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拋售出去?

那不是破產?

溫栩栩一大早聽到這樣的事,忍不住就多嘴問了句:「誰啊?對方不要這家公司了嗎?」

助理點點頭:「嗯,好像叫什麼……雲端一品。」

雲端一品?

溫栩栩聽到這個名字,呆了呆。[] soso猛的打了一個冷顫,狗腿地點著頭:「好好好,那慕雲老大你繼續睡,我去隔間看傻子主播。」

他站起身,抱著自己的小平板朝隔間方向走去,手腕上突地來了一道力氣,慣性原因,soso直直地往後倒下。

然後……順理成章地倒在了慕雲的大腿上。

他掙扎著想要起來,被慕雲牢牢按住,慕雲邪魅一笑:「就你這力氣還想掙開我?別做夢了孩子。」

soso腦袋一橫,嘟囔著:「掙不開就不掙開,既來之則安之~」

隨後就繼續抱著手機看溫初柳,在他心裡,反正兩個都是男的,還能發生什麼不成?況且,慕雲的大腿居然這麼軟,躺著賊舒服,還在他懷裡拱了拱,尋找一個更舒服的位置。

慕雲似是很欣慰,沒再說什麼,然後繼續閉著眼,沉入睡眠。

昏黃的燈光灑在沙發上的兩道人影上,一個坐在沙發上,閉著眼,面容安逸,一個躺在那人腿上,也閉著眼,呼吸均勻,一旁,溫初柳的聲音時不時從沙發的手機里發出來。

歲月靜好,不過如此。

……

這邊的soso慕雲提前睡覺,而時竹溪也在看溫初柳的直播,還學著她,同步地吃薯片,喝可樂。

原本他是不屑於吃這些東西的,畢竟這些東西經常上報道,可耐不住肥婆的吃相誘惑,或許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吃相有多勾人食慾。

屏幕里,少女清脆的怒懟聲傳出來,時竹溪勾起嘴角,笑得邪肆。

不錯,有我百分之一的功力。

但是他看著看著,眉頭猛的皺起,手指一下又一下的敲擊著桌面,發出突突的聲音。

因為他看到彈幕上的那句【竹神的女朋友也是你個小主播能詆毀的?自己什麼樣心裡沒點逼數?】,心情複雜。

時竹溪盯著這句漂浮的字,突地,一陣驚慌席捲了他全身,下一秒,溫初柳又開口道:

「就算是竹神女朋友又怎樣,跟我有什麼關係?看不慣就懟,我喜歡的是竹神,又不是他女朋友。」

時竹溪愣愣地聽著這句話,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肥婆居然信他有女朋友?他這麼潔身自好的好男人,百年難遇的好不好?她,她居然懷疑他?

但當他看到溫初柳平淡的表情時,那種恐慌感更重,他慌張的拿起手機給溫初柳發信息:

【我沒有女朋友】

但許是她那邊太吵,並沒有聽見消息提示音,時竹溪氣得在房間里亂走,他從沒覺得自己這麼慌過。

全都怪那個智障,居然造謠我有女朋友,搞笑的是不是?也不看看她塗得跟個鬼似的臉,說她是鬼都有人信,還女朋友?我眼瞎了看上她?那張臉,除了拍張照掛門口辟邪以外有什麼用?

女帝,呵,女地還差不多,那麼霸氣一名字,全被她智障的行為給毀了,當初不闢謠是給她面子,看她是個女的份上,現在可好,給點陽光就燦爛,給點火焰就上天,造謠造到我這來了。

你這麼能你爸媽知道嗎?

。 然而就在羽塵前往玉龍關的途中,南北聯軍和黑齒國之間的戰局,又一次發生了大逆轉。

玉龍關是王都玉龍傑赤,最堅固屏障,一旦失守,幾百萬南北聯軍將湧入黑齒國貴族們居住的核心地帶。

黑齒國的眾多貪圖享樂的貴族們,肯定是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

經過御前討論,黑齒國元帥——英子明秘密率領十萬近衛軍團,增援玉龍關。

同時黑齒王招來他麾下真正的核心主力——蟒軍團,守衛王都。

另外,黑齒王還下令全民皆兵,將奴隸招入軍隊,凡是能立戰功的,一律免除奴隸身份,成為自由民。

這很大程度上鼓舞了黑齒國軍民士氣。

而此刻,南北聯軍對玉龍關的進攻已到了最後關頭。

前方几十個部落的叛軍,輪番作戰,經過努力,終於在城門處打開了缺口。

前鋒數千叛軍高呼著從缺口湧入,同時各式各樣的雲梯也架了起來,數以萬計的叛軍瘋了一般得望牆上攀爬。

因為聯軍高層說了,大家打到玉龍傑赤過節,那裡有數不盡的水源、美食和細皮嫩肉的美女,仍由叛軍士兵們搶奪。

叛軍士氣被無限度激發。

而玉龍關的守軍也已經瀕臨崩潰。

雖然玉龍關的要塞城牆無比堅固,但終究是抵不住如此連番攻擊。

能用的兵力全都用上了,守城士兵們一個個累得喘不過氣來。

但叛軍仍然一波又一波得往上涌,彷彿無窮無盡的海水一般,永不退潮。

關鍵時刻,城門又被破,到此地步,玉龍關再無兵可用,所有將領都已經做好了殉國準備。

就在此時,北邊傳來一陣陣地面震動聲。

在瀰漫的沙塵之中,北方的地平線上出現了一大片陰影。

正是黑齒國的近衛軍團。

這支軍隊每一個士兵身上都穿著重型鎧甲,

默默得行進,目光冰冷,就像是沒有感情的機器。

守城將領,喜出望外:「英元帥率近衛軍團來援了。」

守將身旁的副將卻不看好:「這支近衛軍團只有十萬人,叛軍有兩百多萬。而且數量還在不斷增加。」

守將冷笑呵斥副將:「你這些大老粗懂個屁。兵在精而不在多,將在謀而不在勇。英元帥是當世英雄,他麾下的將士更是以一敵百。兩百萬叛軍都是烏合之眾,英元帥輕易就能退敵。你看著吧。」

正如守將所說,近衛軍團各營指揮官都是經驗豐富的老將,見叛軍破了玉龍關的城門,於是前鋒營率先入關抗敵。

近衛軍團前鋒營的士兵不慌不忙得朝攻入城門的叛軍逼近。

「戰車陣出動。」

近衛軍團的工匠,二話不說用零件組裝成了戰車。

戰車組裝完成,近衛軍團利用戰車掩護,架起盾牌,組成形成非常可怕的防守陣型。

元帥英子明竟站在陣型的最前列指揮。

面對數不清的叛軍,英子明卻毫無懼意,冷漠得如同岩石。

他拉開硬弓,對準其中一個高大的叛軍首領,『嗖』得射了一箭。

鮮血猛然噴出,濺在後面一名士卒腳上。

一支巨大的長箭驀然飛出,狠狠從叛軍首領的腦門貫穿而出,帶出一篷腥紅的血雨。

緊接著,英子明又射一箭,箭矢貫穿了另一個一個叛軍首領的頸部,幾乎是一瞬間就奪去了他的生命。

英子明目視自己的部下們

「面對如此弱的敵人,你們待如何。」

近衛軍團的士兵們被元帥這麼一鼓舞,立刻殺氣騰騰。

「殺光他們。「

他們手持重刀一動不動,臉上沒有絲毫表情。

當元帥發出口令,所有人踏前一步,舉起手中的重刀和盾牌。。

第二排士兵手持毒龍般的七米巨矛。

所有的武器平舉向前,原本密如森林的方陣就如同一部配合精密的戰爭機器,剎那間露出嗜血的鋒芒。

弩手已經全部退到車陣之後,開始給弓弩上箭。

叛軍首領帶著上前叛軍,狂吼著奮力揮舞斧槌,正面撞上錦衣衛的戰陣。

就像巨浪沖向礁石。

但在他們面前,是一座由不同武器組成的恐怖森林。

近衛軍團的陣型。

七米的重型長矛交錯排列,不留絲毫縫隙。

隨著元帥的號令,近衛軍團戈矛同時攻出,那些攻上來的叛軍被戰車擋住,根本無法碰觸到對手,就被狠狠撕碎。

簡直就是以卵擊石。

近衛軍團不僅單兵戰鬥力極強,而且紀律嚴明,依靠精良的裝備,準確的戰術和嚴密的紀律完全佔據了上風。

近衛軍團前鋒營千人組成的戰陣宛如一人,經過無數次的訓練和血腥搏殺。

他們的配合默契之極。

每次攻擊,最前面的近衛軍團先用彎曲的戈勾架住對手的武器。

然後第二排的重刀劈削,最後是密集而沉重的長矛。

搏殺中,一名叛軍首領用巨斧劈斷兩支長戈,咆哮著闖進戰陣。

近衛軍團沒有一人回顧,超過五支重矛同時遞出,從不同角度穿透了那名叛軍首領的軀體。

隨著元帥的號令,方陣中各種武器潮水般擊出。

每一擊都有幾十、上百個叛軍濺血倒下。

這便是近衛軍團最可怕的重步兵方陣。

近衛軍團所有士兵始終不動聲色,如同沉默的殺戮機器,緩慢而毫不留情地踏過叛軍的屍體。

推著戰車繼續前行,開始了反擊。

叛軍們打得沒有章法,只用自己強悍的身體抵住近衛軍的攻擊。

然後用手中的巨斧、木槌、拳頭,甚至是獠牙去攻擊撕咬敵人。

但近衛軍團士兵的玄甲真的很硬,他們咬不動。

一排又一排的叛軍在近衛軍團森林般的長矛方陣前倒下。

叛軍死傷千餘人,而近衛軍團這邊大約五人受傷。

眼看著叛軍大軍被這近衛軍團的前鋒營緩緩逼出城門。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但是看見容瑄轉賬的金額后毫不猶豫的改變了主意,這還愁買不到衣服?Next post: 她倒是也有給自己買,但卻只買了一個包包,而給何凡買的就多了,大包小包四五袋,全都是給何凡,有衣服褲子,也有鞋子皮帶等等。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