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靈石對於傲爽來說確實是多多益善,但既然事先已經談好了條件,就斷無再多給好處之理。

這是原則問題。

想了想,傲爽從空間戒中又取出了一枚陽元果,輕嗅了一下果香,將自己的狀態調整至巔峰之後,拿起陽元果毫不猶豫地仰脖吞了下去。

陽元果入腹即化為道道暖流,順著食道進入腹中,隨後再順著筋脈直達身體四肢百骸。

轟!

頃刻之間,陣陣至陽至熱之意在傲爽身體沒處經脈中爆裂,化為無數道炙熱無比的火蛇,瞬間就鑽入了四肢百骸!

那一股股極為猛烈地陽熱偉力在傲爽身體內橫衝直撞,肆意焚燒,似乎要將傲爽整個人都焚成灰燼一般。


「呼!這麼猛?!」即便是今天經歷了骨骼全部碎裂的傲爽,但在陽元果中那股偉力在身體爆發的情況下,面色還是瞬間變得一白,道道冷汗流下。

咬緊牙關,硬生生地承受著來自筋脈和骨髓之中的陽熱之意,額頭、雙臂之上的青筋瞬間暴起。

剛才使用蒼鷹之瞳觀察小雪虎王身體中陽元果中蘊含的力量時傲爽還沒感覺出什麼,但現在自己使用起來,就不是那回事了!

這陽元果中蘊藏的偉力,恐怕和力果之內的**力量都不遑多讓!

此時傲爽身上的所有衣物都早已被化成了灰燼,居然有一縷縷火苗在其身體各個毛孔內鑽出,整個人看起來像是一個活人。

原本白皙的皮膚在此時也變得通紅,好像一個大鐵塊!就連周圍的虛空在這高溫之下看上去都有些模糊! 「呼!」傲爽雙目赤紅,身上的筋脈以肉眼能見得程度開始一根根凸起,而一股股陽熱的氣息,更是從其身體中洶湧地噴涌而出,致使整個空間的溫度都略微有些提升。

除了頭髮和眉毛還有下面的小鳥巢在傲爽有意地保護下沒有遭到破壞外,身上的所有汗毛都被這從毛孔內鑽出的火蛇盡數焚燒,火蛇竄起一米來高。

如果說剛才的傲爽像一個火人的話,現在的傲爽更像是一座火山!

陽元果中蘊藏的偉力,滲透進傲爽的骨骼和筋脈,將其中為數不多的雜質一點點的焚燒掉,慢慢地改變著傲爽的體魄,潛移默化中強化著每一塊肌肉,每一個細胞……

「砰!」這陽熱之意讓傲爽頓時生出一股不吐不快之意,右手猛然抬起轟在了面前的虛空之上!傲爽一邊出拳,還要在虛空的周邊附著靈力,以防止伊靈心聽到這聲音后從美夢中驚醒。

「嗤嗤嗤嗤!」但傲爽還是低估了自己的拳勁和威力,魔骨初成后傲爽純粹的**力量已經達到了十萬斤,而在此時因為陽元果中德偉力還在強化著肌肉,**力量自然而然地還在增長著。

十萬斤的**力量,即便雪虎王布置的這個小型空間很穩固,但還是被傲爽轟碎一大塊虛空。

而伊靈心也被這虛空被轟碎的聲音驚醒了,隨即便是看到了此時如同火人一般的傲爽,驚呼道:「傲大哥?你怎麼了?怎麼會這樣?」

幸虧現在傲爽的身體表面覆蓋著一層火蛇,否則這次就要走~光了。

「沒事……我吞食了一枚陽元果……」傲爽這句話好像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更像是野獸般的嘶吼之聲,似乎只有這樣,才能略微減輕一下他體內的痛楚。

「吞食陽元果?」伊靈心一雙美目睜得大大的,隨即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傲大哥,我忘了告訴你了,陽元果人類如果想吞食煉化的話最起碼需要達到天靈師的境界,一般的武者就算得到,為了保險起見也會等自己達到中階天靈師或者高階天靈師才開始嘗試煉化……」

「……」聽到伊靈心的話后,傲爽差點被氣得吐血,一口氣差點沒上來,幸虧自己今早經歷了煉骨之痛,否則煉化陽元果就會很危險了。

「傲大哥,你一定要堅持住啊……」伊靈心著急的不知道怎麼好,都怪自己,自己怎麼那麼笨呢?這麼重要的事情居然忘了跟傲爽說了:「要不我出去跟雪虎王前輩說一下?」

其實也不怪伊靈心,因為她根本沒想到傲爽會嘗試煉化陽元果。

「沒事,你繼續睡覺就行,這點力量,我還……撐得住!」傲爽面色慘白,咬牙堅持著。

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推移,在傲爽的身下漸漸出現一些漆黑惡臭的東西……

這便是傲爽體內的雜質。


今早煉骨之時,傲爽便排出了一些體內的雜質和隱疾,但現在還是又排出了一些。

而因為自己的失誤此時傲爽正承受著非人般的折磨,伊靈心此時正在深深地自責著,整顆心都揪了起來:「現在我哪還睡得著覺啊……」

「傻妮子……」傲爽大口喘著粗氣,額頭上的冷汗越來越多,但為了表現出自己沒什麼事還是強裝鎮定地說道:「煉骨我都挺過來了,這小小的陽元果……呼!」

「傲大哥你靜下心來,我不打擾你了。」儘管傲爽如此說,但伊靈心還是不太放心,她也知道傲爽現在需要靜下心來抗住陽元果蘊藏的偉力,所以不再出言打擾傲爽,而是默默地祈禱著。

一個時辰之後,傲爽身上的火蛇還在灼灼地燃燒著,那陽熱之意沒有絲毫地減退。但這種程度的傷痛就算再讓人難以忍受,可經歷過煉骨的傲爽,還是沒有出現任何堅持不住的跡象。

兩個時辰過後,那火蛇終於有了一些減少,同時拿陽熱之意也漸漸衰退,傲爽那蒼白的神色也在緩和著。

三個時辰后,傲爽身上的火蛇才全部熄滅,那陽熱之意也終於退去……

「啪!」傲爽虛弱地直接從虛空中摔落在了地上。

此時的傲爽渾身紅通通的,活像一隻烤熟的大蝦,無力地癱在了地上,感覺連呼吸的力氣都沒有了。但出奇的是身上沒有任何的灼傷,待紅色散去之後反而比往日更加白皙。


總算,沒有白白承受這火蛇焚身之痛啊。

靜靜地感受著身體中那奇妙地感覺,傲爽的嘴角掀起一絲弧度。

經過今天凌晨的煉骨和剛才煉化陽元果,身體中的雜誌十去其九,肌肉比往日變得更加緊湊,這也就意味著爆發力定然也會有一定程度的提升,而且傲爽能夠清晰地感覺到,甚至每一個細胞中都蘊含著狂暴的力量。

內視之下,發現渾身的骨骼也被淬鍊地晶瑩如玉,只不過這玉是幽黑色的,魔骨初成。經脈也再度被擴寬了數倍,脈絡比往日更加清晰,穩固。

「傲大哥?!」這時伊靈心連忙沖了過來直接就是抱住了傲爽,美目中閃爍著淚光:「沒事吧?嚇死我了,都怪我,我忘了跟你說陽元果的事情了……」

往日那個站在血殺門一號殺手吳靈面前自稱老娘,發起狠來甚至比男人還要狂暴,獨戰四階靈獸的伊靈心在此時好像犯了錯誤地孩子一般。

「傻丫頭……」傲爽搖了搖頭,本想抬起雙手將伊靈心攬入懷中,雖然身體經過了一番淬鍊后強度有了很大的提升,但還是有些虛弱,虛弱到手都太不起來的程度。

索性傲爽就躺在了伊靈心的懷中,笑著說道:「我這不是沒事么?再說那事也不能怪你啊,你也沒想到我會嘗試煉化陽元果吧?說實話還是怪我,我都沒跟你打招呼。」

伊靈心知道,即便傲爽對別人再強橫,再怎麼以一種無比強勢的面孔出現在眾人面前,但對自己,那是真的沒話說。換做其他人的話,傲爽恐怕早就出手了。

傲爽的脾氣,伊靈心可是深有了解的。

躺在伊靈心的懷中,感受著佳人身上的處子之香和如水般柔軟的肌膚,連傲爽都沒注意到自己的下面已經漸漸有了一絲變化,而此時,因為剛才的火蛇,傲爽可是什麼都沒穿!

「傲大哥,你身上還藏著暗器呢?都頂到我了……」伊靈心突然感覺到傲爽的下面有什麼東西在擱著她,粉腰不由得扭動了一下,還欲伸手將那東西撥開……

「別動!」傲爽卻是一驚,腦海中猛然出現自己的衣服被焚燒乾凈的畫面,連忙發出一聲驚呼。同時靈魂之力瞬間搜索著空間戒,可無巧不巧地,居然連一件衣物都沒有了!

聽到傲爽的話伊靈心也是一愣:「怎麼了?」

「你……你先借我一個衣袍我穿上,這麼待著我很不得勁啊……」此時傲爽為了不讓伊靈心發現自己的窘迫身體不由翻了翻,可怎麼翻也不是那回事,無奈只能向伊靈心求救。

「嗯。」伊靈心倒是沒有多想什麼,直接從空間戒中取出了一件寬大的衣袍就要給傲爽套上。

「別動!」傲爽又是一驚,這要是讓伊靈心給自己套上的話自己不久徹底地走~光了?

「又怎麼了?傲大哥?」伊靈心粉眉微皺,她感覺傲爽今天怎麼和往日有些不同呢?變得有些婆婆媽媽的,就算是剛煉化完陽元果有些虛弱,但這也不像傲爽的風格啊。

在伊靈心心中,傲爽永遠是一副雷厲風行,說一不二的強勢姿態。

認定了一件事後,誰也不能阻止他!

「我……」傲爽臉色憋得通紅,好像比剛才火蛇冒出體表陽元果的力量在身體中爆發之時還要紅,憋了半天才慢慢吞吞地說道,眼睛甚至都不敢看伊靈心,滿是閃躲之意:「我沒穿衣服……」

「噗嗤!」聽到傲爽的話,結合著傲爽此時的窘狀,伊靈心直接便是笑出聲來,把黑色衣袍放在了傲爽的面前後就抓過了身去,嘴中還不停地說著什麼:「傲大哥,我可是第一次看到你露出這種神態,不過還是挺可愛的。剛才我真的很擔心你,如果你真出什麼事的我都不知道我該怎麼辦了……」

伊靈心說著說著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因為後面的傲爽好像根本沒了動靜,隨即猛然轉過身去。

可伊靈心剛裝過身,便是看到傲爽已經穿好了衣袍,此時就坐在自己的身後和自己的距離甚至不到一尺,深情地看著自己,那眼神中,滿是戀愛之色……

「傲大哥……」看著那深情地眼神,伊靈心俏臉瞬間變得通紅,隨即羞澀地低下了頭,她感覺無論是傲爽那眼神還是眉宇之間那令自己極度著迷的凌厲之色都讓她根本無法抗拒!

而伊靈心那羞澀的神情就好似導火索一般,讓傲爽看的陡然感覺大腦中產生了某種轟鳴之感,小腹處也頓時升起一絲邪火,明明剛才還很虛弱的身體這時候也不知道哪來的力量,伸出雙臂直接便是將伊靈心攬入了懷中。

看著懷中佳人那如若天仙般的容顏,和因為擔心傲爽兒猶如皓月般眸子中閃爍的淚光,還有那硃砂般的櫻桃小嘴,傲爽終於再也把持不住,毫不猶豫地就吻了上去……

——

正考慮要不要那啥。。。 此時傲爽的腦海已經完全被**之火侵佔,也不管這裡是什麼地方,大刀闊斧地擺開架勢后,直接就出手了,而且這一出手,就是強手……

因為剛煉化完陽元果,身上那屬於男人的陽剛之氣更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濃郁,頃刻間便包圍住了伊靈心。

眉宇之間那凌厲之色也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讓任何女人都無法抵抗的柔情。而這股柔情,也無時無刻不再抨擊著伊靈心的心靈。

看著傲爽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臉頰,伊靈心也頓時感覺腦海中一陣空白,她知道前者身上那陽剛的氣息她根本無法抗拒,而就當這個深情的吻剛要印到自己櫻唇之時……

「嗚!」外面突然傳來一聲驚天動地地狼嘯之聲,這狼嘯之內被灌注了靈力,自成一道剛猛地靈力波浪,觸及雪虎王的空間之後空間一陣猛烈地顫動,而傲爽和伊靈心所在的二人小空間也受到了波及……

「吼!肯定是三頭那個傢伙,草!」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裂山熊王暴躁地怒吼,緊接著就是一陣『砰砰砰!』的交手之聲伴隨著陣陣靈力波動傳來。

聽到這聲音傲爽和伊靈心的身體均是一頓,傲爽的身體微微地顫抖著,而眉頭也是凝成了川字型,大口的喘著粗氣,良久之後怒氣昭昭地爆了句粗口:「我草!」

「撲哧!」看著傲爽的樣子,伊靈心不由一笑,在這甜美地笑容之下整個小空間都好似明媚了許多。她也明白傲爽為什麼如此生氣,每次他們二人要有些實質性地進展之時,都會被打斷……

只見傲爽雙目逐漸眯了起來,隨後從空間戒中取出了數十顆回靈丹一股腦地吞了下去,猛然站起身一拳就轟碎了這小型空間,頭也不回地就走了出去!

伊靈心知道傲爽是真生氣了,但轉念一想這裡是哪?是五獸山,能夠生活在五獸山的靈獸最起碼也是五階靈獸,但憑傲爽那性格伊靈心還真怕出什麼岔子。

因此連忙出言提醒道:「傲大哥,這裡是五獸山,不要意氣用事!」說完也站起了身從小型空間內走了出去。可伊靈心剛走到雪虎王空間的門口就發現了傲爽,此時他也正站在空間前一米處,好像正在張望著什麼,一臉的肅然之色。

看到傲爽站在那裡伊靈心暗呼一聲好險,幸虧傲大哥沒做出什麼衝動地事情。

可隨後當伊靈心走出雪虎王的空間后,便知道了傲爽為什麼站在這裡沒有動……


因為在外面那百丈高的裂山熊王正在和一隻巨狼戰鬥,那巨狼的身體也有百丈高,全身毛髮呈烏黑之色,嘴角處的獠牙長達十米四肢上的利爪更是看著就讓人心生寒意。

但最為讓人感到可怕的,卻是那巨狼的狼首!

這巨狼有三個狼首,每個狼首都有十丈高大小,最左邊的狼首為赤紅色,嘴角處不時噴吐出一道熾熱的火焰;最右邊的狼首則是深藍色,不時噴吐出一道陰寒的冰柱;中間的狼首則是烏黑色,那嘴角處又森然地黑氣繚繞,看起來極端邪惡。

「這是……三首惡狼?」伊靈心震驚地看著正在和裂山熊王戰鬥的三頭狼,沉吟了半響后才驚訝地說道。

三首惡狼,就算在遠古時也是極為稀少的存在。

確切的說,三首惡狼甚至屬於異獸的一種。

三首惡狼是由火屬性的狼形靈獸和冰屬性的狼形靈獸結合在一起才能有極低的幾率孕育出的一種惡狼,而因為冰屬性和火屬性是相剋的,所以這兩隻靈獸必須處於相同的境界。

但僅憑這點還不夠,三首惡狼中間的那棵狼首是魔屬性的!只有在這兩隻狼形靈**合之時旁邊恰巧有一些魔屬性的靈物,才有萬分之一的幾率能夠孕育出三首惡狼。

三首惡狼,是屬於異獸中血脈變異的產物。

據說,三首惡狼在成年時可以達到六階靈獸的層次,也有可能更高。但是三首惡狼因為屬於異獸,所以戰鬥之時能夠發揮出的實力是不能和一般的靈獸相提並論的。

也就是說,達到六階的三首惡狼往往有著能夠力敵七階靈獸的實力!

「砰砰砰砰!」雖然無論是百丈高的裂山熊王還是同樣百丈高的三首惡狼在人類的眼中都是龐然大物般的存在,但二人卻發現,兩隻靈獸都極為靈動,但龐大的身形還是帶起狂風陣陣。

噼啪之聲在兩隻靈獸的身邊不斷傳來,別看五階靈獸剛才在傲爽面前好像很溫和的樣子,但那是因為有求於傲爽,發起狠來那兇猛地起勁使周圍的空間都產生了震蕩!

傲爽也沒想到,居然能在北域遠古戰場中見到三首惡狼這樣的存在,看了身邊的伊靈心一眼點了點頭,他知道剛才自己衝出來的時候伊靈心為自己著急著,怕自己做出什麼衝動的事來。

可傲爽是那種衝動的人么?五階靈獸的確不是現在的自己能抵抗的,現在還是先把事情搞清楚再說,想到這裡傲爽看向不遠處地雪虎王:「前輩,這三首惡狼前來所為何事啊?」

雪虎王剛想說話,甚至嘴都張開了,可忽然感受到了什麼一般扭頭看向空中!

而傲爽和伊靈心好像也感受到了什麼,隨之看去。

「吼!」裂山熊王張口血盆大口仰天發出一聲獸吼,百丈高的熊身猛然一顫,渾身毛髮根根豎起,凶目之中那擇人而噬的凶光越來越濃郁,甚至刺破了虛空。

十丈大小的熊掌高高抬起之後猛然自空中拍下壓向三首惡狼,那狂猛地靈力在空中快速地演化出一道百丈大的手掌,攜帶著一股氣吞山河的偉力!

「嗚!」而三首惡狼也不是什麼庸俗之輩,看著那仿若遮天的巨型熊掌,三個狼首的六隻凶目之中陡然爆射出六道靈光,靈光在空中逐漸凝聚在了一起化作一道寬約十丈的光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