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架子順勢一閃身溜了出去。

完全不顧後面球球的謾罵聲。

「來了。」

伏魔大帝再解除了須臾的壓力后對他提醒道。

「什麼來了?」

須臾還沒有反應過來,身體便忽然失去感覺,隨後如同子彈一般射了出去。

他的身體碰到了回天罩,然後再次被反彈到空中。

關三觀還沒有睡下,被空中的異象給吸引出來。

眾多弟子也出來看熱鬧了。

歸墟山,湖洛山,潛影湖,紫苑茶莊,御靈街。

甚至都練相隔甚遠的奚落遺址的居民都看了過來。

天空中,彷彿有一位隨手就可以湮滅時空的大能降臨於此。

整個世界都將為其顫抖。 陳寧望向韓瑾瑜,淡笑的說:「來得匆忙,確實沒有做準備。不過既然韓先生你這麼說了,今晚還是給我老婆母校籌款,那我就稍微的表示表示吧。」

陳寧說完,就在宋娉婷面前蹲下。在現場所有人的震驚之下,脫下宋娉婷左腳上的水鑽高跟鞋,放在桌面上,微笑的說:「就這隻高跟鞋吧!」

宋娉婷俏臉漲紅,恨不得一腳踢死陳寧。

全場人傻眼,主持人徐洋也苦笑的說:「陳先生,你拿出的這隻鞋,我們不好估價拍賣呀!」

陳寧微笑的說:「那就不設最底價跟最高價,價高者得。」

韓瑾瑜沒想到陳寧這麼無恥,拿不出東西拍賣籌善款,竟然脫一隻宋娉婷的高跟鞋來當擋箭牌。

他心中冷笑:好,既然你把你老婆的高跟鞋拿出來拍賣,那我就買下來,看你臉面何存?

韓瑾瑜這麼想着,舉起牌子:「我出價一千元!」

現場的老闆們,見到韓瑾瑜出價競拍,都回過神來,紛紛湊熱鬧跟拍。

很快,高跟鞋的價格被搶拍得很高,竟然到了十萬。

韓瑾瑜似乎是對宋娉婷的高跟鞋志在必得,舉起牌子,大聲的說:「一百萬,誰還敢跟我搶?」

徐洋沒想到一隻高跟鞋都能夠拍到一百萬,他激動的說:「一百萬一次,一百萬兩次,還有人出價嗎?」

「沒有的話,那我就要宣佈這隻高跟鞋是韓先生……」

徐洋的話還沒有說完,童珂就已經按照陳寧的吩咐,舉起手中的牌子,大聲的說:「我姐夫說出價一個億,買回我姐的這隻高跟鞋!」

什麼?!

出價一個億!

天啊,這什麼神仙操作?

我隨手拿只我老婆的高跟鞋出來拍賣,你們笑話我。

但是我出價的時候,你們全部都嚇傻了。

我自己賣,自己買,交易的錢捐出去,白白損失一個億。

但有什麼關係呢?

我只為逗我老婆一笑!

徐洋聲音都顫抖了:「我宣佈,這位陳先生,一個億買回他老婆心愛的高跟鞋。並且把一個億款項,捐給中海大學修建實驗大樓。」

中海大學的校長,還有現場無數的嘉賓,都紛紛拚命的鼓掌。

紛紛恭喜宋娉婷,有此良婿。

大家紛紛討好陳寧,想要跟陳寧這豪橫人物攀交。

唯獨韓瑾瑜,那表情跟吃了屎一樣難受。

想要在陳寧面前裝逼,沒想到人家陳寧是真的牛逼,這臉真是被打得啪啪的。

陳寧拿出一張運通黑卡,當場付款一個億。

然後,他親自拿起桌面上那隻精緻的水鑽高跟鞋。

走到宋娉婷面前,單膝跪下,溫柔的給宋娉婷穿上高跟鞋。

宋娉婷俏臉佈滿激動,眼眸里全是柔情。

她感覺她幸福的就像是公主,陳寧就是守護她的騎士。

……

此時!

天海省城,唐家尊府。

唐北斗懶洋洋的躺在椅子上,管家唐三才,正拿着一把剃刀,在給他刮鬍子。

門外走廊上,一個身材挺拔的五旬男子,正焦急的等待着。

終於,唐三才給唐北斗刮完鬍子。

唐北斗坐直身子,淡淡的吩咐唐三才:「讓他進來吧!」

「是,老爺!」

唐三才收拾東西退下,同時對在門外等待多時的挺拔男子說道:「陸先生,唐爺讓你進去。」

原來,在門外苦苦等候許久的這中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江南四庭柱之一。陸家的家主,陸蒼天。

陸蒼天快步走進書房,畢恭畢敬的拜道:「門生陸蒼天,見過唐爺。」

唐北斗淡淡道:「蒼天你急着求見我,想必是為你女兒的事情而來。」

陸蒼天低着頭,沉聲道:「對,犬子前不久剛剛喪命,沒想到小女竟又遭毒手,門生悲憤難平。」

唐北斗眯着眼睛:「這麼說,你是來找我討說法的?」

千千 兩天後。

庚子年,七月一。

蕭翦領一萬五千部隊,從帝都出發,劍指倉山,要平定馬匪之患。

百姓們夾道歡送,歡呼雀躍!

太平盛世之下,他們最痛恨的就是馬匪跟綠林強盜了,如今天子終於派兵,讓他們口口相傳,甚為高興。

秦云為蕭翦舉行了出征儀式,甚至還提前去祭祖,為左大營祈求平安順利。

文武百官也都到了,為蕭翦送行。

秦雲站在最前面,跟一身戎裝,威武不凡的蕭翦說話。

「陛下,臣走了,還望您多照顧照顧小妹,臣怕她…」蕭翦欲言又止,因為武舉一事朝廷上下對他跟蕭淑妃都是一片埋怨。

他怕他一走,就有人在後宮冒出來欺負自己小妹。

秦雲懂他的意思,嚴肅道:「湘兒是朕的妻子,誰敢動她,你放心去吧,朕等你大勝歸來!」

「是!」

聽到陛下這麼說,蕭翦明顯放心不少,深深一拜,然後翻身上門,大喝一聲,三軍出動。

鐵蹄聲隆隆,極度肅殺。

蕭翦勇猛,左大營更是虎狼之師,他能執掌此軍,絕對不是靠裙帶關係,而是正兒八經的真材實料。

待三軍出發,行至郊外。

秦雲便帶領眾人回了皇宮,一眾朝臣也都散去。

養心殿,蕭淑妃哭成了淚人,她本想去送送自己大哥,但又害怕壞了規矩,引起朝臣的不滿,便沒有出現在這個場合。

她跟蕭翦兄妹感情很好,血濃於水,大哥要上戰場廝殺了,即便對象是馬匪,她也擔心不已。

秦雲見她梨花帶雨的樣子,心疼不已,乾脆那都不去了,抱在佳人在懷,輕輕安慰。

這兩天王敏以及一些後宮嬪妃都來找過秦雲,秦雲都是不見,對蕭淑妃可謂是寵愛至極。

整個後宮,都在傳蕭淑妃如何受寵,如何御前紅人,一時間風頭無兩。

武舉的事也因為出征倉山,而暫時告一段落。

可看似風平浪靜的帝都,實際上在醞釀著一場巨大的風暴!

這一日,深夜,帝都下起了傾盆大雨!

七月酷暑,很久沒有下這樣大的雨了,甚至還有電閃雷鳴。

帝都中央大街的某一處民宅,黑影綽綽。

「啪嚓!」

一道閃電劃過!

宅中幾十道蒙面黑衣人的身影赫然露出,他們站成數排,很有紀律,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一個身高七尺,手握長劍的男子居高臨下,目光冷冽,如同機器一般站在原地不動。

所有的黑衣人任由傾盆大雨沖刷身上,也不避雨,彷彿是在等什麼,顯得極其壓抑。

就這樣過了兩個時辰。

為首男子嘶啞的聲音響起:「今夜丑時,養心殿,斬首蕭淑妃!」

「是!」

眾殺手抱拳,眼中透出一抹寒芒,彷彿進皇宮殺一位貴不可言的皇妃,是一件多麼輕鬆的事一樣。

電閃雷鳴,掩蓋了這裡聲音,增加了幾分詭譎的味道。

與此同時。

王府之中。

王家嫡系齊聚一堂,杯中有熱茶,已是深夜,王渭等人卻是絲毫沒有睡意。

「爹,妙啊妙啊,這樣不僅能殺了那個賤女人,還可以趁機打壓一下郎中令常鴻,此人左右逢源,不肯接受咱們的拉攏。」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而因為損耗精神力和體力產生的疲憊感,通過休息也恢復不了,只能和夜琛接觸才能恢復!Next post: 三名幻字人未及躲閃,身體被刀氣一劈兩半。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