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半空中的冷毅,忽兒高忽兒低,林雷火手下的那幫馬仔根本無法碰觸到他。

衆馬仔見林雷火險些摔倒,紛紛停了下來,故作挽扶狀。一位馬仔幽幽地問:“老大!這傢伙太狡猾了,我們這樣打不是辦法啊!這仗還打不打?”

林雷火一巴掌扇在那馬仔的臉上:“打!怕什麼?我還有法寶。”

忽兒,林雷火將手伸進了懷中,取出一張綿布卷軸,朝冷毅瞟了一眼。 小李飛刀同人之煦陽與李尋歡 ,便冷笑道:“小子!你的寵物呢?咋不亮出來和我鬥一鬥?”

那傢伙將卷軸一展,一道紅光閃過,從卷軸中飄忽出一隻貓頭鷹來。

冷毅心中一驚。哦!這傢伙竟還有這等寶貝。

正當冷毅遲疑之際,那貓頭鷹一個府衝朝冷毅斜翅飛撲過來。

冷毅暗叫一聲不好,將頭一縮。疾速念動口訣,從手腕中抖出紙筆,書了一道符,大喊一聲“現!”

小考拉便從肩膀上冒了出來,對着那貓頭鷹尾巴一翹,發出了三道火光飛箭。

林雷火見冷毅分神之際,朝手下一聲招呼,“上!”

無數的風刃又向冷毅身上飛射而去。冷毅定了定神,在體表外結了一層堅若磬石的聖光鎧甲。只見他淡淡地發出一聲冷笑,手腕一抖,從體內抖出一根銀色長鞭。

正是天下第一器神南千尋送給他的九宵神鞭。冷毅將神鞭一抖,只聽“啪!”地一聲,一道赤紅的光芒閃過,砸落在前面的人羣中。

只聽“啊!”地一聲慘叫,一名少年的聖光鎧甲,被擊破,痛得那少年在地上直打滾。

林雷火見了,心中一急,對着空中的貓頭鷹大喝一聲:“小飛!烈火攻擊。”

話音落,那貓頭鷹一聲哀啼,從嘴中吐出一口濃濃的烈火,朝冷毅面部直噴而去。

冷毅將頭一縮,快速躲過了烈火攻擊。他一個飛身,落在了一棵大樹上。輕輕引動體內聖光,從戒指當中取出一小瓶紅葡萄酒,用手一擰,在小考拉嘴前晃了晃,小考拉輕輕吮吸了一口。

忽地,小嘴一張,“啊欠”一聲,一團紅色氣旋從嘴中飄忽而出,朝那貓頭鷹直奔而去。

那團紅色氣旋在半空中來回翻滾,起初只有一個玉盤大,到鷹頭貓跟前時,倏地一下,變成了一人高的火焰,將頭鷹頭給活活吞了進去,接下來是“蓬”地一聲巨響,將那畜生炸得魂飛魄散。

林雷火見了瞪大着眼睛,臉色蒼白,竟像個耍賴的頑童一般,帶着哭腔朝冷毅叫罵道:“我的烈火神鷹卷軸,我的烈火神鷹!你還我的烈火神鷹卷軸來,這可是父親送給我的生日禮物。”

這時,他手下的馬仔都停了下來,紛紛去安慰林雷火。

冷毅揮舞着手中的九宵神鞭,再次朝人羣中砸了下去。衆人一陣驚慌,四下逃散。

“老大!快逃啊!”一名馬仔上前一把將林雷火拽到了一邊。

冷毅收了神鞭,“嗆”地一聲,又拔出了流雲劍,舉起劍身,在半空中一晃,道了聲“風捲殘雲“

劍光一閃,數十道的紫光風刃朝眼前那一幫少年們飛撲而去。旋即便傳來一陣“哼哼唧唧”的哀嘆聲。聖光等級低的,身上的防卸早就被九宵神鞭震碎,現在又被風刃擊中,哪有不痛的道理?

此時的林雷火已從悲傷的情緒中回過神來,他提起體內聖光,正欲朝冷毅發出氣旋攻擊。

豈料,身形剛穩。忽見一道寒光閃過,一個人影已躥至身邊。只見冷毅手腕一抖,從體內抖出龍影刺,一刀輕輕朝林雷火的耳際劃了下去,一股殷紅的鮮血涌了出來。

“小子!以後見了我繞道走。還有,我不想聽到再有什麼火槍幫,聽到沒有?”

鮮血已順着林雷火的臉頰流到了他的嘴角。他早已嚇得雙腿發軟,顫顫魏魏道:“大哥!我……我……我聽你的。”

冷毅一把將他推了出去,重重地倒地上。手腕一抖,收了手中的刀。轉身頭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林雷火像是劫後餘生一般,半晌才爬了起來,“媽呀!……我流血了……快……給我止血。”


手下的馬仔一陣手忙腳亂起來。

“喂!冷毅!等等我。”冷毅剛一轉身,林茜便從校園內走了出來。

林雷火見狀,更是恨得牙癢。

一名馬仔卻不合適時宜地來了一句:“老大!你的女神來了。”

林雷火一巴掌朝那馬仔的臉上打了過去。“你媽的,以後別再跟我提這女人。”

冷毅見林茜追來,裝着沒有聽見,疾步朝前走去。

正走着,忽聽“哎呀!”一聲,與正面而來的一位姑娘,撞了個滿懷。

“是你!”

“是你!”

兩人一陣驚訝,隨即露出了開心的笑。

迎面撞來的正是木由美子小姐。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冷毅好奇地問道。

“我?我來這裏報名啊!”

“報名?”

“對啊!”木由美子見冷毅滿臉驚訝,微笑着解釋道:“聖城學院高級研修班向外界招生,我想加入學院進修。所以就來看看了。”

說罷,木由美子揚起了手中的一封推薦信:“喏!這是我父親的推薦信。我父親和聖城學院的校長有些交情,我想用不了多久,我便能進入聖城學院學習了。”

冷毅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木由美子反問道:“你呢?你又來這裏做什麼呢?”

“我?我在學校裏當圖書館管理員。”冷毅笑着答道。

兩人相視一笑。

這時,林茜氣喘吁吁地趕了過來。她見冷毅面前忽然多了一位美女,沒好氣地瞟了木由美子一眼,話中略帶諷譏:“難怪!跑這麼快,原來有美女相伴啊!”

木由美子早已聽出了言外之意,笑着問道:“冷公子!這位是你的女朋友?”

“啊!不是。”冷毅答道。

“那還好!我就不用避諱什麼了。我正有事情要與你商量。晚上我們一起吃頓飯吧!”木由美子淡淡地瞟了林茜一眼,笑着說:“要不!這位美女也跟我們一道去吧!”

林茜氣得臉色發紅,卻又不好發作,故作大方地答道:“謝謝你的好意,既然你們有事,我就不參與了。”轉身便帶着一肚子氣走了。 木由美子拿着推薦信到學院報了名後,當真陪帶着冷毅進了一家酒館。兩杯熱酒下肚,兩人便聊開了。

“冷公子!還有五天龍國的少年武林大會就要開始了。我會代表月魔島參賽。希望冠軍會落在你我的手中。”

冷毅微微一笑:“但願如此吧!”

“如果最後的對手是我,你會手下留情嗎?”木由美子認真地望着冷毅問道。

冷毅想了檙,反問道:“你覺得你能進入最後的角逐嗎?”在他的記憶中木由美子只不過是一名一級聖光武師而已。雖然那是兩年前的事,但木由美子進步再快,也不可能在兩年的時間內,突破七級聖光武師。

況且這一次少年武林大會是雲集了國內外的少年強者,光聖武學院具有參加資格賽的學員都有十多名。可想而知,若木由美子沒有突破七級聖光武師水平的話,根本就沒有機會進入最後的角逐,也就不可能會成爲他的對手。

木由美子見冷毅似乎有意迴避,將目光轉向了一邊,過了好一陣才笑着說:“若我們成爲對手的話,我倒希望你能手下留情。”

“好!這個要求我答應你。不過,我有個前提,那就是你一定要進入最後的決賽,纔算。”冷毅認真地答道。他明白這事情發生的機率幾乎爲零。

“沒問題!”木由美子端起酒杯一仰長脖便喝了下去。

冷毅也毫不客氣地跟着喝了一杯。

“我相信我們以後會有機會合作的。”木由美子認真地望着冷毅答道。


這是怎麼了?這姑娘話裏有話啊!冷毅心中一陣疑惑。

“木由美子小姐!我感覺你有心事?”冷毅的目光落在了對方的瞳孔中。

“哦!是嗎?”木由美子摸了摸自己的臉頰,輕啜了一口酒,將目光微微移向了一邊。

兩人沉默了許久。

“明天聖武學院將會舉行校園資格賽,前三甲纔有資格參加龍國的少年武林大會。我們也一起去看一看吧!”

“嗯!”這種好事冷毅自然不會錯過。

酒桌上木由美子和冷毅談起了異國風光,她向冷毅介紹夜郎國的漁民,那裏的海藻和美麗的姑娘。

冷毅靜靜地聽着。

忽然,見他眉頭一皺,騰地一下站了起來。猛然提起體內聖光,“嗆”地一聲拔出了流雲劍,轉身刺出一劍。

只聽“咣噹”一聲,酒桌上一隻水壺掉落在地,瓷器碎了一地。

一位頭戴鬥蓬的黑衣男子,手握着一把彎刀,正冷眼望着冷毅。

“小子!反應挺快嘛!”那男子將手中彎刀向上一提,旋即從鋒刃處飄忽出一道黃色氣旋。

“快走!”說時遲,那時快。冷毅一個飛身將木由美子抱了起來,騰空而起,快速躲過氣旋攻擊。

只聽“蓬”地一聲巨響,那團黃光氣旋,將酒館內的桌椅炸得四處飛散。

冷毅心中一凜:眼前這人可是一名三級聖光宗師。若真要和對方打起來。恐怕他和木由美子聯手也未必能討到好處。先走爲上。

冷毅抱着木由美子飛了一陣後便落了下來,疾速朝酒館外跑去。

“想跑?沒門!”那黑衣男子已提着彎刀追出了酒館。

跑了一陣後,冷毅鬆開了木由美子:“木由美子!你先走吧!我估計是被仇家盯上了。快!”

眼見那黑衣男子提着彎刀已追到了身邊,冷毅提起體內聖光,拼盡全力先擋他一陣。只見他從懷中取出了水晶銅棱鏡。

對着半空中一晃,怒吼一聲:“氣旋波……放!”


旋即從銅棱鏡的邊緣處飄忽出一朵紅色“花朵”,花朵如赤焰一般疾速怒放,眨眼間便成了一人高的大火球,朝那黑衣男子滾壓而去。

那黑衣男子只是冷冷一笑,一個馬步扎穩,雙手向前一推。一團深黃的氣旋,從掌中飄忽而出,氣旋如雪球一般越滾越大,朝冷毅推出的氣旋強行壓了過來。

兩道氣旋在半空中相遇,僵持數秒,忽見一陣劇烈的晃動,“蓬”地一聲,在半空中炸響。

剎時,塵土飛揚,沙石四濺,將地面炸出了一個巨大的坑。

慘了!這人不好對付。一股無形的壓力從冷毅心間涌起。

“冷公子!我們一起聯手吧!”木由美子朝他靠了過來。說罷,提起體內深黃的聖光。

“三級聖光宗師?這兩年你的進步不小啊!”冷毅心中一陣驚訝,想不到這丫頭一別兩年,竟強橫到這種地步。

木由美子朝他苦笑了一下,心中似有無限的苦衷。冷毅見了心中更是一陣狐疑,可轉念一想,或許,對方這些年爲此吃了不少苦也難說,故提起此事,難免會有心酸。

“我們以二敵一,滅了他!”木由美子朝冷毅望了一眼說道。

冷毅點了點頭,提起體內聖光,正準備朝對方發動氣旋波。

就在這時,忽聽背後傳來一陣得意的冷笑:“哈哈!小子沒用的。今天,我會讓你死得很慘。”

聚目一瞧,正是那日初到聖城時在酒館內遇見的那名黑痣少年。

“是你?”木由美子滿臉驚訝地望着黑痣少年狐疑道。

那少年見了冷毅身後的木由美子,臉上的笑臉瞬間凝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