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紫青雲狠狠地落在了巨尾蜥蜴的背上,巨大的元力衝擊讓剛剛很是兇猛的巨尾蜥蜴攻勢瞬間被紫青雲化解。巨尾不安的拍打著地面,龐大的身軀不斷地扭動著,想要將紫青雲甩下去,但是紫青雲的雙腳就像是生了根一樣,牢牢地扎在巨尾蜥蜴的背上。

身子半蹲,紫青雲將自己的身子穩定住,手中的永生劍再一次被灌入了劍意,向著身下巨尾蜥蜴的後頸狠狠地斬下。

就在永生劍將要斬開巨尾蜥蜴的鱗甲的時候,紫青雲猛地收回了自己志在必得的一劍,身子以左腳為中心,以腿帶腰,身子猛地向後一轉,手中的永生劍在空中斬出了一輪圓月,斬在了向著自己抽來的巨尾之上。

永生劍本身品級就不低,加上紫青雲的劍意灌注,現在的永生劍就算是對上玄級下階的靈器,也是不逞多讓。而這巨尾蜥蜴雖然是上古妖獸,但是也是上古妖獸之中最為弱小的一類存在,血肉之軀對上神兵利器,結果是一片血雨落下,在巨尾蜥蜴的哀嚎聲中,巨尾蜥蜴最有力的武器直接被紫青雲一分為二。

趁你病,要你命,就在紫青雲想要繼續出手,直接解決這巨尾蜥蜴的時候,他的頭頂忽然傳來了一陣寒意。紫青雲抬頭一看,只見一隻一丈大小的金爪雕張開利爪,向著紫青雲的頭頂抓去。紫青雲毫不懷疑,如果這一爪抓實在了,自己的腦袋可能會被抓碎。

紫青雲手中的永生劍連連抖動,一道道金色的劍芒帶著一道道淡淡的劍意,不斷地向著金抓雕斬去,而這漫天的金色劍芒,就像是漫天羽箭,讓金爪雕根本躲不開全部的攻擊。金元劍訣第五式,金羽斬,這也是紫青雲到目前為止領悟的最強劍招。


噗噗噗……劍芒入肉的聲音不斷地響起,金爪雕的羽毛不斷地被劍芒斬下,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金爪雕的羽毛就被斬掉了將近一半,原本威風凜凜的金爪雕,現在就好像一隻斗敗了的公雞一般。

噗……紫青雲張口吐出一口鮮血,身子直接向著空中飛去。就在紫青雲全心全意對付來自空中的金爪雕的時候,巨尾蜥蜴已經斷掉的尾巴狠狠地抽在了紫青雲的背上,直接將紫青雲抽向了半空之中。

看到傷害自己的兇手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前,金爪雕的雙眼頓時變得通紅了起來。仰天長嘯一聲,金爪雕揮動自己沒剩多少羽毛的翅膀,鐵喙向著紫青雲的眉心處啄去。

紫青雲沒想到被自己斷尾的巨尾蜥蜴還能繼續對自己出手,而金爪雕的頑強也是出乎了紫青雲的意料,而在不遠處,最後一隻沒有被重創,但是也是實力最強的白虎也是虎視眈眈。

紫青雲咬了咬牙,手中的永生劍從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直接扎爆了金爪雕的一顆眼球,左手猛地一拍劍柄,永生劍直接貫穿了金爪雕的大腦。而就在這時,白虎一爪狠狠地抓在了紫青雲的後背之上,紫青雲的後背頓時鮮血淋漓。

抽出永生劍,紫青雲轉身斬出三道金色的劍芒,帶著淡淡的狼嘯聲,劍芒向著白虎迎了上去。這白虎也是有著簡單的靈智,他避開了這三道劍芒,再一次向著紫青雲衝去。但是在白虎躲開這三道金狼嘯斬的劍芒之後,紫青雲腳下連踏五行逆龍步,身子不斷地向後躲去,躲開了白虎的攻擊。

而就在白虎的爪子快要接觸到紫青雲的胸膛之上的時候,白虎的身後傳來了一聲慘叫,白虎微微轉頭,看到巨尾蜥蜴直接被三道劍芒切開,化作了四段。紫青雲最初的攻擊目標,就不是白虎,而是巨尾蜥蜴。

白虎雖然強大,但是失去了另外三隻妖獸的輔助,這白虎實力再強,也只是一隻妖獸。雖然紫青雲被他重傷,但是這裡的天地元力能夠幫助紫青雲恢復傷勢,憑藉這一點,紫青雲就有足夠的信心將這白虎慢慢耗死。

巨尾蜥蜴身死之後,紫青雲後退的步伐止住,身子向著白虎沖了上去,手中的長劍帶著一道金色的蛇形劍芒,向著白虎斬去。

「吼!」白虎怒嘯一聲,碩大的虎爪向著紫青雲的身影拍去,但是就在虎爪沒入紫青雲身體的時候,紫青雲開始慢慢的消散了。紫青雲將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極致,一道道殘影迷惑著白虎的視線。而紫青雲卻是憑藉著自己的速度和永生劍的鋒利,不斷地在白虎雪白的皮毛上留下一道道傷痕。

嗷嗚……白虎發出一聲悲鳴之後,便無奈的倒在了地上,雪白的皮毛此時全部染血,紫青雲雙手扶著插在地面之上的永生劍,不斷地喘著粗氣。

看著倒在地上已經漸漸冰冷的白虎,又看了一眼已經變成五百的令牌,紫青雲微微一笑。但是背上傳來的疼痛,卻讓他不由得咧了咧嘴。

「沒想到你只是身體重傷,元力也只是因為施展身法消耗了三成左右,看來你的戰鬥天賦不弱。」老人的影子再一次出現在了大陣之外,隔著無數的符文看著紫青雲。「接下來是你第三輪的考核,一個時辰的時間中,你要打破這困著你的困陣,一個時辰之後,困陣會自己變成殺陣。」說完,老人的影子再一次消失了。而紫青雲身邊的符文,卻是在不斷地向內靠攏,大陣的範圍在不斷地縮小。

雙手握劍,紫青雲再一次斬出了金羽斬,而這一次,紫青雲沒有讓劍芒分散,而是匯聚成了一根翎羽的虛影,向著身邊的五彩大陣斬去。

砰!金色的領域虛影斬在了大陣之上,但是大陣只是微微的一顫,便將金色的翎羽虛影攪碎。 看著化為點點光芒的金色翎羽虛影,紫青雲微微一愣,他以為可以以蠻力打破這大陣。但是在試探了一下之後,紫青雲卻知道自己再一次錯了。這大陣的防禦之前,不是現在的自己可以打破的。就算是林傲天想要打破這座困陣,付出的代價也是不小。

看自己強攻不行,紫青雲便將永生劍插回劍鞘,盤坐在原地,精神之力全部釋放,開始不斷地摸索這座大陣的奧妙。紫青雲的精神力本來就比常人強出一點,再加上在聚元二層的時候便領悟了劍意雛形,讓紫青雲的精神力飛速增長,而在三個月的瘋狂修鍊之中,紫青雲對於精神力的運用也是精進了很多。

一縷縷精神力順著大陣符文的縫隙滲透進大陣之中,不斷地分析著這些金色的符文。

「這不是這個大陸的文字!」看清楚這些細小的符文之後,紫青雲的心情變得無比的激動。古語之中的四大幸事之一的他鄉遇故知,在紫青雲看來已經離自己很是遙遠了,但是現在遇到了和自己來自一個地方的古文字,讓他激動不已。

理性讓紫青雲知道,現在不是激動的時候,這些古字他很熟悉,也是給了他一個破陣的機會。忽然,紫青雲好像想到了什麼,外放的精神力不斷地向著自己剛剛攻擊的那一點匯聚而去。在無數的古字之中,幾個破字顯得很是明顯。

「原來是這樣。」看著這幾個破字,紫青雲知道自己想得沒錯。大陣的主人將古字作為大陣的陣眼,每一個古字,對應著相應的能力。只要自己能夠找到開字,這大陣也就會被輕易地破開。但是這大陣之中的古字沒有數萬是差不多了,想要在這些古字之中找到開字,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紫青雲的時間,也只有一個時辰而已。

將自己的精神力全部調動,紫青雲以這幾個破字為中心,開始尋找開字的蹤跡。隨著精神力的不斷消耗,紫青雲的額頭之上不斷地滲出汗水,而他的臉上,淡淡的青筋也是開始凸起。但是紫青雲卻知道如果自己此時放鬆精神,放棄尋找,那麼自己很有可能會被這大陣殺死。

咬了咬舌尖,紫青雲堅持催動自己的精神力,開始不斷地尋找能夠讓自己破開這大陣的開字。

忽然,紫青雲的精神之海一陣興奮,因為紫青雲在離自己不遠處的一個角落之中,發現了自己苦苦尋找的開字。收回自己的精神力,身邊的永生劍瞬間出鞘,向著開字的位置辭去。長劍刺入大陣之中,紫青雲的元力全力爆發,直接將那幾個開字震碎。隨著開字的碎裂,大陣之上的金光也是漸漸的收斂了起來,一個個古字開始圍繞著紫青雲旋轉,直接直接灌注進了紫青雲的百會穴之中。

紫青雲微微一愣,連忙查看自己的腦海之中,出現了一篇修鍊元訣,混靈訣。而在查探了一遍這混靈訣之後,紫青雲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這混靈訣的品級比起自己現在修鍊的五行元法高出了不少,甚至很有可能是傳說中的天級功法,而在這混靈訣之中,也是有著兩種強大的武技。

「沒想到你不僅僅破開了這混元困靈陣,更是得到了我留在這裡的混靈訣,看來你真的適合做我的傳人。」蒼老的聲音響起,語氣之中帶著一絲興奮,「我決定跳過第四輪的考核,對你開始最後的考核,只要你能通過,我的傳承就是你的了。」老者說完,一個人影開始在紫青雲的身前慢慢地浮現。當紫青雲看清楚這個人影的相貌是,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這個人影,和他一模一樣。

「這就是你最後的對手,你們兩個之中,只有一個能夠存活下來。」蒼老的聲音說完,那個假紫青雲緊閉的雙眼也是忽然睜開,兩道精芒射出,手掌之上的光芒閃爍,直接向著紫青雲衝去。

紫青雲看著假紫青雲閃爍著金光的左手,微微一愣。他沒想到自己最後的一個對手,竟然是他自己。

「既然你能夠施展金元劍訣和大手印,那麼我就以木元劍訣和偷天換日來對付你。」紫青雲說完之後,手中的長劍爆發出一陣綠色的光華,一股生生不息的氣息從長劍之上爆發了開來,一道綠色的劍芒好像一根藤條一般,向著那個人影橫掃而去。

但是下一刻,紫青雲的臉色變了,因為那個人影的腳步連連踏動,踏出的竟然是五行逆龍步。腳踏五行逆龍步,假紫青雲躲開了紫青雲的一劍,手中綠色的光芒閃爍,出手就是偷天換日的第一式。

紫青雲臉色大變,手中的永生劍再一次不斷地揮舞,一道道金色的半月形劍芒出現在了紫青雲的身前,形成了一片淡金色的劍幕,嘮嘮的將紫青雲護在劍幕之中。

但是假紫青雲和紫青雲的修為招式完全一樣,紫青雲壓根占不到任何的便宜。面對紫青雲身前轉攻為守的劍幕,假紫青雲手中的長劍也是連連抖動,一道道金色的劍氣斬在了劍幕之上,而金色的劍幕之上,也是出現了一絲絲細細的裂痕。

紫青雲的臉色微微一變,手中的長劍不斷地反轉,不斷地加固著身前的劍幕,但是假紫青雲的嘴角出現了一絲笑意,左手狠狠地印在了劍幕之上,而在劍幕之上,裂痕再一次出現,而且變得更加密集。

「潮汐奔涌?」紫青雲看著假紫青雲的招式,嘴角露出了一絲苦笑,他沒想到就連自己才摸到一點門道的潮汐奔涌,假紫青雲竟然已經是施展的爐火純青。

紫青雲咬了咬牙,切斷了自己和劍幕之間的聯繫,手中的長劍回收,右掌施展碎星印,向著假紫青雲的手掌拍去。而在兩人的手掌碰撞的時候,假紫青雲收在背後的長劍帶著一道金色的劍芒向著紫青雲當頭斬下。

紫青雲躲閃不及,只能是側過了身子,金色的劍芒直接切開了他的肩膀,鮮血直接噴涌而出。紫青雲嘴角微微一咧,手中的長劍再一次向前一劃,一道綠色的劍芒逼開了假紫青雲,身子連忙向後退去。

後退了幾步,紫青雲眼神一寒,直接將自己的劍意灌入長劍之中,金元劍訣再一次施展出來。而這一次斬出的劍芒,沒有了以前的鋒銳氣息,但是其中所蘊含的威力,比起以前的劍芒,不知道強出了多少。

假紫青雲好像絲毫沒有感覺到這道劍芒之中的威力一般,手掌帶著一道金色的光芒,向著劍芒抓去。在紫青雲驚訝的眼神之中,劍芒直接被假紫青雲抓在手裡,手掌之上金色的光芒閃爍,好像就要捏碎這道劍芒一般。

紫青雲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被抓在手中的劍芒之上直接爆發出了一陣衝天的劍意,鋒銳的劍氣直接將假紫青雲的手掌切開。


假紫青雲的口中爆發出了一聲慘叫,手掌之上鮮血淋漓,一道劍芒直接向著紫青雲的腰間斬去。紫青雲沒想到假紫青雲的攻勢這麼凌厲,來不及躲開,只能在倉促之間斬出了一道劍芒,迎上了假紫青雲的劍芒。

兩道劍芒碰在一起,紫青雲的劍芒直接被擊的粉碎,而在紫青雲的身前,一道金色的劍影閃現,再一次擋住了這道劍芒。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劍芒直接劃過了紫青雲的腰間,紫青雲身上的傷勢頓時加重。

紫青雲拄著長劍,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著血,冷冷的看著身前也是重傷在身的假紫青雲。

「最後一招,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紫青雲說完,艱難的起身,手中的長劍緊握,一道金色的光芒從長劍之上爆發開來,而在金色的光芒之下,有著一道淡淡的綠色光芒閃爍。紫青雲此時選擇了鋌而走險,運轉自己剛剛得到的混靈訣,將自己的木系和金系元力匯聚在一起,運轉金元劍訣最強的一招。

「金木羽斬!」紫青雲暴喝一聲,手中的長劍帶著強大的劍意和元力波動,直接向著假紫青雲的喉嚨斬去。假紫青雲也是大喝一聲,手中的長劍也是爆發出了一陣耀眼的光芒,直接向了紫青雲的劍芒。

轟!兩道劍芒相撞,直接爆炸了開來,強橫的元力波動,讓紫青雲直接被沖飛了出去,直接暈倒在了地上。而假紫青雲,卻是緩緩地消散在了這空間之中。

兩股能量相撞,一股洶湧澎湃的能量以接觸點為圓心朝著四周無盡地擴散,一股股的元氣組成的能量組成怪異的氣旋朝著四周無盡地擴散,把地面的大理石紛紛震碎成為數以千計的小塊,在這塊空間無盡地上下飛舞著。

紫青雲的身體懸浮在了一片灰色的天地中間,他的身體周圍散發著土黃色、暗紫色、水青色三種三色的光暈,他的身體宛若被一雙無形的大手慢慢地拖下來,微微顫抖了兩下過後,紫青雲慢慢第張開了眼睛,在他的視野當中多了一個老者。

老者大約在七十歲左右年紀,,滿頭白髮蒼蒼,臉上也是白色的毛髮橫生,給人的感覺就是你第一眼幾乎見不到老人的臉部到底有多大,老人也是十分的瘦弱,宛若一根竹竿,紫青雲覺得就算是一陣風都可以吧老人給吹飛,老人穿著一件白色的,寬大無比的袍子,除了頭部他的身體整個都在白色的袍子當中。 老人笑臉呵呵地望著紫青雲,他笑起來的時候臉部都集中到一起了,讓人更加分辨不了老人的五官,他第一眼看到紫青雲就對著紫青雲說道:「小子,不錯,不錯!你十分適合繼承我的傳承!」

紫青雲撓撓頭,對著老人恭敬地行了一個禮節,說:「長老,你是什麼人?為什麼要讓我來繼承你的傳承,為什麼繼承你的傳承,還需要作出這麼多的考驗?」

老人呵呵第笑著說道:「小子!你還沒有資格讓我回答這麼多的問題,我只回答你一個問題就夠了,那就是我都忘記我自己是誰了?我的肉身已經隕落,現在我靠著自己的精神力和你溝通,不過用不了多久我的精神力也很快就會潰散了,我第一眼見到你們的時候,就在你們中間搜尋可以適合繼承我的傳承的人!終於我找到了你!繼承我的傳承,你需要接受一點考驗的,萬一你接受不了我的考驗,死了也是活該了啊!……」

紫青雲倒是不生氣,相反的他反而非常喜歡這麼說話直接的老頭了,他咽了一口唾沫,說道:「長老!我現在是不是沒有接受住你的考驗!」他知道剛才的時候被那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打敗了,失敗了是不是就是意味著自己不能接受自己的傳承?

老人摸了摸下巴,搖搖頭,說道:「不!不!不!我剛才告訴你了,你十分的適合修鍊我的傳承!剛才出現的那個和你一模一樣的你自己,是你的精神力幻化出來的,你沒有打敗他,並且殺死他,證明你的心中還對自己存在著一絲的希望,不希望自己這麼快就死去,你雖然戰敗了,可可是你的求生慾望特別的強烈,你的精神力異常的強大,強大到,你有時候都無法駕馭!」

紫青雲聽了老人的話,沿唾沫兩下,說道:「那麼,前輩,我該怎麼樣得到你的傳承呢?」

老人深吸一口氣說道:「得到我的傳承,你需要付出一點此犧牲的,因為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你想要得到什麼東西,就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

「什麼代價?」紫青雲的心跳加速了,他圓圓的大眼睛直直地望著老人,目光熾熱無比。

老人看了紫青雲一眼,說道:「你需要在這裡坐道七七四十九天!在這七七四十九天當中,你不能離開那個荷葉!」

順著老人所指著的方向望去,紫青雲看到了虛空當中出現了一個綠油油的荷葉,巨大的荷葉翠色慾滴,在四周灰濛濛的天空地下,給人以生機勃勃的感覺。

「七七四十九天!」紫青雲倒吸一口涼氣,這也是不簡單的。「為什麼要做到這一點呢?」

老人慢慢地在紫青雲身邊踱步,說道:「我的元氣能量如果一時間給你的話,一定會把你的身體給撐爆炸的!對你一個登記還在聚元期的武者來說的話,能夠在七七四十九天慢慢第吸收掉我的能量已經是很不錯的了!不過我也不敢肯定,你吸收我的能量,繼承了我的傳承之後,你的修為可以增加多少,沒準你會達到元變境界,沒準你還是停留在你的等級上,沒準……」

「沒準什麼?」紫青雲等著大大的眼睛望著老人。

老人嘆了一口氣,說道:「沒準!你練最後你的元氣都保不住了,如果我的元氣和你的元氣不融合的話,我的強大的元氣會把你的元氣給吞噬掉了,最後你的元氣一點也無法保存了啊!……」

紫青雲倒吸一口涼氣,望著老人陷入了沉思。

老人似乎看出了紫青雲的心思,說道:「你如果害怕,怕你的十幾年的修為付之東流的話,你最好不要輕易嘗試繼承我的傳承!否則的話,你練後悔的機會都沒有了啊!……」

就在老人起身準備離開的時候,紫玉皺著眉頭,輕聲叫住了他,說道:「我想好了,我願意接受你的傳承,為了接受你的傳承,我願意做任何的事情!」

老人眼睛當中閃過了一絲的欣喜,拍拍紫青雲的肩膀說道:「小子,不瞞你說,在你之前,已經有人來過這裡,我本來想把自己的傳承奉獻出去了,不過聽到我說那樣的話之後,他們一個個的都猶豫了,我想知道為什麼你能有這麼大的勇氣!」

紫青雲嘴角完成了一定的弧度,說道:「修鍊之路,本來就充滿了無窮無盡第艱難險阻,過去了,就升高了一個級別,過不去,就會永遠停留在那個等級上!身死隕滅是早晚的事情,不能為了艱難險阻而停滯不前!」

老人聽完紫青雲的話之後,仰天哈哈大笑,說道:「小子!老夫原來越喜歡你了!不錯,那我告訴你怎麼做!老夫果然沒有看錯!」

紫青雲話雖說的坦坦蕩蕩,可是他的心裏面還是存在著一絲的擔憂的,如果自己不能接受到老人的傳承的話,自己有可能還停留在原來等級,這還是好的,如果自己的等級往後倒退的話,那就是一件比麻煩還要麻煩的事情了!

紫青雲慢慢第蹲在了那個巨大的荷葉上,當他完全坐在荷葉上的時候,荷葉從四周慢慢第朝著中間圍起來了,隨後荷葉的光芒變得昏暗,讓紫青雲覺得自己是身處一個山洞當中。

細細的光芒宛若白色的布條從外面射進,這個空間顯得不是難么的昏暗了,紫青雲的身上多了一層白色的邊緣。紫青雲慢慢地閉上眼,在她的意識當中,多了一個穿著白色袍子的白衣老人。

老人的個子不是很高,臉上布滿了歲月留下的皺紋,只是微微地做出一個動作,老人的五官就會集合成為一體,讓人分辨不出來。老人的鬍鬚老長,白得宛若雪花一般。

紫青雲從老人的身上散發出的那種氣息知道,那覺得不是一個普通的老人才有的「老」,那種「老」的感覺和歷史的滄桑之感相似,就像是他從歷史的最深處走過來,走到紫青雲身邊的一樣。老人懸浮在他紫青雲的前面,憑空給了紫青雲一種壓迫的感覺。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群彪悍的男子都不能帶給紫青雲的,就算是一座連綿起伏的蒼茫大山都不能給紫青雲的。

「慢慢地坐下去,一直坐著!」老人的五官又開始集合了,他笑起來的樣子就是這樣的。老人笑起來很是和藹。

紫青雲一直有這麼樣的一種錯覺,宛若當老人笑之前,他是站在冰冷的湖面上的,當老人的笑容慢慢地蕩漾過來之後,紫青雲頓時感覺到了一絲春天般的,溫暖的氣息,把四周的陰冷給趕走了。

老人的眼睛變成了幽藍色的了,就宛若幽藍色的琥珀鑲嵌在他的眼眶當中,在眼睛當中慢慢地釋放出了幽藍色的光芒,扭扭曲曲,宛若煙霧一般綿綿不絕地進入到了紫青雲的眼睛當中,紫青雲頓時感覺全身上下所有的器官的注意力都被眼前的老人給吸引住了。

宛若一陣電流走過了全身,紫青雲全身一陣哆嗦。

老人說道:「開始的時候可能有點不適應,不過以後慢慢會好的啊!……」

紫青雲咬咬牙繼續堅持著,他的拳頭握得緊緊地,發出啪啪的聲響,宛若全身的骨骼都在相互撞擊著。

紫青雲開始慢慢地又了自己的意識,他竟然可以開口對著老人說道:「長老,我還是不明白,你為什麼把傳承給我呢?」

老人頓了頓,輕描淡寫地說道:「我看你不是一個壞的孩子!」

紫青雲說道:「你是怎麼確定,我是一個好人的啊!……」

老人笑著回答:「我沒有說你是一個好人,我只是說,你不是一個壞人罷了!不是壞人不一定都是好人!」

紫青雲突然想笑,不過他的皮膚剛剛動一下的時候,他的臉部肌肉發覺生疼,紫青雲只是苦笑著說道:「長老,這麼說你也是一個不壞的人了啊!……」

老人突然也笑出聲音來,他笑出來讓紫青雲感覺就想像是一個鄰居家的老爺爺一般,絲毫不像是一個隱藏在獸王山的大能。

「謝謝你能把傳承送給我,就像是你說的,我雖然不是一個好人,但是卻也不是一個壞人,我出去之後雖然不會做很多的好事,但是我絕對不會做出多少壞事!」紫青雲學著老人的口吻慢慢地說道。


老人笑的聲音更大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爺孫兩個人在相互說笑呢。

「也謝謝上天能夠在這個時候能讓我遇見了你,讓我把一身的傳承不至於隕落,可以讓我把一身傳承送給一個不是壞人的人!」老人的五官依舊是聚合成為了一團!

不知道多了多久,老人眼睛當中射出了幽藍色的光華,依舊宛若幽藍色的煙霧,飄飄渺渺地進入到了紫青雲的眼睛裡面,紫青雲的眼睛一直圓瞪著,又過了不知道多久,可能是一個時辰嗎,也可能是一天,也可能是十天,反正在這裡沒有時間和空間的概念,這只是一個狹小的空間,讓人很容易聯想到一個山洞的空間,紫青雲終於開口說道:「長老,我想知道,你的精神力一直存在著了,為什麼不飄蕩出去,我看以你的一身修為,完全可以出去不用呆在這個地方的啊!……」 「給你說一個故事你想不想聽!」老人問道。

紫青雲說道:「想聽!」

老人淡淡地一笑,雖然他的眼睛一直釋放出幽藍色的光華,可是看到他的人就知道,他現在是在聯想著什麼東西!

老人說道:「我已經在這裡呆了不知道幾百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了!反正時間對於我來說,就是慢性的自殺藥劑!」

「哦?」紫青雲的臉上顯示出不懂的樣子!

老人娓娓道來,說道:「這是我的一個秘密!以前我是不願意告訴任何人的,不過今天我就告訴你吧,反正你接受了我的傳承,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你就是我!告訴你也沒有什麼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