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一點上,龍女汐月早早就領會過,可這類大陣也有一個致命缺點。

大陣一共三層,其實最為主要的,還是第三層,而每這樣啟動一次大陣,也會極大消耗陣法的威力。

雖然龍女不清楚這一點……

秦天雖然得知,但還是賭上這一把,不然會一直被糾纏。

轟隆隆——

離火神域內,烏雲密布,雷聲四起……

天全部陰沉下來,雲層之上,閃電不斷鳴破著。

天要下雨?

秦天伸手接著一點滴雨水,可不知離火神域外,就快要一片汪洋。

……

嘩啦啦……

整個嘉海都瘋掉了,突然潑下的大雨,前所未有的大。

沒有形容詞可以修飾,龍一旦被擱淺,上天必會降大雨,直至淹沒龍身為止。

(而蘇小雨病房在六層樓,這場大雨註定不平凡。)

嘩啦啦……

呼呼呼——

不但是大雨,整個市內,十級大風也呼嘯著,還伴隨著陣陣雷聲。

嘟嘟嘟……

警局電話被打爆,所有氣象台也都倒大霉,原本半個月的晴朗天氣,突然一秒就跳閘,完全沒有任何準備。

「滴滴滴……」全市道路上,全是紅燈停滯著。

「特么的……」

所有車道全部堵塞中,行人根本無法在街道行走,甚至有些低洼地帶,水面已經漲到半米。

全市啟動緊救援……

接近冬季,突降大雨。

秦天不能再等待,離火神域之外的事情,火鳳已經暗地告知,要還耽擱著不能脫身,真的就是一場災難。

嘉海,必定要被水漫……

雖然是為了救自己的女人,秦天不能眼看著災難發生,嘉海市內上百萬的人口……

吼——

魚龍淺灘大陣最後一層是被動的,只要龍女不去破陣,那便是安全。

只是可惜!

大陣持續震動著,龍女汐月到處竄逃著,可惜無果。

「你給解開大陣,我便放你一馬,如何?」一條巨大黑龍從高空飛下,盤繞在秦天頭頂數丈處,張著血盆大口說道。

全身鱗片被颳得七八,空中散發著一絲絲血腥氣,滴落的鮮血染紅一片。

龍女掙扎的太狠,身軀一直被大陣剝離,早就虛弱不堪。

魚龍淺灘,最後一道陣法,就是在空和陸地上,各設了一道大陣,天地之間相互呼應著,空中之陣是阻止黑龍飛逃離,地面之陣,則是限制黑龍的修為。

這就是第一困龍大陣,逃不逃不了,想打又打不贏。

龍女兇惡好鬥,雖然不能離開離火神域,可一旦逃離了黑水潭範圍,那整個神域可能要被其毀了。

離火神域之內,有許多不可知,龍女若是逃脫了,必定會引起諸多不安分。

(用一句話來說,就是影響不好!)

「你想清楚了沒有!」龍女不再繼續掙扎道。

這困龍陣沒有衰老的跡象,龍女的掙扎也是徒勞,可氣勢依然不減。

呼呼呼——

巨大龍身又繼續翻滾,隨後蜷縮一團,一道黑氣升起,圍繞,覆蓋……

轟——

龍女又化為半龍半人,人首蛇身,輕飄飄就遊走著泥地之上。

「龍君?」汐月散發著魅力,聲音嬌柔道。

秦天再怎麼單純,也不再敢相信龍女,也可以說原本就沒準備相信。

莎莎……

汐月半裸扭動著身軀,可怎麼也不能動彈,只能被困在原地,只能回到水裡。

「哎,別鬧了,快回吧……回到水裡……」

「我要離開了,你這樣不好!」

「別別別,我真不想動手……」

秦天實在沒辦法,場面太尷尬,只能偷偷轉過背去。

「怎麼,你不敢看我?」汐月又換著法,想攻陷秦天的心理。

嘿——

秦天真不敢看,看得就來火氣,火氣一旦上頭,那就不好辦了……

「有什麼不敢的,你還是回到水裡吧。」秦天都要哭了,只能服軟。

這要還搞不定這龍女,那嘉海市真的要被淹沒。

哈哈——

「你這是在求我?」汐月看出秦天的焦慮,也是自己最後的籌碼。

困龍淺灘,雖然困的是龍,但困的又何嘗不是秦天自己。

只要一個人有所在意的東西,反過來終究會被其所困。

「就算我求你了,都這樣了,你還不滿意嗎?」

「我要你!」汐月眼神堅定,死死凝視著秦天。

「我……什麼?」秦天算是沒聽明白,也怕聽得太明白。

看著龍女滿身的傷痕,身軀還在瑟瑟發抖,秦天也有些心疼,心底暗自自責。

原本確實無冤無仇,可看著龍女這般被折磨,秦天確實有些不忍,在加上龍女汐月簡直就是一等一的美嬌人,不免就憐香惜玉了起來。

哎……美女總有特權的,這是不變的真理。

「你說你的要求,我盡量滿足你!」秦天不能再猶豫,必須有舍才有得。

「我說過了,我就要你!」汐月繼續重複著。

「你要我……幹嘛?」

「當然就是……做你們男人最喜歡的事情……」汐月忍著疼痛,還向秦天拋灑媚眼。

「不行,除了這一點,其他我都答應你。」

秦天不能犯傻,就算長得在好看,也不能動了邪念,不然後果無法預料。

「那你就解除大陣!」汐月又立馬說出。

秦天感覺被套路,也立馬說著:「不行!」

「為何?」龍女怒了。

「因為這大陣不是我弄的,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除啊!」秦天只能說著老實話。

「那要你何用!」

吼……

龍女一怒想要化作龍身,可惜還是被困的死死的,連正常的化形也無法操作。

龍一旦入了地面,不但身體被困的死死的,甚至修為即可被壓制最低。

……

「那總不能指望,你能拿回我的逆鱗吧?」

自由,生龍寶,生逆鱗,龍女想的尤為簡單,一共就這麼三件事。

一陣平息后。

「額……這個難度啊……」秦天假裝思索著。

這龍之逆鱗,可遇不可求,是否真的好找呢?

「你……哼!」龍女氣得不行。

「不過我可以試試,但不確定能拿回你的原版逆鱗。」

「你……真的願意?」龍女不敢相信秦天,也從不相信人類,但面對秦天總有一絲期望。

「一言九鼎!」

「我只需一塊遠古龍族逆鱗即可。」龍女雙眼迷離著,眼神中透著愛慕之情。

「龍君……只要你拿回逆鱗,我今後就聽你處置了。」

龍女楚楚可憐的模樣,秦天很是心動,但又不能被其動搖。

「害,就這樣吧,等我好消息。」 林昊楓固執得不肯收回對白斯明的發配,尤葉有些惱:「你這算不算公報私仇?」

「算。」理直氣壯的。

理直氣壯也沒什麼錯,整個瑞豐都是他的,公的私的,能分那麼清楚?

尤葉氣餒:「林昊楓,以後沒有人敢請我吃飯了!」

「有,我。」依然理直氣壯的。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東皇太一微笑道:「就你們三位這樣的狀態,恐怕抵擋不住朕十招。」Next post: 事件,吳華曾經想過能不能找到避免意外的方法,可是心裏有個聲音又再警告自己,這是歷史的軌跡,這是命運的齒輪,這是他們本就該經歷的東西,如果硬是要去改變,很有可能就要付出相同的代價。上一次五千塊錢的事情,已經害自己的父親砸傷了腳,這一次人命攸關的時刻,他不敢去賭,也不願去賭,他擔心命運反噬,傷害到自己身邊人。所以,即便這一刻,他輕鬆自由的篡改著那些無關緊要的歷史,其實他心底也是憂心忡忡的,他不知道這一世的改變有什麼意義,他只是單純的不想繼續上輩子的生活了,所以才會不斷努力,不斷的想要改變自己。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