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的話,應該會比較喜歡吃糖,所以管印清挑了很多糖果,這個小丫頭從小就愛吃糖,可是喬嫣就是不允許她吃太多的甜食,怕她長蛀牙,所以這個小姑娘還是抓住機會就想吃點甜的。

夏天就比較知道應該買些什麼了,從小的時候夏冰傾就開始有意的帶着他去參加一些慈善活動或者是直接去到一線,告訴他應該怎麼樣去幫助別人。

他先是買了一些小朋友們長身體都會用到的牛奶,緊接着就是需要的吃的和一些書包文具用品了。

也真是多虧了上午賣出去的那些菜,他們的錢還是能買到很多東西的。

小朋友們這邊在輕輕鬆鬆的買着東西,而大人們則是跑去做義工,大家身上雖然都穿着價值不菲的衣服,隨隨便便一雙鞋就是好幾萬,但是在這個地方,大家都一點也不會顧忌,任由自己的衣服上沾染了灰塵,但還是在開開心心的做着義工活動。

真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幾個人就像是忘記了自己本來的身份一樣,愉快的聊天。

“慕月森!你就不能認真一點啊! 黑道總裁復仇愛 這個東西壓根就被你放歪了!”夏冰傾站在下面嚷嚷着。

“要不然你來?”慕月森回過頭來,一臉不爽的看着她。

果然,這個冤家就是容不得說他一點不好的。

姜媛現在可是明顯的向着夏冰傾一些的,她不爽的吐槽慕月森:“怎麼了?說你兩句還說不得了?你那中國結掛的就是歪的,都歪到天上去了!”

慕月森一看還來了個幫忙的,又把矛頭轉向姜媛:“要不然你來?”

得,這個男人就是這麼霸道獨裁,只可惜姜媛才不會像夏冰傾那樣溫柔嫺靜,她直接一把抱住慕月森站着的梯子,左右搖晃。

“哎!你幹嘛呢!是不是找死啊!放我下來!”慕月森差點沒站穩摔下來,臉色都變了大聲的呵斥。

姜媛才不會這麼乖乖的撒手,她加快了手裏搖晃的力度,她早就計算過這裏面的距離,慕月森所在的位置,就算是摔了下來,也一點事都沒有。

但是畢竟人的身體沒有一個重心,慕月森站着不穩也是會心裏慌慌的,他的臉色都有點變了:“姜媛!你最好別讓我下來!等我下來了!你就完了!”

“哈哈哈!你小子也就只能現在這會兒嘴硬了!”姜媛女王絲毫沒有任何害怕的意思,在場的這麼多人裏面,除了夏冰傾之外也就只有姜媛敢這麼對慕月森了,就連慕月白都幹不出來這種當面挑釁的事情。

畢竟姜媛從小和他們一起長大,行爲作風都是像個大姐頭一樣,大姐頭這樣招惹他一下,慕月森自然不會真的跟她算賬。 怎麼也沒想到,平時那麼剋制的傅景遇,竟然會動手。

有那麼一段時間,坐在輪椅上的傅景遇是很愛砸東西的。

他脾氣不好,一點小事都能發火,一家人都很怕他。

但也都知道,是坐在輪椅上的事情,給他帶來了很大的打擊。

葉繁星出現之後,他早就已經不這樣了。

沒想到今天,蔣森竟然又看到了這個有點熟悉的傅景遇。

他趕緊走了過來,攔住了傅景遇,“傅先生,爲了這種女人不值得,只會髒了自己的手。您想想星星,你要是出事了,她該怎麼辦?”

可能是蔣森的話起了作用,傅景遇的手,才稍微鬆了鬆。蘇父看到這一幕,急忙道:“是,蔣森說得沒錯,傅總您可要冷靜。您要是對琳歡有哪裏不滿,我來教訓她。”

傅景遇這才冷冷地收了手。

蘇琳歡的脖子上都被掐出了指痕,有些驚魂未定地看着蘇父,眼淚不停地落了下來,“爸。”

聲音都是啞着的,動一動,脖子都疼。

蘇華看着她這樣,恨不得給她一個耳光,“你說你做什麼不好,非要招惹傅總。你回來的時候我就跟你說了,讓你別惹他,好好跟他說,結果你看你,做的都是些什麼事?”

害得他丟盡了臉,還是顧崇林善的後。

結果現在又差點害死她自己。

蘇琳歡被蘇父罵着,目光落在傅景遇身上,以前覺得他很帥,現在看着,覺得他就是個惡魔!

他竟然跟她動手!

她以爲他這樣的人永遠不會跟女人動手的。

她低估了他。

傅景遇冷冷地掃了一眼蘇琳歡,對蘇父說:“一個星期,我要看到她嫁出去。否則,蘇先生就等着被董事會踢出局。”

上次的事情,就讓董事會對蘇父很不滿,這時候如果再出點什麼事,有傅景遇在背後操控,蘇父被踢出局的機率很大,畢竟他也是股東之一,而且,傅家人緣一向很好。

蘇父說:“一個星期,這……我去哪裏找個人給她結婚啊?”

傅景遇不近人情地道:“這就是你的事了。”

蘇父很寵蘇琳歡,總覺得全世界的好男人都隨便她挑,她沒有挑對順眼的,就一直縱容她。

才養成了蘇琳歡這種只嫁好男人的心性。

傅景遇給蘇父一個星期,明顯就是隨便要找個人給她嫁了!

蘇琳歡反抗道:“我不要!”

她的婚姻,怎麼可以這麼隨便?

然而,她一說話,脖子就疼得要命。

蘇父點着頭,“好好好。”

只是跟傅景遇說話的空當,他就感覺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把蘇琳歡嫁出去,總比沒命要好,也總比他被董事局踢出來,連個董事長都當不了要好。

車上,傅景遇依舊是冷漠的樣子,蔣森坐在前排,看着不說話的他,擔心得很,“傅先生,你今天不會真的想要掐死蘇琳歡吧?”

聰明的人都知道,跟蘇琳歡那種女人計較有多不值得。

可傅景遇在蘇家的舉動,真的是嚇倒了他。

傅景遇一直望着窗外,聽到蔣森的話,轉頭過來掃了他一眼。

這一眼,掃出蔣森一身冷汗。

媽耶,還好他覺悟得早,對葉繁星不錯,否則,簡直是在作死!

看傅先生現在的模樣,真是太可怕了。

(七更,今天不確定還有沒有,等會兒去坐高鐵,爭取在上面能寫一點。麼麼噠!有免費推薦票的記得投一下,大家別忘了……) 在封千凝看來,這就是赫連軒的色慾再起,他身體一好,就控制不了下半身的慾望了,而他想要發泄的對象自然就是她了。

“赫連軒,我不是你的玩物!”封千凝厲着聲警告着赫連軒。

“你難道不覺得我們現在是你情我願的了嗎?你的心裏是有我的,封千凝……”赫連軒自信滿滿地說道,這一段時間封千凝都很關心他,雖然是因爲歉意使然,但是她的心裏一定有他的位置。

“我的心是有你,我恨你恨得巴不得你成殘廢!”

“是嗎?但是我完全沒感覺到,我只知道你拼了命的想幫助我康復……”

赫連軒的聲音異樣的溫柔,帶着一股魅惑的意味,他的脣不停地在封千凝的臉邊輕蹭,最後忍不住覆上了她柔軟的脣,他已經不知道有多久在渴望着她的脣,卻總是怕會擦槍走火而只能制止自己心裏想碰她的慾望。

封千凝不停的想推開身前的男人,她不想接受他的吻,不想他碰她,但是她的反抗根本沒有用,恢復了的赫連軒完全有足夠的力氣控制住她。

“我想要你……已經想了太久了……”赫連軒喘息着說道,大手不停地在她身上揉搓着,隔着衣襟他依然能清楚地感受到她酥胸的那份柔軟,讓他幾欲發狂。

“不要,不要……”

封千凝聲音顫抖地拒絕着,但是原本僵硬的身體卻無法控制地酥軟下來,胸部上的酥麻感給她帶來一股刺激的感受,讓她輕聲喘息起來。

“別拒絕了……”

赫連軒雙手一用力就將封千凝猛地抱起來,接着他修長的雙腿一邁,向着大牀上走去,他要在這柔軟的大牀上要了她,就像平常的夫妻一樣。

被抱起的一刻,封千凝的意識突然清醒,她竟然被他給誘惑了,在他大病初愈的時候,就要來一場瘋狂的歡愛……

“夠了,赫連軒,你給我停止!”

“明明就想要,偏偏要拒絕,真是口是心非的女人……”

“赫連軒,你太自以爲是了,我說了我不要!你趕快放開我,馬上滾出這裏!” 魔帝纏身霸寵草包大小姐 封千凝大聲的吼着。

“滾?我做不到。你不想要沒關係,我想要就可以了,你現在只能接受。”

赫連軒將封千凝平放在牀上,將她的雙腿打開,整個人壓在她身上,只需要他腰一挺,他就可以直接進入她的身體,橫衝直撞。

封千凝擡頭看着眼前高傲的男人,想逃開卻被他壓得死死的,無奈之下,她只好說道。

“現在的你和一頭發情的野獸沒什麼區別!”

“發情的野獸?”赫連軒劍眉一挑,看着封千凝反問道。

“是的!你除了會發情,看來什麼都不會了!”

封千凝重重地嘲諷着,這個男人就是那麼瘋狂,他在牀上的慾望遠遠超過了他工作的能力,他能讓所有女人在牀上爲他而瘋狂,忘記自我。

赫連軒幽暗的黑眸中明顯有着一絲傷痛,他冷冷地看着封千凝說道,“在你的眼裏,我就這麼讓你討厭嗎?”

“是的,我就是討厭你!你的身上每一個地方全都是我討厭的!”封千凝大聲說着,但是她的心裏的明白,他是一個很優秀的男人,那些禁錮她的權勢、赫炎、財富都是他拼搏而來,只是她反感這一切。

“那你呢?除了有張漂亮的臉蛋,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她這樣卑微的身份,他卻可以給她一切,甚至包括赫炎女主人的位置,這是多少豪門千金奢求的,她輕易可以得到,但是她卻不屑一顧,這個女人的心不知要怎樣才能填滿,她實在太貪婪了。

但是,他就是被她迷住了,哪怕她現在一直在故意激怒他,他想要她的心卻始終無法停止……

“就算你討厭也沒有辦法阻止我,就算是我發情,我都非得要了你,不停地要你,直到你清楚的知道,我就是你未來的丈夫,你永遠無法抗拒我,也無法逃離我的身邊!”

話一說完,他霸道的吻再度落下,在她柔軟瑩潤的脣瓣上不停地索取着。

赫連軒滾燙的大掌也開始在封千凝的身上到處遊走,靈巧的舌頭來回在紅脣邊輾轉着,想要撬開她緊閉的貝齒,封千凝一邊抗拒的掙扎着,一邊咬緊牙關,毫不鬆懈。

猛的赫連軒的大手一張,用力的抓住了她胸前的豐滿,來回地揉搓着,這樣強烈的刺激,讓封千凝覺得羞澀不已,更多的是一種奇妙的感覺佔據了她的腦海,她試圖冷靜下來,不要讓這個男人把她完全迷惑。

但是她發現這一切都是徒勞,歡愉的感覺不停地刺激着她的感官……

“啊——”感覺到身上的涼意,封千凝驚訝的回神,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己身上的衣物皆已被他全部除去,不由的嚇了一跳,下意識伸手推拒着他的進一步觸碰。

赫連軒眼神貪婪的看着身下的女人,她白皙的肌膚完全的展露在他的面前,曼妙的身材更是伴着專屬於她的體香誘惑着他的神經。

“你真的好美……”

他輕嘆一聲,眼裏的冰冷早已沒有了,留下的只是溫柔和渴望,他伸出手撫弄着她柔嫩的臉頰,任由她黑髮散落在他的指尖上。

低頭吻上她圓潤的胸部,粉紅的蓓蕾已經紅透顫抖着,當他舔弄着她酥胸的那一刻,封千凝再也無法抑止心裏的感覺,一聲輕細動聽的聲音在她喉間溢了出來。

這一聲呻吟讓壓抑了幾個月的赫連軒幾乎瘋狂,他只想把她狠狠壓在身下,瘋狂的索取,但是她有了孩子,他一定要溫柔……

赫連軒低下頭繼續貪婪的允吻着封千凝的脣,灼熱的呼吸縈繞在封千凝的臉上,帶動着她彷彿也一起沉醉於其中。

封千凝的腦海已經完全的混亂了,她現在只能傾情體會他的每一次觸碰,她大聲喘息着,期待着他更多的進攻,而她的雙腿慢慢地張開,迎接着他……


“你是我的……”

赫連軒將她的雙腿撐開,在粉嫩間不停地試探着,引得她不停地發出無法忍耐的嬌吟聲,緊接着他膨脹的慾望整個沒入她的體內。

“啊……”

封千凝高昂起頭呻吟出聲,她的雙臂緊緊地抱着赫連軒,黑白分明的大眼癡癡地看着他,她的身體感受着他每一次的火熱進攻,這樣的感覺已經疏離了太久,讓她沉迷其中。

當他的動作變得越來越有節奏感後,封千凝隨着他的每次進攻嬌吟着,喘息着,整個臥室裏都是美妙的氛圍。

赫連軒原本想控制的節奏慢慢被打亂,他越來越瘋狂的聳動着身體,不停地在她的柔軟裏衝擊,這樣的感覺讓他沉醉,只有這一刻他才能完全擁有她的嬌美和性感,完美的融合,讓她一次又一次成爲他身體的一部分。

“慢一點……”

封千凝輕聲說着,赫連軒的動作實在太激烈了,她只能讓他把節奏放慢。

柔軟的大牀上,兩具互相交纏的身體不停地的上演着久違的激情。 其實何老爺子自然能夠料到,雖然何禹嘴巴上說不是他做的,但是要是誰相信了,那麼誰就是傻子,其實從昨天晚上開始到現在,他已經先一步做好了準備,恐怕從昨天想要換掉他開始就陸續有人來取代他們的位置,有錢能使鬼推磨,威廉是什麼樣子的人,還有什麼事情是做不出來的。

但所有的資料隨着他們的辭職而帶走,就算有人才也未必那麼短時間內能穩定局面,何明崇會氣成這樣在他意料之中。因爲有些人走的時候,毀掉了電腦中所有能夠毀掉的東西,就算是段時間內找專業的人來修復,那也不是能夠完全修復的。

“你,很好,何禹,我看走出何氏,你能如何,別以爲沒有你何氏就會垮,你想看我一生心血付之東流,做夢,你想都別想。何氏一定會好好的,就算沒有你何禹也會好好的,但是我倒是想要看看,你何禹沒有了何氏,你就什麼都不是。”何明崇怒道,他已經料到何禹會採取行動,只是沒想到他會做得這麼徹底。不僅僅帶走了人,還刪除了那麼多的資料。最重要的是,他事先沒有做好準備,這些資料沒了,可能就沒有了。這是最麻煩的事情。

“你還真別說,我就等着看你一生的驕傲怎麼坍塌在你自己手裏,這遊戲才剛剛開始呢,你以爲就這樣子就算了,遊戲是我說了開始,那麼這個說結束的人,也自然是我。當然你不要着急,這好戲還在後頭呢。”何禹說得異常的冷狠,深邃的眼眸淨是陰鷙,帶着一種毀天滅地的狠。

豪門重生之甜寵嬌妻 何禹看了一眼威廉,他倒還真是沉得住氣,到了這個時候竟然還面不改色。

“別以爲耍這種小伎倆我們就會認輸,從今以後你別想在回到何氏,什麼手段都沒用。”

何禹突然大笑,心情愉快得不得了,“你以爲我稀罕何氏。我從來就沒有稀罕過何氏,當初你讓我回來,我之所以答應你,那是因爲我覺得,我當你是我的父親,但是如今,你一個父親居然對我做出這樣子的事情來,你覺得我還能對你心存善意嗎

。你當年對我媽的殘忍行爲,明知道自己有老婆了,就不要在外面勾三搭四的,你知道我媽帶着我們生活的那幾年有多麼的辛苦嗎,對,你一定不會知道,但是我想告訴你的是,那幾年我們活的很累。”

何明崇慘白的脣哆嗦起來,倏地大怒,指着門口吼道:“滾,你給我滾。我再也不想要看到你,趕緊給我滾。”

“不用你趕,我自己會走我等着看你們的下場,我要你們眼睜睜地看着你們怎麼掙扎。”

何明崇本來就身體不好了,被氣得差點吐血。這個混賬。但是眼睜睜的看着何禹離開,卻沒有辦法。

何禹下樓,胡夢已經辦好離職手續,更速度的登記了今天辭職的所有員工名單,何禹沒下命令之前,胡夢和凱麗他們一致的說法是讓他們休假一個月,帶薪休假。

要用人的時候,何禹自己會打電話。

此舉最高興了莫過於他們了,畢竟帶薪休假一個月,這種好事情可不是人人都會有的,何禹對於衷心於自己的人,向來是愛惜的。

何禹下來的時候看到胡夢整理了東西站在那邊,笑着走上去。“收拾好了?”笑着摟她入懷,親了親她的眉心,難得這麼溫柔,胡夢有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該不會剛纔在上面,這個男人受到了什麼刺激,然後腦子變得有些不正常了吧。

“走吧,我們趕緊回家去。難得放鬆,晚上我們吃一頓好的吧。”

“好啊。”

何氏的員工替換非常的速度,走了一批精英團隊又來了一批精英團隊了。僅僅在一天的時間之內。走了最頂尖的銷售經理。馬上就上來另外一個更加牛逼的,在業界,這個人的名氣,還比以前那個還要厲害的。只能說有錢能使鬼推磨,用錢砸下來的挖牆腳速度實在是很迅速。

辭職的部門主管也迅速被人替補,整一個被掏空的何氏從表面上來看,似乎員工的整體水平比以前更好。因爲這現在換上來的人,一個個的都來頭不小。

何明

崇見威廉這麼能幹,心裏也鬆了一口氣。總算是沒有辜負自己,他這麼冒險的做法,至少下場沒有太可怕。

何禹帶走的近五十幾個工程師、和各個部門的精英核心人才,能在一天之內重新找人替補是一件非常不簡單的事情,威廉的確是展現了他的人脈關系還有錢財的強大能力。

可這只是僅有的表象。

何禹早就料到會有這一手,但此前所有的數據資料,都是在一個人的手中的,那個人一走,所有的資料在何禹的吩咐之下,進行備份,然後銷燬了。哪怕是要復原,也難以找到。

更何況他犯了一個錯誤,找的人都是一些大牌的工程師、個個來頭不小、脾氣不小,這一點點的事情,都能夠在那邊叫囂很久。

即便是今天高新聘請過來,但是他們還是不滿足,一個個嫌棄這個,嫌棄那個的。

根本就沒有何禹自己培養出來的人有幹勁,有衝力,還有團結。畢竟何禹的人都是從一開始就培養起來的,所以他們有很強的團隊意識。

威廉一上任就忙得昏頭轉向,何禹丟給他的一顆又一顆的定時炸彈,稍有不慎就會爆炸,危險重重,雖然何氏在他眼裏不算什麼。

但他還是不想讓何老失望,更不想表現得比何禹弱。

他的自尊心不允許。

而這邊威廉忙的暈頭轉向的時候,這邊的何禹別墅,卻是一片的其樂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