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江樹林也是發現了趙祥文的不自在,拿起紅酒站了起來。

“啊,江先生,我自己…”

“祥文吶~”

趙祥文話說到一半就被江樹林打斷了,頓時把話吞了回去。

這時,江樹林倒完紅酒,接着說了起來。

“祥文吶,你跟我多少年了啊?”

江樹林中氣十足的說着,分別給三人斟好了酒,說道。

“五,五年了…”

趙祥文磕磕絆絆的說道。

“嗯~五年了啊…”江樹林一副追憶的樣子,然後又說道:“五年前,我把你從一個物業經理提拔上來直到現在,事實證明,我真的沒有看走眼啊!”

聽到這話,趙祥文頓時惶惶不安,說道:“啊,全靠您的栽培,祥文才有今天。”

“呵呵,好!來!”

楊樹林說着舉起了酒杯,小八和趙祥文一起附和。江素素頓了頓極其不情願的舉起了杯子,四人同時喝了一口。

江素素喝完又是一副不願搭理的樣子把頭扭向了一旁。

這時,江樹林再次起身斟酒。小八和趙祥文相繼想要要過酒瓶,都被江樹林呵下了。

一杯酒斟滿,又坐下了去。

看向了小八,道:“小八啊,這段時間在學校怎麼樣啊?”

“啊,拖您的福,這段時間在學校也是學到了不少的東西!”

“呵呵,小八,那我再問你,江叔我對你怎麼樣啊?”

江樹林說話間已經隱隱有了醉意。

“江叔對我恩重如山!沒有您,我可能早就餓死街頭了。”小八沉聲道。

小八話剛說出口,這時,江樹林“啪”的拍了桌子一聲,怒道:“恩重如山?!恩重如山你都不跟我打一聲招呼,就和我女兒在一起啦?!”

小八聽了頓時有些心顫,低着頭不知道說什麼好。

這時,江樹林又說話了。

“你知不知道!我最開始是想認你做乾兒子的!你就這麼把我女兒那個什麼了,你讓我怎麼辦?!”

江樹林越說聲音越大了。

小八不答。

趙祥文在一旁看的都懵了。

只有江素素在一旁,捂着嘴偷偷地笑了起來…. “啊,江叔,我想您誤會了…”

“什麼誤會啦?!”江樹林怒斥一聲,說道:“我告訴你,我女兒既然跟了你,你可得對她一萬個好!不然,我可不答應!”

聽到這話,小八頓時愣住了。

但是轉念一想,忽然間小八好像捕捉到了一絲詭異的味道。江樹林這話什麼意思?

這時候,他轉念一想,總算是想明白了。他想着偷偷看向坐在他身邊的蘇夢妍,見她早已經扭着頭笑成了一團。

這時,小八纔是真真正正明確了自己心裏的想法。

原來,江樹林是在給他打圓場!

恐怕之前江樹林是想將素素嫁給趙祥文的,但見江素素好像對自己有意,這才裏面讓他改變了主意。但又不能直接駁了趙祥文的面子,畢竟趙祥文是集團下的一個骨幹,所以江樹林纔來了這麼一出。

想到這兒,小八不禁的笑了起來。

“你還笑!聽見了沒有!”

江樹林一聲暴呵。

小八聽後連忙正了正神色,故作惶恐的說道:“啊,聽,聽見了。保證不辜負您的期望,保證不負了夢妍….”

小八說着,頭也做樣慢慢的壓了下去。

“哼”江樹林冷哼一聲,說道:“行,你今天的話我可是記住啦!來,喝!”

江樹林說着,故作生小八氣的樣子,只和趙祥文和素素碰了杯,就一飲而盡。

坐在旁邊的趙祥文,顯然是有些猜出了江樹林的用意。臉色並不好看。

但是他又沒任何辦法,畢竟自己是江樹林一手帶出來的。江樹林的意思,自己也不好去反駁,只能就勢而行了。

喝完後,江樹林看向了江素素。

“你這死丫頭!居然不顧當年你爹我的婚約!私自和小八那個了,你讓我這老臉往哪裏擱?!”

江樹林紅着臉怒斥道。

“好好~爸~女兒錯啦~女兒真心向您賠罪~女兒敬您一杯~算是賠禮道歉~”

江素素心領神會,拉着長腔就勢說着,起身拿過了酒瓶給桌上的人挨個斟滿了酒,然後自己坐下又拿起了酒杯。

“哼!這還差不多!來,喝!”

酒過三巡,江樹林看起來已經是喝的酩酊大醉。

一把摟過了坐在他一旁的趙祥文,醉醺醺的說道:“祥文吶,你可是咱們集團的骨幹啊!咱們集團以後發展、壯大都少不了你的操勞和功績。所以,以後你還得多多替我分憂纔是啊~”

趙祥文聽了一陣汗顏,江樹林的意思他怎麼能不知?說道:“江先生說的是,我一定不會辜負江先生這幾年來的栽培!”

“好~!那我可就放心啦~來,喝!”

“好~”

“來,江叔~”

….

四人舉杯,小八剛要開口喝,見江樹林已經“撲通”一聲趴倒在了桌上,呼呼大睡了起來。臨睡前,手還有意無意的打在了小八的身上。

三人面面相覷,這時素素見狀,放下了手中還沒喝的酒一下子靠在了椅子上,抱着胸,說道:

“好了,祥文,小八,今天咱就喝到這兒!”

“周叔~麻煩你一趟,送趙總回去!”

江素素站起來揚聲喊道。

“好的小姐!”

外面傳來了一個三十多歲男人的聲音。

江素素說完,又撲通一下坐了下來,捂着頭說道:“啊,祥文啊,一會兒下午我開車小八回去,我也有點喝醉了,就不送你了。你自己路上注意安全~”

趙祥文見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只好點了頭,起身出門走了….

小八望着那人的背影,一陣發呆。

暮然這時他纔想起來趴在桌上酩酊大醉的江樹林,看向了江素素,說道:“素素,這樓的臥室在哪兒啊?江叔喝醉了,我送他回去。”

聽到這話江素素“噗嗤”一聲捂嘴笑了起來,說道:“什麼喝醉了呀~”

“哈?”小八聽後疑惑不解。

這時,江素素直立起了身子,猛然的“啪!啪!啪!”拍了三下桌子,這時趴在桌子上的江樹林居然一點一點的醒了過來。

摸了一把嘴角的口水,坐了起來,看起來暈暈乎乎說道:“啊,不好意思,睡着了睡着了。”

江樹林一臉歉意的說着。

江素素在一旁看着很是不屑。

“爸~趙祥文都走了,你就不用再演了吧~”

江素素抱着胸靠着椅子,怨聲說道。

“你這孩子,胡說什麼呢!”江樹林責備的說道。

“切~”

江素素白了江樹林一眼,就不再去理會。

這時,江樹林看向了小八,親切的說道:“小八啊,今天江叔也是喝的有點高了,說的有些話你也不要介意哈!江叔不是針對你的!”

聽到這兒,小八也是笑了,道:“呵呵,江叔,我懂。 逆劍狂神 您對我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對我好,即便說的不順耳那也是對我的鞭策,小八都明白!”

這時,江樹林聽到小八這一連串的話,“哈哈”大笑了起來。

“好!好小子,有前途!”

聽到這兒,小八也是跟着笑了笑。

頓了一會兒,小八站了起來,說的:“江叔,素素,今天我學校還有課,我就不在這兒打擾了。”接着小八又轉看向了江素素,說的:“素素,替我好好照顧好江叔~”

“好了,江叔,我先回去了!您早早休息把~”

江樹林靠在背椅上,微笑着點了點頭。

小八說完,轉身就離去了。

江樹林看着小八的背影,連連點頭。

“素素啊,你今天可真能給我出難題啊~”

江樹林抽回目光看向江素素,說道。

見這時,江素素白了他一眼,故作嗲怒道:“你該,誰讓你不顧我的意思就要把我往外嫁的?!”

“呵呵呵呵….”

江樹林聽了開懷的笑了笑,接着又說道:“哎,閨女,我看小八這孩子和你年齡相仿。要不你….”

“爸~~”江素素嬌聲道。

“哈哈哈,好好好,還是你自己決定吧!你老爹可再也不操這份閒心了~”

江樹林說着搖了搖手,撐着椅子踉踉蹌蹌的站了起來,轉身就要走。

江素素聽後,起身一下子撲在了江樹林的身後,深深地抱住了他,臉色一片羞紅…. 第504章肉肉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你還讓她走?」

「秦凌予,你當初要是有喜歡的人,何必娶我?」

容幼儀說著說著眼眶都紅起來,滿滿的委屈。

她是多麼興高采烈的等著他回來,甚至昨晚都沒有睡好覺。

「容幼儀,你不去做編劇真的可惜了。」

「馮青青是我的醫生,什麼喜歡不喜歡。」

「你還和我裝,我在外面都聽到了,你們嗯嗯啊啊的聲音。」

容幼儀小嘴撅的高高的,非要討個說話。

「住嘴,什麼亂七八糟的,你一個女孩說這種話合適嗎?」

「出去面壁思過,我和馮青青清清白白,她只是替我上藥而已。」

「你受傷了嗎?」

「那你傷在哪裡?我看看。」

「一點小事,不用擔心,吵的我頭疼,出去吧。」

「哦。」

容幼儀嘆了口氣,失望的出去。

容幼儀本就是沒有安全感,馮青青的出現,加重了她的焦慮。

晚上三人用過晚餐。

容幼儀早早的上樓洗過澡,心中想著這是她和秦凌予結婚以來第二次同房,自然要慎重對待。

她想爭取讓他多喜歡她一些。

渾身香噴噴的在房間等著,直到十點,秦凌予也沒有出現。

容幼儀氣憤的撥打電話詢問。

「你在做什麼,還不回房嗎?」

「我今晚睡在你隔壁的客房了。」

「什麼意思,秦凌予,我們是夫妻!」

「但你也知道,我受傷了,免得壓到傷口,還是過段時間再說吧。」

容幼儀氣的恨不得將手機摔出去,她整個人撲進柔軟的大床,感覺好無力。

等到過段時間秦凌予的傷好了,又該回部隊了。

他們兩人的關係什麼時候才能像正常夫妻呢?

就這個問題,容幼儀想了一夜。

翌日清晨,容幼儀臉色極差的起床,前往別墅。

姜南初此刻正在餐廳喝粥,見到容幼儀立刻招呼她坐下。

「幼儀,你臉色怎麼這麼差,是不是昨晚

好一通妖精打架。」

「古人都說小別勝新婚,你們一定特別激烈!」

姜南初靠在容幼儀的肩膀上面充滿好奇的問。

「很抱歉,讓你失望了,什麼都沒有發生。」

「秦凌予睡的是客房,不僅如此,他還帶回來一名女軍醫!」

「南初,我現在只能依靠你來幫幫我了。」

「你說到底該怎麼做,才會讓秦凌予注意到我是女人,不是侄女呢?」

「可是我完全沒有這種苦惱,以前懷疑陸司寒不行的時候,倒是買過情趣睡衣。」

姜南初隨意的開口,卻給了容幼儀靈感。

「你說的太對了,我怎麼沒有想到!」

「走,南初,現在我們立刻去買情趣睡衣!」

容幼儀一把拉住姜南初的手,興奮的說道。

她感覺已經找到促進夫妻感情的辦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