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血中融合了你的意志,如果不剔除乾淨,就會不斷侵蝕陸川的靈魂,從而變成另外一個你。”

系統爸爸手指連點,每點一下都有一條小龍從裏面飛出來,快速鑽進皇季的身體。

將一些都準備好之後,系統爸爸一把揪住陸川龍魂的脖子,之後狠狠按進了精血裏面。

咔嚓!

龍吟似雷鳴,高亢嘹亮。

陸川的龍魂在其中不斷遊蕩,每轉一圈龍魂便凝實一分,而精血便少上一絲。

等到所有精血全都被吸收的時候,陸川的龍身便徹底成型。

自此,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世間萬物,將再也不會成爲陸川的桎梏。

“龍身已經解決了,接下來就是人身。”

系統喃喃一聲,目光瞥了旁邊的舔狗跟小銀子一眼,這倆貨立刻腦袋一歪暈了過去。

“龍身需要漫長的時間才能夠完全凝聚出來,而在這個期間,陸川需要一個能夠保命並翻盤的底牌。哪怕被殺死了,也有機會重新開始。”

說話間,一枚巴掌大小的輪盤慢慢從陸川的空戒裏面飛了出來。

通體血紅色,無數複雜到令人眼花繚亂的紋路遍佈其上,給人一種詭異莫測的感覺。

“這是血祭天輪?沒想到你竟然把這東西也給他了。”

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皇季見多識廣,自然知道這個在戰場上製造了無數殺孽的可怕法寶。

“這個是楚天君曾經的招牌,雖然後來換成了更加強大的陣法,但不可否認很好用。”

系統笑了笑,手掌落在了陸川的人魂上面,竟然直接將虛弱的人魂劈成了兩半。

簌簌!


身邊無數龍魂草粉碎,化作精純的能量修復陸川被劈開的一半魂魄。

而另一半魂魄,則是被系統塞到了血祭天輪裏面。

“血祭天輪會吸收所有擊殺的人類和靈獸的力量,不斷的滋養壯大他的魂魄。等到他這具屬於人類的身體和靈魂徹底死亡之後,沉寂的另一半魂魄便會徹底甦醒。到了那個時候,定然會讓異族食不安寢,夜不能寐,無時無刻生活在絕望與恐懼之中。”

系統爸爸滿臉笑容,但配合他說的話,卻是如此猙獰可怖。

不過在座的都不是一般人,都是與異族戰鬥了無數紀元的絕世強者。

無數年的征戰,不知道多少族人死亡,不知道多少次家園被破。

與異族之間的仇恨早就無法解開,唯有一方徹底滅絕才會結束。 “血祭天輪既是陣法,也是法寶,作爲楚天君曾經的招牌,同樣擁有無窮秒用。你記得跟楚天君打個招呼,要不然被他察覺到之後隨手滅了,那就虧大了。”

系統爸爸一邊說,一邊將皇季貢獻出來的龍魂草粉碎。

一個完整靈魂被劈成兩半,肯定會出現巨大損傷,嚴重了甚至會直接暴斃。

不過有系統出手,這些都不是事兒。

大量龍魂草被消耗,陸川的兩半靈魂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復。

短短十個呼吸的時間,陸川的魂魄便已經恢復原樣。

不過系統爸爸不愧是系統爸爸,節操滿滿。

就算陸川的魂魄已經恢復了,他也沒有絲毫停止得意思,而是繼續用龍魂草強化陸川的魂魄。

反正也不是自己的東西,不用白不用。

皇季也看出了系統的小心思,不過作爲祖龍之一,人類和龍族共同的祖先,也就由着他去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這個特殊空間裏面寂靜無聲,而外面卻是炸鍋了。

身爲祖龍的皇季氣息外泄,驚動了整個虛天世界,嚇得天道都不敢現身。

雖然他自己沒有放在心上,但卻引發了一系列的異變。

一些不知道塵封了多久的堅固封印開始鬆動,一些本就十分脆弱的封印直接崩潰。

越是接近楚國都城的位置,這種情況就越嚴重。

一些祕境的入口因爲封印消失,直接顯現出來。

這種變化引起了無數修士的注意,緊接着便是蜂擁而入。

祕境中雖然危機遍佈,但同樣也代表着寶物無數。

就算自己用不上,拿出去賣掉換靈石也是很好的。

畢竟靈石乃是硬通貨,不管放在哪裏都不會沒人要。

祕境有大有小,一般情況下越大的祕境裏面的寶物就越多,質量也越好。能夠容納的修士越多,修爲上限也就越高。

那種只有區區幾十畝大小的祕境,估計能進去一個煉髓期修士就很不錯了,凝氣期就能給弄塌了。

而有些巨大的祕境,就算化神期進去都能夠容納。

只不過這只是無主的祕境,絕大部分祕境都不在此列。

即便祕境的主人已經死去或者消失,但他們依舊會設下禁制。

就如同熾雪城的那個祕境,面積極爲巨大,但因爲禁制的存在,最高只能凝氣期九層的修士進入。

這一次皇季的氣息外泄,讓無數小型祕境的入口暴露出來,一些大型祕境的封印也開始鬆動。


假以時日,這些大型祕境的入口便會一一出現,等待着修士們進入探索。

不過在那之前,幾乎所有修士全都向着楚國都城的方向涌來。

因爲這裏距離皇季氣息爆發的初始點最近,受到的衝擊也最大。

也正是因爲如此,存在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一處封印被強行解開了。

整個楚國都城的人近乎全部死光,周圍的三大靈獸國也全軍覆沒。

此時的楚國都城完全不設防,隨便什麼人都能靠近。

“就是這裏了,祖上留下來的信物在不斷顫動,這肯定是傳說中的舊都,大周皇朝憑空消失的都城。”

楚國都城裏面,一行十人看着眼前巨大的黑洞,面色極爲凝重。

曾經統御整個東州的大周皇朝一夜之間覆滅,無數諸侯經過多年內亂,造就了數不清的小勢力。

之後互相征伐,互相吞併,歷經兩千年最終形成了東州七國的格局。

對於普通人來說兩千年的時間很長,但在一些修行世家和門派眼裏卻還不至於讓他們將祖宗遺忘。

大周皇朝覆滅,除了衆多諸侯之外,還有數不清的分支旁系流落在外。

這些人或是隱遁起來默默發展,或是加入某個門派之中 。

兩千年的時光彈指一瞬,當祖宗留下的信物出現異動的時候,他們知道消失了兩千年的舊都終於再次出現在了世間。

於是,哪怕萬里之遙他們依舊選擇來到這裏,來到這個曾經創造出無數輝煌的地方。

爲的是祖先的遺願,更多的則是其中埋藏了兩千年的寶物。

這十個人只是距離比較近的,還有很多人在陸續趕來的路上。

用不了多久,這裏就會變得十分熱鬧,整個東州的修士都可能會來到這裏。

屆時,必是屍橫遍野,血流成河。

“現在進去嗎?若是現在進去,肯定能找到很多好東西,同樣也可能會遭受無數危險。”

“富貴險中求,修行之人與天爭與地鬥,若是每次都瞻前顧後,還不如找個地方挖坑躺進去 。”

旁邊一個身高八尺,模樣粗獷的男人冷哼一聲,縱身衝進了黑洞裏面。

嗤!

淡淡的聲音從前方傳來,緊接着便是焦糊的臭味。

就見一束光華憑空出現,準確無誤的落在了這個男人身上。

煉氣期九層的修爲,在這一束光華面前跟螞蟻沒什麼區別,身體瞬間便化作糜粉。

砰!

圓溜溜的腦袋滾到一邊,雙眼中滿是茫然。

衆修士:“……”

突如其來的一幕讓大家悚然心驚,之後暗自決定以後多找幾個這種莽夫隊友。

別的不說,探路真的非常好用。

“接下來怎麼辦?”

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表情都十分凝重。

其實這是探索祕境必備的步驟,任何一個新出現得祕境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來進行檢測探查。

有些存在禁制,限制修士的修爲。有些限制種族,只有特定的一部分修士才能夠進入。

只不過剛纔那個莽夫的行動太快,讓大家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而已。

“各憑本事吧,速度儘量快點,舊都牽扯了不知道多少人的心神,這次的競爭肯定十分激烈。”

……

距離楚國都城差不多十里的地方,一個粗壯的身影從一堆碎石裏面爬了出來 。

身高八尺,腰圍也有八尺。周身肌肉盤虯臥龍,充滿着暴力的美感。

“沒想到舊都的禁制如此可怕,直接將我的一具分身滅殺,不愧是曾經統御整個東州的可怕勢力。嘿嘿嘿,趕緊探索吧,等你們將門口的禁制解開了,也是我收割成果的時候。”

壯漢獰笑一聲,臉上滿是奸詐和狡猾,哪裏還有半點魯莽衝動。 說來其實也正常,就算一頭豬活上一百年也會變得精明無比,更何況是人類?

越是強大的修士,心思就越深沉。

那些活了上千年的化神期強者,哪一個不是老謀深算,哪一個不是滿肚子陰謀詭計。

他們會被利益所吸引,會被利益所矇蔽,但卻不會輕易犯傻。

特別是利益還沒有出現時,這些人一個比一個精明。

唯有巨大的利益明明白白的放在眼前,他們纔會亂了分寸,從而露出破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