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李嘉看得熱血沸騰,心中更是解氣。也許讓他跟秦洛這般凌厲的出手他還做不到,但他絕對不會在這幫人渣面前退縮半步。

“我的牙……你們還愣着幹嘛?給老子乾死他!”那小混混看着自己的牙齒欲哭無淚,衝着自己的那幫小弟再次怒吼道。

那幾十個小混混立馬就手持着棍棒、鐵鍬或是鋤頭,朝着秦洛就衝了上來。

就這幫烏合之衆,又怎麼可能是秦洛的對手?

秦洛人影一閃就衝入了人羣之中,頓時慘叫聲響成了一片,這幫小混混一個個在秦洛手上都沒能走過一招,全部都被幹翻在了地上。從始至終,沒一個能對秦洛構成威脅的!

甚至這幫傢伙都沒能看清楚秦洛是怎麼動手的!僅僅是十幾秒的功夫,幾十號人就全部躺在了地上,沒一個還能站起來。

“有人不做,非要做鬼,那我就成全你們。”秦洛將手中的長棍往地上一扔,不由得冷哼道。


一旁的李嘉一臉震驚地盯着秦洛的背影,露出了難以置信地神色。而在屋內正透過窗戶看着外面動靜的所有人,眼睛也都瞪圓了。

除了沐小迪之外,所有人都被秦洛雷霆般的手段給震懾住了。大家都沒想到,看似文質彬彬的秦洛,居然如此的厲害,就好像是傳說中的超人一般,簡直就是非人類啊!

“你……你到底什麼人?”那個領頭的小混混頓時就慌了神,含糊不清,同時也滿臉驚恐地問道。

“能收拾你們的人!我說了,今天要麼你們把拆遷款給我補齊了,要麼給我滾蛋!這個房子,你們想拆,必須經過我的同意。我只要說不,你們誰都動不了!”秦洛冷笑着說道。

“我們可是四海集團的,小子你惹上**煩了!”小混混將自己的後臺給擡了出來,似乎想以這個所謂的四海集團給秦洛施壓。

“四海集團?沒聽說過。你剛剛不是說自己是拆遷辦的麼?怎麼又變成四海集團了?”秦洛聞言,不由得輕笑道。

“小子,你有種,你給老……我等着!”那小混混剛想自稱老子,立馬又硬生生給忍住了,放了句狠話,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機,顯然是打算搬救兵的樣子。

秦洛也不介意,就看着他打電話。他倒是想看看,這二貨能叫來什麼人?

“喂,萬總,事情搞砸了。福利院這邊突然冒出了一個很能打的小子,將我們幾十號兄弟全部幹翻了!我的牙齒都被他給打掉了!”電話接通之後,那個小混混就立馬對着另一頭的人開始告狀。

“是……是……我明白……只不過這小子實在是有點邪門,太厲害了!萬總……你親自來?好……我……我知道了!”小混混終於結束了通話。

“小子,你死定了。我們萬總一會親自過來,還有開發區的辦公室主任,這片早就已經被劃入了開發區,你現在這種行爲,已經是在跟**作對了!你小子就等着吧,你死到臨頭了你!”那小混混這時一臉陰冷地對着秦洛威脅道。

“萬總?開發區辦公室的主任?行,我等着他們,我還怕他們不敢來呢!跟**作對,還真是好大的帽子,我可戴不起!”秦洛聞言,不由一聲冷笑道。

也就幾分鐘的功夫,一輛警車還有一輛奧迪就在路邊上停了下來。

兩輛車上走下來一行人,立馬就氣勢洶洶地朝着福利院這邊走了過來。

“你死定了,我們萬總已經到了!”小混混看到來人,頓時雙眼一亮。

“你廢話還挺多,給本少爺閉嘴!”秦洛冷笑一聲,從地上抄起一根棍子就打在了那傢伙的後腦上,頓時將人給敲暈了過去。

其他還趴在地上爬不起來的小混混們頓時嚇得一個激靈。

就在這個時候,那剛剛抵達的一行人也走進了福利院的院子。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些人都是誰打的?”當中的一個穿着警服的警察看了一眼滿地躺着的小混混,立馬臉色陰沉地衝着秦洛和李嘉質問道。

“我打的!”秦洛很是痛快地開口承認道。

“你居然敢動手行兇?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那警察聞言,頓時一臉憤怒地呵斥道。

“動手行兇?明明是這幫流氓拿着棍棒來福利院逞兇,我只是被迫反擊罷了,怎麼就成動手行兇了?難道法律規定我只能被動挨打麼?”秦洛聞言,不由得一聲嗤笑。

“小子,你看着有點眼熟啊?”人羣當中,一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突然皺着眉頭問道。

那警察聞言也是一愣,也發現秦洛有點面熟的樣子。

“你就是那什麼狗屁萬總對吧?”秦洛冷冷地一笑。

聞言,那萬總的臉色頓時一沉,就跟吃了一隻蒼蠅一般,變成了豬肝色。

“王警官,你還愣着幹什麼?這個人現在在我們開發區內鬧事,還打傷了這麼多無辜羣衆,趕緊先抓起來再說!”另外一個肥頭大耳的中年男人立馬對着那個警察開口提醒道。 第二百九十章 欺人太甚

那王警官聞言,立馬就掏出了手銬,朝着秦洛就走了過來。

“你小子最好乖乖配合,敢拒捕的話罪加一等!”似乎是怕秦洛暴起傷人,王警官還不忘威脅了一句。

“你算是什麼東西?居然還敢給我上手銬?我秦洛現在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欺負的?”秦洛毫不客氣地一巴掌就甩在了那個王警官的臉上,頓時將他直接抽翻在了地上。

“你……你居然敢襲警?”王警官瞪圓了眼睛,不禁怒火中燒。他什麼時候被人如此當衆打臉過?今天還是頭一回!

“等等……秦洛……你叫秦洛?”那個萬總聞言,卻是突然間想到了什麼,不由得臉色一變。

“你認識我?”秦洛挑着眉毛問道。

“原來是秦家的大少爺,首富秦南山的公子!誤會,一切都是誤會!”萬總立馬賠着笑臉,趕緊打了個圓場。

聞言,那個主任還有王警官的臉色也頓時一變。

兩人終於知道爲什麼秦洛會看着眼熟了,這傢伙就是那個第一富二代啊!

“誤會?萬總是吧?我想請問一下,市裏面規定的徵地補償款最低標準是多少錢一個平米?”秦洛聞言,又是一聲嗤笑道。

“這個……現在這一片已經劃歸了開發區,按照市裏的最低標準,應該是5000一平米!”萬總聞言,不由一臉地尷尬。

“那爲什麼這兩百多平的房子,拆遷補償款就只有10萬?還有一個零難道被你給吃了麼?”秦洛聞言,不由得怒聲喝問道。

“這……這個……”萬總頓時滿臉地尷尬。

“你們四海集團的生意,難道都是這樣做的?那跟強盜有什麼區別?總共一百萬的補償款,真正發下來的時候就只有10萬,剩下那90萬又到哪裏去了?”秦洛冷聲質問道。

“秦少,就算這件事情我們做得不對,還請給我一個補償的機會。這家福利院的補償款,我可以增加一倍,給他兩百萬!這件事情就此揭過怎麼樣?”萬總臉色無比難看地沉聲說道。

“如果我說不呢?”秦洛頓時雙眼一眯。

聞言,萬總的臉色不由得一變:“秦少是非要跟我爲難了?”

“如果今天不是我碰巧在這裏,爲難的恐怕就不是你我,而是那羣可憐的孩子了吧?”秦洛一臉憤怒地質問道。

“那你說,這件事情你想怎麼解決?”萬總咬牙切齒地問道。

“錢你們是一定要賠的,就按照你剛纔說的,兩百萬吧。現在支票馬上開出來!”秦洛冷笑道。

萬總雖然不甘心,但還是從懷裏拿出了支票簿,然後簽了一張兩百萬的支票,直接遞給了秦洛。

秦洛拿過那張支票,遞給了一旁的李嘉道:“你去把這錢交給趙院長!”

李嘉接過支票,也沒多說什麼,只是輕輕地點點頭,就朝着屋子走了過去。

“錢已經賠了,我可以再給他們三天的搬家時間,這件事情就此了結怎麼樣?”萬總這時又忍不住開口問道。

“萬總,你是不是覺得我年紀輕特別好糊弄?”秦洛淡淡地問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我還不夠有誠意麼?我已經給足你面子了!”萬總聞言,頓時臉色難看地提醒道。

“給我面子?我需要你給我面子麼?就你也配?”秦洛聞言,卻是一臉不屑地輕哼道。

“夠了秦洛,看在你是秦首富的兒子,我不跟你計較。別以爲我萬春暉真怕了你!”萬春暉不由得惱羞成怒。

“你可是萬總,四海集團的老總,怎麼可能怕我?對了,冒昧地問一句,你們四海集團市值幾個億?”秦洛聞言,不由得嗤笑道。


“你什麼意思?”萬春暉聞言又是一愣。

“我就是想聽聽你到底賺了多少黑心錢罷了,沒其他意思!”秦洛笑着解釋道。

“秦洛,你欺人太甚!”萬春暉聞言,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

“我欺人太甚?你們身爲開發商,欺負福利院的小朋友,怎麼不說是欺人太甚?我現在就問你一個問題,你就說我欺人太甚?”秦洛不由得哈哈一笑。

“簡直是不可理喻,我們走!”萬春暉這時已經懶得高興跟秦洛廢話了,原本他還想着怎麼跟秦洛握手言和,沒想到這小子蹬鼻子上臉,壓根沒把自己當回事!

萬春暉很是乾脆地轉身就走,他已經不想跟秦洛繼續扯皮了。

如果他知道秦洛在這裏爲福利院出頭,打死他都不會過來。

那個開發區的主任也是臉色難看地跟了上去。

至於那個王警官,在盯着秦洛看了兩眼之後,也心有不甘地直接轉身離開。

“就這樣讓他們走了?”李嘉這時從秦洛身後走了出來,不甘心地問道。

“留他們下來喝茶麼?走了也好,看着就噁心!不過你放心,這件事情還沒結束。我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秦洛聞言,不由得冷笑道。

很快,那幫小混混也走得一乾二淨。至於暈死過去的那個,還是被兩個同伴給擡出去的!

見那幫人渣終於走得乾乾淨淨,屋子裏的人這才從裏面走了出來。

那幫小朋友一個個眉開眼笑,別提有多開心了。至少他們知道,自己以後的生活已經有了着落。

“秦先生,謝謝,我代表小朋友們,謝謝你!”趙秀娥一臉激動地拉住了秦洛的手感激地說道。

“不客氣,這是我應該做的!”秦洛微微一笑道。

“爲福利院找新院址的任務就交給我吧。剛纔我也沒出什麼力,總該做些什麼!”李嘉這時突然開口說道。

“謝謝,謝謝,你們都是好人!大好人!”趙秀娥連忙感激道。

“跟你相比,我們就顯得微不足道了。你纔是真正的好人,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你這般堅持着爲這麼多孩子着想的!”秦洛一臉認真地說道。

“那個萬總還有開發商那邊,你打算怎麼辦?”沐小迪這時開口問道。

“回頭跟夏冰提一下這件事,讓她去處理吧。以她的關係也就是一兩句話的事,用不着我們再操心了!”秦洛笑着提醒道。 第二百九十一章 野外露營

從孤兒院離開,秦洛做東,帶着沐小迪一行人去了蔚藍酒店吃午飯。這酒店原本就是南山集團旗下產業,秦洛等於是在自己的飯店請人吃飯。

吃過午飯之後,秦洛將沐小迪送到了工作室。

“秦大少,好久不見了。你最近好像特別忙?”看到秦洛,王悅笑着打了個招呼。

“還行吧。小迪還得拜託你多照顧!”秦洛笑着點點頭。

“以前沒你的時候,小迪還不都是我照顧的?你就放心吧。不過有件事情我想問下你,之前你給小迪寫了幾首歌,都十分的經典,而且很受市場歡迎。有沒有時間再幫小迪寫幾首歌?”王悅突然話鋒一轉地問道。

“你要新歌麼?怎麼不跟我說?”秦洛聞言,目光下意識地望向了沐小迪。

“小迪是擔心累着你,沒好意思跟你說!這個惡人也只有我來做了!”王悅趕緊開口說道。

“不就是幾首歌麼,哪裏還能累到我?這樣吧,我這幾天有空就寫幾首出來,到時候拿給你們看一下!”秦洛聞言,有些哭笑不得地說道。

“真的?那我就等着秦大少的好消息了!”王悅聞言,不由得雙眼一亮。

“歌的事情自然沒問題,不過我想問一下,小迪最近的檔期緊張麼?”秦洛這時突然詢問道。

“小迪現在人氣正旺的時候,檔期都排滿了,你說緊張不緊張?你不是有什麼安排吧?如果你有安排的話,我可以適當的調整一下。誰讓你是我們公司的大老闆呢?”王悅嬌笑着說道。

“是這樣的。我打算舉辦一場選秀活動,想讓小迪當評委。”秦洛想了想,這纔開口解釋道。

“選秀活動?什麼選秀活動?”王悅聞言,不由一臉的狐疑。

“是有關於風雲直播間直播歌手的選拔活動。我打算吸引一批專業的歌手進入直播間當主播,同時也算是爲公司培養新人吧!”秦洛繼續說道。

“你這個想法倒是不錯。那你想過具體怎麼操作麼?”王悅不由得點頭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