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一道雷動熟悉的聲響傳入雷動的耳中。

眼睛向着聲音源頭看去,正是那帶雷動來到這裏的沃李特。

“董先生,不好意思,我沒教導好屬下。古達長老,你想打傷我們沃斯特城堡的貴客嗎?”

沃李特對着雷動恭敬的說道,隨即對着身後那被稱爲古達的人狠狠的瞥了一眼。

“休斯!老子可不管他是誰的貴客!居然敢打我!活的不耐煩了。你們上!”

那古達卻似乎不理會沃李特的話語,居然還是讓着身後的那羣男子與雷動打鬥。

“哼!古達,你別得意,你們要是聽古達的話,明天你們就可以走了!來,我們去家主那裏,讓他評評理!”

沃李特見古達如此蠻橫無理,也是氣氛急了,對着古達怒聲說道。

“董先生,我不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事。麻煩您和我一道再去家主那裏。”

而後沃李特身形轉過身來對着雷動恭敬的說道。

聽聞沃李特這麼一說,雷動也是有點無奈。

在沃李特聲音傳來的一刻,雷動已經將自己的氣息給收起。

他可不想在自己認識的人面前,打他們家的家裏人。

“好!”

雷動隨口答應,反正自己也沒做什麼,反而可能可以靠這件事來敲詐那庫奇老頭。

只是雷動疑惑的是此時沃李特叫他的稱呼居然變了。

但是他也沒辦法,可能沃李特叫自己董先生,想遮掩什麼吧。

雷動也不好馬上點破。

“哼!”

古達一聲怒喝,緩緩從地上爬起,隨即怒氣匆匆的走向那不遠處的巨大建築。

“董公,不好意思,家族之人難免會碰到蠻橫之人,希望你別介意。現在我們去家主那裏,到時候,肯定不會讓董公失望的。”

見古達身形越走越遠,沃李特轉過身來對着雷動輕聲說道。

而且此時的話語,只能雷動與沃李特二人能聽到。

雷動只好無奈的搖了搖頭,反正他心裏也打算這麼做了。

點了點頭,雷動輕拍一下虎背,就向着沃斯特家主那邊敢去。

許久之後,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走入那巨大的會客廳堂。

當然最耀眼的還算是雷動了,這次雷動也不打算從霸天虎背上走下了。

直接是騎着霸天虎的身軀向着廳堂之中走去。

“董公,哦,董先生,你怎麼回來了!發生什麼事了!”

望着雷動再次出現在其面前庫奇有點疑惑的問道。

隨即在看看不遠處坐立着的古達還有那給他傳遞眼神的沃李特。

庫奇更是狐疑起來。

“家主,這人居然在門口打我!請家主給我做主啊!”

還沒等雷動開口,在庫奇的話語剛完,古達就接上了話茬,西洋怪氣的對着庫奇說道。

彷彿從他口中說出家主兩字很難得一般。

“哦?董先生,你打我們古達長老了?”

庫奇此刻更加狐疑了,雷動帶在這裏的兩天可是特別的友好。

別說打人了,連罵都是沒罵過一句。

“倒地怎麼回事?休斯,你說!”

庫奇對着沃李特大聲問道。 “家主,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還是讓董先生和你說吧!”

沃李特有點無辜的看着庫奇說道。

隨即又對着雷動使了使眼色。

好像在說讓雷動幫幫忙。

搖了搖頭,雷動無奈的向着不遠處坐着的庫奇看去。

“沃斯特家主,這件事算是我的錯吧。主要是我的霸天虎太惹人眼了,惹到了古達長老。

而我又不小心瞪了古達長老的兒子,這不,古達長老想讓我賠禮道歉,用我的霸天虎來了解這件事!”

雷動也毫不客氣,短短一席話,就將這件事說的清清楚楚。

“糊塗!古達,你怎麼這麼糊塗!”

聞言,庫奇大聲怒罵道,隨即身形向着雷動走了過來。

“董先生,家族之人蠻橫,讓你受委屈了,請稍等,我讓休斯去取一份薄禮。古達,你來給董先生賠禮道歉。”

隨即庫奇對着雷動恭敬的說道。

畢竟雷動給他兒子煉製的那枚丹丸,可是很珍貴的,他可不想直接得罪雷動。

“什麼?讓我賠禮道歉,庫奇,我沒聽錯吧?”

聽聞庫奇的話語,那古達猛地站起身形,居然直呼庫奇的名字,怒聲喝道。

也就在此刻,整個客廳之中,氣氛縱然下降到了冰點。

就連雷動都是愣了愣。

這沃斯特家主,居然被家族之人指着直呼其名。

而且是在大庭廣衆之下。

這下子幾人的臉,都是沒法擱在臉上咯。

“哼,董先生是我們沃斯特家族的貴客。你可耍你的小孩子脾氣!賠禮道歉!”

庫奇冷哼一聲,裝過頭來嚴肅的說道。

特別是最後的那四個字,簡直是讓此刻的冰點氣氛瞬間又下降了。

聽着庫奇話語中的堅定,這次是連古達都是愣了愣。

“哼!悠兒我們走!”

隨即也不再和庫奇講話,對着庫奇充滿怒意的一望,隨即冷哼一聲,一甩衣袖就向着客廳門外走去。

而雷動也注意到了,那沃李特居然是看的也有一些楞然,彷彿這家主平時並沒有這麼強勢似得。

“哼!”

隨即那庫奇也冷哼一聲,對着古達怒望一眼。

原本在雷動心中這個和諧的斯沃特家族,居然內部這麼不團結。

讓雷動心中也是略微一驚!

“不好意思,庫奇家主,我多有得罪了!”

隨即雷動尷尬的道了聲謙,畢竟這事還是出在自己的身上。

“董公,我纔不好意思。讓你看到家族之醜。我有點累了,休息你陪董公去取那份我準備已久的禮物吧!”

庫奇此刻繃着老臉,對着雷動輕聲說道。

聞言,沃李特也不好說什麼,指着身旁的一個小門,對着雷動示意了一下。

跟隨着沃李特的步伐,很快的雷動被帶入一個猶如藏寶室一般的儲物室。

“董公,您稍等,我去裏面取一下。”

沃李特對着雷動鞠了一躬輕聲說道。

隨即身形一轉,離開了雷動的身邊。

雷動也是有一些鬱悶,剛要走,居然碰到這樣的事!

“呼!”

輕吐一口氣,雷動也是很快忘掉這些雜亂的事情。

隨即那沃李特也是很快回來了。

手中此刻也多出一個四四方方的小寶盒。

“董公,這是家主準備已久的,今日早上,家主一時激動就忘記給您了!還有我再次要對你道聲歉,畢竟家族總有些蠻橫不講理的人!哼!”

“不好意思,董公,我有點失禮了!”

沃李特將手中的寶盒遞入雷動手中,隨即氣氛的說道。

只是那彷彿已經被擠壓了許久的怒火一般。

“沒事!聽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有點疑惑了!爲什麼古達長老好像很不在乎庫奇家主一樣?”

雷動心中也是順着沃李特此刻的心情,順着杆往上爬,輕聲問道。

“額,這個,嘶!哎,算了,如果是別人,我休斯不會多說一句。但是董公你問了,那我不好不給您一個面子。”

“其實在我們沃斯特家族之中有4個家族,就如那古達,原名是皮爾斯沃門特古達,他是我們沃斯特家族中權利最大的一個。居於第二味的則是遠在德薩城那裏定居的皮爾斯沃希特蒙多,說來難聽也是因爲家族裏面的家族事物煩人,蒙多老哥一怒之下就走了。哎!”

“第三則是我們家族了,現在我是我們家族的族長,我本命叫做皮爾斯沃李特休斯。第四,第四,他們我現在也不知道去了哪裏。我表弟皮爾斯沃秋特菲力,也是因爲家族太亂離開了這裏!”

“之所以那古達不給家主面子,就是因爲少了其他兩個族的族人。這古達仗着自己是長兄,處處與家主作對。而且,我猜測上次襲擊我們的那羣黑衣人正是古達叫來的!”


幾段話不急不緩的從沃李特口中走出,看的出來這些事情已經讓其心裏壓抑了很久。

“原來是這樣啊。咦,不對啊。爲什麼你們家族叫做沃斯特家族呢?”

雷動點了點頭,但是似乎又想到了什麼,疑惑的問道。

“這則是我們沃斯特家族的規矩了。我們沃斯特家族,每4代選舉一次4族的家主,就如現在的家主,他其實是我的親哥哥。說來奇怪,就在要選舉家主的時候,我那親哥哥也不知道得到了什麼妙計,居然將每一個城鎮中的博朗夜市股份都有所佔據。所以家主就順順當當的上位了。”

“當然,家主每次選舉成功,他的名字就要改一下。因爲創立家族的時候,祖輩名字只有沃斯特三個字。只是後來家族爭鬥,慢慢的變成了4個獨立的派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