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體的我也說不清楚,似乎是一個黑衣人向我走來,很嚇人的樣子。

而那攤血跡也很怪,似乎並不是人受傷後流出來的,更像是一種受那個黑衣人控制的可怕東西。”李陌陌努力的回想,但也只能夠知道這麼多。

“受人控制的東西?”藍海辰一聽之下頓時嚴肅起來,皺着眉拼命思索着。

“你確定這跟殺人遊戲有關?”江雨煙又問。

“也不能完全肯定,但有一定的可能,至少殺人遊戲裏的氛圍跟夢裏的很像。”李陌陌回答說。

“那這血跡怎麼會出現在這裏呢?又是誰發給你的?”江雨煙有些不明白。

“我也不知道,難道我夢裏的那個場景就是這裏?我是不是該找到這個地方……”

李陌陌說到這裏突然回想起還有一張圖片,於是她連忙將另一張圖片打開,發現也是某個場景的照片。

不過這次的地點就清楚多了,那是一間很破舊的小屋,與孤村裏的建築一個風格。裏面的時間也是晚上,並且通過周圍的景色判斷,這屋子應該在村子西邊。

“這會不會就是這攤血跡的位置?這是在告訴我們,血跡就在這屋子裏面?”江雨煙皺眉分析道。

“那我是不是應該過去看看?畢竟這是我夢裏的場景,說不定能解開我的夢境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李陌陌問。

“先等一等,咱們必須要謹慎,不能輕易過去。”江雨煙搖搖頭說,“你等我跟海辰商量一下,海辰一定會有辦法的。”

“哦,那我等着你們……”李陌陌點點頭,繼續看着手機裏的照片。雖然她嘴上答應等等,但江雨煙看得出來,李陌陌心裏很急。

江雨煙輕輕搖頭,將藍海辰拉到一邊問:

“我看這裏面很有問題啊?”

“當然,問題大了去了。”藍海辰點點頭說,“說句實話,你覺不覺得陌陌所說的夢境很熟悉?”

“很熟悉?”江雨煙聽後一愣,她想了一會,而後突然一拍手說,“對啊,陌陌的夢境跟你的夢境其實很像!”

李陌陌雖然只能模糊記得夢境裏的內容,但其描述的感覺確實跟藍海辰的夢境很像!

“是啊,看來你也這麼覺得。”藍海辰點點頭說,“而且我還有證據證明。”

“什麼證據?”江雨煙忙問。

“就是那攤血跡,陌陌不是說那不是人受傷流的血嗎?那你猜一猜,那攤血跡到底是什麼東西,爲什麼會那麼猙獰?”藍海辰看着江雨煙問道。

“這裏面難道還有什麼玄機不成?”江雨煙聽後說。 藍海辰聽後點點頭,他眼神開始變得飄忽,似乎是陷入了回憶之中。

過了良久,藍海辰才慢慢恢復過來,仔細向江雨煙解釋。

“關於這個遊戲,很多事情我不想太早告訴你,這是怕你想太多影響到現在。

其實這個遊戲到了後期,不但遊戲的模式玩法會發生巨大改變,而且還會伴隨着其他變化。”藍海辰說。

“其他變化,你是說新角色?”江雨煙聽後問。

“這也是其中之一,不過不只是這些。”藍海辰搖搖頭說,“比如場景的改變,到了後期,遊戲中會有更多像安全區這樣的地方出現。它們的作用千奇百怪,就連我也不能完全掌握。

到了那個時候,每一輪遊戲對智力與膽識的考驗都會越來越嚴格,沒有一定能力是完全走不到那一步的。”

“原來還是這樣,看來我還是小瞧這個遊戲了。”江雨煙聽後點點頭說。

“還有呢,比如遊戲角色也不只限於傳統桌游上的那些,會增加更多原本沒有或者其他遊戲的角色。

這個其實咱們已經見過了,比如第一輪遊戲中的共有者,其實傳統殺人遊戲裏就沒有。”藍海辰舉出了共有者的例子。

“確實,共有者這個角色,我只在一些和狼人殺有關的作品裏見過。”江雨煙回想起共有者後說。

“對,以後很可能會有更多這種角色增加到遊戲裏,所以遊戲中發生什麼都有可能。

這裏面還有一點非常重要,就是殺手的厲鬼。隨着遊戲的進行,殺手所用的厲鬼也會越來越具有危險性,表現形式也會與一開始不同。”藍海辰終於說到了重點,他表情嚴肅,似是想起了什麼可怕的事。

“厲鬼也會改變!會變成什麼樣?”江雨煙聽後一驚。

“就比如陌陌剛纔說的那樣,那攤像獸頭一樣的血跡,很可能就是厲鬼!”藍海辰將答案告訴江雨煙。

“什麼,你是說那是厲鬼?那豈不是說陌陌夢中覺得那攤血恐怖,其實是對厲鬼的恐懼?”江雨煙悄悄看了一眼一旁的陌陌,又轉向藍海辰問。

“對,所以我才說這是證據,證明陌陌的夢境跟我的其實是一種性質!”藍海辰點點頭,他覺得自己又發現了一個重大祕密。

“看來不只是你會有那種夢境,沒想到陌陌居然也有。那豈不是說,陌陌也和你一樣,是……”江雨煙話說到一半便停下了,但她話中的意思藍海辰卻十分明白。

“對,就是轉世的人!我真是沒想到,我們一直想找的人居然一直在我們身邊。”藍海辰點點頭說。

雖然通過神祕號碼,藍海辰他們已經知道了這裏有轉世之人在,但怎麼也沒想到那人就是李陌陌。

“居然是這樣……看陌陌的反應,她對這點似乎並不瞭解。”江雨煙又看了一眼李陌陌說。

“應該是不瞭解的,否則她也不會是現在這種反應。看來她的夢境要比我模糊許多,模糊到讓陌陌一直以爲那是某種錯覺。”藍海辰也看着李陌陌說。

看來就算是在轉世的人裏,藍海辰也是個特例,就是不知道這裏面是不是有什麼原因。

“那既然如此,咱們要不要把這個消息告訴她?”江雨煙問道。

藍海辰仔細想了想,最後還是搖搖頭。

“這種事情還是不知道的好,這一點我很有體會,那滋味真的很可怕。我懷疑如果現在將這個消息告訴陌陌,她可能會直接崩潰。

而且這個祕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畢竟我們還不知道這些謎團究竟會將我們帶到哪裏。”

突然得知自己上輩子或者上上輩子都在這個遊戲裏或者,這無疑是一種空前的打擊,足夠將人的所有希望摧毀。

只是藍海辰很好奇,爲什麼他們這些玩家會有的是轉世的人,而有的又不是?

難道這裏面有什麼玄機,或者藍海辰和李陌陌之間有什麼共同點?

藍海辰不明白,或者說一點頭緒都沒有。

“那現在怎麼辦,陌陌的信息裏明顯有問題,我們到底要不要去?”江雨煙聽後又問,這是目前最棘手的事情。

“你看陌陌現在的樣子,要是不讓她去她會願意嗎?”藍海辰偷偷指着李陌陌說,“所以去是一定要去的,只是我們千萬得小心,否則很可能會造成難以想象的結果。”

“那我跟陌陌一起過去,你在後面爲我們觀察周圍,這麼樣?”江雨煙提議。

“可以,但有一點一定要注意,等到了那裏千萬不能衝動,一切都要仔細考慮清楚再行動。”藍海辰說。

“好,那我現在就去跟陌陌說。”江雨煙點點頭,然後走到李陌陌身邊拍了拍對方。

“陌陌,我跟海辰商量過了,我們倆跟你一起去。”江雨煙對李陌陌說。

“真的?謝謝你們,雨煙姐、隊長……沒有你們我還真不知要怎麼辦。”李陌陌聽後說,臉上終於有了些喜色。

“但一定要小心謹慎,到時候聽我的,不要輕舉妄動。”江雨煙囑咐道。

“好,我都聽雨煙姐你的!”李陌陌用力點頭說。

於是就這樣,李陌陌與江雨煙結伴一起往村子西邊走去,藍海辰則悄悄隱藏在後面,隨時注意周圍的情況。

沒多久,三人便順利來到了信息中的地點。這周圍並非只有這一間房屋,而是由數間屋子分散在周圍,這樣要是想躲人的話就是輕而易舉。

“注意,你們先停下,我看看周圍的情況。”藍海辰在耳機裏對二女說。

“好的,我們等着。”江雨煙說着對李陌陌使了個眼色,要李陌陌先等一等,李陌陌點頭表示明白。

於是藍海辰掏出第二塊石頭,他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用力將其捏碎。這是他們最後一次探查機會了,一旦用掉就和平民沒有什麼區別。

探查能力瞬間散佈到周圍,奇怪的是這周圍並沒有別人,只在較遠處有一兩個紅點在活動,但威脅不到這裏。

“又沒有人,還真是安全的有些過分啊。”藍海辰看着周圍心想。

要知道他們十幾個人分佈在整個村子裏,就算去掉亂葬崗裏的人也還是有不少。而這裏並非什麼偏僻角落,居然也一個人都沒有,這實在令人有些難難以信服。

但沒有辦法,該進去還得進去,都已經走到了這一步,沒有放棄的理由。

“我看過了,周圍沒有別人,但我總覺得有些不對勁,你們千萬要小心。”藍海辰對着耳機說。

“收到,那我們進去了。”江雨煙回答道,然後與李陌陌交換了一個眼神,一起朝着屋子走去。

屋子的牆壁很破舊,窗戶也早已經壞掉。江雨煙帶着李陌陌來到窗前偷偷向裏面張望,果然沒有任何人。

屋子裏的情景與照片裏見到的差不多,地面上佈滿各種雜物,很多地方連落腳都辦不到。

在唯一一塊還算比較大的空地上,一攤血跡樣的液體散佈在那裏,隱約組成一個獸頭的造型。

“就是那裏,和在照片裏看到的一模一樣!”李陌陌見後拉着江雨煙的衣服激動的喊。

“不仔細點。”江雨煙卻沒有急着進去,而是撿起一顆小石子向屋子裏丟去。

石子“啪”地一聲落地,砸到了那攤血跡附近。周圍依然沒有任何動靜,也沒有什麼奇怪的現象出現。

見到這情況江雨煙心裏還有些小失落,她本覺得這裏面是有什麼開門殺之類的,結果果然是她妄想了。

“走,咱們進去吧。”江雨煙這才拉着李陌陌來到門前,一把將屋門推開。

只聽得“吱呀”一聲,屋門緩緩向裏移動,爲兩人讓開了道路。江雨煙和李陌陌小心的邁步進入屋內,先觀察四周,最後纔來到那攤血跡前。

一切都與照片裏的一樣,那攤獸頭模樣的血跡也不知是怎麼弄出來的,非常自然傳神。

“怎麼樣,和你夢裏的一樣嗎?”江雨煙看着地上的血跡問。

“不太一樣,夢境裏的要比這生動許多,這個看上去就有些假,沒有生命力。不過我敢肯定,這血跡一定是招着夢境裏的血跡弄出來的。”李陌陌回答道,眼神十分確定。

“看來是有人故意模仿着畫出來的。”江雨煙說着蹲下身,用手沾了些許血跡湊到鼻子前聞了聞。

味道有些腥,看樣子確實是真的血。但就像李陌陌說的,這裏面沒有任何生動的感覺,更不可能暴起傷人。

聽了藍海辰的話,原本江雨煙還擔心這些血跡會不會就像厲鬼一樣,突然躥起來將她們殺死。看現在這樣子,這個想法基本可以否定了。

“不過誰會在這種地方畫這個呢?是殺手嗎,他們又爲什麼要這麼做?”江雨煙心裏想着,眼睛再次觀察四周。

此時江雨煙的眼睛已經徹底適應了周圍的黑暗,很多之前看不清的細節現在也看清了。

這一看之下,江雨煙就感到有些不對勁。

“不好,這裏面有問題,咱們得快走!”江雨煙突然開口說。 一旁的李陌陌有些不知所措,奇怪的看着江雨煙。

“怎麼了,什麼有問題?”

“這些東西下面肯定藏着什麼,這裏面有陰謀!”江雨煙指着旁邊的一堆垃圾說。

那些垃圾堆得很高,像一座小山一樣靠牆堆積着。江雨煙一開始還沒發現那裏有什麼問題,結果等視力逐漸適應後,纔看到那裏的灰塵有被破壞的痕跡。

這種破壞並不是簡單的走過或者擦拭,而是整體的挪移。就像有什麼人將這堆垃圾搬起來又放回去一樣!

“所以這裏面很可能藏着什麼東西!”江雨煙心裏猜測。

方纔藍海辰已經用過探查能力,這屋子裏面絕對沒有人。考慮到這點,江雨煙懷疑藏在垃圾下面的很可能就是……

“厲鬼,下面一定是厲鬼!”江雨煙拉着李陌陌步步後退,想將其拉出屋子,但李陌陌這時還沒有反過勁來,怎麼拉也拉不動。

“雨煙、陌陌,你們快點離開這裏,殺手過來了!”這時藍海辰的聲音突然從耳機裏傳出,語氣中帶着焦急,“殺手已經在門外了,你們從窗戶走!”

江雨煙一聽之下心中驚懼,殺手接近屋子藍海辰居然沒有提前發現,直到對方接近了纔出聲提醒。這說明殺手一定是有準備的,難道這一切都是殺手設下的計劃?

這時就聽得“吱呀”一聲,屋門再次被推開,殺手就這麼站在門前,用陰狠的目光盯着江雨煙二人。

“走,從窗戶跑!”江雨煙立刻拉着李陌陌跑到窗前,想將窗戶打開逃跑。

江雨煙手剛抓住窗戶想往外推,卻發現那窗戶居然紋絲不動!

“怎麼回事,爲什麼推不動!”江雨煙大驚失色,抓着窗戶拼命往外推,但始終無法移動分毫。

“放棄吧,這窗戶已經被我們封死了,你們無路可逃!”殺手隊長看着江雨煙和李陌陌冷笑出聲,下一秒,那堆垃圾突然動了起來!

碰!!!

一個黑影突然從垃圾中躍出,強大的力量讓周圍的垃圾紛紛向周邊砸去。

江雨煙和李陌陌閃避不及,被一大塊木頭砸中,身體飛出砸到牆上。江雨煙只感覺一陣眼冒金星,想逃走但身體就是不聽使喚。

“不好,這次真的危險了!”江雨煙心想。

之前江雨煙等人之所以能從厲鬼手下逃脫,首先是依賴祕密規則,厲鬼在被召喚時會遠離目標至少50米。在一開始便與厲鬼拉開距離的情況下,逃跑自然容易。

再就是逃跑的空間也很大,有很多地方可以讓他們奔跑躲藏。

但這次不同,這回殺手明顯有充足的準備,不但事先將厲鬼隱藏起來,讓江雨煙二人自己接近厲鬼。還將窗戶固定住阻止二人逃跑,限制了她們的行動。

在這種情況下,江雨煙和李陌陌幾乎只能等待被屠殺!

“雨煙,你們還沒逃走嗎?”藍海辰在耳機裏喊道,但沒有回答,江雨煙她們現在已經沒有精力回話。

“可惡,跟他拼了!”藍海辰咒罵了一句站起身來,拼命往小屋那邊趕。

但剛跑到一半,便聽得一聲大吼“雨煙姐你快走”,而後就是淒厲的女子慘叫,而後就見一個黑影從房間裏跑出,躍入一旁的灌木叢中,失去了身影。

藍海辰心中一驚,難道已經有人遇害了?不會是江雨煙吧?!

“雨煙,雨煙你沒事吧?!”藍海辰拼命跑進屋子,扶着門向屋裏看去。

只見李陌陌已經面無血色的倒在地上,腹部上有一個大洞,血不斷從裏面流出。

李陌陌死了。

江雨煙跪在地上看着李陌陌的屍體一言不發,似乎不能接受李陌陌就這麼死了。

“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藍海辰問道。

“有厲鬼,厲鬼埋伏在垃圾下面……”江雨煙喃喃的說,眼神有些呆滯,“殺手將窗子固定住了,我們逃不掉……陌陌離得厲鬼很近,瞬間就被殺死了。”

原來方纔江雨煙和李陌陌被垃圾砸倒,厲鬼趁二人反應不急時抓住李陌陌的腿將其往自己那邊拖。

江雨煙抓住李陌陌的手拼命往回拽,奈何根本什麼不是厲鬼的對手。

當時李陌陌趴在地上不住掙扎,手機等隨身物品掉了一地。這時殺手隊長突然發現了江雨煙的身份,正想下命令讓厲鬼先殺江雨煙,就聽得一聲“雨煙姐你快點走”,李陌陌已經被厲鬼拽過去殺死了。

殺手隊長見李陌陌已死,只得放棄江雨煙趕緊離開,而江雨煙則走到李陌陌身邊跪下來,呆滯的看着李陌陌的屍體。

江雨煙的眼神突然變得憤恨起來,她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憤怒。

“這些殺手,我一定饒不了他們!”江雨煙狠狠的說。

“怎麼回事,是不是有人被殺了?”

這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人的說話聲,聽聲音似乎是林小姐。

“不會是警察死了吧?”酒鬼的聲音也從那邊傳來,來的竟不止一人。

“不好,有人來了,我們這樣子一旦被見到很不好解釋,快點離開這裏!”藍海辰聽後連忙拉起江雨煙。

由於窗戶已經被固定住,所以藍海辰二人只得從屋門離開。還好此時林小姐等人還有一段距離,在這種漆黑的環境裏,林小姐等人只能看到兩個模糊的黑影從屋子裏離開。

“看,他們是誰?”林小姐指着藍海辰二人問。

“看不清,似乎是一男一女。”酒鬼則說。

而這時藍海辰和江雨煙已經消失在暗處,林小姐等人無法再追。

“他們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藍海辰帶着江雨煙躲在灌木裏,他並沒有急着走人,而是留下觀察起林小姐等人。

他們一共由三人組成,一男兩女,除了林小姐與酒鬼之外,剩下的一人則看不清是誰。

那三人進入屋內,沒過多久屋子裏便傳出了林小姐的驚叫聲。

“啊,有人死了,是李陌陌!”

“好慘,整個肚子都被戳穿了……”酒鬼也說。

“李陌陌是警察吧,否則殺手爲什麼要殺她?”

“但無論如何,今晚算是安全了,不用再擔心被殺。”這時最後一人開口,聽聲音竟像是馬尾! 林小姐、酒鬼和馬尾,這三人居然湊到了一起,而且還出現在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