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毛女徹底傻眼了。

又要編輯視頻的時候,發現視頻已經打不開了。

“臥槽!怎麼回事?”

黃毛女大驚失色。

旁邊兩個同伴也上來圍觀。

幾秒鐘之後。

黃毛女呆呆的看着屏幕上的有一個紅色三角形。

賬號違規!

隨後直接強制下線了。

“怎麼……怎麼回事?我這個賬號可是好幾萬粉絲呢,我好不容易積累的粉絲呢,我還靠這個號開直播騙打賞吃飯呢。”

黃毛女拉着哭腔。

旁邊的兩個同伴也是一臉懵逼。

總裁的名門嬌寵 ,“用我的吧,我也有兩萬多粉絲呢,我剛纔也拍了視頻。”

幾個人又聚集在短髮女旁邊發視頻。

幾秒鐘之後。

三個人看着手機屏幕上面的紅色三角形徹徹底底的傻逼了。

賬號違規!

直接把賬號查封了。

“怎麼可能?”

旁邊的男同伴忽然道。

“你們還記不記得他剛纔說的話?

他說但願你能發出去。

他是不是已經知道了這種後果?

所以纔會說這種話?”

黃毛女抓着手機原地轉圈,幾秒鐘以後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王浩拿着一堆吃的上了車。

程筱筱開心的拿走吃的,“怎麼這麼久?你們在裏面幹什麼呢?是不是和人吵架了。”

“就倆自以爲是的二逼,說自己是網紅,要插隊。”

王浩還大概複述了一下過程。

程筱筱吃了口雞米花,又給王浩餵了一口。

“幹得漂亮!”

開車送程筱筱回家。

程家門口。

準備下車的程筱筱又回過身。

“土包子,我聽說文爺的資產要拍賣,到時候你能不能陪我去一趟,我想買一點東西。”

“沒問題。”

“好啦,路上開車慢點,回家之後給我報平安。” “程總說話別這麼溫柔,挺噁心的。”王浩瞅着程筱筱。


程筱筱立馬變臉。“你給我滾!”

“總算正常了。”王浩鬆了口氣。

剛要走,程筱筱又一次拉開了車門。

“大姐,又要幹嘛?”

程筱筱拿着手機,“給我做個鬼臉。”

王浩一臉懵逼,“你有毛病吧!”

“快點!”程筱筱瞪眼道。

王浩不搭理,“麻溜兒滾蛋!”

“你做不做!”程筱筱威脅道。

“我王某人會做這種東西?”

程筱筱點點頭,“行!”

忽然。

王浩手機振動了一下。


支付寶到賬五百元。

“做鬼臉!”程筱筱道。

王浩掏出手機看了一眼,美滋滋的給程筱筱做了個鬼臉,程筱筱順手就拍了照。

美滋滋的下了車。

“再見!”程筱筱揮手。

我不是妖寵

回屋剛坐下,就有人敲門,

一開門發現是鈴鐺嘟囔着嘴站在門口,滿臉的委屈。

王浩一下子火冒三丈。

“誰欺負你了?告訴二叔!”

王浩怒火萬丈,李元把閨女交給了王浩,王浩肯定會不顧一切的保護好李元的獨苗,誰要是敢欺負李鈴鐺,王浩扒了他的皮。

“二叔, 豪門軍寵:調教小嬌妻 ?”

鈴鐺仰着頭祈求道。

王浩愣了一下。

“重新寫?就這事兒?”

鈴鐺點點頭。

王浩鬆了口氣。

“之前寫的老師不滿意?”

鈴鐺頓了頓還是點點頭。

“行。”

王浩滿口答應了下來。

拿着日記本。

王浩轉動着筆,想了想。

“鈴鐺:

星河滾燙,不及熱忱之心萬分之一,時光靜好,不過平靜之心九牛一毛。

這世間熙熙攘攘,吵吵鬧鬧。所有人頭頂同一片天,但都活在不同的世界之中。可不論你活在哪一方世界之中,二叔永遠在你身後,是你的守護靈。

二叔。”

王浩用筆屁股撓了撓鬢角,“你二叔不會什麼騷氣的東西,就這個勉勉強強看吧。

你檢查一下,行不行?”

鈴鐺欣喜的拿過去王浩寫的東西,一遍又一遍的看着上面的東西。

最後仰起臉,滿臉喜悅。

“謝謝二叔。”

王浩摸了摸鈴鐺腦袋。

“我是你二叔,我們是一家人,不用說謝謝的。”

鈴鐺滿臉的開心笑容。剛纔的委屈表情一掃而空。

“晚上吃東西了嗎?”

“吃了,田阿姨做的飯,可好吃了,田阿姨還給你留了晚飯,但是一直沒等到你回來。”

鈴鐺把知道的都說了。

隨後,鈴鐺接着道,“二叔,你喜歡田阿姨嗎?”

一句話直接給王浩問懵逼了。

使勁揉了揉鈴鐺的小腦袋,“小孩子家家,一天都想的是一些什麼。

做作業去,這週末想去哪裏玩告訴二叔,二叔帶你去,以後想去哪裏玩就告訴二叔。”

鈴鐺重重點頭。

“二叔,那我去淑怡姐姐那裏去做作業了。”

“她會指導你作業嗎?”

鈴鐺重重點頭,“淑怡姐姐可聰明瞭,而且我告訴你一個祕密,淑怡姐姐其實是重點大學畢業的,還留過學。”


王浩眉頭高高挑起。

“她給你吹牛的?”

鈴鐺搖頭,“不是淑怡姐姐吹的牛,淑怡姐姐手機上面有照片我看到的,是她在國外上學的時候拍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