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最讓聶飛吃驚的是,整個天坑的外圍跪滿了半行屍,大略看上去能有數千人,衣着各異的人們全部單膝跪地面朝着這個天坑,像是虔誠朝拜的教徒。

“這個陣眼是我們剛發現沒多久的,現在完全不知道里面什麼情況,我有同僚空降進去過,可是進去以後就再也沒有任何消息了。”小帥哥一臉苦澀的說道。

聶飛掃了天坑周圍的半行屍一眼,情知想要從地面上進入天坑是不可能了,別說這些人還有得救,根本沒法下手,就是聶飛能夠痛下殺手,面對數千頭行屍他也只有被撕成碎片的份。

“你們特查局不是有遠程武器可以從這裏轟炸?爲什麼不試試?”沒頭腦皺着眉頭問道,他一直緊緊的跟隨着兩人,對於他來說飛天根本就和吃飯喝水一樣輕鬆,完全不需要費勁。

“我們現在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什麼情況,萬一裏面和外面一樣都堆滿了半行屍,貿然轟炸,我們的罪過就大了!”小帥哥搖搖頭說道。

“爲今之計只有想辦法引開那些半行屍,然後我們從地面進入了,如果貿然空降,下面情況不明的狀態,萬一出點什麼意外,我們全得交代在這了。”聶飛看着那個深不可見底的天坑,也皺着眉頭說道。

霸道教父的專屬戀人 “說得好!”沒頭腦深以爲然的點點頭:“那麼誰去把那些半行屍引開?”

聶飛和小帥哥頓時都沉默了下來,數千頭半行屍,如果想要逃開並不是不行,這些半行屍的智力明顯低下,只要離開他們的視線就不會繼續追擊,可是去當誘餌怎麼可能消失?

如果被追上的話,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將這些還有得救的半行屍消滅,要麼直接被他們消滅,除此之外不做他想!

…… 就在聶飛和小帥哥沉默的時候,天坑外的半行屍彷彿接到什麼命令一般,全部站起來,同時把頭轉到了一個方向,口中的大白牙全部露了出來,雙目通紅,瞬間蜂擁而去,天坑外圍立刻變得清潔溜溜,一頭半行屍都沒剩下。

“快看,有情況!”小帥哥伸手指着半行屍涌過去的方向,驚訝的說道。

天坑的所在是一個巨大的十字路口,半行屍涌過去的地方從聶飛二人這個方向看上去是正前方,因此情況一覽無疑。

只見在遠處有一個人影正在向半行屍發起衝擊,在他的身邊還有一頭靈體化的獅子同樣在跟半行屍戰鬥着。

“那是靈紋宗的弟子!”小帥哥摘下不知道何時戴上的一副防風眼鏡,驚訝的說道:“他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他怎麼跑來的不重要了,如果我們不救他的話,他必死無疑!”聶飛飛快的甩動了兩下手臂,摩拳擦掌道。

遠遠看到數千頭半行屍涌去,那個靈紋宗的弟子就像是一隻小小的螞蟻在抵抗着蜂擁而來的黑色潮水,只需要瞬息就能將其完全淹沒。

“聶先生,你先到天坑的邊上等我,我還能從空中過去把他撈出來,現在任何從地面上實施的救援行動都不可能實現,趁着現在這個機會,你儘量摸清楚天坑內部的情況,我們兩個一回來就立刻進入天坑!”小帥哥飛快的思考了一下說道。

“行,那你多加小心!”聶飛知道這不是適合矯情的地點,也知道特查局多的是稀奇古怪的裝備,因此也沒有逞強,一口答應了下來。

小帥哥後退了十幾步,助跑到天台邊緣縱身一躍,身後那巨大的披風翅膀一樣展開,帶着他滑翔而去。

“咱們也不能磨蹭了,趕緊下去吧!”聶飛回過頭看了一眼沒頭腦說道,隨即站在天台的邊緣輕輕一挑,身體筆直的往下落去,而這裏的高度是十樓!

聶飛落下到九樓的時候,雙手猛的搭在了九樓陽臺的邊緣,整個人掛在九樓的陽臺上,五指竟然深深的嵌入陽臺中弄得石屑紛飛,他下落的力道頓時被抵消大半,然後聶飛手一鬆,身體再次落下。

到了八樓的時候他再次伸手掛住了陽臺,如此數次後,聶飛毫髮無損的落到了地上。

“宇哥,你能不能下去天坑裏看看?”聶飛掃了一眼漆黑無人的街道,飛快的衝向那個巨大的天坑,一邊向跟在自己身旁的沒頭腦問道。

“你沒聽剛纔那個小帥哥說什麼?”沒頭腦翻着白眼說道:“他的同僚進去以後就再也沒出來,你覺得我這個小身板進去以後能活着出來嗎?”

“我又沒讓你戰鬥,只是看一眼就溜出來!”聶飛有些無語的說道,自己這個搭檔的戰力和膽子都是一流的小啊!

“免談,怕是這一眼我就得留在下面了!”沒頭腦將腦袋晃得跟撥浪鼓一樣,難得他的雙手能夠捧着腦袋做出這樣的動作。

說話間,聶飛已經衝到了天坑的邊緣,他猛的停住腳步,腳邊幾塊指頭大小的石頭頓時滾落到天坑中,約莫過了三秒鐘,聶飛靈敏的耳朵才聽到石頭落地的聲音。

“這個天坑怕是有上百米深了!”聶飛的臉色非常的凝重,雖然物理成績很一般,但是聶飛還是懂的推算基本的重力加速度,這樣的時間只有這樣的高度才能夠達到!

石頭的落地並沒有引發天坑內的任何動靜,但聶飛可不會單純的以爲這樣就代表下面沒有埋伏了,只能說幾塊落石不會引發下面的反應罷了。

聶飛扭頭看了一眼沒頭腦,他立刻將腦袋轉到一邊去,還煞有其事的吹起了口哨,雖然壓根就沒有任何聲音發出。

聶飛知道指望沒頭腦去幹這種事是不太可能了,他想了想,也顧不上打草驚蛇了,右手飛快的結了一個手印,一個足球大小的火球出現在指尖。

“鬼火顯明,疾!”聶飛衝着天坑底部一指,火球頓時向着天坑底部飛去,聶飛立即長大了雙眼仔細的觀察着火球所過照亮的每一個角落。

火球以極快的速度飛下去,一直深入了幾十米都沒有任何反應,忽然間火球彷彿被什麼東西擊中似的瞬間炸裂,聶飛的眼睛死死盯着炸裂的火球,藉助那一剎那的亮光,他終於看清楚了天坑底部的情況。

那是一片極爲平坦的空地,沒有任何行屍或者活屍存在,但是很明顯,陣眼也不在這片空地上!

淒厲的鬼嘯從天坑內傳出,聶飛猝不及防,頓時一陣頭暈目眩,身體搖搖晃晃的眼看就要從天坑邊上摔下去。

“清淨靈明,諸邪退散!”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身後響起,聶飛頭腦頓時恢復清醒,立即穩住了自己的身體。他心有餘悸的後退了兩步,兩名鬼王從天坑內張牙舞爪的飛了出來,四隻鬼爪狠狠的衝着聶飛抓去。

“神火鶴!”十幾個拳頭大小的火鶴從聶飛的身後冒出,準確的擊中兩名鬼王,這兩個剛一出場的鬼王連吭都沒吭一聲就被燒成了一縷青煙。

“毛小芳?!你怎麼也來了!”看到這些火鶴,聶飛哪能不知道是誰來了,欣喜的轉過身去說道。

只不過出現在他面前的毛小芳看上去可不怎麼樂觀,身上的道袍破破爛爛的,頭上的髮髻散開,一頭長髮雜亂無章的搭在肩頭,黑灰縱橫交加的臉上還掛着斑斑的血跡。

“你能來,我爲什麼不能來,你剛纔看到什麼了?”毛小芳走向聶飛的步履有些蹣跚,由此看出她現在傷勢絕對不輕。

“下面什麼都沒有,就是一大片空地,看樣子陣眼似乎不在這裏!”聶飛皺着眉頭說道:“你現在傷勢不輕,怎麼還跑來趟這灘渾水。”

“不,陣眼一定就在這,你應該是看漏了什麼!” 強勢奪愛:總裁,你好棒 毛小芳搖了搖頭說道:“我可不是自己來的,那個小帥哥去救的人是我的同伴!本來計劃是他引開行屍,我負責打探天坑內情況的,現在既然你已經看過沒有任何東西,那我就要想辦法下去才能探個究竟了。”

遠處的忽然傳來千軍萬馬般的腳步聲,聶飛回頭一看,特查局的小帥哥此時手中正抱着一個人,跟蜘蛛俠一樣藉助一根繩子蕩了回來,而在他的身後,數目驚人的半行屍正在瘋狂的追擊着。

…… “情況打探到了嗎?天坑下面究竟什麼狀況?”在天上飛的永遠比地下跑得要快一些,當小帥哥帶着那個靈紋宗弟子落到聶飛和毛芳面前的時候,那羣瘋狂的半行屍距離他們還有好幾百米呢。

“下面是一塊空地,什麼都沒有,可是剛纔我用鬼火球查看情況的時候,有兩名鬼王衝了出來,所以陣眼應該在下面,但是我們看不到!”聶飛搖搖頭說道。

“那現在我們就要做一個決定了,究竟要不要下去!”小帥哥皺着眉頭掃了三人一眼說道:“我是軍人,就算前面是地雷陣我也要睜大着眼睛衝進去,可是你們卻沒有必要去送死。”

“我的兩個師兄都壯烈了,你現在跟我說讓我去逃命?!”被小帥哥救出來的青年冷笑了一下,他****的右臂上紋着半條青龍,正是先前和鐵屍大戰過青龍青年,只不過他此刻的情況也不怎麼樂觀,渾身上下都沾滿了血跡,右臂彎曲成了一個極其不自然的角度,一看就是嚴重的骨折:“介紹一下,靈紋宗小師弟,鍾子睿。”

聶飛握住了鍾子睿伸出的左手說道:“臨時討債人,聶飛。”

“要拉家常等能活下來再說吧,現在要不要下去!”毛小芳打斷自我介紹的兩位說道。

從遠處蜂擁而來的半行屍羣與四人只剩下不到百米左右的距離了。

“當然要下去,不過我們怎麼下去?我從這麼高的地方下去是完全沒辦法控制的!”聶飛看了一眼天坑的邊緣,上面光滑得螞蟻都站不住,地面彷彿被燒得和玻璃一般。

“我們兩個可以自己下去,至於你,”毛小芳看了小帥哥一眼說道:“用他的繩子!”

“沒問題!”小帥哥飛快的說道。

“那就趕緊跳!”毛小芳又看了越來越近的行屍羣一眼,飛快的說完這一句,直接就跳下了天坑。

一隻巨大的紙鶴在天坑內展開,毛小芳直接落到紙鶴上,穩穩當當的開始下降。

“那我也下去了!”鍾子睿衝聶飛笑了笑,也跳下了天坑,一雙靈力形成的翅膀在他身後展開,他像是一個天使般飛了下去。

“咱倆也下去吧!”小帥哥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行屍羣,轉過頭去衝着聶飛喊了一句,然後蹲了下來,意思揹着聶飛下去。

聶飛也來不及靦腆了,直接就跳到小帥哥的背上,然後小帥哥揹着聶飛跳下天坑,右手高舉,一隻帶着鋼絲的鐵箭射在天坑光滑的邊緣直接嵌了進去,齒輪飛速旋轉的聲音從小帥哥的手腕上傳出,二人飛快的降下了天坑。

沒頭腦看到聶飛下了天坑,在天坑邊緣猶豫了一會,咬咬牙,也跟着飛了下去。

聶飛和小帥哥的速度比毛小芳和鍾子睿都更快,當聶飛從小帥哥的背上跳下來的時候,他看到在這個天坑邊緣有一個足夠讓六輛大卡車通行的通道,這個通道從正上方是無法看到的,因此聶飛纔會看漏了這個地方。

“什麼聲音!”聶飛的耳朵輕輕動彈了一下,看着小帥哥問道。

通道里忽然亮起了密密麻麻的紅點,就像是黑夜中看到了一堆猩紅色的螢火蟲。

低低的喘息聲從通道內傳出,這種聲音聶飛並不陌生,那是活屍喘息,只不過他還是第一次聽到如此巨大的活屍喘息。

毛小芳和鍾子睿此刻也落到了地上,他們也聽到了這聲巨大的喘息,但他倆顯然對這聲喘息更熟悉,臉色齊齊變得鐵青。

一個巨大的身影從黑暗中顯露出來,這讓第一次見到鐵屍的聶飛嚇了一跳,但眼前這個鐵屍顯然是受了重傷,他的左腿空蕩蕩的,身體的平衡由左手來支撐,右手和右腿上滿是累累的傷痕,金屬色的肌肉多處撕裂,看樣子傷得不輕。

“這是鐵屍!”沒頭腦的表情頓時變得很難看,在這種地方遇到鐵屍,聶飛根本就無路可逃!

“這是和我們交手過的鐵屍!”毛小芳一眼就認出來那個讓自己變成如今這副模樣的兇手。

“我的兩位師兄也死在他手中,看樣子現在是一個痛打落水狗的好機會啊!”鍾子睿冷笑一下道。

“落水狗雖然只有一隻,可是他的同伴可不少啊!”小帥哥的聲音尤其苦澀,因爲他看到了鐵屍後面密密麻麻跟着的活屍起碼有三四十頭!

“這些活屍我能夠解決,不過這鐵屍恐怕我是無能爲力了!”小帥哥搖搖頭說道。

“鐵屍就交給我們兩個吧,我們都有一筆血帳要跟他好好算算呢!”鍾子睿活動了一下還算完好的左臂,獰笑着說道。

“既然這樣,我就想辦法進去裏面看看吧,如果沒猜錯,陣眼應該在裏面!”聶飛見三人已經分工完畢,因此給自己安排了一個目前最合適的工作。

“那就上吧!火鶴焚天!”毛小芳乘坐的那隻巨大的紙鶴並沒有收回去,隨着她的一聲令下,那隻翼展長達五米的紙鶴猛烈的燃燒起來,直接撞向那頭鐵屍。

巨大的爆炸在這個天坑裏顯得威力倍增,所有人的耳膜都是一陣刺痛,火鶴爆炸帶來的靈力涌動和衝擊波讓四人有些站立不住,而沒頭腦則是直接躲到了聶飛身後,因此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靈能火箭彈!”小帥哥變戲法般從自己的披風后面掏出了兩隻長長的火箭筒,飛快的扣動着扳機,這隻火箭筒裏不斷噴射出來的火箭彈很容易讓人以爲這是一把衝鋒槍,只不過一眨眼的功夫小帥哥就往通道里傾瀉了十幾枚火箭彈。

威力更大的衝擊波再次席捲而來,這一次還有帶着高溫的爆炸火焰。

“靈獅,獅王盾!”一個巨大的靈力盾牌忽的在四人面前展開,所有攻擊的餘波都被這面盾牌擋在了外面。

“消滅他們了?”聶飛站在盾牌後面看着熊熊的火焰問道。

“沒那麼簡單,頂多把活屍給消滅了,那頭鐵屍夠嗆!” 一胎三寶:爹地,你拐錯媽咪了! 回答聶飛的是沒頭腦,這會看到沒什麼危險,他又從聶飛的身後站了出來。

“這位小帥哥跟着小飛進去吧,有什麼事也好有個照應,我們兩個留在這裏拖住那頭鐵屍!”毛小芳扭頭對着二人說道。

如果那頭鐵屍沒有受傷的話,毛小芳絕對不敢說這種話,她可是親自嘗試過鐵屍的戰力的,壓根就不是一合之敵,但受了重傷的鐵屍就不好說了,沒看到先前威風凜凜的鐵屍到現在都沒發動攻擊嗎?!

…… 一隻大手忽然劃破了火海,銳利的指甲抓在獅王盾上發出令人頭皮發麻的咯吱聲,這面盾牌僅僅持續了不過一秒鐘就宣佈告破,所有人都是臉色齊齊一變,往後連退幾步才避過了那銳利的指甲。

“你確定這樣的情況下你們兩個能夠拖得住他?”沒頭腦嘴角抽動了兩下,看着毛小芳和鍾子睿問道。

“雖然力量還是很強,但他的速度降了很多,要是正常情況下,我們根本避不過他的攻擊!” 天生后養 鍾子睿的臉色雖然很難看,語氣卻是輕鬆許多。

爆炸的火焰逐漸散去,呈現在衆人面前的只剩下遍地活屍的殘肢,那頭巨大的鐵屍看上去雖然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但也是因爲他之前的傷勢過重的緣故,因此根本看不出他有沒有增添傷口,但他的傷口此時卻是滲出了淡綠色的液體,或許那是他的血液?

“上吧,你們兩個去通道里面,我們負責托住他!”毛小芳看了一眼已經沒有活屍的通道內部,飛快的說道。

“小心!”聶飛沒有再說什麼,小帥哥和他迅速的從邊緣想要繞過那頭攔路的鐵屍衝進通道。

鐵屍發現兩人想要進入通道,立刻就是狠狠的一爪抓來,如今的鐵屍左手要支撐着身體保持平衡,因此他唯一能夠進攻的就只有右手,但即便是隻有一隻右手,所有人都不敢小覷這隻輕鬆滅掉一隻特查局戰鬥小隊的怪物。

整個通道的寬度三米左右,而鐵屍的臂展就有三米五,他的一隻爪子抓來,風聲從指縫中鑽過竟然發出了嗚嗚的呼嘯聲。

一團火光在鐵屍的右肩炸裂,他揮舞的右爪立刻變緩,聶飛和小帥哥齊齊往後一仰,硬是以鐵板橋的姿態從鐵屍右爪和地面不到一米的距離下滑了過去。

躲過鐵屍的這一擊,小帥哥和聶飛都使出吃奶的勁往通道里跑,鐵屍見到這兩人躲過自己的堵截,不由憤怒的吼了一聲,轉過身去想要追擊二人就連方纔襲擊自己的毛小芳也完全不顧了。

“虎踞臂,白虎爪!”鍾子睿的左拳忽然彈出了三根虛化的靈爪,幾步衝到鐵屍的身後,高高躍起,靈爪從鐵屍的脖子處狠狠的抓下,一直抓到了鐵屍的臀部。

靈爪一路下落的過程並不順利,一開始閃現出了耀眼的火花,一會又噴出淡綠色的血液,一路磕磕絆絆的抓下來,給鐵屍的背後留下了好幾處傷口。

鐵屍吃痛發出一聲憤怒的嘶吼,就在鍾子睿和毛小芳全神貫注準備躲避鐵屍的襲擊時,這頭鐵屍竟然頭也不回的衝進了通道,因爲聶飛和那個小帥哥已經跑進了通道之中,他居然完全不顧身後的二人,只是爲了追擊那兩個跑進了通道里的闖入者!

“看來陣眼真的在裏面!”毛小芳和鍾子睿對視了一眼,輕輕的點了點頭。

對於鐵屍這種只具備一定靈智的怪物來說,完成任務纔是他的第一目標,其他的一切都可以無視,從現在看來,把守這個通道就是他的第一任務!

這條直徑達到三米的通道對於尋常人來說無疑是一條寬敞的道路,但是對於身高和臂展都達到三米以上的鐵屍來說顯然就不夠寬敞了。

一頭鑽進通道的鐵屍腦袋直接頂到了通道的頂部,這讓他的前進變得異常困難,而且毛小芳和鍾子睿在背後可會眼睜睜的看着他進去,既然鐵屍不搭理他們,這兩人便跟在鐵屍的背後瘋狂進行着火力輸出。

令人牙酸的摩擦聲帶着火花不斷在鐵屍背後傳來,這是鍾子睿的白虎爪在抓撓,而持續不斷炸開的火球則是毛小芳的神火鶴,二人都發現如果攻擊鐵屍完好無損的地方那壓根就沒有半點效果,但只要在他的傷口上發動攻擊就必然會有淡綠色的血液噴射而出,現在鐵屍又完全顧不上他們,這種天賜良機如何能夠放過!

鐵屍帶着憤怒的嘶吼不斷的刮落着通道頂上的石屑在往裏面鑽,而一路暢通無阻的小帥哥和聶飛早就已經深入通道百米以上,而此時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兩扇精鋼打造的大鐵門!

鐵門從外部看上去沒有門閂,看起來應該是從內部給鎖起來的,兩扇寬約兩米,高同樣有兩米多大鐵門像是渾然一體,上面刻滿了符文。

“看來陣眼應該就在這扇鐵門後面了,有辦法打開嗎?”聶飛和小帥哥站在這扇鐵門面前,卻不敢輕舉妄動,李君昊費了這麼大勁才製造出來的萬鬼煉屍怎麼可能如此輕易的就讓人破壞?

“我只能試試!”小帥哥不敢確定的點點頭,然後示意聶飛退後幾步,右手一翻,一個巴掌大的地雷一樣的玩意出現在手中。小帥哥將這個東西拋出,彷彿帶有磁性一般直接吸到了大門上,他拉着聶飛後退幾米,用身後的大披風將兩人擋住,右手一捏,一陣劇烈的爆炸立即發生。

整個通道內一陣劇烈的晃動,頭頂上不斷有碎石掉落,火焰和衝擊波都被小帥哥的披風擋了下來,兩人絲毫沒有受到影響,等一切平靜後,呈現在二人面前的是毫髮無損的大門。

“你這炸彈不怎麼給力啊!”沒頭腦煞有介事的評價道。

“先前的連番大戰把我的武器都消耗得差不多了,我現在身上能用的東西並不多。”小帥哥有些郝然的說道。

“宇哥能夠穿進去看看嘛?”聶飛看着沒頭腦說道。

“你沒看到那扇大門上刻滿了符文?那玩意能夠隔絕一切的靈體,我估計想從地底進去都不行!”沒頭腦翻着白眼說道。

“能夠試試這玩意能夠用手碰嗎?”聶飛直接無視了起不上作用的沒頭腦,轉頭衝小帥哥問道。

“你有辦法?”小帥哥皺着眉頭問道。

“試試看吧!”聶飛點點頭。

小帥哥見聶飛這麼說,走到大門前方,雙手一甩,六根鐵爪頓時從他的拳頭上方彈了出來。

小帥哥雙爪齊舞,精鋼大門上立刻射出點點火花,不過他抓撓幾下便收了手,那扇大門上一點痕跡都沒留下。

“我試過了,應該是沒問題。”小帥哥回到聶飛的身邊,輕輕點點頭說道。

聶飛和沒頭腦被他的舉動弄得目瞪口呆,好一會才把嘴巴合上,有些艱難的點點頭說道:“那我去試試。”

聶飛來到大門面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紮好馬步,右臂一甩,整隻右手像是吹了氣一樣膨脹起來:“六道之,地獄!”

隨着聶飛的話音落下,膨脹了數倍的右掌狠狠的拍在精鋼大門之上,恐怖的金屬扭曲聲頓時傳遍了整個通道!

……

(下一章不知道怎麼搞的發重複了,請諸位不要花錢打開,我明早聯繫責編看一下怎麼修改。) 六道之地獄是目前聶飛所自創並且能夠使用的最強靈術,輪迴通道展開時候的撕扯之力是無比巨大的,這種力量無視靈體或者物理存在。

聶飛也是在無意中發現輪迴通道展開的時候擁有這種力量,此前也從來沒有討債人想過能夠將這種力量用在戰鬥上,所以聶飛此舉算是開了討債人的先河。

但這一招除了討債人之外也沒有誰能夠使用了,輪迴通道必須是討債人才能夠打開,並且那種巨大的力量根本沒有什麼樣的肉身可以承受得住,聶飛每施展一次地獄,他的整條右臂都需要重新治療過,也只有具有這種可以瞬療能力的討債人可以使用這種招式。

並且聶飛每次施展地獄的時間都不能超過一秒,否則他的整條右臂都會徹底被攪碎,雖然討債人的治療能力可以讓手臂再生,但再生手臂所需要消耗的陽壽比起死回生也差不到多少了。

炸彈都無法炸燬的精鋼大門在聶飛的這一掌下被扭曲出了皺褶,可是大門依舊堅挺的立在那裏,而聶飛的手臂已經被扭得跟擰過的毛巾沒什麼區別。

“聶先生,你沒事吧!”小帥哥連忙跑上前來,看到聶飛的這一掌,他也咋舌不已,但在看到聶飛那條跟毛巾沒什麼兩樣的右臂時,他更加吃驚了。

“沒關係,習慣就好了。”聶飛蒼白的臉上沁滿了汗珠,他用左手掏出陽筆在右臂上飛快的畫出符印,右臂很快就在小帥哥震驚的目光中恢復得完好如初。

雖然傷勢可以恢復,但在施展時刻的疼痛卻是無法避免,那種手臂被當成毛巾一樣擰,包括骨頭都全部粉碎的疼痛實在是常人無法忍受的。

不過聶飛看到那扇腹部被扭曲出一個深深的凹陷卻依舊堅挺的精鋼大門時,一雙眉毛不由緊緊的皺了起來,難道自己還需要再施展一次?

地獄一掌的撕扯之力是恐怖至極的,幾乎沒有任何東西能夠阻擋這樣的力量,可以說聶飛只要能夠堅持上多一秒鐘,這扇大門就必定會被扭曲成廢鐵,但聶飛的手臂卻無法支撐上哪怕多一秒,如果強行支撐下去,不僅他的右臂,就連他的身體也會被這股力量給扭成粉碎。

身後傳來的恐怖嘶吼讓兩人齊齊轉過身去,那頭重傷的鐵屍終於艱難的來到了通道的深處,在他的背後流淌着一條淡綠色的鮮血河流。

鍾子睿和毛小芳沒有放棄這種機會,可是他們不斷的攻擊除了能讓鐵屍的血液橫流之外,似乎並沒有給他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鐵屍仍舊不管不顧的鑽到了這裏,就是行動並不怎麼快捷。

“有辦法了,讓那個傢伙攻擊這扇門!”聶飛看着每一次前進都會在地面上留下痕跡的鐵屍,頓時眉頭一皺計上心來。

聽到聶飛的主意,小帥哥也不由眼前一亮,這扇精鋼大門已經被破壞成了這樣,只要再有一定程度的攻擊就一定能夠將其擊穿,既然如此,力大無窮的鐵屍無疑是一個最好的利用對象,尤其是鐵屍的智力並不怎麼發達,這樣的計策很有可能成功!

想到這裏,小帥哥又從披風的下方掏出一支火箭筒,這讓聶飛很是好奇,這件披風怎麼跟機器貓的口袋似的,多大的傢伙都能藏在下面!

看到聶飛有些好奇的眼神,小帥哥靦腆一笑道:“我們特查局的戰鬥人員還有一個別稱叫做,人形小叮噹!”

“後面的人閃開!”隨着話音落下,小帥哥扣動了扳機,一枚火箭彈噴射而出,在這樣狹小的空間裏,鐵屍壓根就是不需要瞄準的目標。

爆炸的火焰瞬間吞噬了這條通道,鐵屍憤怒的吼叫連爆炸的聲響都無法蓋過,一隻巨大的手掌突破了火海狠狠的向小帥哥抓去。

小帥哥早就全神貫注的等着鐵屍的這一擊,看到這隻巨大的手掌立刻一個懶驢打滾翻到一邊,而他的身後就是那扇精鋼大門。

鐵屍的巨掌在小帥哥和聶飛充滿希望的目光中擊向精鋼大門,但在他那銳利的指甲堪堪碰觸到精鋼大門的瞬間,他的手掌竟然停了下來。

“我x!”聶飛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這傢伙還知道這扇大門不能碰啊!”

通道內忽然捲起了一陣烈風,鐵屍巨大的手臂在通道里揮舞的時候就像是一根巨大的棍子在蛐蛐洞裏亂舞,似乎是因爲自己差點被誘騙而破壞了任務,鐵屍雷霆大怒,連用來保持身體平衡的左手也開始發動了攻擊,銳利的指甲在通道里留下了道道深痕。

不過由於他傷勢嚴重的緣故,鐵屍的攻擊速度並不快,所有人都能夠輕鬆的躲開,但這條通道的空間就這麼大,兩人躲避得很是艱險。

猛烈的爆炸再一次傳來,鐵屍的背後,鍾子睿的聲音穿了過來:“下次發動攻擊的時候麻煩提前說,你這樣子搞得我們很狼狽的!”

“你們兩個想辦法過來,這樣子前後夾擊大家都不好動手!”又是一次爆炸傳來,毛小芳的聲音也飄了過來。

“我們倒是想過去,不過這大傢伙的讓路才行啊!”聶飛苦笑了一下喊道,鐵屍銳利的指甲剛從他的頭皮上擦過,不費吹灰之力的斬斷了他揚起的幾根頭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