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斯晟來了興緻了,挑眉,「練手的是什麼意思?」

陸寫意的瞪了眼陸紹勛,「你閉嘴,別一會兒又哼哼,這人疼,哪兒疼,我可不管你。」

陸紹勛可惜傅斯晟,「傅少,你看看我這姐,是親的才怪。」

陸寫意不搭理陸紹勛了,趕緊招呼傅斯晟,「傅少,先坐會兒,喝茶還是白水?」

傅斯晟擺手,「別忙活了,就樓上樓下,我啥也不喝,坐會兒就走。」

陸紹勛這會兒貌似哪兒都不疼了,跟傅斯晟諞個沒完沒了,問人家是不是家屬也在這裏住院,得知是傅少的母親。

陸紹勛看向陸寫意,「姐,傅少都來看望我了,你是不是也得替我去看看伯母?禮尚往來嘛!」

陸寫意「……」

傅斯晟擺手,說:「不用不用,陸少客氣了。」

「傅少千萬別叫我陸少,我就一普通打工仔,不敢以少自居,傅少若是看得起就叫我名字好了,陸紹勛,你可以叫我紹勛。」陸紹勛道。

陸寫意覺得這個弟弟在這邊呆了一年多學的油嘴滑舌,她都快管不住他了,其實,她哪裏管的住陸紹勛了,只是,家裏生意破產父親死後,母親和弟弟都要靠她賺錢維持生活和學習,那個時候的陸紹勛是最聽她話的,現在,得了吧,那小子現在現在能賺錢了,才不要怕她。

「公司那邊是怎麼說的?病假?」傅斯晟問道。

陸紹勛說,公司高層和他的直接領導倒是都來看望過他,只說讓他好好養傷,等身體康復了再回公司上班。

「你這傷筋動骨的至少得三個多月吧!」傅斯晟道。

陸紹勛說,醫生是這麼說的,至少三個月修養。

陸寫意的意思是,出院了回國養病,可陸紹勛不想回去,他本在公司住的單身公寓,休病假不可能住在公司的公寓裏,那就在外面租個房,反正這邊的房子租金很便宜。

陸寫意不想把心思寫在臉上,可太多事情壓得她根本裝不出來沒心沒肺的樣子,所以,隨時就會忘記身處的環境和身邊的人,而一個人獨自發獃!

陸紹勛和傅斯晟聊的熱火朝天,陸寫意插不上嘴,聽着聽着就發獃去了!

陸寫意一直以為把陸紹勛送到外面就會安全,但是,現在,她覺著,他並不安全。回去,那就更加不安全了。

這會兒,主治醫師帶着助理和護士來給陸紹勛做檢查,檢查完了后就是護士開始給他打點滴。

主治醫師是個很帥的華人,他對陸寫意說,「陸小姐,跟我來一趟。」

陸寫意去了醫生辦公室,醫生把早上拍的片子掛在燈光下給陸寫意看,同時跟他講解陸紹勛的傷勢恢復情況。

太專業的用語,陸寫意也聽不懂,但總結一點就是手術后的恢復不錯,接下來就是輔助治療和後期康復治療。

大夫建議送到醫院的康復中心康復,畢竟,他腳上那一釘子太嚴重,幾乎是把腳掌扎透了。

可想而知,當時他該有多疼!

每次一想到這個,陸寫意就鼻子酸澀的不行,這就是家道中落的下場,走到哪兒都被人欺負。

陸寫意問主治醫生,「譚醫生,咱們醫院的康復中心怎麼收費的?」

三個月時間,只要不是天價,那她願意想辦法,畢竟,那是腳,萬一康復不好,即使恢復了,腳跛了、瘸了,她會瘋掉的。

陸紹勛天生性子頑劣,但是,他很聰明,也能自洽,天塌了也不怕,也是個很有自尊心的孩子,萬一將來成了個瘸子跛子,那他如何接受得了?

譚兆麟說,「沒有國內收費高,單間,自己陪護,一個月正常費用是兩萬,醫藥費、檢查費另算。如果要醫院的特護陪護,那就是多個五千到一萬,這邊的護士工資不高,護士等級由患者自己挑選,等級高的護士,護理費自然就高。你可以先考慮,考慮好了跟我說,我跟你安排。」

陸寫意出來的時候,傅斯晟在醫生辦公室斜對面的椅子上坐着看手機。 修真界有六大顯赫宗門:落霄帝府,凌帝仙宮,白帝聖城,萬獸神殿,百草門,古帝宗。

綜合實力的話,凌帝仙宮第一,落霄帝府第二,萬獸神殿第三,白帝聖城第四,古帝宗第五,百草門第六。

除了這些的話還有一些隱世宗門,比如冰雪神宮。

凌帝仙宮,落霄帝府,萬獸神殿,白帝聖城各控制一個世俗界。古帝宗和百草門共同控制一個。

而至於林天霄所在的那處世俗界,由六方輪流控制,每一次為五百年。現在剛好就是再凌帝仙宮的控制下。

這也是為什麼,修真界下來之人都是以凌帝仙宮為主的緣由。

指的一提的是,雖然古帝宗和百草門要在六大勢力中的最後兩位。但是地位卻很高。

因為百草門擅長煉丹,可以說修真界百分之六十的丹藥都是百草門出來的的。

而古帝宗,擅長煉器。凌華的那間雙鐧就是出自古帝宗之手。

但凡修鍊都是離不開丹藥和兵器。所以最好不要得罪這兩個勢力的核心弟子。人脈通廣,最關鍵的是脾氣暴,護短。

當然,不需要丹藥不需要靈器也不一定就是和這兩股勢力撇開關係。

人家還有陣法師。

不要丹藥,不要兵器,又不要陣法,那還修個毛的真啊。

可以說修真界百分之九十的陣法師都掌控在這兩股勢力的手中。

沒辦法,人家有錢啊。

百分之八十的財富掌控在百分之二十人的手中。

百草門和古帝宗就是那百分之二十。

……

此時在一處世俗界和修真界的入口處,聚集著不少勢力的弟子。

「這處荒蠻之地與我們修真界連接起來了。」

「這樣一來修真界多年聚集的反哺必定是讓他們受益匪淺啊,估計會出現不少的妖孽啊。」

「怕毛啊,無非就是一夜暴富而已。而且最多只不過玄君修為,根基不穩,和我們不值一提。」

「也是。對了,凌帝仙宮的那些傢伙似乎都在等著下面的人上來呢,這一次估計他們偷着樂呢,往常一年等不到幾個人,這一次上來的人估計不會少的。」

「只能說是走了狗屎運了。」

「快看,好像有人上來了。」

聚集在此處的凌帝仙宮弟子,自然也是發現了,連忙將這一方空間圍死。

光芒一閃,一個人出現在了眾人的眼中。

年輕人?

九階玄君!

眾人眼睛微微一縮,沒想到荒蠻之地出來之人已經達到這樣的實力。

「拿下!」

只見一聲令下,凌帝仙宮的十幾個弟子迅速圍住了出來之人。

對着這些人,出來之人似乎早有準備,所以在出來的一瞬間,手中紅劍就是一劍斬出。

「殺!」

一股肅殺之氣開始升騰。

紅劍出一聲真正清鳴,漫天瀰漫着紅色劍芒。

嗤嗤嗤嗤…….

十幾個頭顱瞬間飛起,血流注柱。

場面瞬間陷入一片死寂。

秒了?

十幾位玄君一劍秒了?

裏面可是還有不少的高階玄君啊!

不是說世俗界上來的野蠻人基礎都是很差的嗎?

為什麼這也野蠻人不但修為不低,戰力更是有些恐怖啊。

「這下有戲看了!」

此時凌帝仙宮的領頭人凌宇也是一臉的陰沉。這份差事雖然不是油差,但是只要能抓到人,回去以後都是宗門都是有獎勵的。

只是他沒有想到,他在此蹲守,不但一個人沒有抓到,而且還一下子死了這麼多人。這些人都是凌帝仙宮的正式弟子,培養起來都是需要花費很多的資源的。

關鍵他不能把這件事情給搞砸了。

此時凌宇的眼中已經充滿了殺意,說着一把銀槍出現在了其手中。

「這是宗器,碎銀槍。沒想到里凌宇要親自動手了。」

「這小子要倒霉了。」

邊上的眾人自然是有人認出了凌華手中的兵器。

凌宇手中銀槍一挑,帶起一片槍花,煞是絢麗好看,槍尖直指來人:「報上姓名,我凌宇送你一槍。」

「聽好了,我是你爹!」

凌宇呼吸一頓,下一刻就是滿腔的怒火,「找死!」

直接提着銀槍殺來。

手持紅劍青年無視凌宇的霸道一槍,劍身一橫,「我說過凌帝仙宮的人都得死,就從你們開始好了。」

「殺!」

眾人只覺得眼前一花,而下一刻,凌宇和紅劍青年身形已經交錯而過。

眾人想像中的大戰並沒有發生,不免有些好奇。

「你,怎麼可能……」

手握長槍保持前沖的凌宇說完,腦袋直接掉了下來,鮮紅的血液噴灑。

「這……」

眾人頭皮有些發麻。

又是一劍!

九階玄君巔峰的凌宇被秒了。

此時眾人才發現,凌宇只不過才邁出了一步。

這是個什麼怪獸?

凌帝仙宮神剩餘的弟子全部反應了過來,隨即一臉驚恐的四處逃竄。

只不過還沒有跑出幾步,顆顆頭顱飛了起來,眼睛瞪圓,死不瞑目。

凌帝仙宮在此狩獵的三十人,全部死了。

那可是修真界的第一勢力,凌帝仙宮的弟子啊。

全死了!

史無前例!

圍觀的眾人再次心驚,驚嘆青年的實力和瘋狂是之時,同時暗自多了一分戒備。

是世俗出來的這個傢伙似乎不按套路出牌啊。

青年收起紅劍,隨即將這些人身上的戒指全部收了起來,然後很有耐心的將三十個的屍體擺着了一個「凌」字。

挑釁!

對凌帝仙宮的挑釁!

赤裸裸的挑釁!

原本看些的眾人果斷紛紛倒退,與青年拉開了距離,身份和他牽扯上任何反而關係。

青年做完以後,拍了拍手,看向了四周的眾人,眾人心中一突,暗自握緊了手中的兵器。

青年對着眾人抱拳:「有哪位仁兄能告訴我凌帝仙宮怎麼走嗎?」

場面一片死寂,沒人回答。

「這位仁兄,嗯,就是你,凌帝仙宮怎麼走?」

場中一位黃衣青年硬著頭皮指了指方向。

「多謝!」

青衣青年說話的同時便是離開了。

那麼黃衣青年在眾人的慫恿下,壯著膽子對着已經離開的青年喊道:「這位兄弟怎麼稱呼啊?」

身影逐漸消失,遠遠有一道聲音出來。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一旦他們這些住下的舞者們將自己自己所有的實力真正的發揮出來的時候,即便他們的敵人作戰力有多麼的強大,依然不是他們這些蘇家武者的對手,因為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陷入間已經掌握了獨佔的秘訣,他們在修鍊的過程當中也同樣能夠利用自己相應的天賦和修鍊資源,真正把他們的敵人充分地打敗,而不留任何的痕迹紅包,到了那時候就真的是他們這些蘇家年輕一輩的粘膠奧的時候。Next post: 然而,各個獸王的屍體上,都有一個大窟窿。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