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素青也被扔了出來,如果趙學文不好好照顧一下的話,這兵慌馬亂的讓一個女兒家如何逃命。所以趙學文此刻的念頭只有一個,那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把素青姑娘安置好,然後回來和兄弟同生死。

不過他不明白,素青可是心中清楚,雖然嘴上說不出來,但女人的手段不僅多而且妙,只是一個不小心扭了腳就大大拖慢了前行的速度,儘管趙學文已經急得滿頭冒汗,但還是不得不把速度放慢下來,遷就著「艱難」前行的素青。

而等好不容易把素青安頓下來的時候,滿身血跡的凌霄也追了上來,喘著粗氣說了一遍客棧處激烈的戰鬥。

總算把趙學文忽悠過去之後,趙學文卻又突然冒出了一個念頭,那就是要親自去問一問胡六,到底是不是胡六把凌霄的行蹤泄露了出去,才引起的這場圍殺行動。

說實在的,在趙學文看來,凌霄向他打聽胡六的下落是正常的,畢竟是代表著聯軍潛入無畏帝國的特使,了解一下聯軍各分支的行蹤還是能說得過去的。可是胡六向他打聽凌霄的行蹤就顯得有些不正常了,趙學文也是搞地下活動的熟手,上線問下線。百無禁忌,而下級問上級卻不免有些僭越了。

而胡六剛剛從自己這裡打探去了凌霄的行蹤,接著就被圍殺。要說一點關係也沒有,這事也太巧了些。可是趙學文心中終究不相信和自己一同長大的胡六會做出這種事情來,才有了親自去問一下的想法。

說起來,這樣的事情正中凌霄的下懷,來而不往非禮也,可是對於趙學文的深情厚意,凌霄感動之餘也有些羞愧。趙學文對凌霄。肝膽相照,凌霄對趙學文卻有些不太厚道,雖說有些事情鑒於事關重大不方便對人談起。可是這終究是凌霄心中的一個死結。

事到如今, 萌妻到貨:陸少請簽收 ,畢竟對方圍殺自己在前,這是事實。因此也就隨趙學文一起前往。而「扭傷了腳」的素青卻只能在自由之劍秘密駐點等著了。

凌霄窩火,趙學文窩火,事實上胡六更加窩火。他提供的消息還算準確,也確實按照他的消息找到了凌霄的行蹤,但臨海城統領趙會和凌霄之間有「衝突」這件事情卻沒有打探清楚。

為此,刀盟賠上大批好手不說,視此為平生第一戰,想要藉此出頭的陸天卻是感覺大大丟了自己的面子。回來后一直沒有給胡六好臉色看,因此。當門房通報有人來找胡六的時候,胡六的心中也是窩火至極。

陸天感覺到了不尋常的氣氛,已然帶著他的親信離開了這處落花無意樓的據點,往常必然會跟隨同行的胡六這次卻是被陸天刻意地留了下來,打探後續情況。

同時十分火大的三人不過是在落花無意樓的前堂剛一會面就彷彿火星撞地球一般,立時火爆起來。

趙學文的第一句話是,「胡六,你老實告訴我,凌霄兄弟的行蹤是不是你泄露出去的?」

胡六的第一句話是,「趙老哥,你怎麼會和這個傢伙走在一起?」

凌霄的第一句話是,「胡六,你個王八蛋,果然是你幹得好事!」

可以說直到此時,趙學文和胡六雖然都自以為了解真相,但實際上只是知道很少的一部分罷了,只有凌霄才知道客棧刺殺事件的整個內幕,不過,既然出手的真是胡六,那也不用多說了,干翻了再問個清楚。

只是還沒等凌霄動手,胡六卻是仰天長笑起來,「趙學文,你我一起長大,到了如今,你真的要幫這個凌霄嗎?不怕告訴你,這凌霄是我的死敵,今天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胡六對於凌霄還是有些懼怕的,關鍵是當初魑魅魍魎四連擊造成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小命受制於人的滋味,胡六是再也不想嘗試了,不過這落花無意樓好歹也是刀盟在無畏帝國之中較大的據點之一,一點人手還是能夠湊出來的。再說要是好運當場宰了凌霄,在狂刀陸天面前也好有點面子不是。

至於凌霄面對胡六卻是半點也不害怕,且不說這傢伙當初就是手下敗將,即便再加上幾個手下什麼的,對於已經掌握了以身為弓的最強攻擊箭術的凌霄來說,隨意收拾掉也不在話下。

說起來,凌霄也覺得有些奇怪,之前在客棧的時候,對手雖多,修為上卻沒有什麼高深之輩,但凌霄卻是偏偏不敢出手,隱隱覺得自己當時出手的話絕對討不了好,這才有了後來絞盡腦汁借勢解圍的做法。

可如今站在這落花無意樓中,同樣被對方以眾凌寡,卻現也沒有了當初那種忐忑的感覺,取而代之的則是必勝的信心和信念。

其實出現這種情況也不難理解,凌霄雖然感應不到修為已到聖境的陸天的存在,但意識空間之力非同尋常,對危險的感覺也是舉世無雙,這才導致了凌霄忐忑的感覺。

而趙學文此時終於確定凌霄遇險正是由自己隨意一句話而起,更是有些愧疚,「胡六,你和凌霄的恩怨,我並不清楚,但是你這樣做,置我於何處啊!」

面對趙學文的質問,胡六卻是有些不以為意,「兩國交戰,各為其主,我的做法又有什麼錯,趙學文!你口口聲聲叫我兄弟,有你這樣做兄弟的嗎?和外人合夥對付兄弟,你也佩做我的兄弟!」

要說場中最痛苦之人非趙學文莫屬,一邊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一邊是寄託了無畏帝國將來希望的關鍵人物,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叫他如何取捨,似乎無論怎麼做都有些占不住道義!

權衡半天,趙學文艱難地下了決定,凌霄與胡六的恩怨自己根本沒有立場插手,「胡六,別的話我也不多說了,如今的情況下,我趙學文再不摻和你們二人的恩怨,凌霄,我們走!」

眼看著到手的功勞,胡六如何會讓凌霄溜走,「想走,沒門,今天既然你凌霄進了我這無意樓,就別想再走了,來人,圍起來!」

胡六一聲令下,刀盟中人已是紛紛從暗處走了出來,竟然比剛剛客棧中的殺手還要多上一些,不過修為上卻是差了不少,儘管如此,近百人的圍困也不是說走就能走出去的。

面對圍上來的刀盟之人,趙學文卻是氣到了極處,「胡六,今天是我趙某人把凌霄帶進這裡的,我把話撂這兒了,我必須把凌霄再完完整整地帶出去!」

心中想像著種種拿住凌霄的好處,胡六又怎麼會在意趙學文所說的話,甚至心中一橫,「趙學文,別說我胡六不給面子,你要走,請走,但凌霄不能走,你要是再這麼維護著他,可就別怪我胡六不念舊情了!」

胡六無情的話語讓趙學文心中最後一絲對胡六的情誼也消散無蹤,他總算看了出來,這胡六再不是當初的胡六了,為了他自己的利益,兄弟情誼在他眼中也不過是拿來交換的東西罷了。

只是張學文心中幾十年來的兄弟情又怎麼能如此輕易地放下,眼中已是流出了淚水,語氣更是有些哽咽地輕聲問著胡六,「胡六,我趙學文要你挺起胸膛,面對著我,把話再說一遍!」

面對著張學文,胡六要說絲毫不念舊情也不對,但是這點兄弟情和他遠大的前途比起來卻又是不算什麼了!

心中給自己打氣,但眼神卻是飄忽之中死活不敢望向趙學文的方向,嘴中卻是斬釘截鐵地說著,「再說一百遍也是如此,總之,幫助凌霄就是與我為敵,別怪我手狠!」

聽到了這個答案,趙學文頓時如同瞬間老去一般,臉面之上再也沒有原來的紅潤,留下的只是一片死寂,茫然之中,同樣再不看向胡六的方向,只是把右手舉了起來,狠狠地揮了一下。

隨著趙學文的揮手,更遠的夜暗之中突然一陣吶喊,卻是衝出了更多的黑衣人,也不多話,只是悶著頭,一通狠殺,看架式,竟是四面八方都有人在動手,數量上更是遠遠超過了刀盟這點家底。

別說落花無意樓的好手都已經被陸天帶走,即便是好手都在,也架不住這麼多人的圍殺,頓時一片慘叫聲響起。

整個斗場之中,最接受不了的自然是做著美夢的胡六,瞬間被人翻盤,而且註定再無一絲活路,這讓剎那前還在想像著成為刀盟長老的他如何能夠反應過來。

傻獃獃地看著手下被一一砍殺至死,落花無意樓被一把火焚燒,胡六竭力地想讓自己相信這不過是一場惡夢,而黑衣人們則是把閑雜人等一一殺光之後,再次如流水一般回到了黑暗之中。

場中如原先一般再次只剩下了胡六、趙學文、凌霄三人,可三人心中都明白,這與剛才的情況已是完全不同。

趙學文的眼中閃過一絲的不忍,默默地轉過身去,背對其它二人。凌霄和胡六同時明白了趙學文的打算,那就是今天就在這裡解決恩怨!(未完待續。。) 對於胡六,凌霄心中並不害怕,畢竟曾經是自己的手下敗將,而且這個時候凌霄所想的事情是到底要不要留胡六一條命,如果真的下毒手殺了胡六,趙學文嘴上不說,心中也一定會多多少少留下點芥蒂。

可是還沒等凌霄轉完這個念頭,隨著胡六二話不說開始攻擊,凌霄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如果不全力以赴的話,估計他根本沒有能力決定胡六的生死,而是胡六來決定他的生死。

因為,胡六手中的刀一出手,就讓凌霄知道了什麼叫做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那夾裹著凜冽刀氣的刀還沒有砍到近前,凌霄已然感受到了一種被天敵鎖定的僵硬感,面對著那刀竟然根本沒辦法去躲,只能硬接。

可是以身為弓是用來射箭的,又不能真的像以前的龍形弓一樣還能化成短棍的形態,去格檔一下,再說凌霄也沒有信心自己的骨頭能夠真得擋住那把長刀。

無奈之中,手上取出兩支風羽箭就那麼十字交叉,迎著刀鋒主動去擋,要知道如果讓胡六的刀真正發揮出來威力的話,結果肯定不怎麼美妙,還不如主動迎擊,擊敵於半途,在長刀威力還沒有達到頂峰的時候引爆它的威力。

可以說只是一刀砍出,就幾乎把凌霄逼進了死地,要不是凌霄心思動得極快,再加上有入微境界幫助的話,極有可能首次接觸就會受重傷。

即便如此,在刀和箭接觸的剎那之間,本身材料並不是什麼特別堅固的兩支風羽箭還是第一時間被長刀砍成了四節,乘著那麼一點時間,凌霄腳下用力,終於擺脫了胡六的鎖定,身形飛退,想要脫開長刀的攻擊範圍。

事實上。胡六心中極為明白凌霄弓箭的威力,因此才會動手第一招就祭出了剛剛學自陸天的狂刀九式第一招,風捲殘雲,為得就是讓凌霄沒辦法輕易脫離戰圈。

這時候見凌霄想要拉開距離,胡六又怎麼會答應,同樣的腳下用力,刀式不變,就那麼向著凌霄追擊而去。

沒錯,凌霄的射速是相當快,也可以從周身任何角度射出致命的箭支。可是那是對於一般的對手而言,對上尊境巔峰實力的胡六可就沒有這麼好用了。

首席盛寵:離婚萌妻出嫁 ,無論如何努力,一時之間竟是無法擺脫。

而此時的胡六已經露出了陰冷的笑容,還是陸天說的對,不愧是刀盟新一代最強者,這招近逼戰術還是陸天聽說胡六的遭遇后,經過認真分析專門為對付凌霄而準備的。如今一看,不得不佩服陸天的能力,僅僅憑藉著胡六的口述就抓住了凌霄的弱點。

而胡六之所以露出冷笑是因為他知道自己贏定了,因為凌霄的背後就是正在燃燒的落花無意樓。再想退已是無路可退,可要想變向的話,速度只會驟然間降低,只要出現那麼一點的遲滯。胡六的長刀會毫不猶豫地刺進凌霄的胸膛。

對於自己的困境,凌霄也明白,擺在眼前的路無非只有兩條。一條是直接撞進火場,以擺脫胡六如隨骨之蛆一般的追擊,另一條則是主動上前,以受傷為代價,鉗制住胡六手上的刀再圖反擊。


可惜,凌霄也知道這兩條路都不怎麼好走,撞入火場的話,胡六有可能停下來,也有可能跟進來,但自己卻是註定會被燒個徹底,骨頭再強悍,皮肉也架不住身後的熊熊大火。

而主動前迎的話,先不說有沒有把握把傷勢控制在自己能夠接受的位置,單是功力對比上,凌霄就沒有絕對的把握鎖死胡六手上的刀。

兩難之中,凌霄飛退的身影已然接近了火場,恐怕再過上那麼一丁點時間,就會連選擇的權力都失去。

就在這時,一個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變化出現,一道藍光從凌霄的懷中飛出,隨後,凌霄的身體就彷彿被一要無形的繩子牽動一般,猛然間向著一側倒了出去。

慣性太大,倒出去的凌霄還是沾到了一些火星,不過問題不大,隨意一拍就滅,關鍵的是凌霄終於找到了出手的機會。

雙手一揮之中,兩道靈力光芒閃過,一支明暗化形箭,一支純金系攻擊箭已然攻擊到了胡六的眼前。

而胡六這時候也表現出了與尊境巔峰相對應的實力,先是一個急停消去慣性,接著長刀左右一擺,把兩支襲來的箭卸到了一邊。

之所以用卸力的手法,是因為胡六知道凌霄的箭上古怪頗多,硬接的話還真有可能再次中計,而他的這種謹慎也確實讓他躲過了明暗化形箭的偷襲。

只是有這麼點時間的耽擱,凌霄源源不斷的攻擊已經徹底展了開來,局勢彷彿與剛才調了個,如今該輪到胡六被無孔不入的箭支逼得步步後退了。

胡六顧不上思考剛剛凌霄懷中的藍光是什麼,趙學文則是依然背身站在一邊也沒有看見那詭異的一幕,也只有凌霄才知道,剛剛救了自己一命的正是通常都躲在自己懷中酣睡不醒的小藍金蝙蝠。

憑藉著每天吸食藍金帶來的強健體魄,小藍金當時以最快的速度用爪子把凌霄直接抓到了一邊,雖然鑒於力量上的限制抓出去並不算遠,但正是這誰也沒有料到的一抓,把凌霄徹底解放了出來。

而抓完凌霄之後,小藍金早已飛入高空,借著夜色的掩護,三轉兩轉已是消失在了胡六的視線當中。當然凌霄憑藉著意識空間之力還是能夠感應到小藍金所在的方位,而此時的小藍金彷彿如同它的父母一般,第一次在凌霄面前展示出了獸性的一面,眼睛完全變成血色不說,小小的爪子已然爆長了三寸,而且看它的樣子正在找機會想要抓上胡六一爪。

從來也沒想過貪吃貪睡的小藍金居然還有這麼一面,凌霄卻是不喜反憂,不為別的,小藍金平日里的樣子十分乖巧,凌霄還能借口寵物以掩蓋它的存在,可是如果有人看到此時小藍金的樣子,那麼不用說定然會認出正是恐怖的嗜血蝙蝠妖一族,恐怕到時候,凌霄也沒什麼辦法再掩蓋這個事實了。

不過目前唯一的目擊證人就是眼前這位胡六,先集中精力將其擊殺才是正理,一箭接著一箭,凌霄發了狠地射擊著,根本不給胡六半點機會,只是功力上的差距,以及胡六的謹慎讓凌霄的攻擊死活達不到致命的地步。

而心思極為活泛的胡六眼見這種情況,竟然就那麼突然之間鼓動靈力讓體外的靈力護罩大了一圈,就那麼頂著箭雨的攻擊再次向凌霄靠近。

而就在他一心向前猛衝的同時,半空中的小藍金也化做一道藍光,由背後向著胡六襲去,只是狡猾的胡六又怎麼會忽視小藍金的存在,就在小藍金將將要攻擊他的時候,這胡六竟然在那一瞬間,強行轉身,借著轉身扭腰而帶來的強大力量,一刀直直劈向了小藍金。

小藍金到底還是太過於單純,哪裡知道人心的險惡,被一刀正正命中了胸口,不過,在凌霄因為小藍金被直接攻擊到而痛苦萬分的目光之中,藍金的小小身軀只是在空中一個趔趄就再次高高飛翔起來,看上去根本不像受傷。

與此同時,凌霄的意識空間之中也傳來了小藍金那有些委屈的意念,就好像一個得不到心愛的糖果的小孩子一般,有些撒嬌的意思。

說實話,通過這些日子的相處,小藍金固然對凌霄極為依戀,凌霄又何嘗不是對小藍金產生了極為濃烈的感情。意識空間之中好好安慰了一下可憐的小藍金,凌霄手中卻是開始竭力地從各個方位射出風羽箭,他相信擊不破胡六的防禦只是暫時的,只要這麼一直攻擊下去,總會有擊中胡六的一刻。

而一擊命中小藍金的胡六心中卻是翻起了滔天巨浪,自己的攻擊能力有多強,胡六一清二楚,要知道就算是身為刀盟新一代第一強手的陸天,也不敢這麼用身軀來擋他的刀,可是無論是從命中瞬間的感覺,還是從砍過後那隻不明生物的表現來看,胡六都明白,人家根本就不在意他自認為強大的攻擊。

而只要有那隻生物存在,凌霄就完全不用擔心會被逼入死角,而連綿不絕的箭雨攻擊還真有可能達到一定程度后擊破自己的靈力護罩,因此,心念電轉的胡六開始思索起了逃命。

只是對他恨之入骨的凌霄怎麼會讓他再次從手中逃脫,更別說凌霄也想到了剋制胡六的辦法。

那就是透點攻擊,胡六格檔的主要途徑就是手中的長刀,一直以來,凌霄為了增強攻擊力度,刻意地放慢了射擊的頻率,為得是保證每去箭的力度都能達到頂峰,但是這也讓胡六有了充足的時間去格檔,去卸力,反而效果不佳。

所以凌霄開始提高射擊頻率和速度,以超過胡六的格檔極限,從而真正攻擊到胡六身上的靈力護罩。而每支能夠躲開胡六格檔的箭支全都在凌霄的刻意控制之下命中在了同一個地方,這就是透點攻擊。

越來越快的射擊速度,讓胡六再也不能面面俱到地擋下所有的箭支,一支支漏過的箭支也開始攻擊到了他的靈力護罩之上,一支、兩支還問題不大,可讓胡六越來越恐懼的是不過百息時間就已經被攻擊到了百次,而靈力護罩也開始漸漸地出現了裂紋!(未完待續。。) 胡六再怎麼想也想不到凌霄居然還會有這麼一隻生物幫助戰鬥,所以絕望之中,也只能毫無辦法地看著靈力護罩碎裂,而就在他靈力護罩碎裂前的一刻,凌霄刻意地射出了兩支搓羽箭,在大量箭支的掩護之中躲過了胡六的注意,正趕在胡六靈力護罩碎裂之後第一時間命中了他的雙腿。

在胡六的心中,靈力護罩碎裂的剎那會產生一個因為碎裂而出現的空當,這也是他逃命的唯一機會,而且逃命的方位他也看好了,就是趙學文所站的地方,只要他能抓住那個空當,直接向著趙學文逃去,不管趙學文會不會救他,最起碼凌霄是絕對不會向著那個方向射箭的。

算盤打得挺好,可惜凌霄根本就不給他逃脫的機會。靈力護罩碎裂所產生的空當,胡六抓住了,而且腳下用力,身體已經發動,或許再有那麼剎那的時間,胡六就能達到心中的目的,在他想來,即便因為逃命而中上那麼幾支箭也是值得的。

可是就在這時,雙腿上的疼痛卻是讓胡六心中一沉,眼中希冀的目光也迅速地轉變了絕望之色。

而身形已經啟動的他由於雙腿的受傷,再也沒辦法控制去向,就在凌霄一箭接一箭射向他的同時,他也拖著雙腿在慣性的作用下滑向了趙學文的身後。

或許是凌霄的控制力極強,或許是巧合所致,總之是胡六停下的同時正好形成了一付跪倒在趙學文身後的模樣,而凌霄命中他心臟要害的一箭讓胡六也只能在這個世界上說上最後一句話。

試婚老公,一寵到底 ,其言也善,嘴上大口吐著鮮血的胡六,看著近在眼前的趙學文,卻是嘟囔出了一句,「趙哥,記得帶我回家!」

這句遺言說完。胡六眼中的光芒散盡,最終黯然寂滅。而趙學文則是渾身顫抖,同樣的悲痛莫名。


此時的凌霄也沒辦法說上什麼,意識空間之中招呼一聲,小藍金再次化成一道藍光,回到了凌霄的懷抱之中,略微翻動一下,找到熟悉的位置,小藍金也只是一會兒就進入了夢鄉之中。

看著趙學文痛苦的樣子,凌霄有心勸解一下。但話到嘴邊卻是始終說不出口,是啊,能說什麼,畢竟這死在眼前的胡六正是自己擊殺的,縱有萬般理由,也抬不過個死字。正所謂人死為大,凌霄默默地對著胡六心中說上一句,「恩怨就此了斷!」

有夜暗中自由之劍的黑衣人守護,趙學文想必也不會出什麼問題。而且也需要些獨處的時間,所以凌霄也只能默默抱拳對著趙學文行禮告退,離開了已是快要化作灰燼的落花無意樓。

其實對於凌霄來說,與胡六的這一戰收穫也是極大。首先讓他認清了自己的弱點。以身為弓固然體現出了一名弓箭手所能達到的極致,但不能格檔確實也是一個致命之處。

現就是解決了弓的問題,箭的問題也需要及時解決,一是箭體本身堅固程度不夠。造成了攻擊力的缺失,再就是靈力灌輸於箭支上的功法太過一般,沒有能真正體現出弓箭手越級的攻擊能力。

當然有問題。也有收穫,小藍金不過才這麼一點,已經是體若金剛,力大無窮了,要是再養上幾年,再大上一點,把自己拖在空中,甚至是背負著自己飛上高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樣的話,本來是聖境高手才能擁有的空中戰鬥能力將會提前被自己擁有,只要想想,凌霄就是一陣激動,不說別的,任你再厲害,只要沒有達到聖境,沒有升空的能力,在自己騎著小藍金的空對地攻擊模式之下也只能是一盤小菜。那可是真正的聖境之下第一人!

只是如今的情況卻是讓凌霄迅速從狂熱的嚮往之中冷靜了下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小藍金的成長還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而自己面對的敵人卻會越來越強,不說別的,單是從胡六的表現之中就不難推斷出在胡六背後必然還存在著一名刀盟之中的主事之人,連番的幾次接觸,自己都處在了下風,恐怕就是出自此人的布局。

而且更加讓凌霄恐懼的是自己那種客棧之中無來由的忐忑感覺一定與此人有關,那麼就是說此人不光智謀極強,而且修為極高,起碼比自己高出一個層次,也就是聖境以上。剛剛還在為自己有可能成為聖境以下第一人而沾沾自喜,可轉眼就發現自己的敵人竟然已經達到了聖境以上,任誰也高興不起來。

不過凌霄就是凌霄,為了心目中守護自己所在乎的人這個念頭,這麼些時間以來,又有哪一次不是和修為超過自己的人戰鬥著。把手頭能做的事情做到最好,才是正確的態度。反正說起來今天連番打鬥,自己還是好好的,敵人卻是死了一堆,再加上落花無意樓的焚毀,怎麼說也是一場大勝。哪有勝利了還愁眉苦臉的,在自我的開解之下,凌霄的心情再次好了起來,向著自由之劍秘密駐地行去。

客棧一戰,落花無意樓一戰,刀盟殺手大量死亡,再加上胡六這位實力不弱的高手的伏誅,無畏帝國內刀盟的實力定然已被大大削弱,短期內肯定也沒辦法再搞風搞雨,那麼如何利用這個空當期儘快地推進自己的計劃就是眼下最為緊要之事。

自己走之前和姜賢說了剿匪二字,以姜賢的智慧肯定是原封不動地把這兩個字轉給了元通和趙會兩位父母官,而客棧之中一戰,自己已經送上了一個天大的剿匪功勞,以元通和趙會的貪婪必然會一心一意地扎紮實實剿匪。那麼自己只要把除自由之劍之外的其他地下勢力送進剿匪範圍之中,以後續的計劃就不難推進了。

只是凌霄的想法是好的,但意外總是無處不在,當他來到自由之劍的秘密駐地的時候,愕然發現,留守的素青竟然被包圍在了院子當中,明顯是突圍不成,暫時對峙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