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幻大陸什麼樣他一清二楚,但現在這血紅色的天空,濃郁的邪惡渾濁能量,翻涌不息的血腥河水。

讓他一瞬間產生了錯覺。

昆羽在極遠的地方放開氣勢。

回過神來的樹精,飛身而起,快速向昆羽那邊移動。

虛幻大陸畢竟是一個已經成型的大陸,兩地相距不近。

以樹精的準皇速度也耗費了不短的時間纔到昆羽身邊。

剛一落地,樹精直接開口問道。

“源能在哪?”

昆羽轉過頭,有些無奈的指了指周圍。

樹精倒吸了一口涼氣。

“源能被虛幻大陸給吸收了?”

昆羽點了點頭。

“那明鏡界怎麼辦?”

昆羽無奈的搖了搖頭。

閉上眼,樹精用力的拍了拍腦門。

他也有些頭疼。

“先別說這些了,既然已經這樣了,那就讓這邊也發展起來吧,我喊你來的目的就是想問你有沒有辦法。”

“什麼辦法?”


“過濾這個世界能量的辦法。” 昆羽的話一出,樹精便愣在原地。

“過濾整個世界能量?”

“你不會是想過濾虛幻大陸的能量吧。”

沒有回答,昆羽只是用眼睛盯着樹精。

樹精向後退了一步,驚奇的上下打量着昆羽。

“怎麼可能,你別異想天開了,這和你淨化明鏡界可是有本質的區別。”

“明鏡界頂多是能量裏面摻雜了一些別的東西,只要把裏面的東西弄出來就行。”

“而這裏的能量就是由詭異,邪惡,血腥構成的,你把這些東西析出來就沒東西了。”

昆羽眼神微微一暗。

“我知道,但這裏已經具備生命生存的基礎條件,有生命誕生是遲早的事。”

“這裏的能量太過駁雜,吸收這些能量的生物必然也會變得混亂,沒有自我意識。”

“如果任由這些生物成長,對於明鏡界來說反而是一種威脅。”

“所以哪怕是過濾掉一點,好歹能留存一些智慧生命也行。”

樹精沉默了。

這種問題他也考慮過,不過,先別說能不能過濾,就是過濾完以後又能怎麼樣?

這裏整個世界已經變成這樣了,這些污染已經深入世界核心了。

從這裏誕生的生物哪怕擁有自我意識,其性格也會極端的暴躁嗜血。


相比於無腦的蠻獸來說,一個充滿血腥邪惡的智慧生物對明鏡界的威脅不是更大?

樹精張口將這些憂慮說了出來。

昆羽微微一愣,隨後嘆息一聲,坐在了地上。

真的是一步錯,步步錯。

只是爲了偷個懶,結果卻要面臨如此麻煩的事。

兩人相對而坐,各自開始思考方法。

不知過了多久,一道身影悄然出現在兩人身邊。

昆羽一驚,轉頭看向來人。

化身已經安靜的坐在旁邊許久了。

對於這裏的一切,他也第一次見到。

但畢竟曾經是世界意識,對於眼前的這些並沒有多少驚奇。

況且,現在他掌控着明鏡界的陰暗之源。

相較於陰暗之源的純粹,這裏的能量就差了許多。

“你怎麼來了?”

昆羽看着化身眯了眯眼,問道。

化身微微一笑,一邊打量着周圍的環境,一邊回道。

“我這不是感應到樹精過來了麼,我就想反正也沒什麼事,就跟過來看看,不過你現在的麻煩有些大啊。”

昆羽還沒說話,樹精先氣的不輕。

“你監視我?”

化身擺了擺手,無所謂道。

“別亂說啊,誰監視你了,我只是考慮明鏡界的安危。”

樹精還要說話,昆羽微微一擺手,打斷道。

“先別說這些,化身你有沒有什麼建議?”


化身輕笑一聲。

“是有一些想法,但憑什麼要對你說?”

昆羽盯着化身的眼睛,嘴角一咧。

“這裏是明鏡界的衍生世界,同樣也算是我的地盤,你猜我能不能讓雷劈你?”

化身微微昂頭。

“好啦,開個玩笑罷了,別那麼認真。”

隨後神色嚴肅,認真道。

“這裏的問題確實很大,現在沒有生物已經讓我有種濃濃的威脅感,一旦有了生物,對於明鏡界確實是一個大的危機。”

“不過解決辦法也不是沒有。”

“最簡單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將明鏡界通往這裏的空間之門徹底封閉,獨立的兩個世界至少能拖幾百年。”

“不過到時候麻煩可能就會更大,所以,只能算是取巧的辦法。”

昆羽張開的嘴又閉上,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個方法他早就想過,但只是治標不治本,任由這邊無限制的發展,最後早晚會打破兩邊的空間屏障。

到時候兩個世界的戰爭可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

任何一邊產生重大損失都是昆羽不想看到的。

沒管昆羽想什麼,化身繼續說道。

“第二種方法就需要一定的技術和耐心了。”

“你的目的是既要保持兩邊暢通,又不能讓兩邊產生大的衝突。”

“這本來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佔有慾不是那麼簡單就能磨滅的。”

“但現在這個環境下卻正好有一個法子。”

“我們從一開始就在兩邊宣傳對面的存在,讓兩邊的生物都能知道對面的情況,然後進行邊境貿易往來。”

“這樣雖然做不到完全避戰,但卻能減少甚至杜絕大規模戰爭的可能性。”

“在有共同利益的情況下,舉世戰爭的付出和回報完全不成正比,只要但凡有點腦子,都不會發起戰爭。”

昆羽眼前一亮,這讓他想起前世的一些國家相處策略,貌似也是這樣。

不過這個問題解決了,但核心的問題依然沒解決。

“雖然兩邊不會大規模戰爭,但這是在基於這個世界能誕生智慧生命的情況下。”

“依照現在的情況,想要誕生智慧生命,可能性極低,如果不講這些駁雜的能量過濾一些,生物的大腦就永遠也沒法清醒。”

化身微微一笑,不急不緩道。

“所以這就是我剛剛說的共同利益。”

“我的想法是將兩邊的能量進行交互。”

“明鏡界的能量雖然純淨,但過於單一,目前爲止只有兩種屬性的能量,帶上外界的無屬性能量,頂多是三種。”

“作爲一個獨立真實世界,能量屬性太過稀少,很容易被剋制。”

“而這邊的能量雖然駁雜,但卻種類豐富,雖然大多數都是負面能量,但總好過能量單一。”

“所以如果兩邊的能量可以交互,那在世界層面上就可以連成一體,不管是哪邊都不會斷絕於對面的往來,達到會惠互利,共同利益。”

化身說完,昆羽和樹精同時皺眉沉思。

不得不說,化身的這個想法還真的沒什麼毛病。

能從根本上解決能量的問題,也能順道解決兩個世界的矛盾。

算是一舉多得。

但不知爲何,昆羽總覺的有些奇怪。

看了眼身旁同樣沉思的樹精,昆羽猶豫了良久,說道。

“這方法不失爲一個好方法,但操作起來,難度依然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