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緊貼着地面,完全不影響自己的行進速度,有了外表僞裝,周浩也不擔心這些火靈能夠發現自己。

很快就回到了柳夢痕空間幻想的位置,直接一頭紮了進去,完全沒有任何的阻擋。穿過以後,周浩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後赫然出現了一個與自己一摸一樣的人,跟在自己的身後。

“原來是這個原理!”周浩頓時就明白了這個異能的功用。

“哇~!你總算出來了,趕緊救命啊!”周杰扶着虛弱的柳夢痕撲進了他們剛纔躲藏的坑洞之內,頭頂上方又是無數的火球飛了過去,在遠處炸開。

“看我的!”周浩不好意思的回覆了一句,急忙調用異能在他們躲藏的位置蓋上了一層厚重的石塊,把他們徹底隱藏在內。周浩對於自己這一個本事有着萬分信心,相信兩人暫時安全了。


沒有了目標,憤怒的火靈把氣都撒在了周浩的身上,來緩解它們多次進攻失敗的不甘,膽敢闖入這裏的異端,都將消滅!

這是它們得到的唯一指令!

穿越水滸之西門大官人

好懸!

不能在這裏呆了,一旦自己被轟出屏障,自己也將暴露在更多數量火靈的面前,到時候他們也只能放棄這一計劃,去倉皇逃命了!

絕對不能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在這火源之地,柳夢痕的空間異能補充,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的。他們只有這麼一次機會。自己原本以爲柳夢痕還可以堅持一段時間,把火靈帶到更遠的地方,由自己來完成斷後,把大部分火靈吸引走。沒成想,事情並沒有隨着自己的意願發展,自己還是有些低估了火靈的破壞力。

就連自己剛纔硬接這一輪的攻擊,身體內的異能儲備就到了一半,最多自己還能再接一輪了。

周浩腦中快速轉動,在這段時間內,周浩的腳步也沒有停留,繞着離自己並不遙遠的火靈體開始了圓周運動。這樣做可以極大限度的讓火靈的攻擊命中降低,好給自己騰出時間想出對策。

周浩自己的風屬性異能的優勢在這裏發揮出了難以想象的效果,身體快速移動帶出來的殘影,騙過了不少的火靈,讓它們攻擊都落在了殘影之上,但是由於對方攻擊面積太廣,還有不少擊中了周浩。

這已經很讓周浩滿意了,他在移動的過程中想到了兩個辦法。一個是繼續消耗自己身體內的異能來讓自己持久的堅持下去,但這不符合周浩最初的意願,火靈的能量也是有限的,儘管他們能夠在火源之地得到補充,但周浩想來也不會快過這樣無休止的攻擊消耗。這麼白白的浪費這些異能,他有些捨不得!

另外一種辦法,是周浩最想看到的,也是最想做到的。那就是可以進一步的壓縮體內的能量,用來強化自己的經脈,這個想法對他來說難度不小。周浩的經脈比起普通異能者強了上百倍,他早已經在過去擴充到了一個讓他都爲之驚訝的地步,這是他在上次昏死的時候發生的事情。也正是有了這一次的突破,自己才能夠真正控制無屬性異能靈液帶來的強大能量,而不至於失去自己意識。

所以他的異能儲備上也比起其他人高出不少!


周浩思考的這麼一段時間內,他身體又經歷了無數波的攻擊,能量以一種極快的速度遞增,很快就要達到了他的極限!

就在這個時候,更讓周浩頭疼的事情發生了,柳夢痕呆着的坑內,傳來了他虛弱的喊聲;“周浩,空間鏡像快要消失了!”


現在周浩就算想現學現賣,用自己的異能再構建一個空間鏡像,也來不及了。柳夢痕躲藏的地方,上面還聚集着大量的火靈,瘋狂的攻擊着自己。

不管了,先帶着些火靈離開這裏,這裏離的還是太近了,空間鏡像一旦消失,後果將是更加嚴重。

周浩也不管心頭滴血,開始瘋狂的卸去自己的異能,他選擇了針對性強的冰屬性和水屬性異能來消耗,一道道的水幕,冰壁在自己的身後出現。 這些異能構建的防禦,也只停留了瞬間就被徹底撕碎,好在周浩的施法速度很快,也能夠及時做到補充。

一口氣,周浩跑出去足有數千米的距離,快要離開到達那處屏蔽他們感知的地方,才堪堪停了下來。

“也只能做到這裏了!”周浩趁着還在遠處追趕自己的火靈沒有到來。周浩嘗試性的用體內無屬性異能強化自己的經脈,可結果讓他有些失望,經脈的堅韌程度似乎到了一種瓶頸,無論周浩如何用異能擴展,都沒有一點動靜,只帶來了巨大的痛楚,疼的周浩頭皮都快炸裂了,嘴角也被自己的鋼牙咬破,滲出了絲絲血跡。

“不行麼?是不是我的異能級別不夠,限制了經脈進一步的進化?”還沒等周浩繼續往下去想,新一輪的攻擊又來了。

“真是煩!”這時候周浩已經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了,他心中一橫,大不了什麼都不要了,先讓柳夢痕和周杰他們把外圍零散的火靈抓出來,充實自己的異能吧。最起碼這樣周浩心裏舒服一些!

周浩這樣想着,兩人也是這樣做的。還沒等周浩吩咐兩人的時候,他們早已爬出坑中,在後面撿漏了。

這把周浩氣的吹鬍子瞪眼,表達自己的鬱悶。真是有點便宜這倆小子了。好事都讓他們佔了,還有沒有天理啊!

“哎,我就是一個苦命的孩子啊,當初我還想着我把自己轉化成的無屬性異能,來幫助周杰他們提升實力。現在看來是用不上了!”

就在幾個人配合下,柳夢痕和周杰着急忙慌的吸收火靈體內的能量來增強自己,周浩帶着大部分火靈繼續兜開圈子。是不是的幾個人碰一次面,周浩都忍不住賞給他們幾記飛腳。

兩人也知道周浩心裏有點不平衡,屁顛顛的躲到一邊繼續他們偉大的事業之中。等到身體內的異能補充的差不多了,他們就停下來找一個比較安全的地方,靜下心來淬鍊經脈。

這一弄就是整整一天的時間,在火源之地雖然沒有什麼時間概念,但是按照周杰往常淬鍊一次經脈,時間剛剛好就是一天。

看着仍然茫茫多的火靈圍着周浩瘋狂的攻擊,周浩異能時刻都保持在一個穩定的階段,但他的身體已經開始吃不消了。太累了!

“柳夢痕,你快點想象辦法啊,這火靈好像能量用之不盡一樣,過了這麼久還這麼精力充沛,我看周浩的樣子也快扛不住了!”

柳夢痕鬱悶的收起異能,他也是剛剛結束淬鍊,身體內的火屬性異能差不多也消耗殆盡,兩個人現在跟一個普通人沒有多大的分別。

“我能有什麼辦法,這裏的火靈我們除了能夠吸收幾個,它們對於火屬性異能幾乎是免疫的,我們幫不上他什麼忙。我一直都在考慮這個問題,但是抱歉。真的想不出來。”柳夢痕也是一攤手,做出一個愛莫能助的樣子。他也擔心的看着仍然在堅持躲避攻擊的周浩,心中充滿了感激之情。

“那就這樣看着他一直跑下去?他可是我們這裏的支柱,他要是發生了什麼意外,咱們倆心裏能過意的去嗎?”周杰不忍心繼續看下去,他怕自己控制不住,給周浩填更加不必要的麻煩。

“咱們只能繼續抓緊時間多吸收幾隻火靈能量,周浩要是真的堅持不下去了,他會做出自己的決斷的!”柳夢痕拉起剛坐在地上的周杰,兩人再次進入火靈羣裏,偷摸着從後面一人抓了一隻補充自己匱乏的火屬性異能。

經過了這麼久的放羊,周浩一時一刻都不敢懈怠,他的身體的確跟周杰說的一樣,已經出現了疲憊不支的跡象,有幾次周浩躲閃不及,身體內的異能儲備一瞬間就達到了一個危險的位置。

“這些傢伙,怎麼會這麼強,它們體內的能量到現在都不見消耗,難道跟這裏的環境有關?還是。。。。”周浩也聽到了兩人的對話,剛要想一些可能性的時候。

遠處巨型的火焰山之中,傳出了陣陣怒吼,地面都在這個吼聲之中震顫不已,地面上的火靈聽到這聲怒吼,就像是打了激素一樣,它們的攻擊動作竟然加快了不少,周浩一下子陷入了更加狼狽的境地!

他被新一輪的攻擊幾乎是全部命中!一臉駭然的回頭望向剛纔傳來吼聲的火焰山之內,裏面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讓這些火靈的似乎有了指揮一般,命中率變的奇高。

“小心你身後!”周杰和柳夢痕同時放棄了正在吸收的火靈,大聲提醒周浩。

在周浩的身後赫然出現了一柄完全由火焰鑄造的巨錘,正在以一種難以想象的速度從火焰山之內飛出,還沒等到接近他們,三個人都感到一種焚盡天下的氣勢鋪面而來,巨大的火焰巨錘在空中調整姿勢,由衝刺轉爲鑿擊,從天空之中落了下來。

周浩成了它的主要攻擊目標,火焰巨錘的攻擊半徑極廣,周浩反應過來的時候,想要依靠速度躲閃,已經來不急了,更何況他還要同時躲避那些火靈的攻擊,兩個都可以要他的命。

就在火焰巨錘落下的瞬間,周浩手中構建的空間異能傳送也完成了!

好險!就差那麼一瞬間,周浩就被砸個正着,他對於火屬性異能有免疫能力,也不敢輕易嘗試這有火焰山之中飛來的火焰巨錘的力量。

嘭!

周浩身形出現在遠方的同時,火焰山之內傳來又傳出一聲低沉的聲音。

噴發!

數目更加龐大的火靈從炸裂的火焰巨錘之內衝了出來,落在了幾個人的周圍,他們被包圍了!

冷汗在這異常炙熱的環境下,仍然從全身各個部位滲出來,又很快被四處的火靈帶有的熱能揮發的乾乾淨淨。

幾個人動都不敢動,因爲這些包圍他們的火靈同樣沒有做出任何舉動,這也只是安靜了片刻之功。那些火靈稱之爲眼睛的地方都齊刷刷的轉向了周浩這裏! 周浩心中頓時一驚,暗道不好!它們的目標全部轉向了自己,剛纔火焰巨錘帶過來的火靈數量,完全超出了周浩最大的承受能力,自己的身死全看對方的心意了!

“你們先撤出去!”周浩來不急說第二句話,他要做的也只有馬上跟火靈拉開距離給自己爭取一線生機。周浩選擇逃離的方向是圍着火焰山外圍,他不敢向周杰兩人的方向移動,那樣做只能殃及池魚,他們兩也得跟着自己遭殃。

瞬間,周浩利用這段空隙的利用空間異能進行了短距離快速的突破,把火靈都甩在了身後,馬上又給自己加持了風屬性異能,他的空間異能的傳送距離太短了,自己還在它們的攻擊範圍之內。

再想要施展空間異能時間已經來不急了,自己對空間異能的領悟力還在初級階段,花費的時間相對較長,剛纔自己能夠用一次,對方也很給自己面子了。就在周浩身形剛落地,周浩就發現火靈都動了。它們身上的火焰明顯加重了幾分,周浩只感覺後背像是有什麼東西貼着自己烘烤,一股龐大的能量從後背傳遞到了周浩的腦海中。

周浩沒時間回過頭去看身後的情況,他也能夠想象到身面此刻已經有大批的火球飛向了自己。沒有辦法,周浩只能硬着頭皮一直向前衝,心中暗自祈禱着老天保佑,自己能夠抗下這第一波的能量。

轟!

又是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周浩還沒來的急做出什麼反應,就感到自己的身體像紙片一樣飛了起來,身體的痛楚讓他暫時失去了感知的能力。隨着氣浪一起飛向更遠處。

啪嗒,周浩飛躍了很長一段距離,重重的落在了焦黑的地面之上,摔的他兩眼直冒金星,一口黑血吐了出來,讓面前地表的顏色又加重了幾分。

就這麼一次攻擊,就已經讓周浩深受重傷,自從自己進入僞S級別,就再也沒有受過這麼嚴重的傷。不過周浩還是有點慶幸的,他最起碼扛住了這最要命的一次攻擊。

身體內的異能儲備也達到了紅色警戒點,他無法再去承受第二波的能量,這也是周浩一開始的計劃,靠着爆炸的能量,讓自己更好的拉開彼此之間的距離,現在目的已經達到了。

從地面上爬快速的爬了起來,周浩就感到自己胸口在剛纔用力的時候,一股劇痛傳來,他猜測自己可能有幾根肋骨斷了,這麼大的爆炸,他的身體還是太過脆弱了,人類的肉體承受能力實在經不起這樣的打擊。也不知道秦珂情前輩說的那個煉體能夠讓人類的肉體達到什麼程度。

這時候也不能再去想這些了,後面還跟着一羣催命閻羅,周浩簡單的用木屬性異能把身體表面還在流血的部位處理了一下,再次撒開腿忍受着胸口位置傳來的陣陣痛楚,艱難的向前跑去。

體內的異能又一次瘋狂傾瀉着,冰山,水幕,空間異能,都只爲了給自己增加更多的時間,更多活下來的機會。可是,周浩把自己該做的,能夠做的都做了。他最終還是被追身後的火靈追了上來,沒想到那些火焰巨錘裏的火靈跟外界的火靈不一樣,它們的移動速度比起周浩來說,還快了不少!

周浩就在自己被第三次炸起落在地上的時候,他現在就算想要動一根手指頭都是一種奢望,身體早已破爛不堪,到處都有鮮血往外冒,用不了多久。就算火靈們不殺自己,周浩也得失血過多而死。

要結束了麼?

周浩仰面朝上,嘴裏大口的喘着氣,希望在自己生命的最後時刻,能夠多感受一點生命的可貴。這個世界他太留戀了,那麼多美好的東西,就要離自己而去了。不過這樣也好,以後再也沒有那麼多負擔了,輕輕鬆鬆的離開這個世界,似乎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

可是腦海之中,周浩另一個聲音告訴他,自己真的想要放棄嗎?周浩心中苦笑,自己不這麼想還能怎麼辦,曾經依靠異能讓自己多次都脫離險境,但是眼前呢,身體中的異能倒是一種飽和的狀態,可身體卻無法再動彈。還有什麼比這更可笑的事情,一個異能者,有着充足異能的情況下,卻只能無動於衷的看着自己被殺死,着實可以成爲異能界典型的案例了。

對不住了兄弟們,隊友們。沒辦法再陪伴大家繼續走下去了。對不起了白狼,我失信了,我曾今看到了希望,可卻面對絕望。對不起了秦珂情前輩,你的種族爲了人類繁衍,甘願犧牲一切,我卻無法兌現我的承諾。

周浩閉起自己的雙眼,他在滿是悔恨心態下等着結束自己這可笑的一生,自己意外的進入異能界的那一刻,也許就註定這一切吧!異能界早已沒落,單靠自己一無所知,又怎麼可能恢復到往日的繁華。

無數的能量又一次擊打在周浩那破爛的身體上,周浩已經沒有辦法控制體內異能,身體靠着本能仍然在繼續吸收火屬性能量,身體周圍的坑也越變越大,周浩也越陷越深。

緊閉的雙眼裏依稀能夠感受到四處都是火光,灼熱,狂暴的氣息,周浩的身體被這濃濃的烈焰吞噬,燃燒了起來,體內的異能膨脹到無法承受的地步,從身體內噴發而出。這樣的痛苦周浩再也無法忍受,悽慘的叫聲響徹了整個火源之地!

可是,在這死寂一般的世界裏,沒有任何的迴應,痛到深處,周浩麻木了,適應了,也就不感覺那麼疼了。反而自己感受到一種奇妙的境界,這種感覺很獨特,是他從未經歷過的。

周浩的意識依舊清晰,他很奇怪自己爲什麼到了現在還沒有死去,周浩這才發現,那顆一直被自己珍藏在圓盤之內的珠子,居然從圓盤之內跑了出來!

此刻它正在忙着吸收那些不斷被自己轉化的異能,那炫目的光亮是那樣清晰的迴盪在周浩的識海之內! 儘管周浩還沒有想明白爲什麼珠子會自主做出這些事情,它又是如何從圓盤之內的空間中跑了出來。

不過周浩看到了繼續活下去的希望,珠子的強大恢復能力周浩是有目共睹的。只要給它充足的能量補給,珠子的功效就會發生意想不到的作用。到那個時候,什麼問題都能迎刃而解了!

”我是不是有點太過樂觀了.自己身體現在的情況,還能等到那個時候麼?”珠子需要的能量也是極其巨大的,想想當時在大殿王座後那段時光,周浩耗費了多久才把珠子內的能量消耗乾淨的。

這似乎是周浩太過擔憂了,珠子的自主能力遠遠超出了周浩的預期,在經歷了多時間的能量補充,它就已經開始爲周浩治療傷勢,那濃重的木屬性異能由珠子內部傳遍全身,一股強大的生機復甦他那破爛不堪的身體。

周浩的手指微微的動了動,緊接着四肢恢復了知覺,胸口多處骨折也開始以一種超出自然規律的方式拼接生長。身體的大部分感知由再一次與意識建立起聯繫,周浩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身體呈現出難以想象的變化。

他查遍全身,每一寸肌膚,骨骼,經脈內都包含着大量的火屬性異能,這些都是身體無法消化轉換的異能,火靈還在繼續攻擊着自己的身體。它們似乎也感受到周浩更加濃重的生機一般,想要用狂暴的能量再次毀滅掉他!

周浩暫時不去理會火靈,他隱隱覺得自己似乎已經觸碰到火屬性異能領域,這不正是自己一直都在追求的目標,沒想到是在這樣的一種情況到來的。

身體內的經絡被侵入體內的火屬性異能再次催化,比起原先來說又擴展了不少,就連肌膚,骨骼都被火屬性異能淬鍊,出現了衆多若隱若現的符文,依附在表面。周浩認識這樣的符文,這些都是傳承記憶之內自己學過的文字,它們代表的意義就是火的奧義。

是時候選擇一種領域的力量了!火屬性異能,火代表的毀滅,狂暴。就像眼前的火靈一般,不把自己徹底消滅,它們絕不罷休。它們又是可再生的,只要薪火猶存,就能再次成爲燎原之勢。

分裂!

只要環境使然,分裂就將繼續。這火靈不也正是這樣的麼?形體不徹底毀滅,它就可以無限複製再生,多麼可怕的能力。周浩相信,異能充沛的能力下,自己選擇這樣的領域能力,在他的火屬性領域之內,他就可以以一種數量的優勢壓倒大多數人,一個周浩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羣周浩圍毆你。

你還未必能夠找到我的真身,這簡直就是居家旅行,殺人越貨,苟且逃命的必備之選!

那些什麼所謂的其他領域在周浩看來都沒有他選擇的領域優秀,他得天獨厚的無屬性異能體質,讓這些其他人看來雞肋的領域力量,成爲了周浩的必選。

這也得感謝自己能夠意外的得到傳承記憶,否則周浩也只能依靠自己的領悟力,去被動的感悟火之領域,想必和自己在周身符文內選擇領域,差距不是一點半點。

這也難怪那個時候的異能界能如此強大,他們掌握了最接近最適合自己的修煉辦法,走的彎路少了。只需要不斷積累體內的異能,在合適的機會下,進行突破。在人類簡短的壽命裏,這是多麼的難能可貴,要知道只有成功突破S級,他們的壽命纔會增加,體質纔會加強。

異能界一直都流傳着一句話,S級以下都是虛妄,不過是曇花一現。多少人爲了這個目標奮鬥一生,爭權奪利,爾虞我詐,互相廝殺,倒在了前行的路上,他們之中不乏驚才豔豔之輩,只可惜傳承斷絕,讓他們飲恨在生命的最後一刻。

夢痕的異能家族,仇天真的長老團,暗殺星的神祕組織,這些都是鮮活的例子,他們的目的不都是爲了此刻麼,沒想到的是被自己這個後輩走在了最前端。

按照身體內符文奧義,周浩也花費了不少的時間才把火之異能中的分裂領域摘選出來,這些一直在身體內遊動的符文記號,也最終隱入進身體內部,消失不見。

符文記號的消失,周浩並不覺得驚訝可惜,合適自己的纔是最重要的,有道是貪多嚼不爛,自己的目標是全屬性領域領悟。有了這次寶貴的經驗,周浩覺得自己眼前的路更加光明可行。

擡手把自己臉上的泥土抹去,周浩難以抑制自己激動的神情,你們這些火靈欺負了我這麼久,也該是我找回場子的時候了!

分裂!

口中默唸出這兩個字,周浩的身體轉變成跟火靈一樣的體質,全身冒着烈焰,整個人都被火焰包裹,要不是周浩還保持着一種人形態,他就跟火靈體沒有任何的差別。

第一次用火之領域,周浩就分裂出四個跟自己一摸一樣的個體,他們都跟周浩大小一致,這全部得益於周浩可以控制體內異能補充到分裂出來四個火靈體之內。

“可惜,以自己現在的實力,自己也只能做到這樣了!不過好在這些個體的實力跟自己差別不大,一般情況下倒也很難分辨出哪一個纔是我的真身。”周浩分裂的時候,其實本體早已經轉移到別處,留在原來地方的不過自己一道分身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