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繁星看着這兩孩子,“還是就叫小麻煩和小意外吧。”

她取名廢材,一聽到想名字就頭痛。

傅景遇笑了起來,“你是親媽?”

“那也比叫夢夢和糖糖好吧?”

兩個小寶貝躺在一旁,並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就這麼被決定了。

傅城和傅池可倆出生的一週後,葉繁星出院,回到了家裏。

在醫院裏住得快悶死了,回到家裏才一陣輕鬆。

一到家,傅媽媽把孩子抱了過去,“城城,真乖!”

兩個孩子長得一樣,唯一區分的,就是他們手上的手環了。

葉繁星看着傅媽媽和家裏的阿姨在看着兩個孩子,先去了房間。

回到家裏,有一種熟悉親切的感覺,她躺在牀上,抱住枕頭,鬆了一口氣。

懷着雙胞胎的時候,肚子比懷陽陽的時候要大很多,同時也很辛苦。

現在好不容易生下來,也算是解放了。

雖然安慰傅總的時候,說要再生個女兒,但其實葉繁星已經不想再生了。

生孩子真的太累了!

手機響了起來,林薇打過來的,葉繁星躺在牀上,按了通話鍵,把手機放在旁邊,對着林薇問道:“怎麼了?”

林薇說:“你回家了?”

“剛到家。”葉繁星道:“我躺一會兒,累死了。”

林薇的笑聲傳了過來,“現在纔剛開始呢,你就喊累,以後有你受的。”

林薇生了個女兒,才四個多月,雖然就一個,但已經把她折磨得頭髮都掉了很大一把。

葉繁星道:“有傅總呢,不怕,而且,有他爸媽幫着帶,我沒那麼累的。”


帶陽陽的時候,一家人也是幫着,總覺得陽陽很快就長大了。

葉繁星很慶幸自己的婆婆在對孩子的事情上挺好的,願意幫她分擔。 這裏慕容月不願多待,見她出去,她也快步跟了上去。

她始終跟着慕瀟瀟腳步,慕瀟瀟去哪,她就去哪,好不容易離開了死人宮,慕瀟瀟在外面收住腳,冷冷的看她一眼:“姐姐這是想跟着我去哪?宮裏不是你該待的地方,你該回去了。”

緩了緩,慕容月見她走遠,再次快步追了上去。

聽到身後傳來的腳步聲,慕瀟瀟不悅的皺了皺眉,等她跑到自己面前,“怎麼,你還有話說?”

“你打算折磨大哥到什麼時候,爲什麼不給他一個痛快。他現在這似人非鬼的模樣,難道你還不滿意嗎?他已經這麼悽慘了,從當初高高在上的一品鎮國大將軍,到現在被你折磨的似人非人,似鬼非鬼,你難道還不滿意嗎?!”

“你真的要留他三個月,整個屍體,化成一灘血水才滿意嗎?!”

“心疼了?”

“我——”

“也是,你再怎麼心狠手辣,爲了自己連自己的親生母親和哥哥都能夠殺死,可是他們畢竟也是你的親人,這個世上,唯一疼你,將你放在心上的人。你就算再心狠,再狠毒,也不會冷心到這種地步。”

“你說的不錯。”

慕容月冷下臉來,“若不是有了你的威脅,我不會殺了他們,我會給他們頤養天年。”

“可惜了,你最後爲了自己,還是把他們殺了?你不要把自己表現的活像是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被人拿把刀架在脖子上,脅迫你幹任何事一樣,其實這些都是你自願的,既然都是你自願的,你就更沒有資格去埋怨怨恨別人了。”

“記住你曾經答應過我的事,我已經答應你,將他們全殺了,你說過以後會放過我,不會再找我的麻煩!”

“姐姐真的喜歡冰微嗎?”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面對她突然轉移了話題,慕容月面露狐疑的瞪着她。

慕瀟瀟微微一笑:“沒有什麼意思,就是隨便問問,想知道姐姐到底有多喜歡夜王爺,對他的喜歡,又達到哪種地步,是否真的能爲了他去死的地步。”

“我喜歡他是我的事,和你有什麼關係?!”

“難道姐姐就一點也不擔心,萬一哪天,夜王爺謀朝篡位失敗了,落得個屍骨無存的下場?我這個時候和姐姐說這些,也是勸姐姐早些考慮,早些另做打算。”

“畢竟就算你有萬全的準備,到了最後,也容易有失算和意外的下場發生。”

“萬一夜王爺他….”

“你到底想將他怎麼樣!!”

“我想知道,以母親和大哥,在夜冰微那的地位做衡量,我讓你殺一個人,你會殺哪一個?”

慕容月幾乎是不帶猶豫:“無論冰微做出什麼事,我都不會殺他!!我可以爲了他去死!!這樣的理由夠了嗎?!!”

慕瀟瀟擊掌一笑:“姐姐對夜王爺的感情,真的是令人唏噓。相信夜王爺聽到這些話,心裏一定會多有震撼。能得姐姐如此青睞。”

“你在譏諷我?”

“何意?” 不像林薇……

林薇跟左媽媽沒什麼感情,生下女兒之後,林薇的母親身體不好,也幫不了她。

所以幾乎都是她每天自己在帶着,從早到晚,平時連想出個門和朋友吃個飯的時間都沒有。

她結婚之前,多自由的一個人,現在感覺已經被孩子綁住了。

林薇對葉繁星道:“真羨慕你,不像我,我本來說想過來陪陪你,壓根走不開。我婆婆又不讓我帶她出門。”

葉繁星道:“沒事,十七最近在這邊,瑤瑤也沒少往我這裏跑,你們不來我還清閒一些。我正好休息一下。”

“嗯。”林薇跟葉繁星聊了一會兒,菲菲又哭了,哭得她心煩意亂的,不得不掛了電話去哄孩子。

也不知道這小家夥哪裏不對勁,總愛哭。

左媽媽聽到哭聲,走了進來,看着林薇,“你怎麼又把她弄哭了?怎麼帶個孩子都不會帶?你說,你到底會點什麼?”

林薇現在不上班,都在家裏帶孩子。

左媽媽對她很是嫌棄,一聽到孩子哭,總要說她一頓。

林薇道:“我也不知道她爲什麼要哭。”

偏偏生的還是個女兒,如果是個兒子,左媽媽心裏,估計也要好受一些。

現在看見林薇生了個女兒,左媽媽連抱都不想抱。

葉繁星在房間換了件衣服,到了隔壁,自從她懷上二胎之後,傅景遇就開始裝修兩個寶寶的房間了。

公主房,裏面佈置得很溫馨,粉紅色的,很少女。

葉繁星望着這個房間,感覺自己的少女心都冒出來了,但是沒辦法,誰讓她生的,是兩個兒子呢!

忍不住在心裏同情一下傅景遇之後,葉繁星下了樓。

傅景遇抱着穿着女孩子衣服的傅城,傅城已經醒了,正在哭。

這幾天在醫院已經習慣了葉繁星,現在被傅景遇抱着,他很不習慣。

傅景遇不想什麼事情都讓葉繁星來操心,就沒去叫她,結果這小家夥哭得越發的厲害。

“臭小子還挺能哭是不是?名字沒給你取錯,還真是個小麻煩,比你哥哥還麻煩。”

小燈泡站在旁邊看着弟弟,聽到傅景遇的話,抗議道:“我不麻煩。”

傅媽媽說:“要不叫星星下來看看吧!”

“星星那麼累,讓她放鬆一下吧。”傅景遇溫柔地說。

葉繁星聽到他的話,笑了笑,走了過去,“我來吧。”

傅景遇擡起頭望着她,“沒事,我能哄好。”

“你確定這樣不會嚇着他?”傅景遇身上,總有一種嚴肅的感覺,讓葉繁星忍不住吐槽他。

葉繁星把城城抱了過來,對傅景遇說:“應該是餓了,他早上就沒怎麼吃。”

葉繁星抱着傅城,給他喂了點奶。

葉繁星身上的味道,讓小家夥很快就安靜了下來。

這種感覺,讓葉繁星很有成熟感。

小燈泡和傅景遇又開始陷入死人臉模式,父子倆無比怨念地盯着這一幕。

兩個孩子雖然長得一樣,但哥哥傅城,比傅池更能哭,一天能哭好幾次那種,每次都要葉繁星哄。 慕容月飛快簾下眼底痛楚:“你明知夜王爺的心根本就不在我的身上,愛慕他的女人成千上萬,他又怎麼會多看我一眼?他和慕容府走的那麼親近,也不過是看重慕容府的勢力。慕容府一旦倒下,我的下場就和南宮容一樣。”

“既然知道一樣,爲何還執迷不悟?”

“我和你不同,我愛夜王爺,我可以爲他毫不猶豫的去做任何事情,我也可以爲了他去死。可是你不同,你出賣了他,你背棄了對他的感情。我永遠也不會背叛他。”

“他可以打我罵我,我也可以容忍他有很多的女人,和很多的女人有染,只要他的心裏還有我的一席之地,哪怕他的心裏沒有我,只要能讓我陪在他的身邊,就算是遠遠的看着他。我也願意。”

“可是你不同,你自私自利,你從頭到尾,都想一個人獨佔他!”

慕瀟瀟安靜的聽她說完這些話,低下頭,若有思襯,過了好半晌,才驚覺她已經把話說完了,她擡起頭,看了她一眼,又是一聲冷笑:“你剛剛說什麼?說我背棄了對他的感情?”

“其一,是他利用我在先,姐姐可以認爲我這是迷途知返。其二,我並不喜歡他,又何談背叛? 透視為王 倒是姐姐你,知道我爲什麼不殺你嗎?”

“爲什麼?”

“如果我讓你殺母親,又或是今日,讓你親手殺了慕容池,你帶有猶豫,你絕對活不過今日,但是我讓你殺,你便將他們全殺了,甚至都沒有爲了他們,而向我求饒。你這股的狠辣勁讓人欽佩。”

“一般向你這種人,我以爲你只愛你自己,你若是爲了夜王爺可以爲了他去死,我倒是很想看看,以後,你到底是爲了他,怎麼個死法。”

“奉勸姐姐一句,就當是看在當了這麼多年的姐妹情分上,夜冰微不是你的良人,你現在迷途知返還好,以後終會害人害己。那個男人,他只愛自己,誰都不愛。你在他眼裏,連棋子都算不上。”

“母親臨死前,給你留下了十二個銅人….”“你怎麼知道!!!?”

慕容月聽到她提到十二個銅人,整張臉孑然變色。

這件事情只有她和母親知道,母親一死,知道此事的人只有她一個。

她又是怎麼知道的!!

她到底是怎麼知道的這些!!!

慕瀟瀟無聲笑了笑:“姐姐做的所有事情都瞞不過我的眼睛,我這也是在順便提醒姐姐一句,不要瞞着我做所有事情。十二銅人是你最後的底牌,沒有十二銅人,你必死無疑。而且我也知道,十二銅人有金剛不壞之身。就算是宮裏的那些黑衣人都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傷不了他們,也毀不了他們。但是若是毀了姐姐,他們自然也就成爲一灘血水了。”

“你——你——”

慕容月惶恐的瞪大眼,害怕的連連後退:“你——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這些——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

這些她不該知道的,她不該知道的!! 都說會哭的孩子有糖吃,傅城以自己的經歷,證實了這句話。他以強大的哭功,成了家裏的新寵,將傅景遇和傅思陽這兩個前任全部踩在了腳下。

喝奶的時候,傅城習慣伸着小手,抓在一起,只伸着食指和中指,彷彿是對兩人的鄙視。

小燈泡再也忍不住地走了過來,對葉繁星說:“媽媽,我想要抱抱。”

葉繁星看了一隻穿着襯衫和短褲的兒子,看起來活脫脫的小紳士。

她道:“好好的,怎麼要抱抱?沒看弟弟在哭,正哄着呢。”

“╭(╯^╰)╮自從有了弟弟,你都不要我了。”小燈泡的臉色現在很臭,他感覺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脅。

葉繁星笑道,“媽媽哪裏不要你了,弟弟剛出生,媽媽很累,當然要多一點精力照顧他啊!陽陽是哥哥,要懂事一些。”

“我不想當哥哥。”如果當哥哥的代價,是不能再擁有媽媽的愛的話,他才不想當呢。

葉繁星看着小燈泡,笑了起來,“這個是責任,不是你不想當就不當的啊!”

小燈泡看着吃奶吃得正歡的傅城,“爸爸跟我說的是妹妹,現在怎麼是弟弟?”

“……”

傅景遇這幾天好不容易忘了這件事情,又被自己親兒子戳中了痛處。

不過,瞅了一眼小麻煩之後,傅景遇放棄了教訓小燈泡,他覺得自己現在跟小燈泡站在同一條陣線上。

葉繁星對於愛哭的傅城,的確投入了太多的精力。

就連比傅城晚出生的傅池,此刻也只是被阿姨抱着,正在靜靜地睡覺。

傅池是個很安靜的小家夥,平時吃飽了就能睡,幾乎不吵不鬧,傅景遇還挺喜歡他的。

很快,阿姨就把奶瓶拿了過來,傅景遇伸手,接過奶瓶,從葉繁星懷裏抱着傅城。

然而,才剛剛離開葉繁星,傅城就哭了起來。

傅景遇把奶瓶塞到他嘴裏,他直接吐了出來,不要,繼續哭。

“……”

葉繁星看着傅城,對傅景遇道:“我來吧!他喜歡我抱他。”

“那我也喜歡你抱我,你怎麼不抱?”傅景遇對着葉繁星道:“不能慣着他。”

“就是,不能慣着他。”小燈泡在旁邊有模有樣地說道。

已經跟傅景遇站在了同一條陣線。

葉繁星望着這兩人,“你們行了啊!”

傅媽媽在旁邊看着傅景遇這樣,都忍不住笑。

傅景遇把奶瓶餵給傅城,“餓了就快吃,再哭你就沒有吃的了。”

傅城看了一眼傅景遇,繼續哭……

傅景遇的不能慣着他定律,在剛出生幾天的嬰兒面前並沒有用。

他現在可不講這麼多。

最後,傅城還是被葉繁星抱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