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要看眼鏡呀?需要我幫助嗎?”店主微笑的看着許悅。

“恩,沒事,我就是隨便看看,您忙您的,有合適的我叫您。”許悅的敷衍很直白,似乎不給男子在繼續搭訕的機會。

“同學,你喜歡什麼

款式的?在顏色和鏡框上你有沒有什麼特殊的要求?還有……要不要看下隱形眼鏡?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哦~”店主並沒有被許悅的敷衍而回避,相反他卻是嘴角微微揚起微笑,他那深邃而又明亮的眸子讓人看了不禁打了一個寒顫!

“沒什麼要求,我自己隨便看下……”許悅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沒有繼續搭話。

“同學,我不妨給你提個建議,如果對我的建議你感到不高興我先跟你道歉。

其實你是一個相貌不錯的女孩,但是由於你的穿着打扮和你這副老氣的眼鏡讓你整個人看上去不是那麼的漂亮,相比起同齡段的女孩肯定是差了一些。所以我提醒你不妨改變一下自己,做個與衆不同的你。

就拿眼鏡來說,現在的年輕姑娘誰還戴你這種土氣的眼鏡,就連鏡片都是那麼的厚重!眼鏡是人臉上比較重要的一件裝飾品,也是決定顏值的重要因素,眼鏡的搭配錯誤就會致使你整個人的漂亮指數下降一大截!

戴框的眼鏡不錯,每種鏡框帶給人的感覺不同,有人喜歡萌萌噠,有人喜歡文雅,還有人喜歡時尚,所以就看自己的喜歡什麼樣的類型,你的眼鏡卻是代表了時間……

很多人也比較喜歡隱形眼鏡,隱形眼鏡如果挑選正確的話效果會更加不錯,在我看來你就是屬於比較適合戴隱形眼鏡的人,我的眼光很不錯的,你不妨試下。

我們家的隱形眼鏡和別家的不太一樣,先不說質量是如何的好,就在效果上也是與其他眼鏡截然不同的,我這不是推銷,也不是自賣自誇,我是發自內心的建議,還有一點需要你知道的是,我家的隱形眼鏡它不是隨便銷售的,不是誰都能在我這裏買到這麼好的隱形眼鏡,所以凡是不都是看緣分嗎,我感覺你就是這眼鏡的有緣人。

不是跟你誇大其詞,如果你信我話,就把你現在的這幅眼鏡摘下,換上我們家這幅獨一無二的隱形眼鏡,無論是你的氣質還是外表都會有所提升,並且他還會幫助你實現你心中的願望,比如,能夠和自己心愛的男子在一起……”男子趴在許悅的耳邊輕聲的說着,他似乎看透了許悅的心思。

本來已經傷心欲絕沒有任何心思去思考事情的許悅聽到男子的話語之後擡起頭,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她感覺眼前的這個男子似乎能夠琢磨透她的心思,男子的言行異於常人,讓許悅毛骨悚然。雖然她不相信眼鏡的作用有那麼的神奇,但是她還是相信了或許換上眼鏡就能變漂亮的事實。

許悅愣了好久沒有說話,她只是這樣靜靜的看着眼前這個深不可測的男子,此刻的許悅就像吃了迷幻藥一般,頭腦漸漸的模糊,男子沒有動作只是看着她微笑着。

過了好一會許悅使勁的搖了下頭,意識由模糊逐變清醒,她在遲疑是否要把這幅眼鏡換下。其實不只是男子提過這樣的建議,就連身邊的許多人都有說過這個問題,但是由於這幅眼鏡跟隨自己的時間比較長,一下子換下她心裏還是有些不捨的。

“隱形眼鏡具體有什麼樣子的?”許悅還是懷着好

奇的心打探着,其實女孩愛美那是天性。

“你想要什麼樣子的?是帶顏色的,還是普通一點的?”男子還是鎮定自若的回答。

“我對眼鏡不太懂,所以還是你介紹下,不過帶有顏色的我還是有點接受不了,就普通一點的吧……”許悅思考了下說。

“這是我們家的珍藏版,也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你看着它比較普通,但是感觀跟真實感受確是大大不同的,戴上它之後,你這副厚重的眼鏡從此你摸都不想摸……”男子說着便在牆角的櫃子裏拿出一個特別精緻的眼鏡盒,與其說是眼鏡盒不如說是飾品盒,首先這個包裝就讓人感覺漂亮至極。

許悅看到之後也有了些許的心動,但是她總是在糾結着什麼,對於一個平時非常保守的女生來說,邁出這麼重大的一步還是比較困難的,凡事還是需要一個過渡段的。看着眼前這個精美的盒子許悅陷入了沉思…..

“代辰,她們都嘲笑我,穿着土氣,長得醜陋,而且眼鏡也是那麼的雷人,要不然我也改變下吧?”

“許悅,別人說什麼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在一起開心快樂就可以,無論你什麼樣子我都喜歡,你不用爲別人的流言蜚語去刻意的改變什麼,也不用爲我去做你接受不了的事情,這樣挺好。”

“恩,讓我一下變成溫莎那樣的時尚女是有些困難,不過先把眼鏡換了還是可以的,我不想被別人說你是因爲錢纔跟我在一起的,我也要慢慢改變。”

“你要這樣說我還真就不讓你換了,眼鏡怎麼了,我感覺挺不錯的啊,她們想戴還沒有哪,所以你就不要糾結了。我從來都不會在乎別人怎麼說,就像外界的人都說我是因爲你是富家女纔跟你在一起的,其實不是。我感覺她們是赤裸裸的羨慕嫉妒恨……”

許悅想着和代辰之前的回憶落淚了,她記得自己也曾有過這麼一絲的想法,但是在代辰的說服下沒有去做,可是如今,真的是這樣嗎?他真的不嫌棄自己才和自己在一起的嗎?

是的,代辰不會嫌棄自己,眼鏡代表不了什麼,他說過的,不會介意……許悅在給自己做思想工作,她自己知道這思想掙扎是多麼的痛苦。

“同學,考慮的怎麼樣了?到底喜不喜歡這副眼鏡?”男子看着陷入沉思的許悅半天不說話才又提醒了一下。

“哦,不好意思,我還沒有準備好,在說今天我沒帶錢,等我考慮好會帶着錢來買這副眼鏡的,謝謝你這麼耐心的推薦。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去了……”許悅說完便推門離去。

在她的再三思索下她沒有購買那副眼鏡,因爲她感覺代辰不會因爲這幅眼鏡不喜歡她,況且當初是代辰要她做自己的,不需要爲任何人改變的。如果自己真的在這一刻改變了,那不真的是沒有自信,失去自我了嗎。

男子看到許悅的離去沒有生氣,只是目送着她漸行漸遠的背影,他微笑着,微笑着,他知道事情不會就這樣結束,在這裏等待了這麼久,既然遇上了有緣人,就不會這麼輕易的離去。

(本章完) 回到宿舍後許悅對男子的話反覆的回憶着,她總感覺男子身上有種神奇的魔力會使她蛻變,這是她很強烈的直覺。

已經到了吃晚飯的時間了,但是許悅卻沒有一絲的餓意。宿舍裏黑着燈,沒有一點聲音,就在許悅準備早點休息的時候手機響了,是家裏保姆王媽打過來的。

許悅感覺不對勁,因爲平時王媽不會打電話給自己的,莫非是家裏出了什麼事情了,她端起杯子喝了幾口水潤潤嗓子,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狀態接通了電話。

電話中王媽的聲音有些哽咽,她沒多說什麼,只是約着許悅去她們經常吃飯的餐廳用餐。許悅本來不想去但是由於王媽說有事吩咐所以她也沒好推辭。

掛掉電話後許悅便梳洗好以最好的狀態出門了,她不想讓王媽看到她傷心落魄的樣子,不想讓全家人爲她擔心,許悅在家人眼裏一向就是個堅強懂事的孩子。

許悅來到了餐廳,此時的王媽已經在這裏早早的等着了,看樣子已經來了很長一段時間了。王媽今天的表現有些反常,紅腫的雙眼像是哭過了一樣。看到王媽這樣憔悴的模樣,許悅連忙上前關心的詢問情況。

“王媽,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你趕緊告訴我?爲什麼你會變成這樣?我們才幾天沒見呀?”許悅焦急的問着。

“孩子,我沒事,我就是感覺捨不得你,捨不得咱們許家,畢竟我也伺候你們這麼長時間了,我早就把你們當成了我的親人,我也知道你們對我很好……”王媽一說眼淚又嘩嘩的流了出來。

“王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可是說呀!真是急死人!”許悅有些不淡定了。

“小姐,我今天來就是爲了來見你一面的,明天我就要回老家了,行李我都已經收拾好了,跟你道別之後我就會離開了。”王媽握着許悅的手,看的出來,她對許悅是發自內心的疼愛。

“爲什麼要回老家?在我們家不是挺好的嘛?是不是二媽爲難你了?還是她逼你這麼做的?”許悅嚴肅的問着。她知道劉玲榮對王媽的態度一直不好。

“小姐,別問爲什麼了,沒有什麼原因,今天咱們就是單純的見面,告別。凡事不要追究的太清楚,要不然會給自己惹來麻煩的。王媽跟你這樣說,你就一定要銘記在心,不要對誰都毫無防備,凡事多留一個心眼。”王媽繼續說。

“不行!她憑什麼刁難你!這些年她在我們家一手遮天的也就算了,只要她不過分沒人計較的,如今她卻得寸進尺的打上你的主義了!太過分了!不行我要去找她理論!”本來就心情不好的許悅一聽到王媽被解僱的消息後更是暴躁了起來。

“小姐,你不要衝動!我不想給你們製造不必要的麻煩,你也知道,自從她進門以來就想着法的把我弄走,所以我也料到會有今天的,她既然做出了這個決定就已經想好了應對你們的計策,所以不要做沒有結果的事情,要不然會適得其反的。現在我的年紀也大了,回老家安度晚年也不錯,只是沒有我在身邊你們就得要好好照顧自己了。”王媽拍着許悅的手語重心長的說着。

“王媽……我也捨不得

你,爲什麼都這麼對我?”許悅說着眼淚啪嗒啪嗒的掉了下來。

“小姐,你不要這樣,要不然我走也不放心,忙了這麼久了,也該回去歇歇了。”王媽長長的探了口氣。

“我沒事王媽,你儘管好好的照顧身體吧,等我放假或是想你的時候回去鄉下看你的。”許悅擦了擦眼淚。

“恩恩,好的,到時候我帶你到田野走一圈,感受一下與城市不同的氣息。”王媽也笑着迴應着。

“對了王媽,這件事爸爸知道嗎?他是怎麼個說法?”許悅繼續問着。

“他知道我要離開的事情,但是具體的原因他不知道,他只是以爲我因爲年紀大了想回老家安度晚年了。讓他知道太多沒用,只會增添他的煩惱,所以還是不說的好啊,這樣安靜的離開真的不錯。”王媽回答。

“恩,你說的對,只是委屈你了王媽……”許悅緊緊的握着王媽的手。

“沒事,只是,你和先生以後要提防着那個劉玲榮一點,我說不上她哪裏不對勁但是我的直覺告訴我,她不是一個簡單的人。還有,你以後儘量不要跟她起衝突,凡是要得過且過知道嗎?”王媽說到這裏不禁皺起眉頭。

“王媽,我知道了,我會記住你說的話的。”許悅點點頭。

在兩個人的交談中時間彷彿過得很快,許悅的心情也變得不呢麼傷心了,突然之間找個人徹底的說說話也是一件比較痛快的事情,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在月色的照應下許悅依依不捨的目送着王媽離開……

週末的陽光很明媚,刺眼的眼光灑落在這個凌亂的宿舍裏。許悅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似乎昨天的難過都煙消雲散了。

電話響起了,是劉玲榮打來的,許悅接電話要去家裏吃飯,因爲換了新的阿姨所以要認識熟悉一下,許悅不好拒絕也就勉強答應了。

新來的阿姨(張媽)看上去也就是五十幾歲的年紀,乾淨而利索的穿着讓她看上去特別年輕,看到許悅回家之後張媽便熱情的跟她打着招呼,許悅也隨意打個招呼。

看到家裏這一切的變化許悅的心情忽然之間變得很糟糕,想想王媽在這裏的時光就彷彿是在昨天,怎麼好好的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本來決定回家吃飯的許青松因爲公司召開緊急會議也不能趕回家吃飯了,這讓許悅的心情更是難過。

“小姐,吃飯吧。”張媽溫和的呼喚着許悅。

“知道了。”許悅無精打采的來到了飯桌前。

她拿起筷子挑選着桌上的飯菜,菜的花樣挺多,色澤也不錯,看樣子這個張媽是個資歷比較深的保姆,不過,許悅總感覺菜的味道怪怪的。

“你們慢慢吃吧,我沒胃口……”沒吃幾口許悅就決定回房間,她確實難以忍受現在的這種尷尬氣氛。

保姆看了劉玲榮一眼沒有說話,好像是在暗示着什麼。在許悅回家的這段時間內雖然張媽跟劉玲榮沒有過多的交流但是可以看得出來她們的關係很親密,不是一般的好。

許悅並不關心,這是意料之中的,劉玲榮千方百計的將王媽趕走目的不就是找一個自己的

心腹來這個家嗎,這樣這個許家也就徹底掌握在她的手上了。

“許悅!”劉玲榮坐在餐桌前並沒有動,只是大聲的喊了一聲。

“怎麼?有事嗎?”許悅背對着劉玲榮,發出輕蔑的質疑聲。

“你這是幹什麼?對張媽的手藝不滿嗎?”劉玲榮的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沒有,我只是沒有什麼胃口!”許悅滿不在乎的回答。

“你吃不慣現在的這種味道?如果你不滿意張媽,現在就可以打發她回家!”劉玲榮的臉色變的越加的難看。

“好呀,趕緊打發了吧!如果能把王媽找回來更好!那我還得想想該怎麼感謝了哪二媽!”許悅轉過身毫不留情的反駁着。

“許悅,我先跟你聲明一點,王媽的離開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他走的時候說的很清楚,他就是年紀大了自己告老還鄉。你不要以爲是我的問題,我沒必要把他趕走,所以還請你把心態放好,況且這件事你爸爸也知道,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你可以去問你爸!”顯然劉玲榮的情緒有些激動。

“好了好了,我不想跟你吵,這件事已經過去了,無論是王媽自己走的也好還是被別人趕走也好這都已經成爲過去,我不想再提起。我心情很不好,請你們不要煩我。”許悅開始變得不耐煩,這是許悅跟劉玲榮接觸以來第一次發脾氣。

“許悅,不要以爲你自己是這家的大小姐,你就可以爲所欲爲,你不要把你的大小姐脾氣拿出來耍給我們看!我們沒有義務去看你的臉色!再怎麼說我也是你的二媽,是你的長輩,你喜歡我也好,不喜歡我也好,這都是誰也改變不了的事實,所以還請你,跟我放禮貌一點。

你心情不好不想吃飯。

張媽可是知道你要回來辛辛苦苦的才做了這麼一大桌的飯菜,先別管你滿不滿意菜的味道,就是這份苦心至少得理解一下吧,她雖然是個下人,但是論年齡來說也是你的長輩,你不給別人面子看在張媽這麼勞累的份上,你也總該吃一點吧!你年紀也不小了,這是最基本的禮節,你應該懂得!”劉玲榮也不甘示弱的吵着。

“是啊小姐,聽說你要回來我很高興,我期待跟你的見面,夫人還特地囑咐我做了一桌你最愛吃的飯菜,我萬萬沒想到還是不符合你的口味,對此我感到非常抱歉,還希望小姐給我這次機會。如果你不吃飯的話,夫人一定會把我給開除的。有什麼建議還希望小姐能夠給我提出來,我會改進的。我家庭條件不好,有個生病的老伴還有一個癡傻的兒子需要錢看病,看在我一家老小的份上還希望小姐別生氣了。”張媽打上了苦情牌。

許悅聽到了張媽的話,也不好意思再說什麼。 穿越之秦國大業 儘管她知道這是張媽的伎倆,她還是配合着她的戲碼演了下來,她知道自己在折騰下去沒有意思,何況她在家呆的時間也不長,慢慢的她冷靜了下來。

想了想昨天王媽囑咐他的話。許悅慢慢地轉過身,又再次坐在了餐桌前享用着這一點不符合口味的飯菜。她知道這個張媽是跟劉玲榮一個鼻孔出氣的,鑑於某些原因她也不好再說些什麼,只能忍受下來這也算給了張媽一個面子。

(本章完) 許悅在家住了幾天,跟劉玲榮的關係緩和了一些,當然了這也只是做給別人看的,經過了在家的這幾天休息,許悅的心情也得到了緩解,她自己也想通了一些事情,畢竟逃避也根本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她不想再做個膽小鬼,她要面對。

學校還是一如往常的熱鬧,沒有許悅的這幾天根本也沒有人在意,察覺,許悅本來也是一個不起眼的女生,在同學們的眼中她根本就算不上什麼,要不是跟代辰交往這段時間恐怕都沒有人會知道許悅這個名字。

看到許悅來上學之後代辰跟嬌嬌她們三個女生刻意的拉遠了距離,當然這是爲了像許悅表示一些什麼。看到這樣的情況之後許悅並不領情,她似乎還在爲上次的事情生氣,與其說是生氣,吃醋的機率更大一些。

溫莎看出了許悅的反常,她也知道許悅反常的原因,整件事情的起因經過結果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或許她應該就是背後的那個操作者,只不過讓她沒有想到的是許悅會發現。

“嗨,許悅,最近去哪了?給你打電話也不接,發簡訊也不回,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的,你沒事吧?你今天要是再不來我都準備去你家找你了哪!”溫莎假裝關心的湊到許悅的面前問着。

“哎,親愛的溫莎,不用擔心,我沒事,死不了。”許悅嘆了口氣。

“怎麼了嗎,一大早就唉聲嘆氣,情緒不佳的,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是不是因爲代辰?對哦,最近我也沒怎麼看到他,而且情緒也是非常的低落哪!你們生氣了?”溫莎表現出一副天真的樣子繼續僞裝。

“沒啥,不想說,越想越難受,煩死了。溫莎,下課的時候陪我出去走走,心裏憋屈的難受啊…….”許悅第一次在班上發出這麼大的聲音,引得全班人的目光都注視着她。

“那好吧,下課在說吧,沒事的,不要這樣,事情總會過去的,別傷心……不過要是被我知道是代辰那個王八蛋欺負你,我肯定是饒不了他!”溫莎撫摸着許悅的頭安慰道。

看着許悅如此傷心難過的樣子,溫莎的心裏有種從未有過的痛快,她喜歡看着許悅被折磨的樣子,越痛苦越好,儘管她們兩個在別人眼中是很好的“閨蜜”。

看着許悅一上午都無精打采的樣子溫莎輕蔑的笑着,內心的快感抑制不住虛僞的表情,突然手機的簡訊讓她離開了教室,在學校的祕密花園裏她和一個男生相約了。

“怎麼樣了?她沒事吧?”男子摟着溫莎問着。

“哈哈,她能怎樣?還不就是那個要死要活的模樣!我說親愛的,這件事好像對人家的打擊很大哪!” 隱婚百分百:雷少,寵妻要趁早 鄙視的聲音讓人聽上去是那麼的不舒服。

“哈哈,沒想到那醜八怪還挺癡情的啊!不過還真是挺有意思的,看到她那傻乎乎的樣子我就想吐~~~”男子也邪惡的配合着。

“好了,不要這樣,人家也是愛了你一場,不要這樣殘酷嗎!戲還是要演下去的,不要就這樣結束,要不然就功虧一簣了!”溫莎用是指狐媚的指了指男子的頭。

“那你想讓我怎樣?去哄她?去跟她和好?你知道嗎?沒跟她在一起一秒鐘都是煎熬!”男子有些無奈了。

“在堅持一下,成功馬上就在眼前了!事情已經在我媽的掌控之中了,我相信我們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夠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啦!”溫莎得意的聲音飄蕩在空中。

“那好吧,看在我寶貝的面子上我就在堅持下拉,那要不要我對她這樣?”男子

說完就朝溫莎的嘴脣狠狠的吻了下去……

秋季的夜晚有些涼爽,吃過晚飯的許悅一個人走在校園的街道上,看着葉子隨着微風飄落的風景,許悅的顯得有些淒涼,今晚沒有特別亮的月光,微微的,很漂亮。

手機簡訊裏面全都是代辰的道歉短信,但是許悅一條都沒有看,她是個比較倔強的女孩子,她不會就這麼輕易的讓這件事就這麼過去,當然她自己也需要冷靜冷靜。

許悅坐在了長椅上,擡頭仰望着天空,如此安靜的時間裏她隱約她聽到了一陣陣的腳步聲,這腳步聲非常的熟悉,莫非是……許悅心想着,不過她也在遲疑。

許悅仔細的看着遠處朝他走來的那個帥氣男人,沒錯,他就是代辰。

看到是代辰之後許悅的心裏有種說不出來的感動,她沒有想到代辰會來找她,原來自己在代辰的心裏還是有着比較重要的地位!此刻之間她心裏的怨言,怒氣全都沒有了。

兩個人就這樣靜靜的對視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短短的幾天就好像隔了一個世紀沒見面一樣……

代辰慢慢的走到許悅的身邊坐了下來,他將許悅的手緊緊的握在胸前,讓許悅感受着心跳,砰砰砰。許悅沒有拒絕,只是安靜的依偎在代辰的身邊。

“還生氣嗎?”代辰首先打破了兩個人的寂靜。

“你說哪?我當然生氣了!代辰,說真的,我萬萬沒有想到你竟然趁我補習的時候去跟她們三個約會!”許悅醋意大增。

“許悅,說起這件事你還真的是誤會我了,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所想的那樣,當然那天你所見到的情景也是因爲我有苦衷的。”代辰握緊了許悅的手解釋着。

“是嗎?我可不相信,我只相信我眼精所看到的,至於你的苦衷我一點都不想知道,一點也不關心!何況,我也沒有資格去要求你交朋友的權利,所以你的朋友圈是怎樣的和我沒有關係,我管不着,也不想管,”許悅繼續說。

“許悅,你還不知道我是個什麼樣的人嗎?我們交往了也有一段時間了吧?我的爲人你還不瞭解嗎?我如果真的跟她們做朋友我有必要跟你在這解釋嗎?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你就別亂猜疑了……”代辰的解釋有些詞窮,許悅心裏卻是美美的。

“我能不亂猜疑嗎?就那天那個畫面,換做是哪個女孩誰不生氣?你看看你們幾個有說有笑的樣子!跟我在一起我怎麼沒見你這樣開心過那?不過代辰,我也能夠理解,畢竟我是一個要相貌沒相貌要身材沒身材的女生,你也是個正常的普通男孩,對漂亮女孩的嚮往我也是可以理解的,或許換做是我我也會動心的。”許悅的心情平復了下來。

“許悅,你看着我眼睛,”代辰認真的和代悅對視着“我在認真的說一次,我不喜歡那種外表看上去漂亮但是內心非常膚淺的女生,外貌不是評價一個人所有的條件,我注重的並不是華麗的外表,而是內心!”

“代辰,你真的不嫌棄我嗎?”很明顯,許悅被代辰的話感動了。

“真的,許悅,我不嫌棄你! 契約總裁的惹火嬌妻 我如果嫌棄你就不會跟你交往這麼長時間,我如果嫌棄你就不會大晚上的跑過來給你解釋,我如果嫌棄你就不會在意你心裏的感受!我不是膚淺的人,我不會以相貌取人,我不是外貌協會!雖然我長得這麼帥~~~這是沒辦法的事,基因問題。”代辰笑呵呵的開了個玩笑逗許悅開心。

“嘚瑟!長得帥!非常帥!而且還有很多的女生追,更

自豪的是還有我這樣傻的女人對你如此癡情!”許悅也笑嘻嘻的附和着,所有的憂傷都散去了,剩下的只是甜蜜的氣息。

“許悅,想我了沒?這麼多天沒來學校,你真夠厲害的啊!還跟我冷戰是不是?”代辰深情的看着許悅,雖然那張大衆臉上沒有一絲的優點。

“說真的,我們分開的這麼多天我想了很多,我在自我檢討,自我反省,我知道自己的資本,所以我把事情看的很清,慢慢的我發現自己就不是那麼的傷心了,在調整好狀態之後我決定來上學的。”許悅若有所思的說着。

“你想的太多了傻丫頭!就算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變心了,我也不會變心,我跟你在一起不會在意你的相貌,身材,還有打扮,我看中的是你的人,是你的內心,和我們之間的這種默契以及在一起的這種感覺,很多人都會以爲我是因爲你家有錢才接近你的,但是我可以跟你發誓,我保證沒有這樣的想法,就算有一天你家窮的要飯了我也要和你在一起,今生今世,永不分離!”代辰虛僞的說着海誓山盟,他感覺自己都要快被這肉麻的情話噁心到吐了,他非常佩服自己,竟然可以在這樣的女生面前說出這樣的話語。

“代辰……謝謝你,謝謝你對我這麼好,謝謝你這麼理解我,謝謝你這樣包容我,就算你犯錯誤我也原諒你,我愛你……”許悅感動的眼淚鼻涕一大堆。

單純的女生就是這樣,好歹就會被帥氣的男人哄好,稍微用點花言巧語就會把這女生感動的痛哭流涕,這個世界真的是HOLD不住啊!代辰的心裏已經快要噁心的不行,許悅卻沉浸在浪漫幸福的氛圍當中。

“許悅,你知道嗎?那天我之所以和她們三個約會是因爲我不想讓你在受委屈,儘管我有嚴重警告過她們,但是那終究是治不徹底,所以我決定跟她們出去好好談談的,本來不想跟你說的,怕你知道後誤會,誰成想確被你撞了個正着!哎……好心卻辦了壞事啊!”代辰裝出一副很委屈的樣子。

“知道啦知道啦,人家不也是在乎你才這樣的嗎,你至於這樣嗎,我都還沒委屈那,你到跟我到起苦水來了!哼!”許悅撒嬌的嘟起了那張粉嘟嘟的小嘴。

代辰摟過許悅毫不猶豫的吻在了許悅的嘴上,許悅傻了眼,她根本還沒有反應過來,代辰的霸道,讓她無力反抗,這是許悅的初吻……

都說初吻是甜蜜的,是難忘的,是幸福的,沒錯,許悅就是這樣感覺的,她軟綿綿的身體依偎在代辰強壯的胸前,享受着代辰帶給她的溫柔。

纏綿的時間雖然很短暫,在許悅的這卻是一輩子這麼長,簡單的一個吻讓許悅不知道什麼是生氣,擁有的卻是體會愛情的味道……

其實,在這完美的場景中不只是代辰和許悅的存在,在這美麗的星空下還有着另外一位神祕的策劃者,她在注視着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眼神中充滿着怒氣!

人永遠都不是滿足的,在無限追求利益或者事物的時候會傾盡所有以達到自己內心的慾望,可是令人想不通的是,在經過精心的設計和不擇手段的達到目的之後卻還是得不到滿足,得不到快感,她的內心好像永遠有仇恨在充斥着。

往往她想索取的是所有,是一切她想得到或者是擁有的,但是生活就是如此,在你千方百計得到一件東西的時候,另一件東西就會作爲付出的代價,所以,這個世界上並沒有十全十美的事情,但是溫莎卻是沒有看透……

(本章完)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離上次的風波已經過去大概一個月了,她們每個人都在自己的預謀中充實的過着每一天,而許悅和代辰的感情還是一如既往的好着,溫莎也極力的配合着做一名好閨蜜,日子雖然過的平淡了點,但是也算滿足。

又是一個週末,許悅到了該回家的日子,司機老王照常來學校接許悅回家,湊巧的是,這次的回家又和嬌嬌她們碰上了,不過沒有發生衝突。經過上次的事件之後,嬌嬌她們三個再也不會明目張膽欺負許悅了,就算是對許悅不滿,也只是在背後搞點無關痛癢的小動作,可見這件事的反響還是很大的嗎!

對於嬌嬌她們的小動作許悅是絲毫的不在乎,反而她認爲這是非常幼稚的事情,她不會參與這種無聊的遊戲,她認爲只要能夠和代辰在一起就足夠了。

到家之後張媽還是熱情的迎接着許悅,有過一次衝突後她事事都對許悅特別的“關心”,在做菜方面雖然有些改進,但是許悅仍然還會嚐出有種怪怪的味道,不過這只是她個人的想法而已,沒人發現,也麼人知道。

許悅不是經常回家,但是每次回家都會由張媽給許悅特別準備幾道菜,當然,這幾道菜是許悅愛吃的,她怕許悅會膩了這菜的味道,所以每次他都是換着方法的做,但是無論怎麼做,那種相同的味道卻仍然存在。

許悅是個比較敏感的人,尤其是對食物的品嚐上面,許青松經常調侃許悅有着皇帝一樣的嘴,對於食物的挑剔,敏感度卻是出乎常人。

在吃飯的時候許悅觀察到劉玲榮的飯菜雖然跟許悅的飯菜看似是一樣的,但是這裏面卻總感覺有什麼不同,許悅發現她這飯菜的色澤每次都比劉玲榮飯菜的色澤淡了一些。起初她沒在意,她以爲是張媽的調料沒拌勻,也或者是劉玲榮的口味重些,可是到後來她又想到就張媽這樣資深的保姆怎麼會出現這樣的錯誤?況且她是張媽怕犯錯誤的一個人!再者說劉玲榮並不是重口味的一個人,有時候炒菜他都不會放鹽,所以到後來她堅決否定了自己先前的那幾種猜測,她決定找個機會測試一下。

“啊——”許悅在廚房大聲的慘叫了一聲。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張媽跟劉玲榮聽到聲音之後急忙趕到。

“到底什麼事啊值得你這樣大驚小怪的啊,以後就不能穩重一點嗎,心臟都要快被你嚇出來了!”劉玲榮也十分不滿的朝廚房走來。

“老鼠!廚房裏面有老鼠!剛剛被我看到了!張媽,你趕緊叫人來看看,把那隻老鼠捉起來,要不然我這幾天都睡

不着覺的。”許悅一臉惶恐的樣子吩咐張媽。

“好的小姐,不用害怕,我這就叫人過來……”張媽不經意的白了許悅一眼便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