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張亮站在那裏不敢動。

“去吧,我先躲起來,不然那女鬼待會兒發現了異樣的氣息你會死的更早。”

說着我又拍拍張亮的肩,然後便躲到了一個角落裏,我儘量的屏住呼吸,兒子坐在我的肩頭,同時我將朵朵放出來,旁邊一箇中年女鬼一看到朵朵頓時就要大叫着衝出去,而就在這會兒我看到了張亮竟然自己開始走起來了。

我一把將女鬼抓了過來,按住他的嘴巴,這個女鬼是個吊死鬼,溼漉漉的舌頭沾滿了我的手掌,讓我十分的鬱悶。

“大師,饒命我可從來沒有傷害過任何一個人。”

女鬼一臉驚恐的看着我。

我笑了一聲,然後問道:“你們這兒有沒有一個女鬼叫做麗麗?”

“有,她是我們這裏的頭,我們都叫她麗姐,她很厲害的!”我鬆開中年女鬼,那女鬼連忙退到了一個角落縮成一團,看樣子是被兒子和朵朵嚇得不輕。

“很厲害?”

“嗯,麗姐最喜歡剝人的皮,她每天都會換皮的,跟着大師來的那個男人是麗姐昨晚看中的對象,麗姐讓我們今晚都不準去打擾她,她要做一件新衣服。”

女鬼顫巍巍道。

我點點頭,然後揮

手道:“你去吧。”

接着我便小心的走了出去,一路上最然有很多的鬼看到我,但是無一不是不敢聲張,因爲朵朵一雙煞目看着他們,只要他們一通風報信便直接將他們滅了。

而這會兒的張亮似乎顯得更加的詭異起來,我看到他渾身僵硬,走路的時候都是直着腿。

“哥哥,你的室友張亮已經被鬼迷惑了,我先跟着去看看!”

我點點頭,然後我也開始行動了,和張亮只是隔着十五米左右,這會兒我不敢呼吸,憋得我一臉漲紅。

到現在爲止我還沒有看到那紅衣女鬼,我一步步的小心靠近。

直到張亮上了樓梯我才閃入了一個巷子,深深的呼吸了幾口氣。

就在我轉身的時候,眼前的這個巷子讓我差點沒有叫出來,竟然坐滿了小孩子,這些小孩子之中有些還只是嬰兒。

兒子看到這一幕,從我的身上跳了下來。

“兒子……”

“爸爸,等會兒,我要去問問這些孩子究竟怎麼了?”

我望了一眼張亮,這會兒的張亮已經一步步殭屍一般的走上了樓梯。然後點點頭道:“兒子,快點,張亮已經上樓了!”

“一分鐘!”

兒子邁着那東倒西歪的小腳丫,然後背對着我豎起了一個胖嘟嘟的小手指。

看着兒子的樣子,我突然自己有點笨了。看着兒子走到那一堆小孩子中間,那些小孩子頓時圍着兒子,然後嘰嘰喳喳說着什麼,我因爲當時着急張亮,一句話也沒有聽明白。

“走吧,粑粑,先收拾那個女鬼,這裏的事兒我管定了!”

隨後對着身後的小孩子招招手,然後爬上了我的肩頭,我點點頭,也沒有多說,因爲我估摸着這會兒的張亮已經到了二樓,而就在這會兒二樓的燈突然熄滅了。

我連忙抓着兒子的小腳,然後猛地朝着樓上衝去。

朵朵在樓道上也是一臉的着急,看到我來了頓時飛到的身邊道:“哥哥,你那個室友進去了,而且我看到了那個女鬼,她的樣子好,好嚇人。”

我點點頭,連忙跑到了門口,門並沒有關全,還留了一個縫。

順着看進去,屋子裏一片昏暗,但是依舊能夠藉着外面照射進來的鬼火看到了屋內模糊的情況。

我一眼便看到了張亮這會兒坐在一張人皮繃成的牀上,整個牀的下面都是一個個的血淋淋的屍體,這些屍體就算只有那微弱的光也能看到這些屍體沒有皮。而這會兒的張亮坐在這樣的牀上,一個勁兒的傻笑,他的整張臉黑的讓人害怕。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我看到了一個紅影子一點點的靠近張亮,雖然只看得見背景,但是我已經嗅到了一股龐大的怨氣,這樣的厲鬼極難對付,就如兇胎一般,他們的力量和他身體之中積累的怨氣成正比,現在我要是出手阻止的話,那這個紅衣女鬼身體之中的怨氣將又一次疊加。

可是要是我不出手的話,張亮就完了!

我該怎麼辦?

(本章完) 紅衣女鬼一點點的靠近,走到了張亮的面前。

緩緩的轉過身,這會兒我看到了紅衣女鬼那修長的手指,白皙至極,他身上只是披着一件紅色的袍子,面對張亮的時候她緩緩的脫了,露出了白皙如玉的肌膚。

這肌膚未免也太好了吧,完全就如嬰兒的皮膚一般,但是這樣的皮膚讓我看着卻是一種深入骨髓的驚,就如將手猛地伸入了冰水之中一般,讓人觸手即寒。

這會兒坐在我肩頭的兒子緊緊的抓着我的耳朵,抓得我生疼,我不由得將兒子的小手掰開。

“我美嗎?”

我臉色微微一顫,因爲就在這個女子將她那張臉徹底的轉過來的時候,我頓時傻眼了,差點沒有一口氣將我吃的東西完全的吐出來。

這是一張怎麼臉,你們完全難以想象,這個有着如嬰兒肌膚一般身軀的女人卻是有着一張根本就沒有皮的臉,這張臉上完全都是血紅色的肌肉組織,血紅的面部肌肉映入眼簾,那張血紅色的臉上更有着一個個不斷蠕動的乳白色的蛆蟲。

而此刻這個女人卻是搔首弄姿的伸出手撫摸着張亮的臉,張亮的臉上開始出現了異樣,映出了淡淡的血紅之色,有着那渾黃的鬼火的映襯,我更是能夠看到此刻這個女鬼伸出了猩紅的舌頭,在張亮的臉上不斷的舔動着,別說是經歷這一幕了,就是看到都讓我毛骨悚然,而此刻的張亮卻是正在經歷着這樣的摧殘。

“我美嗎?亮……”這個女鬼森然的笑了一聲,那張佈滿了蛆蟲的臉上微微一顫動,就有幾個乳白色的蛆蟲從女鬼的臉上掉落下來,落在了張亮的臉上,而此刻的張亮竟然嘿嘿的笑了起來。

我不想當秘刺 這一刻我知道張亮根本就不能做到我說的那樣,冷靜,因爲此刻的張亮已經完全的陷入了女鬼爲他編制的世界,看他的樣子似乎還挺享受的。

“哥哥,這個女鬼的怨氣很重,大的朵朵都有些畏懼了!”

的確這會兒我已經完全的感知到了那女鬼周身的陰煞之氣已經開始瘋狂的涌出,一時之間我知道這個女鬼要動手了!

就在她那嬰兒肥的手掌在張亮的手上掠過的時候,我猛地一腳踢開了門,身子飛快的射出,隨手凌空畫了一道驅鬼符打出。然後趁着女鬼沒有防備,一把便拉住了依舊沉浸在鬼夢之中的張亮。

二話不說,一巴掌便鏟在了他的臉上。

“張亮!”

我大喝一聲,直接按住了張亮的眉心,又是左右一耳光。

“啊!”

張亮大吼一聲,這才幽幽轉醒。

“很好,又來一個小娃娃,皮膚還挺好的!”

張亮剛醒便聽到了這樣一句話,當即一個哆嗦,然後躲到了我的身後。

“老楊,我剛纔根本就不能自己控制自己的身體,你讓我走在前面,說是跟着我,結果我一轉身便看見你正在一個女鬼做那事……”

“閉嘴!”

我打斷了張亮的話,這會兒我已經不想聽張亮說任何的話,因爲在我們的面前此時有着一個怨氣極大的厲鬼,稍有閃失恐怕就會交待在這兒。

“麗麗!”

張亮這會兒看到我們面前的女人,頓時驚呼道

“是呀,亮,是我,你怎麼不聽話,說好我們單獨幽會的,你竟然帶了外人來,你昨晚對我說的話都是假的嗎?”

“啊,我……我說過什麼話!”

我雖然知道張亮看到的麗麗依然是口中那極爲漂亮的麗麗,但是我看到的卻是一個滿臉蛆蟲,還搔首弄姿的女人,看着就已經讓人作嘔。

“什麼話,你說你願意把你的一切都交給我的,你難道是騙我的!”

我聽到這句話,頓時一臉的驚愕,心中不由得暗叫不好,和鬼萬萬不能開玩笑,只要說過的話,就一定要應驗,不然的話,你說過什麼你就會付出什麼,因爲在你說話的時候其實已經就受到了這個鬼的詛咒,所以這會兒的張亮說將自己的一切都給他這樣的話,就讓事情更加的難辦了。

張亮看着我,渾身顫抖得厲害。

“這都是你自己做的好事,既然如此我乾脆讓你看清楚麗麗的真面目,免得你還不相信!”

“相信,我相信!”

張亮這會兒已經有些語無倫次了。

我搖搖頭,咬破自己的中指,然後在張亮的雙眼之間化了一個圓圈,突然之間張亮陡然一顫,臉色慘白,大叫一聲。

“亮,你不是你可以把你的一切都給我嗎?那我現在想要你的臉皮怎麼樣,就只要一小塊,你放心,只要我換上了你的臉,我就會給你換一張更好的臉,保證讓你滿意,好不好……”

“不,不……”

張亮不斷的後退。

“不要動!”

我大吼一聲,張亮頓時便站在那裏不動了,而且猛地咬破了自己的舌尖。

“你,你都是騙我的,你和其他的男人的一樣,只是想和上牀,根本就不想負責,你這種人,就該死!”

綜神話男神追妻日常 “該死!”女鬼麗麗到最後幾乎是用吼的,渾身的兇怨之氣瞬間暴漲。

這會兒我看到站在那裏的張亮閉着眼睛,也是不斷的大叫着。

“不,我不能死,不!”

突然張亮猛的一口夾着舌尖血的唾沫吐出,一時之間這眼前的一切都開始模糊。

我站在那裏,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這個女鬼,她的臉色由一開始的蔑視此刻顯出了一絲難以相信。

張亮突然張開眼睛,他的渾身已經被汗水溼透了,我連忙按在張亮的肩上道:“兄弟,穩住,你要堅信,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要是你一開始就弱勢了的話,那你就真的要被弄死了,你現在只有一條生路,那就是不要怕,你是人,她是鬼,人有三口氣,鬼只有一口,我們一起滅了這個女鬼!”

我不斷的鼓動張亮,說實話張亮目前的狀態十分的不好,稍有不慎他就會再一次陷入眼前這個女鬼的圈套之中,一旦再一次落入,這一次女鬼有了防備,我恐怕都難以救他了。

“老楊,你究竟什麼來頭,怎麼突然懂得這些了!”

“別問那麼多,朵朵你現在去保護張亮,你有煞目,我相信那女鬼不敢靠近你!”

朵朵點點頭,然後飛向了張亮,張亮渾身一顫,雙眼緊閉,此刻的朵朵停在了他的肩頭,雙目血紅。

“張亮,這次能不能逃過

一劫,就要看你有沒有勇氣了,記住遇到任何的情況一定要冷靜,記住我教你的,吐口水!”

張亮點點頭,面色慘白。

就在我鼓勵張亮的瞬間,眼前整個空間竟然完全的變化了,我臉色一沉。

要知道如今的我已經開了陰陽眼,根本就不可能在被鬼遮掩,難道我之前看到的都是假象,之前是我被鬼遮眼了嗎?

一想到這裏,我的臉色驟然大變。

因爲我回頭,我的身後沒有張亮的影子,同時也沒有朵朵,我甚至都感覺不到他們的氣息。

此時坐在我肩上的兒子道:“粑粑,這個女鬼好厲害,竟然能夠將我們陷入她佈置的鬼境之中,粑粑要小心了。”

我點點頭,隨即將中指咬在口裏。

隨着四周空間的不斷的變化,我的臉色是越來越凝重了。

“兒子,你能分辨出那女鬼在什麼地方嗎?”

我緊緊抓着兒子的小腳,生怕那女鬼傷害到我的兒子。

“粑粑,這個女鬼會點陰陽陣術!”

我心中一緊,對於兒子的強大我一直都是隻接受,因爲兒子的認知已經完全超越了我的水平,對於兒子我只有學習和認同的份兒。

“小心!”

兒子突然按住我的頭,然後對着眼前就是吐了一口口水。

啊!

我突然渾身一顫,連忙退後了幾步,因爲就在兒子一口口水吐出的瞬間,眼前一股狂暴的陰風剎那之間化作了一個血紅色的人影。

眼前的這個女人正是纏着張亮的麗麗。

麗麗此刻渾身血光,全身早已脫去了那嬰兒般肌膚的外皮,赤露露展現在我的面前,血肉之間早已腐爛,乳白色的蛆蟲不斷的蠕動着。

“你是誰!爲什麼要干涉我的事情!”

麗麗站在我的面前,渾身都是血紅色皮肉,此刻兒子那一口口水直接腐爛了大半邊的臉。

我四處看了一眼,根本就沒有看到張亮和朵朵,這個女人不簡單,我生怕她在來個調虎離山之計。

“邪門歪道,當誅!”

我沒有絲毫絲毫的猶豫,咬破中指,凌空便畫出了一張血符,在陰陽師符籙之路上,血符,其實已經是高水平的符咒了,也是最方便最有效的,但是血符也有一個最大的弊病,那就是血符會讓人短暫的陷入極度的疲勞,身體會吃不消。

但是我有小蝶爲我準備的鬼奶,完全可以抵擋一陣。

“疾!”

我身子猛地一躍,一指便朝着麗麗點去,血符在我的手指之前瞬間無限的放大,帶着一點點火光,朝着麗麗包裹而去。

“雕蟲小技也在我的面前獻醜!”

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麗麗竟然會解符,這讓我感到十分的棘手,那一符下去,瞬間血光飛濺,化作了道道無形的光芒,籠罩着麗麗。

“破!”

那張早已面目全非的嘴裏吐出了一個字。

破字一出,瞬間整個空間都涌動了一層氣浪,將我之前凌空而化的血符碾得粉碎,不但如此這一股磅礴的氣浪在衝破血符的瞬間,化作了找一個巨大的鬼頭,朝着我撕咬而來……

(本章完) “離我們遠點!”

就在那恐怖的鬼頭朝着撕咬而來的瞬間,兒子突然開口。

接着我便看到兒子伸出他那胖嘟嘟的小手然後對着那朝着我們撕咬而來的鬼頭猛地一點,突然之間整個空間猛地一顫,一聲慘叫,下一刻四周的環境再一次的變化,只不過這一次變回了我們之前看到的那樣,再一次回到了之前我們進入的那個房間,而且在我的身邊張亮依舊是站着,只是這個時候的張亮渾身都在顫抖,不但如此,我還看到了朵朵的雙目血紅,嘴裏一股股的鮮血流出。

“不好,朵朵他們還在那陣法之中,兒子你有沒有辦法讓我進去!”

兒子點點頭,然後卻又是有些爲難道:“粑粑,凡兒好累!”

我將凡兒抱在懷裏,這會兒的凡兒顯得十分的疲憊,一雙大眼睛已經只是微微張開,就如那種來了瞌睡的小娃娃一樣。

“兒子,你沒事吧!”

兒子是第一次表現出這個樣子,讓我看着十分的心疼,可同時我的心中又是十分的着急,畢竟張亮是我的兄弟,朵朵更是我的妹妹。

“粑粑,沒事,凡兒只是想睡會兒,凡兒把你再一次送入陣法之中,但是粑粑你記住,凡兒只能爲你支撐十分鐘,要是十分鐘之後你還沒有出來的話,凡兒也無能爲力了!”

我點點頭,抱着凡兒,在他的額頭親吻了一下,冰涼徹骨。

凡兒露出了一個疲憊的笑容,然後伸出他的小手指點在我的眉心之中,我頓時感覺渾身一顫,在一次睜開眼的時間我的面前已經有一次回到了之前的那個幻陣之中,只不過兒子不在我的懷裏,我一眼便看到了被滿頭長髮包裹住了朵朵,那長髮就如是一把把的鋸齒,將朵朵的臉上劃滿了傷口,我身子猛地一顫,拿出兜裏的鬼奶,猛地喝了一口,然後衝向了朵朵。

朵朵看到我連忙大叫一聲。

“哥哥,快閃!”

太快了,我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便直接被身後突然出現的女鬼一腳踹飛了出去。

一股龐大的怨煞之氣此刻充滿了整個陣法,我看着時間,十分鐘,剛剛已經消耗一分鐘了,我不能再有絲毫的遲疑,絲毫的害怕,不管遇到了什麼我都要衝,我都要闖。

“啊!”

就在這會兒我聽到了張亮的聲音。

“張亮!”

“哥哥,你的室友這次多半是凶多吉少了,他不聽我的話,我讓他冷靜不要受迷惑了,他偏不聽,我也沒辦法!”

我連忙一步踏出拉着包裹着朵朵的烏黑長髮。

“朵朵,我先救你出來!”

朵朵連忙搖頭,此刻她的頭被這烏黑的長髮包裹着,根本就不能動彈,而且這些頭髮還在不斷的入侵她的頭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