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便是隻聽得濃眉男子身上穿出的兩聲響動,一聲爲骨碎之聲,一聲爲倒地之聲。

黃沙之上,一道長長的劃痕瞬間顯出,而那劃痕終點處,自然是連痛苦之聲都未傳出便直接昏死過去的濃眉男子。

從氣息上來看,濃眉男子並未身死,但也離死不遠了,如今身在遺址之中,這與死了沒什麼區別。

而趁着衆人愣神之際,某個早就有所準備的身影瞬間來到了濃眉男子身旁,將他手上那副靈寶手套收走,順便還有他身上漂浮着的遠古戰意。

而後彷彿無事人一般回到了原地。

“這……”

黃沙之上,便是賈真都是看着那將死未死得濃眉男子愣了好一會兒,這纔有些忌憚的看向外表純真的李晚秋,這女子,竟如此恐怖?自己沒眼花?

人羣之中,第一次見到這種場面的修士也是不斷在心中質問着自己剛纔到底看到了什麼!

而有那麼二三十個修士此時雖然也是露出了驚訝之色,但相較於其他人卻是好上不少,因爲他們要麼在登雲梯上看到過李晚秋一拳打廢陳山與王文的情景。

要麼剛纔戰鬥未開始之時有人傳音告知李晚秋在登雲梯上的表現。

“現在,我和她站在這邊,誰贊成,誰反對?”

顧不凡收起東西,緩步來到李晚秋身前,冷聲開口。

顧不凡眼神看向四處,衆人皆是無言,現在反對,那不是找打嗎。

顧不凡視線經過賈真之時,有意無意多停留了一會兒。

這一舉動自然是被有些修士注意到了,而後場中傳音不斷,顯然是有猜測。

只是他們心中也是疑惑,爲何雲上城賈真,百大天驕錄排名第五之人會與此人有着矛盾。

此人之面貌,在那百大天驕錄之上,並沒有出現過啊!

而那女子,也從未在那仙子錄上瞧見過啊!

難道是靈消閣遺漏的哪個隱世大能的子弟,但也不大可能,因爲天驕錄上,也有着衆多野修弟子,其中最高者更是排名第二,一身實力極其強悍。

而稍有見識之人,看向李晚秋的眼神此時卻是變得有些驚懼,因爲他們想到了中州最爲特殊的那處勢力,九重天祕境!

賈真也是早已反應過來,看向李晚秋的目光閃爍不定,九重天祕境已經許久沒有人在外行走了,如今又是出來了一個怪物嗎?

既然是這女子是從雲上城進入的遺址,爲何城主沒有告知自己此事。

不對,城主早已告訴了自己!

賈真驀然眼神一凝,暗罵自己蠢笨,顧不凡不就是城主的提示嗎?

城主要自己與顧不凡交好,不就是因爲他身邊那個女子嗎?

而如今,因爲自己心的傲氣,卻是與城主的想法背道而馳! 這讓賈真心中略微有些煩躁,若只是顧不凡,賈真根本無所謂交不交惡。


但如今既然知曉了這女子乃是九重天祕境之人,那事情就變了性質了。

即便是有着半步仙人的雲上城,在面對九重天祕境之時,也不得得乖乖低下高傲的頭顱。

中州雖是羣雄爭霸,各方勢力之間誰也不服誰,但整個中州,之有一處地方例外。

無論是哪個宗門,對於九重天祕境,都要敬上三分。

“呵呵,各位,此事倒是我的疏忽,剛纔不巧正在思考如何度過這片沙漠,以至於有些出神!怎麼就發生了這等事情了?”

衆人還在呆愣之際,賈真已是收斂好情緒來到人羣之中,面色淡然,呵笑一聲,對着李晚秋微微躬了個身,算是道了個歉。

至於那濃眉男子,死了便是死了,若是沒死,賈真都想要給他補上一刀。

在場之人誰都不是傻子,經過一段時間後,現在也是略微反應了過來。

賈真作爲主動站出來領頭之人,剛纔事發之時,卻是一言不發。

如今李晚秋一拳打廢那挑釁的男子之後,賈真反而編了這麼一個蹩腳的理由。

但此時也不會有誰出聲挑刺,便是那人的同伴,也只能禁聲不言,在心中爲他默哀片刻。

畢竟在場之人,都是想要去那遠古仙宮一探究竟,此時爲了一個已經廢了的人得罪賈真,不值當。

且賈真此話,明顯也不是說給他們聽的。

現在只看那絕色女子,不,應該說是那男子如何做了。

因此場中視線,此時又是投向了顧不凡身上。

“既然沒有人反對,那我就帶着她進入隊伍了?”

顧不凡卻是不再理那賈真,環視衆人一圈,這才帶着李晚秋走進了隊伍。

賈真見狀,面帶微笑,似乎毫無異樣,但其心中對此卻是一聲冷哼,暗罵顧不凡不知好歹。

一旁,宮無柳看向李晚秋的眼神也是一變。

先前李晚秋出現之時,宮無柳雖是驚訝於李晚秋的容貌,但那時李晚秋展現的不過是普通人的氣息。

即便因她的出現而被搶去些許目光,宮無柳也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因爲在這個世界,無論再如何貌美,只要不能修行,最多不過四十餘年,便會人老珠黃。

但此時,李晚秋展現出實力之後,卻是大不相同,這代表着,日後中州百大仙子錄上, 此愛始亂終不棄

即便宮無柳對自己的容顏與天賦有着自信,但面對李晚秋,便是她再不承認,可自己與她,還是有些差距。

而這一切,從那些男修此時的眼神變化便可以看出來。

一個美色與實力並存的女修,世間又有多少男子能夠抵擋住如此誘惑呢?

有些女人的善妒之心,有時往往便是如此可怕,明明李晚秋與宮無柳並未交惡,一點交集也無。

但此時宮無柳心中,卻是已經有些開始記恨李晚秋了。

“晚秋,剛纔那副手套我先給你收着,等過了這片沙漠,我便給你!”

隊伍之中,顧不凡低頭在李晚秋耳邊輕輕說道。

而顧不凡說話間不經意的那股呼氣吹到李晚秋耳邊更是讓她面色泛紅,全身酥軟,李晚秋只能紅着臉有氣無力地輕嗯一聲。

腦海中想起剛纔顧不凡如同做賊般在衆人眼下扒下那副手套的場景,李晚秋卻是心中一甜,臉上更添一絲紅暈。

而李晚秋此時所展現出來的這種風情,對於周遭的男修士來說,那便是妥妥的一大殺招了。

他們此時彷彿都是忘卻了剛纔李晚秋那一拳帶來的震撼,心中皆是泛起了無限的憐惜。

怎麼能讓如此可愛的女子做那等粗魯之事呢?

她身旁的那個男子,簡直就是一個渣修!

“咳咳!”

突然,兩聲不合時宜咳嗽之聲響起,衆人怒目而視,卻見顧不凡雙目圓睜,一副要幹架的模樣。

是他啊,那沒事兒了!

雖然顧不凡剛纔沒有出手,但他氣息也不弱,更何況他要是再叫這仙子給你來上一拳,這裏也沒多少人頂的住啊。

誰也不想跟那個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濃眉男子一樣下場啊。

“好了,諸位道友,我的安排就是如此,若無意義,那我們便出發吧!”

顧不凡這邊大眼瞪小眼之時,賈真也是做好了安排。

說是安排,其實就是將此地修士分爲三部分,最強的一部分在前方開頭,最弱的一部分在中間補刀,而顧不凡他們這部分,就在最後殿後,以防異常。

如此安排,最爲簡單,也最能爲衆人所接受。

儘管如今表面上賈真是主事人,但想要在短時間內讓如此多人真心信服與他,又如何可能?

若是賈真真仗着這個身份指手畫腳,居高臨下,到時候必然會讓衆人反感,只會讓此地情況更加麻煩。

而賈真也明白這個道理,因此只是做了一個簡單安排!

“晚秋,等會兒你不必太過出力,偶爾打上兩拳便可了,儘量貼着我飛行,不要離我太遠!”

顧不凡低聲說道,李晚秋點頭答應。

“出發!”

賈真一聲令下,帶着宮無柳率先而出,作爲中州百大天驕排名第五的他,此時又是名義上的帶頭人,自然是要衝在最前面。

臨行之前,賈真有意無意的掃了顧不凡一眼,雙目之中,滿是傲意。

顧不凡自然知道他是何意,不過卻是嘴角一撇,不去理他,自己已經過了這種鬥氣的年紀,這種出風頭的事,就讓他們年輕人來吧!

賈真之後,又有幾人面帶傲然,身上強橫氣息爆發而出,快速跟了上去。

隨後道道流光不斷升起,不過片刻,地面之上,便是再無一人。

虛空之中,此時人人皆是面色嚴肅,那黑色甲蟲之威,他們不久前基本都經歷過,因此此時心中皆是充滿了警惕。

“來了!”

驀然,一直在觀察着流沙沙漠的顧不凡心中一動,流沙之中,果然又是有着無數黑點出現。

那些黑點,正是那些無比堅硬的甲蟲靈獸。

“嗡嗡嗡!”

“嗡嗡嗡!”

無數翅膀扇動之聲響起,流沙之中,無數黑色甲蟲猛然躍起,如同遮天箭雨一般向着顧不凡等人激射而來。

“開啓靈盾!”

賈真一聲大喝,靈氣爆發,於身前凝出身下凝出兩道靈氣盾牌。

長龍隊伍何處,也是出現了顏色不一的各式靈氣盾牌。

但甲蟲無數,且衝擊之力巨大,不過片刻,便是傳來陣陣靈氣盾牌的爆裂之聲。

一時間,虛空之上,各式術法不斷拋出,打落一片又一片黑色甲蟲。

但沙海之中,卻是源源不斷有着成羣的黑色甲蟲飛出。

“這些甲蟲,衝擊威力似乎更加巨大了,甲殼硬度也是提升了不少!!”

顧不凡又是一記劍光劈出,如今他們不過才飛過三分之一的路程,但即便是他,體內靈氣也是耗費了將近一半。

且越往前行,這些甲蟲就越是兇猛!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