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句讓我有些疑惑:“我又不是要殺他,只是拿個鑰匙,幹嘛要對我動手?”

小樑卻對我搖搖頭:“不,艾隊長是從特種部隊下來的,警惕性比我們高很多,在他睡覺休息的時候,我們只要靠他太近,或者動他身上的東西,肯定就是一個過肩摔!”

我皺眉不相信的看着他,但是看他臉上心有餘悸的表情,我又忍不住好奇的問道:“那你肯定被摔過不少次吧?”

我這話一出,就看見他臉上一紅,憋了好一會才悶嗯了一聲。

我不由的覺得好笑,一個男人被另一個人在睡覺的時候都能摔幾次,肯定覺得掉面子,所以我也就沒有繼續往下問,只覺得剛纔之所以沒有被艾良言摔是因爲他沒有睡着只是做做樣子不想理我而已。

想到剛纔他曖昧的眼神,我又想起今天在是食堂的時候,他跟着教導主任去找校長之前,也不知道艾良言跟他說了什麼,他竟然走時往我們那邊曖昧的看了一眼。

我有些好奇,所以就問他:“今天在食堂艾良言對你說了什麼?爲什麼你要用那樣的眼神看我?”

他聽到這句,挑了挑眉,從後視鏡看過來時又是很曖昧的眼神。

我看見他這樣,一個斜眼回瞪了過去,他才悻悻的收回目光說道:“當時艾隊長說你現在容易招鬼,不宜在那種環境下待太久,讓我去請校長說他的名字。”

他說這話讓我有些驚訝,就艾良言平時把我損的一文不值的樣子,竟然在那個時候還知道爲我着想,這是我意向不到的!

之後我們兩個誰都沒有在說話,氣氛有些尷尬,我看他幾次張嘴都想開口問點什麼。但是都忍住了。

直到艾良言從警察局出來,旁邊還跟着一個人,圓盤似得大臉,眼睛被擠得只剩下一點點,估計要是離得遠點都看不到他的眼白,大腹便便的肚子直挺挺的,兩隻手還裝逼是的一手插在兜裏,看着他整個人都長成圓盤了一般。

本來艾良言高挺的鼻樑,濃眉大眼,嘴脣性感,看着給人的感覺是非常的英俊剛毅有男人氣。

現在他旁邊站站着這麼一貨,更加顯得艾良言帥氣英俊,就連被他一直諷刺的我都忍不住感嘆,好帥!

我雖然覺得那男人一身肥肉,長得猥瑣,又裝的一副官腔,但是旁邊艾良言好像並不是這麼覺得的,正側頭跟他說着什麼,從他身上絲毫看不出對旁邊男人不耐煩和嫌棄的表情。

倒是那男人,不管艾良言說什麼他都是緊繃着臉,點着頭。

走到我們車前,他竟然站在後車座前,雙手還是揹着,一副等着艾良言給他開車門的樣子。

艾良言也看出了他的意思,嘴角勾起微微一笑,我隱約聽見艾良言說道:“李局長,麻煩你坐前面吧,後面的證人剛剛從出事現場過來,身上比較髒。”

說完手已經敲在了前面的窗戶上,小樑也非常有眼色,打開車門就笑着把那什麼李局長引到了副駕駛,艾良言二話沒說,直接開門就坐在了我旁邊。

我非常不友善的給了他一個白眼,怎麼在誰面前都不忘貶低我,我低頭看了看我身上的衣服,前面雖然不是乾淨的一塵不染,但也不至於像他說的髒呀!

今天雖然躺在了地上,但是我已經在出來的時候拍打幹淨了呀!

正不滿的咬牙切齒,就看見前面一個大腦袋鑽了進去,正好和後面坐着的我對上了視線,我看見他眼睛唰的一下亮了,看的我心裏一顫,我艹,原來他媽也是個僞君子!

看他色眯眯的眼神,我覺得渾身都起雞皮疙瘩,不自主的朝他的車座後面挪挪,希望前面的副駕駛座能擋住他的目光。

這可是沒想到這人竟然色膽包天,蠕動着他肥胖的身軀扒拉着車座半扭過來笑嘻嘻的問道:“你就是證人?”

我看着他一口的大黃牙,其中還有兩顆是金的,張嘴一笑,被外面的光照的竟然閃閃發光!

我這一頭黑線哪!這人他媽吃什麼長大的,兩個我加起來也沒長成他那麼圓潤的身材呀!

我敷衍的笑笑,沒有說話,低頭雙手扣着指甲,希望他識趣點能把他費力扭過來的一堆肥肉在扭回去,結果,結果就是我高估了這男人的情商!

他竟然絲毫沒有覺得我嫌棄他的意思,還安慰我說:“你別擔心,我們只是證實一下艾隊長說的是不是真的,要是嚇到你了,等會我請你吃飯怎麼樣?反正現在也已經下午四點多了,到了吃晚飯的時間!”

我低着頭,在劉海遮住看不到的地方賞他了一頓白眼!我草,你他媽平時都不用照鏡子的嗎?就你那樣子還想泡我,他媽還在你的下屬面前這麼理所當然,光明正大!

我雖然長得不是花容月貌,羞花閉月的絕色,那也是清秀可人,少不得男生追的,就你他媽這樣的也敢開口說話,要不要臉呀你!我心裏雖然罵開了,但是也知道他是個惹不起的人物,還是擡頭乖巧的笑着。

“李局長,不用啦,我等會還有事!”我本想着這樣委婉的拒絕。

再怎麼說他也是個局長,看樣子官位應該還在苗玉達之上的,可是卻沒有想到這麼不識趣,還繼續的說道。

“哎呀,能有什麼事,我請你吃飯你還不賞臉嗎?”

我實在受不了這樣的人,但是看那剛纔艾良言都有些尊敬他,這更讓我不知道怎麼拒絕了,說的重了怕攤上事,說的輕了,尼瑪這人說的輕了等於沒說!

最後實在是拿不定主意,只好偷偷瞄了眼艾良言,他正坐在那裏,左手支撐在車窗上,半握着頂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我們。

這讓我有些惱火,這傢伙尼瑪竟然在旁邊看笑話,也不幫忙!

他不會是想推個順水人情吧!

想到這裏,我心裏有點害怕了,臥槽,官大欺人呀!

我狠狠的瞪着他,不知道艾良言這傢伙有沒有感受到我的怒火,他竟然對着我輕輕一笑,就低頭玩起手機!

我擦,這傢伙!!!

我正想着怎麼辦時,這個所謂的李局長已經一拱一拱的把身子往上挪了挪,頭向我這邊伸了伸,艾瑪,這口中的煙味!口臭味!他媽幾天沒刷牙了!

虛掩的房門 我厭惡的往後面倚着,一隻手趁着他們都沒注意,伸到艾良言腿邊就是一掐,管他是不是他媽的警察,敢在旁邊看笑話,就是很可惡的人!

看見李局長那笑的只剩下一條縫的眼睛,滿口的黃牙,滿臉的橫肉,我心裏滿是火氣,下手掐的自然也狠,最後我都覺得他那一塊肉都快被我掐下來了,他竟然連一聲悶哼都沒有。

他挪腿,我手跟上去繼續掐,在挪,再跟。

幾次下來,他直接不在挪動,傻愣愣的放在那裏任我掐,最後我自己掐的都不好意思了,悻悻的收回了手,對着都快鑽到後面來的李局長,我只能裝傻一般的傻笑着。

正當李局長問我N遍等會去那裏吃飯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本來對着我笑的大臉,瞬間收回,變得陰沉下來,嘴裏罵着誰他媽的不識趣現在打電話,看都不看一眼,就沒好氣的餵了聲。

但是在瞬間語氣就變得軟下來,臉上還堆滿了笑意。

“哎呦,老婆呀!怎麼了親愛的?哎呦,哪有呀,我不是說了我是出差,哪有在外面找小三小四呀,親愛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愛你了,我現在呀!我現在正在去醫院的路上,我們這裏有個案子需要去辦!……”

我聽着他笑眯眯膩死人的話,渾身直打哆嗦!

這女人是有多眼瞎,才能看上這麼一個又胖又矮又醜有花又愛說謊的男人!難道是看上他的權勢了嗎?

就這樣的人竟然還敢在外面找,真他媽沒有自知自明!

不過這女人對這個李局長的來說挺有效的,自從他老婆打了電話之後,他就再也沒有往後面來搭訕我。就連往後面瞅一眼都沒有!

我深深的吐了口氣,心裏總算是放心了一些!

看見旁邊艾良言正邪笑着看我,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在看他,他媽的果然是人渣!

說不一定能坐上隊長的位子也是靠美人金錢給他堆上去的!

他也沒有說話,把手機收回口袋,繼續拖着下巴看車窗外面,反正就是進入車內,他就在沒有和那個李局長說一句話,一直都是小樑嬉皮笑臉的跟那個李局長說話。

但是畢竟只是個小警察,人家李局長這頭胖豬還看不起他呢,對他也是半答不理的,是隻不過是不是才悶嗯一聲。

一路上因爲李局長接了那個電話之後,變得異常的詭異,說有點壓抑,但是旁邊這貨還是可以不顧及的發呆,沒有一絲想要討好李局長的意思,說不壓抑!那是睜眼說瞎話! 墨辰風連是什麼丹藥都沒有問,接過來直接就吞了下去,寶寶見狀大眼睛眨了眨,對於大舅姥爺這樣信任自己,感覺很開心。娘親說過,真正愛你的人,無論你做什麼都會相信你的!

墨辰風原本以為寶寶給的應該是療傷的丹藥,想也沒想的就直接吞了下去!丹藥入口即化,墨辰風立即感覺到丹田內一熱,一股濃郁的玄氣在經脈中遊走,這感覺好像是……他竟然要晉級了……

他有些呆愣的看著寶寶,這小傢伙給自己吃的究竟是什麼丹藥,怎麼吃下去就要晉級了呢?

「咳咳,大舅舅我看你還是先晉級再說吧!」 異世之改造蠻荒 墨九狸覺得頭上一群的烏鴉飛過,自家的大舅舅真的是風雲國的大將軍,墨家的家主么?該不會恢復的時候出了什麼錯,醒來怎麼變得這麼遲鈍啊啊啊啊……

墨辰風回過神來連忙說道:「哦,好!」

然後,才直接盤膝坐在地上,疏導自己體內的玄氣開始晉級。眾人看著吃了寶寶一顆丹藥就忽然要晉級的墨辰風,紛紛露出疑惑的表情看著墨九狸,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大舅舅本來的玄氣就可以晉級了,只是缺少一個契機罷了!剛好寶寶的丹藥派上了用場!」墨九狸笑著解釋道。

墨辰落聞言立即跑到寶寶身邊,討好的說道:「寶寶,你還有那個丹藥嗎?也給舅姥爺一顆吧!我也想晉級了!」

「舅姥爺那是毒藥啊!你確定要吃么?」寶寶翻了個白眼鄙視的問道。

「啊!毒藥?那大哥吃了怎麼晉級了?」墨辰落明顯不信的問道。哪有毒藥吃了不死人還晉級的啊!要真的是那樣,就算是毒藥他也要吃。

「哈哈哈,小舅舅,寶寶說的沒錯,大舅舅吃的真的是毒藥!不過,一般人吃了就是毒藥,可是如果體內玄氣到達了可以晉級的階段,吃了及時煉化的話,就可以晉級!我要是沒看錯的話,你才晉級沒多久吧,現在給你吃了,那就真的是毒藥了!」墨九狸無語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九狸,那你說說你之前究竟是吃了什麼,才晉級那麼多的?」墨辰落問出了所有人心裡的疑惑。

墨九狸也知道關於自己連續晉級的事情,大家一定會好奇的!他們沒有問自己藏身在那裡,已經是對她信任的表現了。如果她真的什麼都不說,好像也有些說不過去……

想了想墨九狸微微一笑開口道:「我沒有吃什麼,而是煉化了之前三舅交給我的錦盒中,一個奇怪的碎片!娘親的信上說,是我爹爹留給我的,我好奇之下不小心吸收了,又停不下來,就只能煉化了……」

眾人聞言這才知道怎麼回事,他們沒有懷疑墨九狸的話,除去本身信任她之外,更是因為都知道,她的爹爹身份很神秘……

不多時,墨辰風身上的就落下了晉級的光芒。墨九狸看著正在晉級的墨辰風,心裡暗暗感嘆,等到天亮之後,這將軍府怕是要熱鬧了……

從昨晚開始,先是三舅晉級,早上大舅又晉級。即便自己晉級一晚上的事情,沒有被發現,就是一晚上兩個強者晉級,也足以引起不小的轟動了……

墨九狸的猜測是對的,已經有不少人在發現將軍府接連有人晉級后,就做好了等到天亮上門拜訪的準備了……

皇宮中

感受到將軍府,接連兩個人都晉級的幾個皇家老祖宗。此刻的表情非常的凝重!

三人坐在一起誰都沒有說話,氣氛一時間有些詭異……

歐陽碩看了眼對面的兩個兄弟說道:「不管當年的事情,還有沒有人知道,墨家只要有那四人在,我們三個就是聯手也是輸!只有等那四人閉關的時候再行動,而且,那樣東西究竟是不是在墨家,我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

「大哥,主上給我們的消息不會錯的!反正我們還有100年的時間,我就不信墨家四個老祖還能100年都不閉關!只要他們閉關了,墨家便再也無人是我們的對手了!」 愛得早,不如愛的剛剛好 歐陽甄想了下說道。

「沒錯,師兄,二師兄說的對!我們有的是時間,而且我們可以讓落熙他們,先從墨家的後代身上下手!不瞞你們說,今天我發現墨家的女兒身上的氣息很奇怪,似乎跟我們的氣息有些相近,但是卻不同。我懷疑除了我們,這裡還有上面派下來的人!」歐陽瑞想到之前的墨九琪說道。

「你說的可是真的?真的還有上面的人在凌天大陸?」 重生之嫡女蓉歸 歐陽碩聞言臉色一變的說道。

「不會錯的,是我親眼看到的!就是不知道她們的主子是誰?會不會是主上還派了別人在墨家呢?」歐陽瑞猜測道。

「不會!上面的人想要下來,需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即便的龐大的家族,也沒有幾個有那個能力,不然主上早就派人下來幫助我們了!何必這麼多年只是幫助我們提升實力呢!」歐陽碩反對道。

「也是。但是我確定那個女子的氣息和血液都有問題!」歐陽瑞說道。

「這事我會在主上下一次聯繫我時,跟他說一聲的!既然如此就按照你說的辦吧。讓歐陽家的子孫們,想辦法從墨家的後代身上下手!」歐陽碩說道。

「好,我知道了!我會安排他們的!那我先下去了!」歐陽瑞起身說道。

說完便退了出去。歐陽瑞走後,歐陽碩看著自己的親弟弟說道:「我們三個抓緊時間閉關吧,我總有種不好的預感!好像以後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呢!」

「大哥你就是喜歡想太多。我們現在的實力,除了墨家那四個人之外,根本就沒人是我們的對手!」歐陽甄無所謂的說道……

「但願是我想多了。你傳音給瑞,讓他安排完之後,也立即回來閉關!其他的事情交給後人就好了!不管如何,我們三人還是要先以修鍊為主!」歐陽碩還是十分慎重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大哥……」歐陽甄點頭答應道,然後直接傳音給歐陽瑞,將事情簡單交代一遍之後,自己也隨著歐陽碩閉關修鍊了……

歐陽瑞直接到了皇帝寢宮,將他們幾人的意思傳達給了風雲國的皇帝,還有幾個輩分不如他的皇室老祖宗,說完之後便也返回到禁地去了…… 風雲客棧

墨九狸剛剛讓女兒睡著,林月的身影便出現在房間內:「主子!」

「如何?可有什麼發現?」墨九狸看了看林月不太好的臉色,猜測對方應該是太狡猾了,沒有查到什麼線索吧。

「沒有,墨彩雲那個女人消失和回來是一樣的,都是被一團黑煙帶走,又送回來的!」林月有些不爽的說道。

墨彩雲在她眼皮底下消失,就讓她很憋屈了,結果她回來時,仍舊是被一團黑煙包裹著出現的。那團黑煙將墨彩雲帶回來就消失了,讓她想追都不行。這還是這麼多年,她第一次遇到這麼詭異的黑煙……

「黑煙?難道是和之前那個黑影差不多的東西?」墨九狸疑惑的問道。想到之前那個自家小黑非常喜歡吃的黑影,墨九狸的眼睛不由得亮了亮。

看到墨九狸的眼神,林月無語的撇了撇嘴道:「主子,你就別想了!那黑煙跟黑影完全不同,就是一縷煙!彷彿就是用來將墨彩雲傳送到那裡的一樣……」

「好吧,看起來小黑的食物,只能再等等了!對了,月月,之前你靈魂離體究竟是怎麼回事?」墨九狸想到之前救林月的事情,一直有事她都忘記問了。

林月聽到墨九狸問這件事,臉色便是一沉,眼神冰冷又憤怒的說道:「主子,我並不知道我是怎麼靈魂離開身體的,我只是感很累想睡一覺,然後等再有意識的時候,就出現在一個奇怪的地方,重要的是我在那個丹爐裡面聽到一個消息!」

看到林月忽然憤怒的表情,墨九狸也是一愣,沒有人比她更了解月月了,很少有人和事情能讓月月這麼生氣。能讓月月瞬間憤怒的原因,除了她和寶寶之外,就還剩下一件事情了,難道是……

「月月,難道是……」墨九狸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是的,就是那件事!我被困在丹爐裡面的事情,清楚聽到外面的人說起落城之事是他們所為。而且,他們屠殺了落城15萬人的性命,卻只是為了收集那些人的心頭血來煉製丹藥……」林月現在說起來,仍舊忍不住憤怒的想要殺人。

「用15萬人的心頭血煉丹?」墨九狸的語氣瞬間沉了下來,她想過很多可能,唯獨沒有想到。有人竟然竟然喪心病狂到了這種地步,怎麼可能有如此變態的煉丹師……

「是的,我確實他們這麼說的!而且,當時我被困的丹爐內,正在煉化的應該就是落城那15人的心頭血……」林月冰冷的說道。

「月月,你可還記得那個地方?可還有印象?」墨九狸問道。當初小書說月月的魂魄可能是被帶到了什麼地方,應該就是在她們附近的。

「九狸,那個地方很奇怪,我沒有見過。我記得那裡就像是……」林月回憶著將當初見過的描述了一遍。

前面林月說的,跟墨九狸看到的是一樣的。只是墨九狸當時並沒有看到那個煉丹的地方罷了……

「月月可還記得那些人,有沒有說別的話,說明他們身份之類的?」墨九狸想了下問道。

「沒有,開始時進來的人,那個丹師喚他護法大人,應該身份比較高,剩下的就是那個煉丹師和他的徒弟了!」林月說道。

墨九狸聞言什麼都沒說,低頭沉默了片刻后說道:「通知蒼顏她們來風雲城吧!」

「主子,蒼顏她們你不是說要等到……」林月一愣的說道。

「落城的事情,你帶人查了這麼久都沒有消息!現在,好不容易有了一點線索,我不想這麼放棄!何況,蒼顏她們現在應該不會很忙才是!」墨九狸眼神看向窗外說道。

她曾經在落城,當著15萬人的屍體發過誓,一定要找到幕後兇手,以慰亡靈……

「好,我知道了!對了,半個月後風雲城有一個馴獸師大會!據說其中有幾隻快要突破神獸了!殘淚讓我問問你的意思?」林月想到之前殘淚傳音的事情問道。

「既然如此就讓她們一起來吧!大家似乎也有一年沒有見面了!不知道她們幾人最近實力怎麼樣了呢……」墨九狸想了想說道。

「是啊!很久沒見了!我等會就去通知她們!」林月終於露出一絲笑容說道。

林月出去之後,墨九狸的腦海中想到幾個身影,唇角也忍不住上揚了起來……

南風城寒園

帝溟寒正坐在凌峰的對面,看著他那奇葩的豬頭臉。帝溟寒也是醉了,果然是巔峰神獸,這毒真狠啊……

凌峰眼睛噴火的瞪著好友:「你丫的不說幫我找九神醫嗎?為毛這麼多天過去了,我連個鬼影子都沒有見到?」

他每天最痛苦的事情,就是照鏡子!簡直比殺了他還難受啊啊啊啊……

「這能怪我嗎?你也知道那個什麼九醫的行蹤成謎,豈是那麼容易找到的!花護法可是為了你,鞋子都磨破了好幾雙,你記得把錢給了……」帝溟寒涼涼的看著好友說道。

他覺得閑著無聊,沒事來這裡看看好友的豬頭臉,在聽聽他的河東獅吼,生活瞬間變得有樂趣了不少啊……

凌峰就知道這傢伙定然是來看自己的慘樣子,然後娛樂他自己的!他已經第250次覺得這傢伙絕對是嫉妒自己的美貌,故意來看自己笑話的!

哼,等到請來九神醫之後,他一定要花重金在九神醫那裡買一點毒藥,最好能把他變成豬頭的毒藥,讓他也嘗嘗當豬頭的滋味!凌峰瞪著帝溟寒心裡暗暗想道。

現在的凌峰怎麼都沒有想到,有朝一日他只不過是隨便那麼一說。就讓某人當了一天的豬頭,娛樂了眾人!自然,這都是后話了……

帝溟寒看著好友憤憤的表情,心情就非常的美麗!剛想再說點什麼,忽然有所感應,身影一晃直接消失在凌峰的面前……

凌峰瞪著瞬間不見人的空位,恨恨的吼道:「啊啊啊啊啊,真是交友不慎啊啊啊啊」

為毛自己的臉要變成這個樣子啊!到底九神醫在那裡啊啊啊啊!親愛的九神醫你知道我在等你嗎?你知道嗎?你知道嗎?凌峰在心裡不斷的祈禱著……

遠在風雲國的墨九狸,忽然連著打了好幾個噴嚏!該死的,到底誰在背後罵她……

PS;一如既往的求收藏,求推薦,包養,各種求。么么噠 一路上因爲李局長接了那個電話之後,變得異常的詭異,說有點壓抑,但是旁邊這貨還是可以不顧及的發呆,沒有一絲想要討好李局長的意思,說不壓抑!那是睜眼說瞎話!

最後好不容易到了醫院裏,我們剛到五樓,就看到幾個警察匆匆忙忙的在尋找什麼,一個病房一個病房的尋找。

見到我們來了,不,應該說是見到艾良言他們來了,一個個慌張的不行,一個看着年齡大一點像是帶頭的人,快步走過來,低下頭說道:“艾隊長,那個病人不見了!”

說完擡頭正好看到我,先是一愣,最後是驚喜高興。

“艾隊長,你們在那裏碰上她的,怪不得我們找不到,原來跟你們在一塊!”

我疑惑的看着艾良言,艾良言也同時回頭看了看我解釋道:“她不是!”

那人不信,皺眉仔細的從頭到腳再次把我打量了一遍說道:“艾隊長,就是她呀,除了穿的不是病服,其他的不管是長相還是身高,體型,都是一模一樣!我在這照看幾天了,不會認錯的!”

我感覺有冷汗從我額頭滑下!

真想來句,大哥,你真的認錯了!

還是旁邊的李局長不耐煩的擺擺手說道:“你胡說什麼呢?這女孩是一路跟我們過來的,你們是吧看管的犯人弄丟了吧!”

說弄丟的時候,他的聲音壓得很低。明眼人一聽就知道這是要發火的前奏。

艾良言竟然沒有想要阻止的意思,斜着看了我一眼,示意讓我跟上,就不顧其他人往裏面走廊裏走去。

我一聲不吭的跟着他走進一間病房,裏面是單獨的單人間病房,病牀上的被子還是胡亂的擺着,能看出之前是有人在這裏修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