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天神色微凝,立即打下看幾道丹訣,再次刻下了一套陣法,丹鼎這才變得穩定了起來。

而這時,那聚集而來的天地靈氣,也結束了供應。

聚在天空的陰雲漸漸散去,一切都恢復了正常。

「呼!原來只是一點異動,並不是丹劫,嚇煞貧道了!」胖道士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拍著肉滾滾的胸膛,心裡嘀咕道。

一個時辰之後,丹鼎中突然發出一陣靈氣波動,宇文天眼睛一亮,大喜,立即撤去了陣法,打出了幾個丹訣。

三息之後,一股濃濃的丹香從天靈鼎中散發出來,嗅入鼻中,舒爽得宇文天差點發出聲來。

而胖道士,此時卻不淡定了,這種跡象,明顯是孕丹成功了,而且丹藥的品階不低,應該是天階丹!

如果這樣的話,那他可就輸定了!

不過,即便是輸,他也要看看輸到了什麼程度,看看這個妖孽到底煉出來了什麼品質的補天丹。

片刻后,宇文天揭去了鼎蓋,一股澎湃的靈氣涌了出來,帶著極為濃郁的丹香,瞬間瀰漫了整個石室。而且,丹香還不止息,順著石室的牆縫,鑽了出去,蔓延了整個院子,連司馬雲空和南宮羽都吸引來了,一起來的還有羊角樂等幾位長老,還有其他宗門和家族的大人物。

其中還有幾個年輕人,一個羽化書,此時已經是虛靈六重天的境界,另外還有燕非青和傲劍流。

「這麼濃的香氣?是什麼東西散發出來的?」

「丹香!這是丹香!高品質的丹藥!這種香,恐怕是絕佳品質!」

「到底是哪一位前輩在這裡煉丹,恐怕是一個大宗師吧!」

……

「這不是宇文天在煉丹吧?」南宮羽眉頭微皺,使勁嗅了幾下濃濃的丹香,看向了身旁的司馬雲空,傳音道:「老前輩,這是不是那小子在煉丹?」


司馬雲空聞言,搖搖頭,道:「不可能吧!這可是天階丹藥才有的濃郁丹香,宇文天雖然在丹道上的造詣不錯,可要說他能煉製出天丹來,我還是不太相信!」

「莫非是道長?」南宮羽驚訝地道,

司馬雲空點點頭,道:「應該是他!這位前輩來歷非凡,丹陣皆通,煉製出天丹,也沒有什麼難度!而且,這樣的品質,也只有他才能夠煉製出來!」

「看樣子!他是在為逍遙療傷的丹藥了!」南宮羽微微一嘆。

……

揭開鼎蓋,靈氣散去,一枚晶瑩透亮的丹丸靜靜地躺在鼎底,如寶石一般明凈,閃著淡淡的氤氳光澤,上面有著清晰的丹紋。

「呼!」

宇文天打呼了一口氣,心裡頓時一松,拿出一個玉瓶,手一招,丹藥瞬間懸浮在半空,上面的丹紋無比清晰。

「這……這竟然是天階中品,還有……丹紋!竟然有丹紋!你小子還是不是人啊!怎麼打架是越級,煉丹也是越級,下品丹還沒有煉製出來,就直接提升到了中品的等階了!關鍵***沒天理的是,別的煉丹師終其一生也無法煉製出來的丹紋,你竟然是信手拈來!你到底是什麼怪物!」胖道士這次真的是被震撼到了,首次嘗試天階丹,便直接煉製出了中品丹,而且還有清晰的丹紋。

而且,還有一點,就連宇文天也不知道,胖道士卻看得清楚,這枚補天丹,不但晶瑩透亮,布滿丹紋,還閃著氤氳的光澤,這已經是一種接近異象的存在了。

如果這枚丹藥再在丹鼎中孕育一段時間,恐怕出來后,會帶著淡淡的雲氣,也就是傳說中的丹雲。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胖道士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宇文天了。

逆天!

「怎麼才一枚?」宇文天還是有些失望,他可是算好了,如果成功的話,會成丹三枚,不過,他預料中的丹藥品質,都是天階下品,而且也沒有丹紋!

不過,一枚就一枚,濃縮就是精華,三枚變成了一枚,卻是出現了意料之外的品質,宇文天自然是欣喜的。

「怎麼樣,胖子?這補天丹的品質和等級還可以吧?你瞧仔細了,可是有丹紋的!」宇文天將丹藥裝進玉瓶中,看向了胖道士,淡淡地笑著。

「你小子!真不是個東西!若不是看到你靈魂本源還年幼,貧道還以為你是一個老怪物轉世呢?天階丹就有這樣被你煉製出來了!真是不可思議!」胖道士感嘆一番,便立即提起腳步,望著石室外面走去,邊走邊喊:「趕快去給他服下!」

宇文天一愣,隨即一笑,大聲道:「道長啊,你怎麼這麼快就要走了? 芬芳六零年代 ?不急不急,先等等,我好好觀看一番,我身上可有幾塊留影石呢!」

胖道士腳步不停,退開石門,道:「什麼裸奔?那麼傷風敗俗的事情,怎麼是我乾的呢?你不要亂說!」

「哎哎!道長!做人不能這樣!要言而有信!你可是發過誓的!」宇文天收起了九幽紫炎蓮和丹鼎,一步跨出石室,挽住胖道士的胳膊,道。

胖道士使勁掙脫宇文天的手臂,一臉的疑惑,道:「什麼發誓?你胡說什麼?我哪裡發過誓?」

宇文天一愣,眼睛一瞪,道:「我去!死胖子!你可是對著天道發的誓言,你不會就這麼不認吧!你就不怕天打五雷轟嗎?」

胖道士撇撇嘴,淡淡地掃了宇文天,又瞄了一眼遠處的人,道:「屁的誓言,老衲屏蔽了天機,天道如何能感應到?五雷轟頂,對貧僧無用!跟撓痒痒沒什麼區別!」

「你……」宇文天微怒,道:「你個死胖子!厲害!大爺服了你了!你怎麼沒有一點強者的尊嚴!」

「尊嚴?那還是什麼玩意兒?多少錢一斤,老衲身無分文,預購十斤,等有錢了還給你!」胖道士撓撓耳朵,緩緩地道。

宇文天無奈,知道這胖子的人品,再耗下去只是浪費時間,便道:「算我怕你了!」

說完,便轉身向著司馬雲空走去。

「嘿嘿!小子!剛跟我斗,你還嫩點!」胖道士看到宇文天的背影,賊賊地一笑,低估了一聲,便跟了上去。

……

「各位長老,有勞牽挂了!」對著羊角樂等人一拱手,然後看向了羽化書,發現其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裡,連升了兩小境界,眼中微微驚訝。

顯然,這是眾皇塔的功勞,不過,這也是羽化書的資質不錯!

不過,畢竟沒有進入小世界,其實力相比於同境界的武者,要虛浮一些。

「哈哈!宇文師弟,想不到你已經是虛靈七重天了,這進步對於你來說,可真是夠快的!」羽化書興奮無比,不停地打量著宇文天,道:「我可是聽他們說,你在小世界中大殺四方,鮮有敵手!可惜,我無法與你並肩作戰啊!」

宇文天微微一笑,拍了拍羽化書的肩膀,道:「有機會的!」

說完,便看向了傲劍流和燕非青,躬身一拜,摯誠地道:「多謝兩位先前的援手,宇文天銘記在心!」

!! 「宇文兄弟客氣了,也沒有幫到什麼!」二人很是客氣,宇文天在他們眼中,跟他們不是一個層次的,總是感覺有隔閡,這也沒辦法,實力差距太懸殊。

不過,宇文天的為人,卻也讓他們佩服,從不以實力來待人。

緊接著,宇文天與其他的人也寒暄了一番,這些人,解釋知道了宇文天的大名而趕來的,而高速他們情況的,就是傲劍流和燕非青。

至於其他家族和勢力,並不知道宇文天在小世界中試煉的結果如何,因為他們根本無法靠近宇文天這樣的級別,在血河那一岸的時候,宇文天便是他們傳聞中的人,而到血河這一岸,他們中幾乎沒有人去過!

星辰本是一對 ,雖然進入過殺戮死城,但也只是在外城活動,而宇文天出名的時候,他正好在外面歷練,這才有資格回到南域后再次晉陞!

而這次到來的人群中,有蕭家的人在,這讓宇文天心裡微微有些難受。

他要等給逍遙療傷完畢之後,去蕭家拜訪一下,看看蕭素心的父母,做一些他該做的!

讓幾位長老和匯武商行的執事接待了眾人,宇文天便和胖道士、司馬雲空、南宮羽以及羽化書再次進入了封印逍遙的密室。

「前輩,要怎麼做?」看著此時封印的逍遙,宇文天的神色微微凝重起來,從胖道士口中得知了那種推測之後,宇文天心裡其實也不是百分百的自信。

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刻,他或許都不知道該怎麼做!

錯吻惡妻 我來解去封印!」胖道士上前,手中拂塵輕輕一揮,一道光影閃過,寒晶上的陣紋瞬間消失,一股刺骨的寒氣襲來,昏迷中的逍遙,臉色瞬間變成了蒼白,並且布滿了白霜!

陣法一接觸,大地的靈力供給被切斷,沒有生氣的補充,逍遙的肉身中僅存的生氣也將會慢慢逸散。

宇文天立即上前,一把抱起逍遙,手抵在後心,菩提樹微動,一股精純的生命精氣緩緩輸入其體中,這才保存了這具肉身的活力!

「小子!這個不著急!只要修補好了丹田,他會自動恢復的!」看到宇文天的舉動,胖道士提醒道。

宇文天一聽,立即停手,剛剛有些心急,他倒是忘記了,即便是自己不管,逍遙遲早也會復原的。

「現在怎麼做?」將逍遙平放在地上,宇文天道。

「喂他補天丹!助其煉化!」胖道士淡淡地道。

宇文天點點頭,拿出那枚晶瑩的丹藥,正欲掰開逍遙的口,塞入丹藥,卻被胖道士阻止了。

「小子!這喂丹可不是這樣做的!」胖道士一把抓過丹藥,鄙視了宇文天一眼。

「你個死胖子,肯定早就知道我不會,故意看我玩笑的吧!」宇文天瞪了胖道士一眼,道:「你來做!」

胖道士嘿嘿一笑,右手拂塵微動,對著逍遙點了幾下,幾道詭異力量進入其身體之中,瞬間,逍遙像是別定住了一般,生命力被定住了,一切變化的東西都被定住了。

這時,便看到胖道士左手伸出,力量微動,補天丹懸浮在手心,散發出濃濃的靈氣。

「中!」胖道士輕喝一聲,左手一轉,帶著丹藥按向了逍遙那破碎的丹田。

漸漸的,一道道淡淡的漣漪擴散開來,滲入了逍遙的丹田之中。

而這時,補天丹卻是在慢慢變小。

半晌之後,整枚丹藥化作靈力,滲入到了逍遙的小腹之中,形成了一個靈力漩渦,緩緩地旋轉著。

這時候,胖道士起身,拂塵再動,幾道光芒閃出,剛剛的封印瞬間解除,丹田中那個靈力漩渦慢慢地加快了,其中有一些破碎的紋理出現,似乎在緩緩地結合在一起,慢慢相融。

「好了!現在就等他自動復原了!」胖道士掃了幾人一眼,道:「這小子的丹田本源一癒合,被會有種破而後立的力量加持在己身上,實力會比之前更進一步,丹田也比之前也堅固許多!而且,你這枚丹藥很不一般,其中蘊含的能量,足夠他提升好幾個境界了,超越你很輕鬆!」

最後的幾句話,是對宇文天說的,胖道士說這話的時候,神色有些嚴肅。

「那就好!反正也要出發了!他這一提升,正好彌補了沒有去小世界的遺憾!」宇文天眼睛一亮,欣喜地道。

「嗯!帶他去房間休息,每隔三個時辰,給他喂兩枚生元丹或是復氣丹,普通的就行!不出三天,他定可復原,並且醒來!」胖道士正色道,「那個時候,他的境界恐怕已經提升了!」

「我來吧!」這個時候,南宮羽上前,將逍遙抱了起來,與眾人一道走出了密室。

修復丹田,就這麼容易,但是,宇文天心裡清楚,這是因為有胖道士,如果給他或者是南宮羽,抑或是司馬雲空,也無法做到這樣。

逍遙由南宮羽照顧,宇文天便開始了新一輪的煉丹,他向司馬雲空收購了一大批低階的靈藥,然後便進入了石室。

這一次的煉丹,主要分為三部分,一部分是司馬雲空的延壽丹,一部分是自己平常的所需丹藥,再就是煉製一些留給摩天嶺,留給匯武商行,還有蕭家。

蕭素心因為他而死,拿出一些丹藥補償蕭家,這是最基本的事情!

一連在石室中呆了兩天三夜,宇文天終於將所需的丹藥煉製出來。

本來想替司馬雲空煉製一枚普通的帶丹紋的延壽丹的,但是,由於司馬雲空準備的材料分量很足,而且宇文天身上也有不少的靈藥,因此,宇文天稍稍改了一下丹方,在其中加入了兩株中階靈藥,煉製成了一鼎超級延壽丹。

這一鼎延壽丹,總共有兩枚,每一枚都是地階極品,而且,每一枚都有清晰的丹紋。

這玩意要是拿出去,保證比一般的中品天丹還要珍貴無數倍,一些行將就木後者是天人五衰的老怪物,就非常渴望這種延壽丹。


不過,宇文天仔細考慮過了,這兩枚丹藥,全部送給司馬雲空。

第一枚丹藥可以完全發揮作用,延壽千年以上,如果到了壽元將盡時,再服下第二枚,也可以延續至少兩三百年以上的壽元。

延壽丹煉製好了之後,宇文天又煉製了復元丹、歸元丹、生骨丹、還肌丹、築體丹等幾種地階丹藥。

這些丹藥,一部分是留給自己,另一部分,則是留給摩天嶺的長老用的!

至於玄階丹藥,都是療傷和補充元氣的。

三日後,宇文天出了石室,這時,司馬雲空已經站在了石室外面,看這老頭的樣子,應該是站了兩天三夜。

在宇文天出來的那一刻,老人彷彿一下子年輕了許多歲,迅速走到宇文天身前,激動地道:「怎麼樣?」

「幸不辱命!若一切正常,保你千年壽元!」宇文天拿出了一個玉瓶,遞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