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不是還有人在為裴菀菀洗地的么,說什麼富二代用不着當小三肯定是被人騙了的那些人呢,出來啊睜大你們的眼睛看一看,人家自己的家人都出來道歉了,看你們還怎麼嗶嗶。

——后媽也是實慘,這種時候還要出來給裴菀菀擦屁股,裴菀菀自己人呢?不會說話還是不會打字啊,滾出來道歉啊。

——沒錯,裴菀菀是死了嗎?一份道歉聲明也要別人發,真是巨嬰哦。

這下,網絡暴力來得更加兇猛。

宋晚舟手指緊緊的捏著電話,指尖泛白,沒想到今天一天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她無法想像裴菀菀在面對這些惡言惡語的時候是什麼心情。

她表面上看上去的確是大大咧咧的,可她知道那都是她在人前偽裝出來的堅強。

別人攻擊她也就罷了,還牽扯到她的媽媽——

媽媽一直都是裴菀菀心裏一塊無法觸碰的傷,現在傷口不僅被人撕爛,還在上面灑了這麼多鹽,她怎麼承受得住。

宋晚舟心疼的不行,恨不得現在就能立馬飛到她的身邊。

她給傅司昂發消息。

「你一定要勸住她,一定!」

「告訴她,我馬上就到了,讓她等等我。」

「一定要擋住她,拜託了。」

今天下午出事之後傅司昂抱着昏迷過去的裴菀菀去了醫院,到了晚上她才清醒過來,傅司昂怕她想不開一直陪在她的身邊,她說自己沒事。

十點鐘的樣子,她跟傅司昂說她餓了,想吃點小米粥。

傅司昂見她狀態不錯,便獨自下樓去給她買東西,東西買回來才發現裴菀菀不在病房裏,他找了一圈都沒看見她的人,給她打電話也顯示的是關機。

直到有醫護人員說有人在頂樓要跳樓,他才發現那人是裴菀菀。

在傅司昂的印象里,裴菀菀是那種古靈精怪又特別開朗活潑的女孩兒,他怎麼都沒想到她會做這種事情,於是立馬給宋晚舟打了電話讓她過來勸勸她。

此時的醫院頂樓。

夜風清冷,四目之下廖無人煙,裴菀菀站在高樓邊緣,雙目空洞的望着天上那顆若有似無的星。

她笑了笑。

笑容寂寥。

「媽媽,是你嗎?」

「你說過人死之後會變成天上的星星,你會永遠在那裏看着我守着我。你說我長大後會變成一個了不起的人,會遇到一個愛我寵我的人,會有很幸福的一生。

可是……

媽媽,我讓你失望了。我沒有變成一個人了不起的人,也沒有遇到那個愛我寵我的人,過得……也馬馬虎虎,沒有幸福。

爸爸有了自己的家,而我,只是一個無家可歸的孤兒罷了。

遇到王明的時候,我以為我終於遇到了你口中那個愛我的男人,誰知道居然是一場騙局。」

「呵。

也不管別人,都是我自己蠢,自己傻,明明那麼多漏洞我還是心甘情願的入了他的局。」

「媽媽,我好累啊。」

「我……想你了。」

眼淚順着裴菀菀的眼角滑落,被吹散在了風中,可是再也沒有人會為她擦乾眼角的淚意,也沒有人能聽到她這些絮絮叨叨的心跡。

底下不知道什麼時候圍滿了看客,他們望着頂樓上的裴菀菀,指指點點。

有人大聲說道:「她就是那個網紅小三吧。」

「還有臉來跳樓,我要是她死也要偷偷摸摸的死。」

「死什麼死啊,我看她就是來這裏做戲的,被罵怕了唄就到天台做做樣子,這種厚臉皮的表子哪裏會捨得死。」

「對啊,有本事就直接跳下來,磨磨唧唧的幹什麼。」

那些話向一把把箭刺向了裴菀菀,將她刺得遍體鱗傷,她閉上眼睛,張開了雙臂。

既然這樣。

那就讓一切,就此結束吧! 在始皇帝手中,黑冰台是一柄鋒利的劍,可以為他開道,清掃一些宵小之輩的陰謀。

但是對於六國遺族等人反秦勢力而言,黑冰台便是臭名昭著的朝廷鷹犬。

自從大秦建立帝國以來,他們被黑冰台追趕的東躲西藏,可謂是吃盡了苦頭,自然是對黑冰台極為的痛恨。

大秦各大官署,這些反秦勢力最痛恨,最想消滅的便是黑冰台。

沒有黑冰台的無孔不入,他們的生活,將會提升好幾個檔次,而且他們的反秦重新回到戰國時代的大業,也將成功。

墨守業兩人離開了,田橫眼中浮現一抹厲色,眼底深處隱藏了驚嘆,他對於墨家眾人的技術,嘆為觀止。

雖然墨家與公輸家族對精英的一群人,全部都被大秦朝廷招收,但就這也遺留在外的人,依舊是有如此讓人驚嘆的技藝。

這一刻,他終於是理解了一件事,那便是在戰國時代,墨家與儒家並列為當世兩大顯學,不是沒有道理的。

這些人思想如何先不管,至少這些技藝真正的厲害,若是未來成就大事,對於墨家的這些人,他自然是要大用。

在田橫看來,大秦帝國的很多政策都是好的,只不過他與大秦天生站在了對立面,所以才會一個勁兒的黑大秦的政策。

但是,若是他是皇帝,他也會和嬴政一樣,甚至於有過之而無不及。

曾經他們的眼界只有為王,但是伴隨著嬴政橫空出世,讓他們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那便為皇,一人橫壓整個天下。

見識到了嬴政的榮耀,他們有如何坐得住,現在他的口號是光復諸國,但是他們的心中,都住著一個至高無上的皇帝夢。

這種夢想,讓他們更為的痛恨嬴政,更為的痛恨大秦帝國。

因為嬴政只要是活著,便是他們最大的阻路石,只有嬴政死了,他們才敢動彈,才有實現這一切的機會。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嬴政對於他們震懾太大,那是一個如同神靈一般的人,就像是巍峨大山,他們根本超越不了。

只能等待這座大山腐朽,自己崩解。

對於反秦勢力的動向,嬴政並不是沒有掌握,黑冰台無孔不入,早已察覺到了他們的蛛絲馬跡。

之所以,遲遲沒有動手,便是為了一網打盡。

此刻,坐擁整個天下的嬴政,正是自信勃發之時,他根本不在意一些跳樑小丑,他相信有他鎮壓,這個天下穩如泰山。

這便是始皇帝的自信。

他相信自己不死,便可以鎮壓整個大秦帝國。

……..

「隆隆……..」

軺車隆隆而行,沿著馳道向著東海郡飛快的推進,陳平的聲音出現在軺車附近,朝著嬴政,道。

「陛下,黑冰台傳來消息,他們在東郡以及大別山附近,追蹤到了反秦勢力的蛛絲馬跡…….」

聞言,嬴政神色微微一愣,東郡二字,當真是讓他記憶猶新。

《史記·秦始皇本紀》之上記載:有墜星下東郡,至地為石,黔首或刻其石曰「始皇帝死而地分」。

始皇聞之,遣御史逐問,莫服,盡取石旁居人誅之,因燔銷其石。

這一刻,嬴政聽到東郡二字,立即就想到了這一事件。

有了李康的記憶,嬴政自然是清楚,所謂的始皇帝死而地分,這根本就不是上天降下的徵兆,而是一群野心家的手筆。

但是,他切身的生活在這個時代,對於這個時代極為的了解,自然是清楚,這個時代,對於鬼神,對於上蒼的敬畏。

一旦天降隕石,上書始皇帝死而地分的流言傳遍大秦帝國,到時候,整個帝國都將會變得人心惶惶。

甚至於整個朝廷都會出現一定程度的慌亂,流言與輿論就是一柄看不見的劍,一旦形成,對於大秦的危害極大。

嬴政想過要掌控大秦帝國境內的輿論,只是想歸想,他也有手段施為,但是做那件事,此刻的條件不成熟。

「讓黑冰台的人,盯住他們,一旦有事情發生,朕可以給於黑冰台臨機處置之權,封鎖當地,但凡是有人靠近,殺無赦!」

「別讓他們察覺,朕倒要看看,他們還有多少的手筆!」

「諾。」

陳平能夠聽得出嬴政語氣中的不宵,他能夠理解嬴政的情緒,畢竟嬴政是一個帝國的皇帝,而田橫等人不過是過街老鼠。

但是他不同。

他執掌黑冰台,就必須要保證消息的準確,以及對於這些反秦勢力的蹤跡的了如指掌。

剛才他想要詢問,是否要按照現有的蹤跡,將這些反秦勢力一網打盡,雖然嬴政沒有正面回答,但是從其的態度上就可以看出來,嬴政目下不想出手。

………

會稽。

此刻的吳縣,公輸讎正在忙碌,一道身影匆匆走了進來,朝著公輸仇,道:「大匠,陛下東巡,已經啟程,出了函谷關。」

「這一次,陛下沿著三川東海道而來,想必目標便是會稽。」

聞言,公輸仇點了點頭,對於此,他並不意外。

他負責研究大秦寶船,自然是清楚,始皇帝對於此事的重視,必然會前來會稽一趟。作為大秦海軍的利器,只有親自見證了才能夠放心。

公輸仇心中並不擔心,此刻的大秦寶船,主體已經鑄造結束,只剩下了一些收尾工作,他相信,以始皇帝的東巡速度,當大軍到達會稽的時候,大秦寶船將會徹底的完工。

一念至此,公輸仇朝著來人,點了點頭,道:「將大秦寶船即將完工的消息,送到丹東港,送到通武侯手中。」

「諾。」

公輸仇清楚,大秦寶船他們只是建造的一方,但是使用與試煉,都需要大秦海軍的配合,他需要王賁的協助。

他雖然不能調集海軍南下,但是這一道消息傳入王賁的耳中,他就不相信王賁能夠坐得住。

沒有人能夠忍受這樣的誘惑,特別是希望海軍變得更加強大的通武侯王賁了。

人老成精的公輸仇,自然是深刻的清楚,對於有些人而言,曉於義,不如誘之以利。

。 安小小閉上眼睛的時候,蘇輕隔空輸入了一些精神元氣到她的精神體,直接讓她舒服的睡著了。

精神元氣,對她是大補之物,但卻不是救命之物。

蘇輕不可能一直給他輸入精神元氣,而且她的精神體也不可能一直吸收蘇輕輸入的精神元氣。

外來的精神元氣,再怎麼純粹,也只能解一時之渴,要想治根治本,就要對她的整個人進行梳理——輸入精神元氣的同時,也要用靈力壯大她的體魄,最後讓她以後能自己修行,如此,自給自足,形成良性循環。

這便是要注靈了。

蘇輕小心翼翼地注入了百分之一點靈力,用靈識催化,強化她的五臟六腑,於此同時,為了防護她的精神體,也特意多輸入了一些精神元氣。攫欝攫

神與炁的外來補強,產生了連鎖反應,她渾身的脂肪開始燃燒。

可憐見的,原本就很瘦弱,沒多少脂肪的小姑娘,慢慢的變得更加瘦弱了。

前後不過十秒鐘,她身上所有的脂肪,至少燃燒了一半多,成了真正的「排骨精」。

不過好處就是她的精神體得到了滋養,她的五臟六腑得到了強化,她的壽命從原來的活不過二十歲變成至少能回到二十四五歲的樣子。

安小小感覺自己一直徜徉在溫暖的光芒里,全身心上上下下,里裏外外都特別舒適。

她以為自己睡了很久很久,其實不過是躺了半個小時,就醒了過來。

醒來之後發現,肚子裏傳來強烈的飢餓感。

「再喝口茶。」

一個溫和的聲音從旁邊傳來,與此同時,一個茶杯遞到自己手中。

再次聽到蘇輕的聲音,她心中莫名生出一種奇異之感,似乎覺得這個男子高高在上,不可揣測,不可捉摸。

仔細去感受,卻又好像是錯覺。

腹內的飢餓感越來越強,她不再多想,連忙端起茶水喝了一口,發現茶水居然還是溫熱的,喝進腹中,飢餓感頓時小退了很多。

「再吃點葵花籽吧。」

一盤剝了殼的葵花籽替換了茶杯。

葵花籽安小小以前吃過,但那次吃的是小小的葵花籽,而茶几上的這一盤葵花籽個頭非常大,每一顆跟自己的大拇指差不多大小,不到二十來顆便裝了滿滿的一盤。

她拿起一顆放進嘴中,瞬間眼眸一亮,太香了!

一連吃了七八顆,腹中的飢餓感就消失了。

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誒,不對!自己的肚子好像變癟了。

到這時,她才發現,自己瘦了,比睡覺之前瘦了好多。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別看蘇御只是宗師境巔峰,但他的戰力,絕對足以比得上一些宗師境二重天的巔峰強者。Next post: 「大殿下,您沒事吧?」徐姑姑扶著桓儇擔憂問道。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