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樑只能夠聽到他們幾個人的喘息聲。

而此時此刻於樑不停地平復着自己的心情,臉上的表情別提多麼嚴肅了。

大概過去了得有半分鐘左右,那條竹葉青已經把兔子死死的纏住了。

一開始兔子還在不停的掙扎着,可是過了半分鐘左右,兔子已經一動不動了,很明顯已經被這玩意給毒死了!

此時此刻,於樑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拿起自己手中的匕首。

關鍵問題他現在也不敢靠近。

就這樣直勾勾的瞪着對面的那條竹葉青。

當於樑看清楚那條竹葉青準備行動的那一瞬間,預判到了這玩意兒的走位,直接狠狠一匕首就朝着那玩意兒紮了上去!

只聽砰的一聲。

匕首直接插在了那條竹葉青的腦袋上。

當匕首插上去的那一瞬間,竹葉青還在不停地蠕動着。

很明顯還是有意識的。

只不過於樑也沒有貿然靠近,因爲聽說這玩意兒的毒牙裏面會分泌出來一股有毒的液體,所以還是等死透了之後再說吧。

……

幾個人就好像在這裏等寂寞一樣,足足等了得有五六分鐘左右,那條竹葉青這才一動不動了。

於樑直接一腳踩住了竹葉青的身子,把匕首拔了起來。

幾個人也相擁着走了過來。

最起碼和於樑比起來,他們的膽子都比較小。

於樑對着幾個人微微一笑。

“你們幾個不要擔心害怕了,這條竹葉青已經被我收拾了,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不過這條蛇也真是夠恐怖的,竟然把我們的晚餐給收拾了。”

王倩倩嚥了口口水。

雖然說平日裏自己是個素食主義者,但是在這種地方如果能夠吃到兔子肉的話,她還是可以接受的。

最起碼要比剛剛的蚯蚓好多了。

“難道就不能吃了嗎?”

於樑輕輕點了點頭。

“這隻兔子身體裏面已經被注滿了毒素,而且剛剛經過血液的流通,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到大腿上,所以最好還是不要吃了這些毒素應該吃不死人,但是可能會發高燒。”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

旁邊的張思雨和雲空間表情也挺難看的。

好不容易纔找到了這麼個葷腥,沒想到煮熟的鴨子就這麼讓飛了。

只不過於樑卻對着幾個人嘿嘿一笑。

“我說你們先彆着急啊,這個完全沒有必要,雖然說咱們丟了西瓜,但是也撿了芝麻呀。”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拿出了自己的匕首,將這條竹葉青的腦袋割了下來。

“這條蛇還是可以吃的!雖然說牙齒上有毒,但是毒素是通過自己的腦部神經分泌出來的,所以身上還是比較乾淨的,而且這條蛇也不是很短,大概得有一米多長吧,反正咱們今天晚上能吃肉。”

於樑就這樣笑呵呵地說完了這句話。

只不過當他講完這番話之後,旁邊的幾個人臉上的表情突然之間就變了。

“不會吧,我這輩子還沒有吃過蛇呢!”

這句話是張思雨說出來的。

只不過當張思雨講完這番話之後,一旁的雲空間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這一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感覺就是那個蚯蚓的大號!我真的有點受不了啊……”

於樑搖了搖頭。

“你們只不過是沒有品嚐過這種特定的美味而已,這個你們就不用擔心了,總之我自己心裏有數,絕對不會亂搞的,你們大家只需要跟着我的節奏去走就可以了,無論如何我都不會讓你們失望的,我吃過蛇肉,總之口感還是挺不錯的。”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將這條蛇纏繞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當於樑把這條蛇纏繞在自己脖子上的時候,旁邊的幾個人也都不敢靠近這傢伙了。

於樑微微一愣。

“能不能告訴我,你們大家這是什麼操作啊?我應該沒有惹到你們吧?沒有必要直接孤立了我吧?”

此時此刻,於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看起來似乎還挺委屈的。

只不過當於樑講完了這番話之後,雲空間卻連忙擺了擺手。

“我可沒有嫌棄你的意思啊,我只是聽說蛇在死後還可以繼續跳,我害怕待會跳到我身上了。”

……

於樑只覺得滿頭黑線。

直播間的衆人也舔起來了。

接下來是分了兩方陣營。

一方是男方陣營,一方是女方陣營。

“我去,雲空間老哥至於這麼膽小嗎?感覺怎麼膽子這麼小啊?”


“你們這些一個個糙漢子怎麼能夠理解人家心思呢?人家根本就不是慫好不好?這隻能說有愛心。”


“我去,我說姐們兒,你腦子該不是瓦特了吧?你覺得一條蛇還需要獻愛心嗎?”


“難道不應該獻愛心嗎?我覺得沒什麼問題啊,就算是一條蛇,那也是一條生命啊。”

“你們難道不知道嗎?蛇就是冷血動物!”

“就算是冷血動物又能怎麼樣?人家既然存在於這個世界上,自然就有存在於世界上的意義啊,我平時踩死一隻螞蟻都會心疼的。”

於樑看到直播間裏面的爭論之後,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怎麼這麼快就開始分成兩派了?看來雲空間的人氣是真的很高啊,而且大多數都是女粉。”

雲空間聽到於樑這句話之後,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就這樣憨笑了起來。

“非常感謝各位姐姐和妹妹的支持,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大家失望的,而且如果誰以後要是有機會來東江的話,完全可以聯繫我,到時候我請你們吃飯。”

“懂事的女孩子已經開始私聊了!”

“懂事的女孩子已經開始私發自己的電話號碼了!”

“什麼玩意兒啊?懂事的女孩子已經準備備孕了好不好!”

“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笑得我輸囊管都破了,現在孩子正在滿地跑呢!”

“牛逼牛逼,樓上的是真的牛逼,這操作我服了!”

“輸囊管裂開了,趕緊去醫院啊。”

“大家快看,這裏有個老實人,趕緊快點欺負他呀!” 當於樑看到這些傢伙自娛自樂的那一瞬間,有些無奈的搖晃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我說你們大家也不至於這個樣子吧?幹嘛這麼激動啊。”

“雲空間老哥,你以爲人家姑娘們是看上了你長得帥嗎?照理來說我長得比你更帥,可關鍵問題咱沒有單手開法拉利的技能啊!”

“你以爲我們女生都是這麼物質嗎?”

“我可不敢說所有女生都是這個樣子,不過最起碼有很大一部分女生都比較物質吧,感覺現在男人真的太累了。”

“我對我的男朋友沒有什麼要求,他可以長得醜,他可以抽菸,他可以喝酒,他也可以單手開蘭博基尼,而且隨隨便便就給我買兩萬塊錢的包包,反正愛一個人就要愛他的全部,對嗎!”

“快點醒醒了,趕緊給孩子盛飯阿姨!”

“兄弟,給阿姨來一杯卡布奇諾!”

“哈哈!牛逼牛逼牛逼!”

……

於樑自然也知道這個梗,不過他並沒有多說什麼。

大概過去了得有幾分鐘左右,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好像瞬間就變得無奈了不少。

儘管他自己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着。

……

“咱們趕緊回去吧,我看這天馬上也就快要黑了,待會兒我給咱們做點好吃的,你們看看這個就是艾草,不過今天晚上恐怕沒有辦法制作蚊香了,明天得把這些艾草曬乾之後再說。”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對着旁邊的幾個人揮了揮手。

“咱們也趕緊走吧,按照時間來算,應該是下午的五點多鐘吧,山裏黑的比較早一點,應該再有兩個多小時就天黑了,今天比較尷尬,就是因爲沒有找到合適的水源,實在不行明天一早醒來我去找吧。”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旁邊的幾個人輕輕點了點頭。

衆人就這樣連忙離開了原地。

當他們回去的時候,於樑便開始剝皮了。

接着用自己僅剩水源的一半將這條蛇清洗了一下。

順勢就把這條蛇架在了一棵樹枝上。

相當於是直接把樹枝給纏繞了起來。

就好像之前自己捕獲了那條水鰻一樣。

於樑用自己的軍刀和雲空間手裏的軍刀進行摩擦,火星子就這樣掉在了下面的雜草上。

雲空間一直在用嘴不停的吹氣。

大概過去了得有幾分鐘左右,火苗終於被他們升上來了。

於樑順勢拿着軍刀將火堆旁邊半徑大概得有一米左右的地區,全部都給清除了雜草。

“這樣一來的話,火勢就不會蔓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