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同時將杯中的果酒飲下,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了,有著天生的默契一般。

她們兩人的互動落在沈敏君的眼中,沈敏君還有些吃味。

她悶悶不樂的將自己那杯果酒大口飲下,嗆得她差點在眾人面前失儀。

方慧茹自然關心她,忙放下酒杯,輕輕撫了撫她的背。

「這酒不宜多飲,只嘗兩口便好了。」

雖然是果酒,但終歸還是酒,她這樣的小丫頭喝多了也是要不得的。

方慧茹是關心她,便多說了兩句,沈敏君卻是拂開了她的手,面色有些冷。

方慧茹無奈搖頭,如此,便知道她又是使起小性子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哈哈!」

不死戰神大笑一聲,身形逐漸虛淡,消失不見。

那本就是他的投影!

鳳天亦是無聲無息離去,帶走了陽禍屍、量使面具、量使神袍,只留血絕戰神站在三途河中,眼中依舊帶有疑惑神色。

他目光落到魔音身上,立即詢問,很想知道這些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何鳳天對張若塵的態度突然發生這麼大的轉變?

難道張若塵投靠了死亡神宮,加入了命運神殿?

甚至,血絕戰神都開始懷疑,張若塵是不是已經落入鳳天的控制中,被收走了部分神魂,淪為了神仆。

這已經是他想像力的極限!

……

話分兩頭,張若塵根據感應到的氣息,來到這片枯寂冰冷的星域。

雪木沒有跟進去,以他的修為,遭遇精神力八十四階的強者,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剛剛進入星域,突然,張若塵體內血液變得冰涼,生命之氣被無聲無息吞噬,即便他早已撐起太極陰陽圖,卻擋不住那股不知名力量的攻擊。

只因對方精神力太強,擊穿了太極陰陽圖的防禦。

「死亡念力!」

張若塵早有準備,立即催動地鼎,懸浮在頭頂。

地鼎上的荒古圖文落下,如一層層世界光幕,包裹張若塵全身。又有本源神光蔓延出去,衍化出一片神海。

終於化解死亡念力,張若塵體內血液逐漸恢復溫度。

「唰唰!」

黑暗中,飛來黃色的符雨。

不知多少萬張符籙,上面以血液,畫滿高深的符紋,電光和火花在符紙中流動。

一張符,就像一柄劍。

符籙爆開形成毀滅性的力量,將本源神海一點點破開,沖至張若塵眼前。

在這一瞬間,所有符紙匯聚在一起,化為一隻數百丈長的金色龍爪,重重拍擊在地鼎上。

「嘭!」

地鼎晃動,強橫的力量,傳至張若塵身上。

力量太強了,張若塵差點一口鮮血吐出,但,很快將內傷壓制下去,一掌由下而上,擊在地鼎底部。

荒古世界的圖文,從他身上蔓延出去,擊在那隻數百丈長的金色龍爪上。

「轟隆!」

金色龍爪爆開,金色神光四散,空間被大範圍撕裂。

破了對方的符紋,但張若塵亦是與地鼎一起,向後拋飛出去。

還未定住身形,突然張若塵心生感應,像後腦勺長了一雙天眼,看見身後出現一個直徑數十丈的黑洞,要將他吞噬。

顧不得隱藏實力,張若塵雙手捏指,太極陰陽圖釋放出來,如山少陽和如海少陰顯現,與身後的黑洞撞擊在一起。

「嘭!」

張若塵身體巨震,再次被衝擊得飛了出去。

那黑洞被太極陰陽圖撞擊后,黑暗潰散了不少,亦向後飛去,一道身影在裏面若隱若現。身影有些驚訝,嘴裏發出輕咦聲。

佛光乍現。

絕妙禪女腳踩蓮花,如梵天神女降臨,道:「你終於現身了,就知道你沒有離開這片星域。」

一座冥界之城,隨絕妙禪女一起降臨,將黑洞籠罩到城中。

張若塵快速穩住退勢,體內血液運轉,頃刻間,神魂恢復過來,眼神變得鋒銳清明。

剛才與黑洞衝擊在一起的時候,遭受對方的精神力攻擊,神魂和精神變得十分萎靡。

也幸好是他,換做別的太虛境大神,遭受這道精神力攻擊,多半已經失去意識。

太強了!

對方的精神力不是八十四階。

是八十四階巔峰。

對精神力的運用,更是妙至毫巔,其中一些手段,不是張若塵這種主修武道的神靈可以理解。

或許只有無月前來,才能與對方在精神力層面正面一戰。

沒錯,那人雖然隱藏得很好,但瞞不過張若塵的感知。他不是無月!

很顯然,在張若塵來之前,那人是隱藏了起來,連絕妙禪女在短時間內,都無法將他找出來。

是張若塵前來,才打破了這裏「一藏一找」的平衡。

摩尼珠能封閉修士的五感,甚至是意識,對精神力修士而言,簡直就是剋星。

黑洞中那人,自知無法與絕妙禪女對抗,立即以密密麻麻的符光,擊穿冥界之城,向虛無世界遁去。

張若塵早就預判了他的下一步行動,等在虛無世界,大喝一聲:「四大人,你還想往哪裏走?」

神山一般的少陽,飛了出去,擊向黑洞。

神山上散發璀璨真理神光,破了對方的隱藏手段。黑洞中,那道身形逐漸清晰,戴着「來」字面具,身上黑袍飄動。

精神力引動天地之力,形成滿天雷電,擊向少陽神山。

少陽神山中,飛出六柄神劍,結成劍陣,引動一道道烈焰神器威能,穿過雷電,相繼劈斬在黑洞上。

「嘭!」

「嘭!」

……

黑洞表面符紋閃爍,如堅不可摧的外殼,將六柄神劍的攻擊全部擋住。

「轟隆!」

繼六柄神劍之後,神山重重與黑洞撞擊在一起。終於,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黑洞表面的符紋,出現一道裂痕。

上方冥祖虛影顯現出來,高大巍峨,拍下一隻大手印,重重落在黑洞上。

黑洞終於碎裂,煙消雲散。

詭異的是,黑洞中的那道身影,也跟着消失不見。

絕妙禪女站在冥祖虛影中,身後世界打開,一具具散發強大氣息的神屍飛出去,陳列各方,防止量來遁走。

這些神屍,是印雪天煉製出來,每一具都有大來歷,是為戰而成,是能夠參與諸天大戰的力量。

當然,畢竟只是神屍,得結成屍陣、戰陣,以融匯的屍氣和戰意,才能扛住諸天的攻擊。

絕妙禪女目前雖只掌握了極少部分神屍,但用來對付無量之下的神靈,卻是夠了!

張若塵展開太極陰陽圖,堵住虛無世界的入口,環顧四望,道:「四大人,你不會認為,自己今天還能走掉吧?薛常進和金珏天神已死,湟惡神君、摩羅古神也將伏誅,現在該是你上路的時候了!」

精神力音波,不知從何處傳來:「本座就猜到所謂的龏殤,必然另有其人。可是,怎麼也沒想到,會是你張若塵。」

「但,你太自作聰明了,憑什麼一言判定本座的身份?難道能夠使用死亡念力的,就一定是死族?」

聲音浩渺,無蹤無向。

張若塵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道:「能夠使用死亡念力的,當然不一定是死族。但,做為量組織成員,你若不是四大人,難道不是應該直接承認下來?」

「其實整個地獄界,能有你這樣精神力的神靈,也就那麼幾位,不難猜。」

張若塵直接喊出「四大人」,有試探的成分,但也是感應到天南獨有的死氣之後,才這麼做的。

擎天的幾位弟子個個都很強大,特別是四大人和五大人。

張若塵見過五大人,雖然也很強,但還沒有強到這個地步。

黑暗中,陷入沉默。

張若塵道:「其實你繼續隱藏下去,只會對你越來越不利,因為,地獄界的神靈,必定會源源不斷趕過來。到時候,你將完全失去逃走的機會,甚至連自爆神心都做不到,從而將你身後的那位量皇,或者量尊也給連累。」

一身黑袍,戴着「來」字面具的身影,無聲無息,出現在冥祖虛影下方,長袍無聲飛揚,神秘而又卓然。

「你難道不怕,本座現在就自爆神心?」量來道。

張若塵與他對視,道:「你甘心嗎?像你這樣的絕代天資,將來未必不能成長到擎天的高度。未戰,而自爆神心,何其懦弱?」

「我張若塵不過只是一個出世兩千年的小輩,你堂堂天南四大人,威震寰宇,受整個死族朝拜,自爆神心與我同歸於盡。你不覺得屈辱嗎?」

量來道:「你說了這麼多,還是掩蓋不了心中的恐懼。」

「修行不易,誰不懼死?若四大人你自爆神心,我自認為今日難以活命。但,還是那一句,你甘心嗎?據我所知,四大人真正威名遠播的手段,並不是死亡念力,也不是符道,而是馭獸控魂。」

張若塵繼續道:「你連自己最擅長的力量都沒有施展,沒有拿出來,與我們斗一斗,就自爆神源。你真的甘心嗎?」

絕妙禪女開口,道:「我不使用摩尼珠和神屍,與你單獨一戰。你若能夠撐十個回合,便算你贏,今日放你離開。若十個回合內,你肉身被我毀滅,直接束手就擒。可敢戰這一場?」

「禪女乃印雪天的後人,可能說話算數?」量來道。

「我可以以先祖印雪天的名譽立誓,絕不出爾反爾。你敢以擎天的名譽立誓嗎?」絕妙禪女道。

量來道:「有何不敢?禪女雖在《大神論》的綜合榜上排名第三,但,輕語聲一個小輩而已,她哪裏懂頂尖大神的實力?她哪有資格編撰《大神論》?像我們這樣的人,誰沒有不為人知的底牌?」

「禪女舍摩尼珠和神石不用,未免太小瞧天下英雄。」

張若塵也覺得絕妙禪女有些託大,但卻也明白,她為何這麼做。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她倒是也有給自己買,但卻只買了一個包包,而給何凡買的就多了,大包小包四五袋,全都是給何凡,有衣服褲子,也有鞋子皮帶等等。Next post: 畫師大佬將奧特曼和新世紀福音戰士做了結合,好怪哦,再看一眼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