我還要挑幾塊毛石!」越開越上癮的凌柔,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而這話,讓本就有些苦澀的猴子,臉上開始難看起來。

連續開出十塊帶綠的毛石,這樣的人如果還不是行家,那就只能說明他是真的眼拙了。

「猴子,讓她開。」

當猴子就要出口拒絕的時候,遠處卻突然傳來一道充斥著濃郁自信的話語,眾人紛紛轉頭,望向來人,神情一陣驚訝,而那一直沉著臉的林莽,臉上卻是露出了笑容。

「表哥,你來了。」

望著從遠處緩緩走來的白衣男子,林莽臉上流露出了和氣的笑容。他知道,自己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依賴於對方的一句話,對方說讓他生,他就能在平陽郡混的風生水起,但若是讓他死,那他恐怕連逃的想法都沒有,而這些都只因為對方名為古昊天,古家唯一的子嗣。

與眾人一同回頭的葉凡,目光也落在了這位走來的白衣男子身上,身材挺拔,相貌英俊,兩道劍眉神采飛揚,嘴角微翹,流露著濃郁的自信,對方武者氣息並不算太強,只有淬體九重境,但是葉凡卻從對方身上感受到了常人無法帶來的危機感。

面對靈輪三重境的凌霄,他沒有任何的壓力,但是在這淬體九重境的男子面前,他卻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幾乎是下意識的,葉凡便想到了什麼,心頭頓時驚呼道:「靈符師!」

當這名男子一出現在視線內,他就察覺到了一些古怪,而這一刻他終於明白,那份古怪就是因為對方隱約間散發出的強勢的靈魂波動,眼下這少年不但是一名靈符師,而且還是一位修為非常高深的靈符師,最起碼同為靈符師的凌柔,是完全不能匹敵的。

「小莽啊,表哥曾經告訴過你,要知道自己代表的身份,自己吃虧沒什麼,但你丟了我們古家的臉,可就不好了。」邁步走來的古昊天,目光略帶不滿的掃過林莽,淡笑說道,言語間那份隱藏的氣勢,就已經讓林莽臉色白皙起來。

對方只是一道目光,便讓林莽覺得全身有些顫抖,他連忙點點頭,保證道:「表哥教訓的是,日後我已經謹記表哥的教誨,絕不會丟古家的臉。」

「記住就好。」古昊天笑了笑,旋即便將視線落向了神情錯愕的凌柔,兩道劍眉微微挑動了幾下,嘴角輕翹,微笑道:「年紀輕輕便到了三印,真是好天賦,不知道姑娘有沒有興趣陪在下玩一把?」

古昊天的話語,眾人或許聽不懂,但對於身為靈符師的葉凡與凌柔來說,卻是無比的清晰,望著古昊天那張英俊的臉龐,凌柔臉蛋兒微微一紅,但想到對方的話語,她咬了咬牙,道:「怎麼玩?」

旁邊的凌霄,聞言臉色大急,能夠讓林莽都害怕的人,一定不簡單,眼下這個妹妹,真是要往火坑裡跳!

就在凌霄要站出來圓場的時候,葉凡卻對他笑著搖了搖頭,低聲道:「你就放心吧,令妹連空間鷹隼都能收拾,對付眼前人也不會有太大問題的。」


就算對方實力再強,他們也有著二對一的優勢,而且好不容易在靈符師修為上旗鼓相當的對手,他可不想放過這個切磋的機會。

「唉!」凌霄嘆了口氣,心中十分後悔,後悔將這兩個惹事精帶出來。

此刻,凌柔根本沒注意到凌霄與葉凡的神情,她的目光始終落在那張帶著濃濃自信神採的臉龐上,似乎是想從對方的神態間,捕捉到什麼東西。

「所有靈石,隨機分為兩撥,我們各選一撥,相互為對方剔去足夠數量的毛石,然後再從剩下的毛石中挑選五塊。」古昊天眉毛一挑,嘴角自信洋溢,笑道,「五塊毛石,最後累計的總價值,誰的最高,便由誰獲勝,你看如何?」

聽到這話,凌柔臉色變幻起來,她目光望了望葉凡,發覺對方投給她一個堅定的眼神,當下點點頭,凝視向古昊天,問道:「彩頭是什麼?」

古昊天自信目光來回在凌柔身上掃動,片刻的思索后,他微微一笑,道:「輸了,你就脫掉這身衣服吧,讓大家飽飽眼福。」

凌柔臉蛋兒緋紅,一陣羞憤,她盯著古昊天,咬牙道:「那如果是你輸了呢?」

「不會有這個如果!」古昊天眼睛不眨,順口說道。那種口氣,將他整個人的傲氣全部凸顯了出來。

「如果你輸了,你也要脫掉衣服,這樣才公平!」羞憤的凌柔,對古昊天憤怒道。

但是聽到這話的葉凡,臉色卻瀰漫出了苦澀,這凌柔還真是傻的可愛,同樣是脫光衣服,女人吃的虧總是要多一些,談公平太掉智商了。

「好,我答應你。」

沒有出乎葉凡的意料,自信滿滿的古昊天點點頭應了下來,嘴角的笑意卻是出奇的濃郁。


接下來,會是一場沒有懸念的對決,而他也很想看看,這個小姑娘脫光衣服后,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平陽郡的街道上,陳列著琳琅滿目的貨物,各種吆喝聲叫賣聲,都能夠清晰聽見,而此刻在人群最為擁擠的地方,乃是一處賭石攤子,攤子前一名自信洋溢的白衣男子,與一名身材柔軟的大胸少女,都俯著身子,從地上近三十塊毛石中挑挑揀揀,神態十分的認真。

葉凡就站在人群前方,與凌霄一起緊緊的注視著攤子上兩人的動作,剛摸透賭石門道的葉凡,目光始終盯著那個被稱為古昊天的男子,此人嘴角始終揚著自信的笑意,兩道氣勢劍眉下,一雙眼睛微眯,目光不斷在地上近三十塊毛石上掃動,而隨著這種掃動,對方不時就會挑揀出一兩塊毛石,看上去非常的愜意。

這種愜意,讓葉凡感覺到很大的壓力,不過同為靈符師,他怎會輕易屈服於他人。

「好了。」

就在葉凡盯著古昊天動作時,另一側的凌柔,突然發聲,眾人望去發覺本是近三十塊的毛石,眼下還只剩十塊。

完成挑揀工作的凌柔大眼睛望向古昊天,臉蛋兒上多了抹自信笑意,有著靈符師的身份作為後盾,她幾乎看透了對方陣營中所有的毛石,眼下這十塊毛石,要麼就是下腳料,要麼就是稍帶點綠,讓她捉摸不透的,並不算多。

「完成。」

在凌柔望向古昊天的時候,後者淡笑著將手中的一塊毛石扔掉,充滿自信的眼睛往凌柔旁邊的十塊靈石掃了一眼,嘴角微微上揚,邁步走過去,笑道:「既然這樣,那就開始吧,三局兩勝,很公平。」

凌柔似乎是被對方那種胸有成竹的模樣給氣到了,她瓊鼻一皺,冷哼一聲,然後便走到對面的十塊毛石旁邊,凝眸仔細的察看起來。

古昊望了凌柔一眼,然後彎下身子,從地上的十塊毛石中,非常利索的撿起了一塊,很隨意的丟給了猴子,道:「第一塊,切了吧。」

「真不愧是平陽郡最有潛力的靈符師,這挑選速度,真讓人驚訝啊。」圍觀眾人,望著古昊天的動作,都忍不住出言誇讚道。

而在對面挑選毛石的凌柔,聽到古昊天的聲音,秀眉不由得微微一皺,眸子向後掃了一眼,發覺對方拋給猴子的毛石,竟是她認知下,十塊毛石中價值最大的那塊,當下臉上多了份凝重。

「上品靈石,第一塊就出綠,這古昊天真是好能耐啊。」

片刻,人群中突然響起了一陣詫異聲,那古昊天眸子笑望著猴子手中出綠的毛石,嘴角挑起了一抹自信的笑意。

凌柔對於這個結果似乎並不意外,她不停掃動的目光落在了一塊毛石上,臉上泛起了一抹笑意。

「就你了。」凌柔俯下身子,玉手從地上撿起相中的毛石,順勢拋給了猴子,笑道:「老闆,切這一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