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看蘇御只是宗師境巔峰,但他的戰力,絕對足以比得上一些宗師境二重天的巔峰強者。

轟。

蘇御飛出去后,立馬穩住了身影,五臟共振,每一寸皮膚都在發光,他將肉身力量催發到了極致,每一次與四王子對碰,他的身體都會震動一下,彷彿被一座山正面撞上了一樣。

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能在力量上,與他抗衡的怪物。

當然,這也是因為對方是大宗師的原因。

要是對方修為與他一個境界,他自身的肉身力量,絕對可以壓制對方。

他內心吃驚,但四王子更吃驚。

要知道,他可是大宗師之境啊。

甚至在前面的武徒境,武師境,大武師境,武靈境,這四大境界,都踏入了極限之境。

只是宗師境,沒有踏入極限之境罷了。

就他所知,蘇御目前也沒有踏入極限之境。

也就是說,蘇御與他一樣,在前面四個境界,踏入了極限之境。

在同等情況下,他的修為還比蘇御高。

按理說,能夠在肉身上壓制蘇御,但現在,卻幾乎相當。

這讓他很吃驚。

「蘇兄,你是不是在武道上,走出了自己的路?」

四王子一拳后,詢問道。

也只有這種可能性,才能讓蘇御展現出如此強大的肉身力量來。

「你猜。」蘇御冷笑,迅速逼近四王子,眼裏的殺意,已經沸騰了。

四王子太危險了。

必須要趁早解決了他,才可以將戰局的天平,偏向他這邊。

「天束!」

然而,就在蘇御靠近的剎那間,四王子袖袍一抖。

他的手臂上的金色護臂,竟然瞬間裂開了,化為了一條條細微的線條,如騰蛇一樣,迅速的燃纏繞住了蘇御。

蘇御立馬感受到,自身的力量,被這些金色的線條束縛住了,竟然有了一種有力發不出的無力感。

「這個老四。」大王子,八王子看到四王子的天束后,內心也不由生出了深深的忌憚。

能束縛住蘇御這個肉身怪物,這種手段,的確可怕。

「戰鬥快要結束了嗎?」

看到蘇御被束縛住了,很多觀戰者瞳孔微微一縮。

「蘇兄,我不會殺你,你跟我走。只要你願意臣服我,我便給你一條明路。」四王子微笑。

蘇御被他的天束困住,已經是待宰的羔羊,不足為懼了。

然而,就在此時,束縛在金色線條內的蘇御,忽然消失了。

下一刻,四王子感受到了極其可怕的殺意,席捲而來,驚的他渾身發涼,迅速往身後躲開,但依舊沒有完全避開,一道雪花,瞬間自他的肩頭淀放,掠過長空,驚呆了觀戰的所有人。

「嘶。四王子受傷了,天啊,蘇公子到底是怎麼從四王子的天束之中掙脫的?」

「憑空消失的,蘇公子已經能涉及到虛空領域了嗎?」

「虛空領域,不是王者級強者才能初步觸及到的無上領域嗎?蘇公子才宗師境啊,他是怎麼做到的?」

此刻,王城外一片嘩然。

誰也沒有想到,剛還佔據上風的四王子,竟然頃刻間受傷了,而那個被天束束縛住的蘇御,竟然逆風翻盤了。

這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

而蘇御一擊未中后,心頭嘆了口氣,這麼好的機會,竟然還是讓對方避開了。

這更加讓蘇御意識到,四王子的可怕。

「殺。」從虛身術之中退出來后,蘇御化作一道閃電,再次畢竟了,這一次,他的蒼穹之眼運轉到了極致。

雙目如電,釋放着極其璀璨的紅色光芒。

。 不過這剛著地,他便感覺到雙臂一陣酸痛,翅膀更是一陣一陣的抽痛。

這邊在檢查數十名士兵沒事後,保羅先下鬆了口氣,「太好了,沒事!」

按照剛才飛機下降的速度來說,其實他們壓根來不及跳傘。

但好在沈鴻給他們拖延了時間。

見他們一個個暗自慶幸,沈鴻看了看自己有些腫起來的利爪,頗有些無奈。

其實沒有他們的話,他覺得以自己一人之力氫元素變異體或許會更方便一些,如今這搞得自己也受傷了,還只能被困在這一塊。

自嘆一聲,保羅突然意識到還有一人沒檢查。

他走到沈鴻身旁仰視,看著身形龐大的生物問道:「你沒事吧!」

強大的壓迫力,令他說話時都少了平日里的那股威嚴。

沈鴻抬手晃了晃自己的一雙翅膀無奈道:「怕是飛不了了,剛才那突擊的火球炸傷了我的翅膀。」

保羅緊皺著眉,沈鴻是它們現在如今唯一能夠出去的辦法,現在是行不通了。

「你現在傷口怎麼樣?」翅膀搭在背上,保羅壓根看不清傷口。

「就是被燒傷了,現在給你看了也沒用,等它慢慢好吧!」

知道沈鴻的構造和人類不一樣,保羅想自己包裡頭那些小罐的藥物也不夠沈鴻用的便放棄了。

保羅問,「你剛才看清楚了是誰朝我們攻擊的嗎?」

剛才半空當中砸下的球體實在是太詭異了,它們並沒有看清攻擊的生物,而且剛才他們也沒有檢測出周圍有什麼生物靠近。

要是非得有什麼解釋的話,那隻能說是從空中墜下來的。

「沒看清!」沈鴻也納悶,剛才要是看清了他就躲過了。

「那算了,你先好好養傷,我去看看情況!」保羅有些失望,但明白如今搞清楚這些事情的前提是,他們必須得活著走出這。

周圍的人在確定沒事後便開始討論對策。

「隊長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呀?」

臨時跳傘,他們只選好了地點,卻沒有來得及看清這周圍的地圖。

打開手機卻發現周圍沒有任何的信號,所以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

最最主要的是,他們現在到底要不要繼續跟蹤下去?

保羅道:「現在的情況大家都清楚,周圍沒有信號,所以我們沒法聯繫基地給我們支援,所以我們現在得想辦法穿過這一片,找個有信號的地方。」

雖是這樣說,但是在跨過一片小山丘后他們才發現它們墜落的地方竟然是距離冰川最近的一座小島嶼。

而且最可怕的是,但周圍都是包裹著的冰川。

所以他們想要走出這,那就只能跨過那。

有了這發現后,他們這才恍然剛才為什麼感覺到一陣涼颼颼的涼意。

不過保羅並沒有因此喪氣,而是找了個至高點觀測哪個地方的冰川數量少。

很快保羅就有所發現北邊的只有一處冰川,冰川後頭還有跟著的幾座小島嶼。

保羅帶著身後士兵,闖入了在冰川流過之地。

入目便是一地狼藉,周遭大雪掩蓋房屋,不遠處山頭還有餘留的幾處房子。

看樣子應該是生活在這的一些原始居民。

「掃蕩一番,有用的生活物品帶走!」保羅聲音響亮,不帶疲倦。

雖是日夜兼程,但周圍的士兵都一再堅持給了沈鴻極大的鼓舞。

「隊長,把這周圍搜了一圈,發現了一些頭骨,看樣子是前幾天剛受到攻擊。」底下士兵將領跪地在前。

「嗯,看看四周有沒有其他痕迹,或許可以跟著痕迹找到變異體」保羅道。

「行了,別廢話,趕緊的,耽擱了時間的話,晚點大家就沒時間找地方安寨紮營了。」這風雪飄落,一旦落日入暮,怕是這溫度更低。

士兵知曉不得怠慢,搜索速度加快。

終究沒有任何發現,「隊長,把周圍都找了一圈還是沒有找到有用的東西,這兒生活的原始居民用的都是一些一些簡易的工具,我們用不上。」

「嗯,那先讓士兵們先他好帳篷度過今天晚上再說吧。」

這兒距離最近的一座冰川也不過才將近千米,這附近一到晚上必定還會在降幾個度。

現在已經是零下幾度,一到晚上肯定是要凍死人的。

不過好在他們士兵背囊上有一個簡易的帳篷。

相較於周圍士兵的松怠,保羅卻是眉骨皺起,眼神閃過迷惘。

「古田,帶幾個人去周圍看看。」這是它們行兵打仗時的常識。

尤其是在這荒郊野外,很有可能會遇到慘狀野獸的襲擊,所以巡邏是免不了的。

原本想著偷懶,保羅都發話了幾個剛躺下的士兵只得起身。

「好!」得到命令,古田帶著幾個小兵就往後面的小道踏去。

他們巡邏的地方就在帳篷的五十米內,保證這一段的安全就不會出事了。

這周圍寒雪包裹,大晚上的涼意更是車鼓動的幾名士兵直哆嗦。

這次無意墜機,他們身上也沒有保暖的大衣,如今身上穿著的還是那一件單薄的外套。

所以在巡邏時他們不得不不斷的加快巡邏速度來給身體增加熱量。

這邊古田前腳剛走,沈鴻就只聽見大帳之外響起了一陣古怪聲響,稀稀疏疏的。

聽到動靜,沈鴻開始警惕起來在這無人煙的地方能出現的不是野獸那就是變異體。

周遭的士兵經過今天這一招全是累壞了,個個都打鼾睡得極香。

只有保羅全程警戒,聽到動靜猛的睜開眼睛,往帳篷外看去,回頭就同沈鴻來了個目光對視。

兩人目光流轉,交換信息。

確定外頭確實有動靜后,沈鴻爬起身悄悄的往大帳外走。

身後保羅緊隨其上。

外頭的月光照亮下來,周遭一片也不再那般昏暗。

間隔出來很快確定的動靜的方向,是從周圍的一處樹叢裡頭發出來的。

「就是那兒了,我去看看吧,你今天受傷了現在在等我!」保羅說罷便從自己口袋當中掏出了槍。

看他動作,沈鴻提醒,「動作小心點,這可能不止一隻,可別打草驚蛇了。」

剛才那稀稀疏疏的動靜是從一個方向發出,但是力度卻不一樣,顯然並不是同一隻發出來的。 隨著小半年的時間過去,上古靈植又迎來快速生長時期。

其他的植物,也好歹生根發芽,長成小樹苗了。

根據科研修士的仔細測算,他們可以開始第二階段的計劃。

由於先前別人給的玄龍岩比較多,他們可以修改此前的計劃,先將多餘的玄龍岩給鋪起來。

然後再重新計算承重量。

往下挖的小隊,經過小半年的挖掘,已經挖到地底下,千米深的地方。

只不過還沒有挖到底部。

由於壓力的關係,底部的沙粒,好歹能夠支撐重量。

雙方作用是相互的。

根據地底下的壓力,又經過仔細的計算,再次更改方案。

這已經是他們第五百多次修改了。

不過每次修改,都更接近於最好最完美的方案。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顧知鳶醫術高明的消息很快就傳的人盡皆知了,皇上賞賜了一大堆東西,連隨意進出皇宮的腰牌都賞賜了,這是何等的榮寵啊。Next post: ——剛才不是還有人在為裴菀菀洗地的么,說什麼富二代用不着當小三肯定是被人騙了的那些人呢,出來啊睜大你們的眼睛看一看,人家自己的家人都出來道歉了,看你們還怎麼嗶嗶。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