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處傳來無明恨恨的聲音。 “什麼死了?這誰造的謠?”

趙長風齜牙咧嘴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無明這一拳實在是太狠了點。絕對用上了六分的力氣,不過趙長風現在的肉身可以說得上是皮糙肉厚,此時只是感覺有點疼而已。

“奶奶的,老子都成武將了還是贏不了你。”

此時無明卻彷彿沒有聽到他說的話,而是自言自語道,着實是受了一番打擊。

趙長風走在他身邊,嘆了一口氣說道:“將這個念頭放下吧,你是不可能打贏我的。”

“去死!”

無明惡狠狠的說道,隨後狠狠的給了他一個熊抱。

“我還以爲你死了呢,害得我一時衝動晉升成了武將,你賠我那十二個原力節點。” 無明說道。

“你從哪聽到我死了?”趙長風不解的問道。

“這是基地公佈的消息,他們都給你立墓了。”此時無明將趙長風推開,翻了一個白眼說道。

“什麼?這……”趙長風神色古怪,此時變得有些語無倫次。

“嘿嘿,驚訝吧?更驚訝的在後面呢,前段時間有一個跟你長得一模一樣的乞丐還來到基地中呢,挑了好多高手不說,還要殺了你,囂張的很,最後讓王玄極大人給打跑了。” 無明隨口說道。

“什麼?”趙長風聽到這話時心裏卻是一驚,因爲他此時想到了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毀滅。

“他不會放過你的!”神照的話清晰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這幾天他來了嗎,還有,他的實力如何?”趙長風突然問道。

無明倒沒有預料趙長風會有這麼大反應,於是眨眨眼睛說道:“他前幾天就走了,再也沒有回來,他的實力與我差不多,最多也是比我高出一絲。不過比起我玉樹臨風的形象則是差遠了,身上黑漆漆的,也不說洗個澡,連衣服都破破爛爛的,像是活不起了一般。不過他倒是很會逃跑,不知道學習的什麼武學,王大人追了他三次也沒有抓住他。”

聽完他說的話趙長風嘴角略微抽搐。

“如果他知道他嘴裏的乞丐就是那鐵柱下的駭人怪物不知會有什麼表情。”趙長風想到,根據無明所說,他基本確定這個人就是當時被自己放出的毀滅。

“呼——”

趙長風此時突然察覺到自己的心境突然有些不穩,很明顯的出現了懼怕的感情,於是連忙將心情平靜下來,過了一會後,眼睛中又變得清明起來。

趙長風此時微微皺了皺眉,自從得到秩序之石後自己的心境總是變得不穩定,趙長風也不知道這是爲什麼。

“走走走,我帶你去把死亡證明消了,然後再把你的墳推了。”無明此時拉着趙長風向軍部走去。

“對了,之前你怎麼知道我在家中?”趙長風此時問道。

無明隨口說道:“是居民區門口那處一位巡邏的士兵報告給軍部的,他說發現有一位形跡可疑的人冒充尊敬基地烈士進入了居民區。”

趙長風聽到這裏卻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武者外出做任務,最短也要好幾天,至於外出幾個月更是尋常之事,所以趙長風絲毫沒有想到會造成這樣的後果,不過他並沒有想到,他的的離開實在是太過突然了,於是就導致了這樣的誤會,此時只好無奈的任由無明將自己向軍部帶去。

此時在沙漠中的一片綠洲中。

“噗!”

清澈的空氣中突然出現一片黑霧,就像是一滴墨水進入到一碗清澈的水中,隨後黑霧迅速聚攏,形成一個人影,仔細一看,正是無明所說與趙長風長得一模一樣的人,毀滅!不過毀滅與最初出世時相比已經有了許多改變,只見他的皮膚沒有最初時那麼漆黑了,而是變成了正常人一般的肉色,甚至還不知在那裏找到的一件華麗的衣服,一看就很是高級。不過他那一臉的煞氣卻是與之前沒有什麼變化,此時他出現在這裏後皺着鼻子聞了聞空氣。

“該死,又讓他給跑了。”毀滅恨恨的說道。

“我從你身上感受到了無盡的黑暗,你是誰?”森林之主的聲音突然在四周響起,並且綻放出磅礴的氣勢。

“什麼東西!”毀滅此時神色一驚,隨後就化成了一團黑霧想要逃跑,不過就像是被關在一個透明的盒子中一般,這黑影卻怎麼也消散不了,那片空間始終是黑暗的。

“你是誰?你身上的氣息爲什麼讓我這麼厭惡?”毀滅試了幾下後就沒有再妄圖逃跑,而是再次將黑霧凝聚成形,此時化爲與趙長風一模一樣的青年向四周警惕的問道。

“你與我認識的一位後輩很像,但是你的本源與他不同,性格也不同,你不是他。”森林之主更像是在自說自話。

“喂!那個與我長得很像的人去哪了?”毀滅見到它沒有理會自己說的話,此時不由得憤怒的質問他。

“……你找他何事?”森林之主沉默了一會說道。

“當然是殺他。”毀滅理直氣壯的說道。

“很好,既然是這樣我就不用對你客氣了。”森林之主的聲音逐漸冰冷了起來,只見那毀滅所處的空間此時正不斷的變小。

“噗!”

毀滅被它壓成了一個極點,隨後整個爆炸開化爲一片黑氣,隨後逐漸消失在了空中。

“嗯?”

森林之主疑惑的哼出聲來,眼前這妖物雖然被自己捏爆,但是森林之主卻沒有探尋出他的生死,也就是說森林之主並沒有殺死毀滅。

“哎,算了,他的劫數還是要讓他自己承擔。”森林之主嘆了一口氣,隨後這片天地間又變回了平時的模樣。

沙漠中某地。

“噗!”

毀滅此時又被一團黑霧凝聚出來。

“哼,老東西,我遲早會弄死你。”毀滅恨恨的說道,不過卻掩飾不住眼中那懼怕的神色,接下來也沒有再次接近那片綠洲。

“這小子現在估計回到那處基地中了。”毀滅自言自語的說道,隨後又化爲一片黑霧消散在天地中。

沙漠之蠍,軍部。

“喂!看什麼吶?還不快給他的死亡證明消了?” 無明看着眼前這目瞪口呆的職員好長時間都沒有動靜,最終還是忍不住大叫道。

“長風?”

一個熟悉的聲音此時出現在門口,趙長風與無明兩人轉頭看去,來人正是王玄極。

“王大人!”

兩人齊聲說道。

王玄極從上到下仔細的看了看趙長風,隨後眼中頓時神光大漲,竟讓兩人也有些受不了的眯起了眼睛,王玄極隨後將眼中神光收斂,兩人才恢復正常。

“恩,回來就好。”王玄極拍了拍趙長風的肩膀,雖然他的表情始終是不苟言笑一般,但是趙長風卻能感受到其中的關心與喜悅。

“趙長風聽令!”王玄極此時突然神情嚴肅。

趙長風的神情也立刻變得嚴肅起來,隨後敬了一個軍禮喝到:“是。”

“戰蠍武者趙長風此次激活一處遠古遺蹟,爲我沙漠之蠍立下大功,在此我代表基地對你進行感謝,並且獎勵你軍功二百萬!”王玄極此時用銳利的目光看着趙長風。

“二、二百萬?”趙長風往常窮習慣了,此時突然聽到這個數字不禁愣了愣,隨後壓下心中的狂喜,向着王玄極大聲說道:“趙長風多謝基地,多謝城主大人。”

“哈哈,二百萬,這能買多少東西啊。”趙長風此時心中狂喜,二百萬絕對能在寸土寸金的基地中心地帶購買一棟豪華的別墅了,不過顯然趙長風並不會這麼幹,現在的他可是極其的需要修煉的資源,他相信這二百萬一定會帶給他迅速的進步。

“嗯,知道你沒事我也放心了,其他事你交給工作人員就好,我走了。”王玄極說道。

“王大人慢走。”王玄極雷厲風行,趙長風與無明兩人急忙向他告別。

“對了。”走到門口的王玄極想到了什麼,回頭說道:“既然回來了就將這消息儘快的告訴你父親,免得讓他擔心。”

“是!”趙長風認真說道。

“還有,你明天來辦公室找我。”王玄極說完就消失在門口。

趙長風若有所思的點點頭,接下來他迅速的將死亡證明撤銷,並且重啓了自己的檔案,隨後則連忙與無明告別。

基地的中心地帶高樓林立,寸土寸金,真正因爲這樣,一座白色的三層小樓在其中極爲顯眼,因爲這看起來實在是太過奢侈,如果這裏蓋一座高樓的話也算是充分利用這一片黃金地段了。

此時趙長風出現在這白色小樓的門口。

“軍部幹部靜養院。”七個燙金的大字在其正面懸掛着。趙長風與無明分別時得知自己的父親得知自己犧牲的消息後身體就變得不好起來,基地考慮到他的健康,於是就將他接到了這裏。

“先生,這裏無關人員不可以進入,請問你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此時一個聲音傳來,趙長風扭頭一看,是這裏站崗的士兵,因爲這裏時常有軍部的幹部進出,所以在這裏站崗的士兵說話要和氣很多。

“我是戰蠍的,請問趙巍國先生住在哪裏。”趙長風將身份銘牌遞給了他。

“原來是趙大人,趙巍國先生在三零七號房間,請進。”那名士兵恭敬的說道,隨後將這明白雙手遞給趙長風。軍部的身份銘牌都是用特殊的材料所製成,除了軍部根本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僞造,而且戰蠍的身份銘牌更涉及到一些軍功的存儲,自然更加高級,所以很容易就辨別出真僞。

趙長風按耐住激動地心情,一步一步的走向父親所在的那個房間,趙長風此時有些莫名的緊張,更有些害怕,所以他的步伐很緩慢,就是這短短的一段路趙長風竟走了好幾分鐘,此時他已經來到了三零七號房間的門前,卻不敢推門進去。

“呼——”

最終趙長風長出一口氣,還是推開門走了進去。

坐在沙發上那人看了過來。

“小風?”那人不敢相信的說道。

“父親!”趙長風雙眼通紅,眼淚止不住的從中流出。

兩父子此時緊緊的抱在了一起。 抱住父親的趙長風淚如雨下。

就在趙長風剛看到父親是竟然怔了一下,在一瞬間甚至以爲自己走錯了房間,因爲此時的父親與之前相比差距實在太大了,一直以來父親都是他心中的一座山,就算是他後來成爲了武者也能感受到父親肩膀的力量,可是此時坐在屋裏父親從前一頭黝黑的頭髮此時變得花白,挺直的脊樑也變得彎曲,而那如山一般堅實的肩膀此時也無力的搭在身體兩邊,自己的父親在這段時間變老了太多。

可想而知趙長風死亡的這個消息對於父親的打擊是多麼的巨大,此時的趙長風好恨,他恨自己沒有立刻回到基地中,他恨自己讓父親白白的擔心了兩個月。

“父親!”趙長風跪在地上鄭重的磕了三個頭。

“兒子不孝,讓您擔心了。”趙長風眼睛通紅。

趙巍國連忙將他扶起。

“你這是幹什麼?你能回來就行,哈哈哈。”趙巍國大笑着說道,除了外表蒼老之外,從前的他此時好像又回來了。

“父親……”趙長風喃喃說道,他的內心同時下了一個決定。

“哈哈哈,跟你爸我還客氣什麼?走,咱們回家。”趙巍國從開始到現在這大笑就沒有聽過,激動異常,此時見到趙長風活着回來也不想再在這裏住下去,於是連忙拉着趙長風回家。

此時趙長風與父親站在家門口一起擡頭望去。

“嘿!這是誰幹的?”趙巍國瞪大眼睛說道。

“這、這是一個誤會,我馬上派人來修。”趙長風臉有些紅,連忙說其他的話將這事岔了過去。

武者在各個勢力的確是屬於上等人,各方面都有頂級的服務,還沒等趙長風通知基地,就來了幾個維修工人,只用了一小時就將牆上的大洞修補完整,而且連屋內裝修的部分也與四周的環境一模一樣,顯然這幾個工人並不簡單,讓趙長風都有些驚訝。

當天晚上。

“來,喝酒!”趙巍國歡喜異常,趙長風也很是激動,兩人已經喝了好幾瓶酒,而一桌子的飯菜卻都沒有吃幾口。

這一頓酒趙長風沒有動用原力去化解酒精,他今天只想與父親醉一次,這一頓酒兩人喝了好長的時間,不知何時熱鬧的酒桌上已經沒有了聲音,只見趙長風與趙巍國兩人早已趴在桌子上熟睡過去。

“恩?”趙長風突然驚醒,渾身冒出冷汗,此時外面早已明月高懸,趙長風向外面看去,神情逐漸變得凝重。

呼——

趙長風隨後化爲一道幻影,消失在房間中。下一秒趙長風出現在一處公園中,只見一顆大樹下坐着一位青年,他的容貌與趙長風一模一樣,但是氣息卻十分霸道冷酷。

“毀滅!”趙長風看着樹下的那個青年輕聲喝到。

毀滅睜開眼睛,冷笑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