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眼前這個老爺爺並沒有欺騙自己。

將陳爺爺,扶上沙發之後,鍾夏軒就拿出自己的手機,她要給周浩發一個短信。

“周浩,我知道你是異能者了,我現在也是一個異能者。”雙眼知道自己現在應該就是所謂的異能者了,只不過還不清楚自己的異能是什麼。

這一切,當這個老爺爺甦醒之後,應該就清楚了。 但是鍾夏軒編輯好短信準備發出去的時候又給刪掉了,她覺得這件事情還得等一等再告訴周浩。

現在如果就這樣直接告訴周浩好像缺少了一點什麼樂趣。

就在這個時候,在沙發上的陳爺爺輕聲的說道:“幫我拿一下我口袋裏的東西!”


鍾夏軒急忙湊了過去,他剛纔試過這個人的呼吸,還是活着,而且他應該也是個異能者,所以鍾夏軒並不擔心對方會出什麼特別的意外。

聽到對方說的話之後,鍾夏軒在陳爺的口袋裏摸出來一個像是水珠一樣的東西。

“放進我的嘴裏。”陳爺爺說話的聲音非常的小,但是幸虧鍾夏軒還能聽得清。

雖然不知道這個是什麼東西,但是對方既然這麼說了,鍾夏軒也只好照辦,順手就將東西塞進了陳爺的嘴巴里。

等東西進到陳爺爺的嘴裏之後,僅僅三秒鐘,陳爺爺就好像復活了一般。

鍾夏軒這樣對方的精氣神突然就好了起來,也是非常的奇怪,難道那個是什麼傳說中的大還丹?

“老頭子我,今天可是差點栽在這裏。”陳爺爺仙逝,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剛纔實在是太危險了。

擡頭看向鍾夏軒,發現鍾夏軒此時的體內已經恢復了平靜。

“怎麼樣?感覺好點沒有?快看看你的異能是什麼。老頭子我倒是很奇怪,是什麼異能有這麼強大的威力。”

陳爺爺連續說了兩句話,讓鍾夏軒都沒有反應過來,她根本不知道對方說的是什麼意思。

“這個異能怎麼用呀?我不知道呀?”我想先清楚自己現在在對方的眼裏應該就是那個所謂的異能者,只不過這個異能怎麼用她真的不知道啊。

“也是啊,老頭子我差點忘了,來我教你怎麼用異能。”

鍾夏軒卻是拒絕了:“要不明天吧,我明天早上還要上學呢,現在實在是太晚了。”

陳爺爺點了點頭,鍾夏軒說的的確對,而且自己現在雖然稍微恢復了一些,但因爲年紀的原因,剛纔那麼一遭,確實讓他非常非常的累。

“行,這個是我的電話號碼,明天你有時間了,我再教你。”陳爺爺,在桌子上的一個小本上面寫下了自己的電話號碼就離開了這裏。

鍾夏軒等人離開之後卻是坐在沙發上面,腦子裏亂糟糟的。

異能者?他倒是看過不少的影視電影上的,知道異能者是什麼東西,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真的有異能者,周浩和方穎兩個人居然也是異能者。

而自己,現在也是異能者了?

鍾夏軒需要慢慢的消化一下這件事情。


這已經是顛覆了她的世界觀。

直到晚上半夜,鍾夏軒才稍微睡了一會兒。

周浩回家以後發現,自己的屋子裏,好像變了。

老爸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置辦了一張牀,牀單被罩什麼都已經買好了,幸虧周浩的那個臥室也不是特別小,放下兩張牀還有一些活動的空間。

任十七此時已經睡着了。

周浩本來是想洗洗就直接睡的,只不過卻是被自己的老爸拉了出來。

周超羣拿了兩個椅子放在了陽臺,遞給周浩一杯水。

他今天要好好的問一問。

“怎麼了吧?這麼晚了叫我幹嘛呀?”周浩不知道自己的老爸叫他出來是要做什麼。

“哦,叫你出來主要是想跟你談一些事情。”周超羣說着從自己的口袋裏拿出一張紙遞給周浩。

“那你先看看這個,看看你知不知道。”

周浩,結果老爸遞過來的紙看了看上面的東西,分別是三個人的資料,只不過只有名字照片和出生年月日。

周浩眼尖第一眼就看見了他特別熟悉的一個名字和一個照片。


正是任十七的名字和一張笑的及其燦爛的照片。

在看另外兩個人,最後發現這兩個人和任十七眉宇之間都有一點相似。

“這是任十七一家子的資料。而我也託我的一個朋友調查過了,任十七的父母已經不在世了,你知不知道這個情況?”周超羣道,我是在逼問周浩,他只是想知道一些情況。

聽說我活不過十章[穿書]

周浩抿了抿嘴,他雖然不知道老爸是怎麼查到這些的,但是既然已經被自己的老爸知道了,他也就不能再欺騙下去了。

“老爸,我說出來你也不會相信的,任十七是一個好孩子,你就讓他住下來,對方不是給過咋們錢了嗎?”周浩本來是想開口件事情說出來的,但是一想到自己在和ncb簽約的時候就說過不能將這些事情告訴我任何的人,包括自己的親人。

周超羣拿出自己的煙點上一個,朝周浩的臥室看了一眼,這才嘆了一口氣跟周浩說道:“我知道任十七是一個好孩子,我自然是不會趕他走,但是我現在擔心的是你,這件事情背後牽扯的實在是太大了,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捲進去的,但是我希望你能教所有的事情告訴我。”

“你是我的孩子,我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害你,是不是,你還只是一個孩子。我身爲一個父親,我不能讓我的孩子面對這樣的危險。”

周浩不敢直視自己的父親,他當然知道自己的父親是好心的,天天哪有害自己兒子的事情。

“老爸,你不要再逼我了,這件事情我真的不能說。而且他能有什麼危險,任十七不過是一個孩子而已。”

周浩實在是不能告訴自己的父親所有的事情。

周超羣聽到周浩的話之後使勁一拍桌子:“我知道他是一個孩子,但是你知道現在有多少人在找他嘛!”

這個時候從客廳裏傳來一個聲音:“聲音小一點,大晚上你們兩個不睡覺,十七還要睡覺呢。”

周超羣聽到是周浩的媽媽在說話,小聲的回了一聲:“行了,我知道了,你早點睡覺吧。”

周浩此時確實沉浸在自己父親剛纔說的那句話。

有很多人在找任十七?

是誰在找?剛纔,任十七的父母都已經死了,那還能是誰?

“老爸,你知道是誰在找任十七嘛?” 周超羣看着周浩,他的心裏卻是已經驚起了翻天大浪。

周浩竟然打聽這件事情, 就說明他肯定是和這件事情有一定的關係。

這是周超羣最不願看見的事情。

“我跟你說了又能怎麼樣?你就是一個孩子,知道那麼多幹嘛!”周超羣對於周浩不跟他說那些事情,心裏很煩。

“你怎麼樣才能跟跟我說這件事情呢。”周超羣也不想逼問周浩,畢竟是自己的兒子。

“老爸,怎麼樣才能不在過問啊!”周浩也是無奈,自己的老爸怎麼一直在逼問自己啊。

“你這話怎麼說!”周超羣還想大聲的呵斥就周浩,但是一想到剛纔周浩老媽所說的話,聲音也不由的小了下來。

“我是你的老爸!你有什麼事就不能跟我說?”

他實在是沒有想到,周浩怎麼可以這樣跟他說話。

“正因爲你是我老爸,我纔不能將這些事情告訴你。”周浩對於那個條款,可是也記得清清楚楚,特別著了不能跟自己的親人說這些事情。

周浩雖然不知道說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但是他現在是真的不敢。

以前可能拿異能者不當回事兒,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周浩可是對於異能者瞭解的已經夠了。

不能說是殺人不眨眼吧,但也不全是什麼好人,自己就曾經兩次死在異能者的手裏。

“你我立下一個君子條約,你告訴我,我絕對不將事情說出去這種行了!要不然你今晚就別想睡覺了,什麼時候告訴了我,我才能讓你。”

周超羣今天必須知道,周浩到底是怎麼回事!

“好好喝,我全告訴你,但是你要是不信就不要煩我了。”

周浩也是被問煩了,他一直以爲自己的老爸是最好說話的,照今天這個情況,要是真不告訴他點什麼東西,他可能真的不讓自己離開。

“只要你說!我就會信!但是前提,你不能騙我。”

周超羣認爲周浩竟然肯開口說了,那麼一切的不是問題。

周超羣已經經歷過太多的風雨,他自然不會被一些事情給嚇到。

周浩撇了撇嘴,只好將事情告訴自己的父親。

“老爸在我家事情告訴你之前,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看到周浩的眼神,周超羣就知道自己的兒子應該不會騙自己。

“你說!”

“你相不相信,有異能者的存在?”

周浩認爲只有自己的父親能相信這件事情,後面的事情才能一五一十的告訴他。

要是自己的父親連異能者都不相信,那麼自己要對他所說的,至少在他看來肯定都是天方夜譚。

周超羣聽見異能者三個字渾身一震,他腦子裏的事情已經開始漸漸的明瞭了。

周浩見到自己的父親不說話,只能無奈的嘆道“老爸,如果你不相信這件事情,那後面的事情就算是我說了,你也不會相信的。”

但是讓周浩沒有想到的是老爸周超羣瞪了眼自己;“誰跟你說,我不相信了?我相信!我相信這個世界上有異能者的存在行了結束我都要看看你能說出什麼。”

周浩不知道自己的老爸是真的,相信還是爲了應付自己,但是既然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說再多也無妨。

“請你相信那我就將,我這幾天遇到的事情,都告訴老爸你。”

“前幾天上學的時候放學後,我遇見了方穎,他跟着一個同學,那個同學原來學習成績特別差,突然有一天他的學習成績就變的非常好,而且非常會說話,簡直就是和原來的他完全不一樣。”周浩先要跟自己的老爸說一說遇到方穎的事情。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這個人是一個重生者,他是好幾年之後穿越回來的人,而方穎則是異能者,是在一個叫ncb的地方工作的,他的職責是爲了不讓異能者擾亂正常的社會秩序,重生者是非常容易擾亂社會的,所以方穎出現就是爲了,抓那個同學。”

周超羣此時的腦子,還在慢慢的消化,沒想到這件事情還有方穎的事,那個小姑娘竟然是異能者,真是什麼事情都會發生啊。

“他們是異能者,和你有什麼關係,你幹嘛去湊熱鬧?”

周浩撓撓頭:“我變成異能者是後面的事情,至於幹嘛去湊熱鬧,嘿嘿這您就別問了。”

最後總不能說自己是爲了看戲纔去跟蹤他們三個人的吧。

“行了,行了你繼續說。”周浩永遠不會想到他告訴周超羣世界上有異能者的事情,會讓周超羣想通很多很多事情,不僅是做好自己的事情,遇到的一些事情,他終於可以用這個來解釋了。

“我幫助方穎抓住了那個重生者,但是方穎要用一種東西來消除我的記憶,後來發現那種東西根本消除不了我的記憶,我被吸納進了ncb,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我是一個什麼非常特別的異能。”

周浩剛開始是不清楚自己也是擁有的異能的人,這些都是在後面才知道的。

“哦,特別的異能?能做飯的異能?”周超羣聽到周浩說自己的異能比較特別,不由得嘲諷了一下。

“得得,你怎麼說我還是慢慢講我的吧,我執行兩次任務,在那之後遇見來一個叫文華的人,他和ncb的關係反正很亂,但是他對我很好,幫了我很多事情,甚至還給了我一些很珍貴的東西。”

周浩剛說到這裏就被自己的父親打斷到:“哼,你先別往下面說我先說說看,你看看我說的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