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次的手段,有些急了。”秋亦言笑看劉封,搖頭輕語:“之前的一系列的動作,讓你在風雪之城已經有了巨大的名聲,你註定會成爲這個地方最爲耀眼的一顆新星,又何必如此着急?”

“之前是因爲沒錢,爲了生存,現在是爲了變得更強。”劉封答道:“使用這樣強勢的手段,我才能夠短時間內突破,才能走自己的下一步。”

劉封的身份,只有秋亦言知道——也許神箭陸天也知道,但是陸天可不會如此近距離的和劉封面對面聊天。

事實上,整個風雪之城,能和劉封說話的,也只有秋亦言而已。

“你很神祕。”秋亦言看着劉封,雙眼的精光幾乎要把劉封看透,不過他最終也是不明白,劉封究竟在想什麼。

“我不知道你來自哪裏,也不知道你接下來想要幹什麼。不過,如果你需要幫助,隨時可以把自己的名聲亮出來。到時候,我想風雪之城,多少還是給我一些面子。”臨去之時,秋亦言道。

“我會的。”劉封應承。

秋亦言給他帶來了風雪之城的最新信息,其中最爲重要,是來自風雪之城大勢力骷髏洞的死寂道人和光明山的隴虎。

這兩個人都已經放出話來,會在明天出面,把劉封轟出戎地。

秋亦言很瞭解劉封,知道劉封既然選擇了這樣做,那麼無論面對怎麼樣的情況,也不會退縮。

事情演變到這一步,已經是關乎到整個風雪之城的榮譽問題,接下來的幾天內,劉封的對手會越來越強,每一戰,都是苦戰。

從明天開始,纔是真正的戰鬥,如果劉封很快輸掉了戰鬥,那麼秋亦言煞費苦心爲劉封打下的“基礎”也將一樣成爲陪襯,劉封這個名字,將會成爲風雪之城最大一個笑話。

他會成爲風雪之城史上最爲狂妄自大、目中無人、不知所謂的年輕人,他將無法在風雪之城立足。

此刻擺着劉封面前的道路,只有贏下接下來的戰鬥,而且要必須一直贏下去。

贏得越多,對他的名聲就越有利,但是每贏一場和風雪之城的矛盾也深一分,風雪之城不會允許他這樣囂張下去,他必然會被趕出這個地方。

“我本不是風雪之城的人,也從未想過要留在此地!”

“戎地,除非我主動走出去,否則,誰也別想把我轟出去。”

劉封在內心咆哮,也是對自己最直白的宣言! 一個只是冷酷,一個則是如殺神一般讓人膽寒的少年。

這樣的形象完全融合不到一起。

「海家的長老……被一個剛剛晉陞到聚靈境的二十歲小子給殺了……」

或許用不了半天,這件事情就能徹底的傳遍整個紫炎國。那些潛伏在北海城的其他家族的細作或許就在這時已經將消息傳了出去。

林東感受著眾人圍聚過來的目光,嘴角的笑容更重,挽起了一道優美的弧線。隨即緩緩的調轉目光,注視在了海東擇的身上,雖然在笑。但那眸中儘是無盡的冰冷。嘴唇輕啟,雖不出聲,但在這些修為高深的強者面前,光靠嘴型就讀出了林東的意思。

「該你了。」

雖然只是簡簡單單的三個字,但卻讓所有海家的人心底劇烈的一顫。

「他想要幹什麼?!殺了海家的長老還不夠嗎?!還想殺了海家的大少爺嗎?!他真的想挑起林海兩家的戰鬥嗎?」

眾人的心頭隆隆的回想著如此的疑惑,但腳下卻不停留,各自化為一道流光阻擋在林東的身前。開玩笑,已經讓他殺了一個海家長老,淪為奇恥大辱。若是讓他連海家大少爺都殺了,那海家顏面何在。

「林東!你暗中殺我海家長老,今日必將你挫骨揚灰!以安慰閻長老在天之靈!」

聞言,林東一陣冷笑。偷襲?哼!那是閻莫開做的事情吧。他們這些老傢伙還真是大言不慚,竟然倒打一耙說自己偷襲。難道當所有人是瞎子嗎?

不過林東也不解釋,冷哼一聲后。雙手飛快的結印,幾乎心思跳轉的剎那,兩個大手印已經融合而成。這就是境界高的好處,對於靈氣的把控提升了一個大的檔次,像大手印這樣的低等靈技幾乎是轉瞬便現。

而這一次林東進入聚靈境后所融合的碩大拳頭相比之前更有極大的改變。之前還殘存的虛幻之感蕩然無存,就彷彿一隻拳頭穿透虛空的界限突兀而至,甚至連指尖泛起的白色都與正常手掌無異。


「指破天下!」

林東輕輕的一句,卻立馬引出站在人群中的言老和莫老一陣驚呼:「大家小心,這一招威力極大!先前閻長老就是被這一招打的吐血。」

「什麼?!」

雖然言老和莫老只是一級長老,在這麼多的長老之中處於最末流的地位。但此時此刻沒人敢小瞧他們的話,準確的來說是沒人敢小瞧林東這個聚靈一重的逆天修士。

一時間,都各自釋放出最得意的防禦靈技。除此之外,就是打出最猛烈性,甚至堪稱致命一擊的攻擊沖向林東。

以林東在場上除飄影幾人之外,最弱的實力等級能夠讓數個淬靈境的海家長老一起攻擊,足以讓他自傲了。

不過林東的真正用意可不在此,他很清楚的知道,能夠殺了閻莫開已經是意外之舉了。但想要在海家這麼多人的保護下殺了海東擇那簡直就是難於登天。所以他這一招的目的只不過是虛晃一槍,真正的意圖在於吸引視線。

「小魂,就趁現在,吸了閻莫開的靈魂。」

早在林東殺了閻莫開的時候他就已經惦記上了閻莫開的魂力。只是若這麼光明正大的吸取的話,定然會被人發現,必須要先吸引眾人的視線。而海東擇無疑是最好的選擇,牽一髮而動全身。

而且說起來,噬魂劍到現在吸收的最強的修士魂力也不過是在幽冥山時吸收的莫帥幾個人的魂力。如今碰到了閻莫開這個真真正正的淬靈境修士,可算是開了葷了。毫不誇張說,這一頓那就相當於滿漢全席。

噬魂劍得到林東的命令,早已按耐不住的心發出一聲興奮的驚呼,瞬間化為一縷灰氣進入閻莫開的體內。而正如林東所預想的一樣,沒有人發現這一閃而過的灰氣。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注意在半空處那緩緩伸開拇指的巨大拳頭上。

「哈哈哈!你們這群海家的老雜毛想要傷了林東小娃娃,先過老子這一關。」

林厚幾人此刻也突破了海家的重重包圍,紛紛擋在林東的身前。看那陣勢簡直是為林東保駕護航。

這可是讓海家的眾人目光再度一凝,這林東是個什麼身份他們已經了解了,只不過是個小人物。如今卻有五個三級長老一字排開的保護,這樣的待遇恐怕就連海東擇這樣的絕頂天才,海家未來的希望才能有,而且是鮮有為之。

不過轉念一想,林東所表現出來的實力,恐怕足以享受這樣的待遇。這一役過後,林東這個名字將會傳遍紫炎國大大小小的每個角落,真可謂是一戰成名。

「指破天下!壓!」

此時林東有了林厚等人的保護,心底更沒有了憂慮。中丹田內的璀璨氣海源源不斷的向著巨拳涌去,他也有心想要試一下這指破天下的極限在什麼地方?現在已經到了聚靈境,靈氣是開靈境的一倍之多,不知能不能催動第二根手指?

轟隆隆隆!!

此時大拇指已經近乎完全掙開,每抬高一分,空氣中都會發出一聲如雷鳴般的轟響。彷彿連空氣都被這拇指的力度弄得碎裂。

而林東湧入的靈氣卻是絲毫不減,甚至有孤注一擲的趨勢。

「極限!」

一瞬間,林東加大了靈氣的湧入。轟的一聲巨響,那聲音就彷彿有滾雷在耳邊炸響,驚得所有人臉色均是一變。再看那豎起的拇指,此刻已經完全張開,清晰的紋路豁然在眾人視線之中。

而且那下墜的動作這一次威力比之前強橫了數倍不止,凡是被拇指侵透過的空氣,先是一陣劇烈的抖動變形,最後竟仿若玻璃一般,寸寸斷裂。露出不大不小的黑色裂痕,一條條,一道道,密密麻麻的閃爍不清。

「什麼??」

這樣的威力端的是這些淬靈境的老傢伙們見多識廣也不免驚呼出聲。甚至他們從那拇指上的紋路,感覺到了一絲讓人膽寒的氣息。而且不光如此,在這拇指所籠罩的範圍之內,所有人都感覺到靈氣的運轉變得極為滯澀,運轉的速度要比平常慢了數倍不止。

倏然,不知是誰的一聲驚呼解惑了他們心中的疑問。

「那是天道的氣息,這拇指之上竟帶有領域之力??!這怎麼可能?!」

此刻,就連幽蘭和青雲這兩個已經半步結靈境,初步領悟領域之力的超級強者,也皆是臉色一變。他們清楚的感覺到這拇指傳來的領域之力,是一陣說不出的威壓,彷彿在他的面前,自己的領域之力就如同是牙牙學語的嬰兒,根本就算不得什麼。

「難道這小子是扮豬吃老虎,早就已經領悟領域之力了嗎?可是這怎麼可能?!他分明是剛剛晉陞到聚靈境,是我親眼所見。還是說,他的這一招靈技本身就自帶領域之力?!」

青雲臉上一直掛著的淡笑此刻也徹底的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陰沉和震驚。

「不可能!根本不會有靈技自帶領域之力的?這根本聽都沒有聽說過,可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這小子!到底是誰??!」

或許關於林東身份的猜測,海東擇自認為自己是最有發言權的,因為只有他感覺到了林東所凝練出的魂武。此刻面對著林東再度駭人的舉動和招式,相反他倒是最平靜的,甚至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

「隱藏家族的出世弟子,都是如此的詭異嗎?!這紫炎國終究還是太小了。」

而此刻林東卻不管其他那些人在想什麼,現在的他是一門心思的將自己的力量發揮到最極致。他已經能明顯感覺到,第二根手指有了絲絲的鬆動。

不過反觀中丹田內的璀璨星海,卻已經消隱了大片,變得灰暗。

「第二根手指,給我開!!!」

突地,伴隨著林東心底一聲快然的長嘯。璀璨的星海徹底變得晦暗,就彷彿是被陰雲覆蓋的天空,看不到絲毫的光亮。

但之前蜷縮的食指卻突地微微伸開了一毫。縱然只是一毫,卻突地異變突生。原本已經落在眾人頭頂的巨拳猛地一頓,那一頓甚至連一個眨眼的時間都沒有,隨即再度落下。 青陵台 ,是白色的火焰,圍繞在整個拳頭之上。

無形的空氣被白色火焰烘烤,沒有預想中的聲勢浩大。但卻能輕而易舉的看到,本就被撕裂成一條條裂縫的空間,豁然間燃上了一層白色焰火,裂縫以火焰蔓延的形式擴大,就像是被燃燒的白紙,正一點點的化為灰燼。

「該死的!這是什麼?!!火焰的領域之力?!這怎麼可能?!!」

這樣的聲音只不過是剛剛響起,轟然一聲巨響,只見已經成為白色火拳的巨拳轟然而落,整個大地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那地動山搖的場景就彷彿世界末日一般,一條條裂痕從大地上飛速的蔓延開來。

期間還夾雜著海家人痛徹心扉的驚呼之聲。 這已經是劉封站到戎地的第五天!

宗門大勢力再冷靜也無法再坐視不管。但是劉封這樣的小輩人物,自然不值得那些大人物聚集一起,所以這一次聚集的,全部都是年輕人,而且是各大勢力最具有代表性,最可能成爲未來舉足輕重的人物。

“那些散修太沒用,本以爲讓他們出手,就足夠教訓這個外來的小子,沒想到連續五天了,依舊讓他在戎地之中,耀武揚威!”說話的之人,劍眉沖天,氣宇軒轅,氣勢不凡,正是大千劍派的核心弟子,第二順位掌門繼承人劍流峯。

“散修之中,也不乏好手,只是那些真正的高手,卻一直隱忍不曾出手,也不是什麼意思?”一個也陰柔的發出疑問,這是流雲門的少門主,雲少旬。

“還有什麼,自然是在等我們出手。那些散修,平時就和我們不對路,這次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要是讓那小子繼續在戎地呆下去,面子掉得大的,還不是我們宗門弟子?”白雪華不滿的嘀咕了一聲,他是雪峯頂的核心弟子,雪峯峯主唯一的親傳弟子,身份不輕。

另外幾人,分別是飛仙宗的大弟子括蒼霸,骷髏洞的死寂道人、光明山隴虎,以及遁天宗弟子陸承炳。

這些人,以飛仙宗和遁天宗最爲沉默,這兩個宗門乃是風雪之城周邊,最爲強大的勢力,即便是在整個七靈大陸,也赫赫有名,他們的話,某種程度上就能決定事情的定奪。而飛仙宗和遁天宗素來不和,這兩人自然不會搶在對方之前發話,以免讓對方抓到痛處。

位居首位的,自然是風雪之城城主的兒子,風雪之城將來的主人,風少羽。

這次年輕一輩聚集,就是由風少羽發出的邀請,把大家叫道一出來,商議一個辦法,要在戎地滅了劉封的威風。

於此同時,在一處幽暗的小閣樓之中,也有幾人聚集在一處,正商議着什麼。

如果劉封在此,就會發現,這些人中,他竟然認識不少。

使用雙劍封一山,使用短戟短刀的杜權鳴,還有那個輸了並未報上名姓的大漢,這些人,都是這幾天進入戎地,最後都被劉封擊敗的人。

這些人,也有一個共同的標籤,那就是風雪之城的散修。

散修之所以成爲散修,有很多原因。

一開始,自然是因爲出身不好,天賦不夠這樣的緣故,所以無法被宗門看中,而這些人一旦經過自己努力,艱難的跨出煉氣的步伐,一步步走到今天之後,也就習慣了自由,不想被宗門束手束腳,所以即便有機會依靠某個宗門大勢力,也依舊選擇成爲散修。

但是,即便是習慣了自由自在,在風雪之城這樣的煉氣師大城之中,散修也依舊有他們自己的鬆散組織。

散修聯盟,就是風雪之城的散修組織,這個聯盟平時只是一個名聲,散修們三兩聚集,邀集一起捕殺惡獸,戰鬥歷練。而到了重要時候,有影響力的人,纔會真正聚集一處,都出現在這個小閣樓中。

沒有人知道,這次聚會的過程如何,但是第二天,一個獨屬於散修口號就出現在了整個風雪之城。

“絕不能讓風寒再次出現在戎地!”

這是散修的宣言,風寒也許不是散修之中最強的,但卻絕對是最具有傳奇意義,名聲最響亮的一位。散修的這個口號無比明確的表達出了一個意思,在接下來的幾天內,會盡一切努力,把那個戎地的小子擊敗!

幾乎同時間,來自於風雪之城大勢力的一些年輕弟子們,也都放出了風聲,會在接下來的幾天裏,把那個持血劍的小子轟出戎地,轟出風雪之城。

劉封的住宅內。

“你這次的手段,有些急了。”秋亦言笑看劉封,搖頭輕語:“之前的一系列的動作,讓你在風雪之城已經有了巨大的名聲,你註定會成爲這個地方最爲耀眼的一顆新星,又何必如此着急?”

“之前是因爲沒錢,爲了生存,現在是爲了變得更強。”劉封答道:“使用這樣強勢的手段,我才能夠短時間內突破,才能走自己的下一步。”

劉封的身份,只有秋亦言知道——也許神箭陸天也知道,但是陸天可不會如此近距離的和劉封面對面聊天。

事實上,整個風雪之城,能和劉封說話的,也只有秋亦言而已。

“你很神祕。”秋亦言看着劉封,雙眼的精光幾乎要把劉封看透,不過他最終也是不明白,劉封究竟在想什麼。

“我不知道你來自哪裏,也不知道你接下來想要幹什麼。不過,如果你需要幫助,隨時可以把自己的名聲亮出來。到時候,我想風雪之城,多少還是給我一些面子。”臨去之時,秋亦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