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楓深吸了一口氣,攬着凌雪繼續前進,。邊走邊說道:“其實我不帶你去是有原因的,南大陸不止兇險,我此次去還有另一個目的!”

凌雪沒有問陳楓,即便在這個時候她也沒有開口問,她知道陳楓這麼說,是打定了主意不讓自己去了,所以這一刻,她擦了擦臉上的淚水,朝着陳楓說道:“那你答應我,半年後不管完不完成的了任務,一定要平安回來!”

陳楓重重地點點頭,然後將凌雪緊緊地摟在懷裏,不知不覺地,二人已經出了中州城,來到了中州城外的一塊小土丘之上。

此時已近中午,路上的行人少之又少,幾乎隔好遠都見不到一個人,火辣辣的太陽照在二人的身上,但二人卻沒有感到熱。

“楓!我……我想進入黑龍戒了!”

凌雪擡起頭,用那水汪汪的眼睛盯着陳楓,此時她看向陳楓的眼神有些不同。

陳楓看着凌雪的眼神,點了點頭,也沒有問爲什麼,直接帶着凌雪消失在了山頭,進入了黑龍戒中。

黑龍戒中,寶寶並未出現,陳楓半摟着凌雪朝着那座城堡內走去,這裏是他們的二人世界,就連司馬星雨都沒有進來過。

一入城堡,凌雪便牽着陳楓的手走向了原先的那個超大的房間,此時的她臉色羞紅,對於她來說,這是第一次,第一次如此主動。

陳楓如果這個時候再不知道凌雪的想法,那就真的白癡了,不過他也沒有點破,而是任由凌雪拉着,拉着他進入房間。

這一次凌雪主動,進入房間的那一刻起,房門便自動關上了,房間內雖沒有燈,但卻很明亮,與之前皆然不同。

凌雪臉色羞紅,輕輕地解開了衣衫,這次離別,她不知道陳楓何時會回來,雖然約好半年,可是她沒有排除意外。

自從與陳楓相識以來,他們從未分開超過三天,這次陳楓去那偏遠的南大陸,兩人天各一方,凌雪一想到這裏,就有些難過。

看着凌雪那一件件脫落下來的衣衫,陳楓站在那裏,並沒有任何的舉動,直到凌雪來到了他身邊,替他除去身上的衣服時,陳楓也沒有主動一下。

這一夜是個不眠之夜,這一夜完全是凌雪主動,一向看起來成熟有氣質的凌雪在這一夜異常的瘋狂,瘋狂到讓陳楓都有些吃不消,二人一直纏綿到半夜,這才昏昏睡去。


可是陳楓並沒有睡,他雖然很累,可是他卻睡不着,整整一夜,他都在想着事情,想着前往南大陸的事情,想着他那幾年未見的三師兄。 傳送陣!

這種陣法陳楓知曉,但是從來沒有用過,這次去南大陸路程遙遠,他只能藉助這種交通“工具”。

現在的星魂大陸根本承受不了大型傳送陣,只能承受那種短途傳送,不過即便如此,陳楓也寧願花大價錢,一是可以嘗試一翻,另一點就是可以更快地到達南大陸。

傳送陣在整個中州城也就只有一個,而且主要由玄天帝國來運轉,陳楓第一次用這種東西,有些不習慣,不過幸好他是個陣法師,對這種傳送陣也頗有研究。

白光一閃,陳楓便出現在了另外一個地方。這是一座小城,比起混亂之城也只小不大,周圍除了幾個守護傳送陣的人員外,並無它人。

陳楓一路摸索,隨便在城中找了一個客棧,買足了食物與日常用品,然後買了一匹坐騎,再次準備上路。

這座成爲名爲青平,與中州城說近不近說遠也不遠,而且這裏還沒有脫離玄天帝國的管理範圍,但是這城中已經可以看到騎着千奇百怪坐騎的星士,還有三三五五的隊伍,僅僅只看一眼,陳楓便知道,這些人都是些冒險者,是準備前往南大陸的冒險者。

看到這些千奇百怪的坐騎,陳楓心中有些羨慕。忽然,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陳楓的視線裏。

“蘇童?”陳楓眯起了眼睛,看着那正準備出城而去的蘇童,以及一直走在他前方的中年男子,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他們怎麼會來這裏?”陳楓搖搖頭,然後隨着蘇童,出城而去。

陳楓一路隨行,一直跟着二人來到了青平城外的官道上,此時官道上行人很多,所以陳楓的身影並沒有引起蘇童與那中年男子的注意。

那中年男子一身的黑袍,而且在背後的衣服上還繡着一隻金黃色的動物,陳楓看不透黑袍男子的實力,不過據他猜測,這黑袍男子至少也有天階的實力。

蘇童一直尾隨着黑袍男子,看起來好像很害怕,不過陳楓卻能看的出來,這二人關係不淺,至少在黑袍男子看蘇童時的眼神要以看的出來。

忽然,那黑袍男子停住了前進的步伐,將坐騎調轉過來,回頭看向了陳楓,從他那明亮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的強大。

他注意到了陳楓,陳楓此時也停下了腳步,這一刻,二人四目相對。

“小兄弟跟了我們這麼久,不會這麼巧同路吧?”黑袍男子看着陳楓,一臉的平靜,說出的話音卻如此的沙啞。

蘇童也隨着黑袍男子的話,轉過了身,當他看到陳楓時,一雙眼睛瞪的老大,張了張嘴,也可能是害怕黑袍男子的原因,並未說出一個字來。

“你認識他?”

黑袍男子雖然在看着陳楓,可是卻注意到了蘇童的異狀,開口問了一句。

蘇童點點頭,然後回道:“他就是陳楓!”

“哦?”黑袍男子忽然間笑了,只是他的笑容讓陳楓怎麼看都不舒服,只聽他開口說道:“玄風學院的天才學員?就是不知道跟了我們這麼久,有什麼用意?”

陳楓沒有下馬,聽着黑袍男子的話,笑着說道:“晚輩陳楓,不知前輩如何稱呼!”

這便是陳楓,遇到比自己強的人,只要沒有仇,便以禮相待,這樣以來,便不會使自己無緣無故樹立一個強大的敵人。

“呵呵……小夥子挺有眼光,只是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陳楓苦笑,他知道這人肯定和蘇童一樣,來自往生殿,而且他也知道,他與往生殿雖然樑子結的不深,可是往生殿的人對自己同樣不太友好。

“小子有事路過此地,剛好遇到了蘇兄弟,但是沒敢相認,所以一路相隨,還望見怪!”

聽着陳楓的話,黑袍男子笑了,看了一眼蘇童,然後說道:“蘇兄弟?呵呵,看來你與我這小侄子關係不淺嗎?聽說你在玄風學院,風頭不小,連我侄子的師傅都在你手中吃虧,就是不知道是真是假?”

陳楓苦笑,尤其是聽到這人與蘇童的關係時,更加知道不妙,那伸在袖中的右手早已準備好,只要對方一有不對,立馬先下手爲強。

“那只是小子運氣比較好罷了!”

“運氣好?呵呵……”黑袍男子忽然笑了,“我今天就看看你是怎麼個運氣好法!”

黑袍男子說出手便出手,一點也不講情面,直接騰飛而起,直接脫離了坐騎,飛向了陳楓,而且他那雙手掌之上還出現了黑黑的霧氣。

陳楓心中一驚,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直接脫離了馬背,閃了開來。

黑色的屬性!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是一種異變的屬性,屬於黑暗,這種屬性的破壞性非常強,所以在黑袍男子出手的那一刻,陳楓便意識到今天遇到棘手的人物了。

呼!

就在陳楓離開馬背的那一剎那,黑袍男子的雙掌已到,直接擊在了馬背上,然後陳楓便看到那原本還強健的馬匹頓時變成了皮包骨頭,倒地而亡。

陳楓倒吸一口涼氣,直接取出腰中的軟劍,萬劍歸宗使出,幾十柄長劍幻化成一個小型的六合陣朝着黑袍男子飛去,剩餘的長劍圍繞着自己組成了一個小形的守護陣法。

“哼!花老頭的萬劍歸宗!想不到在你小子的手中還能使出幾分實力。”黑袍男子冷哼一聲,然後右手一揮,一杆長槍出現在他的手中。

也沒見他有什麼大的動作,只見他手中的那杆長槍黑光大盛,然後大喝一聲,身體再次飛高,然後落下,直接刺向了那飛來的六合陣。

轟!

沒有任何的預兆,六命陣應聲而散,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強大的陣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點用處也沒有,陳楓心涼了半截,但是了卻不能直接認輸,他可不想自己還未到南大陸,便喪身於此。

“吃我一槍!”

黑袍男子再次大喝,手中的長槍頓時飛出,直刺陣中的陳楓。

陳楓心中一驚,看着飛來的那把冒着黑光的長槍,想也沒想,身體頓時飛出了陣法之外。

轟!

強大的碰撞力量再次與陳楓所佈的六合陣相撞,六命陣外圍的那層護罩瞬間消失,一點懸念也沒有,僅僅只用了兩招便破掉了陳楓兩個陣法。

軟劍沒有再次聽從指揮,直接掉落在了地上,而陳楓的身體早已飛出百米之外,看着面前那面帶陰狠笑容的黑袍男子,陳楓生出了一陣無力感。

一直關注着戰鬥的蘇童此時也驚訝地看着陳楓,對於他叔父的實力他比誰都摸的清楚,對於陳楓的實力他也略知曉一些。

只是他沒有想到,陳楓竟然還可以在他叔父的手中走上兩招,雖然這兩招僅僅只是躲避,可也夠他驚訝一翻了。

陳楓心驚的同時,手中也同時多出了幾塊靈石,靈石飛向了黑袍男子,以一個陣法的形式飛了過去。

轟!

黑袍男子那飛出的長槍不但沒有回頭,反而朝着陳楓丟過來的靈石飛去,在靈石與長槍相撞的那一刻,爆發出了強烈的爆炸聲。

黑袍男子略微有些驚訝,此時他纔開始重視陳風,重視這個比他小上很多的年輕人。

要知道,他可是往生殿八大法王中的暗法王,實力達到了天階高級,別說這小小的青平城,就算是整個星魂大陸,實力超過他的也沒有幾個,可是此時陳楓的表現卻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小子,看來你運氣真的很好!”

黑袍男子飛身而上,直接接住了被阻擋回來的長槍,然後一個華麗的轉身,重新回到了坐騎之上。

一個回合!三招!陳楓完全處於下風,黑袍男子佔了上風,而且還擊殺了陳楓的坐騎,可是黑袍男子的整體實力卻遠遠高於陳楓,所以說,實際上,陳楓算是逃過了一劫,如果換作了其它人,早就被黑袍男子擊斃了。

陳楓也從空中落下,此時他的坐騎斃命,他只能雙腳着地,而那把軟劍卻落在了他幾十米開外的地方。

“我與前輩無冤無仇,前輩爲何殺我坐騎?”

陳楓理直氣壯,而且二人的戰鬥也吸引了很多的路人,只是這些人沒有一個敢上前阻攔,都被二人的氣勢嚇退。

陳楓回頭掃了一眼那些遠遠觀看的路人,嘴角露出一絲微笑,然後抱拳說道:“看來前輩是想試試晚輩的實力嘍,如今看來前輩實力確實強憾,晚輩自愧不如,告辭!”

不等黑袍人反應過來,陳楓直接掉頭就走。

黑袍人看陳楓走的如此乾脆,而且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一句惹自己生氣的話,臉色有些難堪。

他的目的便是激努陳楓,只要陳楓出手,他便藉機殺掉陳楓,可是他的願意沒有成功,此時可見陳楓的心機有多深。

越是這般,他殺陳楓的心越大,所以在看向陳楓離去的眼神,陰晴不定。

“叔父,你剛纔爲什麼……”蘇童見黑袍人如此,有些不解。

黑袍人看了一眼蘇童,恨道:“這小子太狡猾,如果我殺了他,就會給花老頭一個非常好的藉口,到時候不只是玄天帝國,就連輪迴谷也不會幫我們。” 陳楓一路急趕,再次回到了青平城,見蘇童與那黑袍人沒有追來,陳楓長出了一口氣,這纔開始在青平城逛了起來。

今天出城他是別想了,至少在沒有確定自己的安全下,他不會斷然出城,一想起那黑袍人恐怖的實力,陳楓心頭一陣心驚,幸好他反應夠快,不然今天非喪命在那黑袍人的槍下不可。

陳楓一路走,一路想着事情,那黑袍人的身影在陳楓的心底永久抹不去,那黑色的屬性,以及那威力強大的一槍,就算是他的師傅,也無法比擬。

砰!

陳楓想着想着忽然迎面撞來一人,陳楓一個挫手不及,直接被撞個正着。想閃已經來不及了,他只能伸出右手,直接攬住了來人。

“對……對不起!”

陳楓這纔看清了撞向自己的人,一個身材比自己低不了多少的少女,美麗的臉蛋微微露出一絲羞意,同時也有些着急,眼睛不時地朝身後看着。

“你沒事吧?”陳楓見是名少女,這才急忙放開了右手,只是當他看清少女的全貌時纔有些吃驚。

少女身材修長,尤其是那條雙腿,再加上那緊身的衣服,完全將她那修長的雙腿顯露了出來,將她那美麗的臉蛋襯托的更加漂亮了。

少女連忙搖頭,只是這個時候她臉色突然一變,更想跑開,可是在她的前方,被人攔住了去路。

攔住少女去路的不止一人,足足有四五人,而爲首的是一名少年,一身淡藍色的緊身服,短髮,腰間配有一柄利劍,整體看起來也算是風流倜儻的人物。

“跑啊!你再給我跑啊!”

少年看着一直朝陳楓身後躲的少女,臉上那陰狠的笑更加凌勵了,而且一步步緊逼,在他的眼裏,完全沒有注意到陳楓的存在。

陳楓眯起雙眼,在黑袍男子那裏吃虧,他原本就非常的不爽,此時又遇到了如此事情,剛好可以一解心中的怨悶。

“小妹,這人是誰?你認識嗎?”陳楓忽然抓住了躲向自己身後的少女,然後回頭看了一眼那少年,直接開口問道。

“小妹?”少女怪異地看着陳楓,在她的記憶中可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大哥,不過她還是點點頭,回答了陳楓的問題。

“他是狂狼冒險團的人!”少女聲音非常小,明顯非常害怕那年輕人。

“狂狼?”陳楓忽然間笑了,這個熟悉的名字他可不會忘記,一年前在混亂之城,他可是清楚地記得狂狼爲了自己的兒子找老酒鬼道歉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