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着深呼了口氣以後衝着她點點頭說道:“我要找的一個人叫李雲天。”說到這以後我上下打量着老太太笑了笑問道:“你知道這李雲天嗎?”

“不知道,不過我倒是可以幫你問問,我們家有家譜,而且我們家是從大明剛剛興起的時候我們就搬到這裏來了,每一代的家譜都有記錄的,甚至連這懸棺的記錄都有。”說到這以後老太太的聲音明顯壓低了很多。

我想了一下以後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這老太太,而這個時候我手裏的黑布突然一個勁的跑進了我的口袋裏,我感覺不對勁,我看着老太太笑了笑說道:“這樣吧,你給我一個你的聯繫方式吧,我有時間了跟着我朋友一起過來,到時候在跟你打聽打聽。”

老太太看着我笑了一下,眼神非常的怪異,像是可以看穿我心裏在想什麼一樣,我被這老太太盯得心裏一陣發毛。

而這個時候老太太突然點了點頭說道:“那好,你什麼時候想來見我了,就來這裏就好了。”說到這以後老太太便轉身往前走了。

我心裏隱隱之中感覺有些不對勁,當我在擡起頭的時候卻發現那老太太已經不見人影了,不知道這老太太到底去了哪裏,不過我也沒有想那麼多,只是這黑布相對來說變得平靜了許多。

我跟着轉過身以後也離開了這裏,我給老易打了個電話以後,老易說他在賓館呢,我跟着開着車子就回了賓館。

到了賓館以後老易對我說,可能是因爲那個老太太知道這個黑布的事情?

不過我有感覺不像是這麼回事,因爲當時這黑布給我的感覺不太好,像是在害怕什麼一樣,當即我便把我的想法跟老易說了出來。

老易聽完以後有些不可置信的樣子看着我說道:“小道,你說那個老太太會不會是大巫師呢?”

“什麼?!”我當即大聲的說了出來。

老易跟着點點頭說道:“你說這黑布的反應不對勁,那麼只能說明兩個問題,要麼是地方有問題,要麼是老太太有問題,如果是老太太有問題,在綜合一下你的想法來說的話,那麼那個老太太很有可能真的是大巫師。”

“你相信一個人能活三四百年嗎?”我看着老易問道。

老易跟着點點頭說道:“我相信,當年彭祖還活了七百多歲呢,將臣沒準現在還活着呢,而這巫師活個三四百歲也不算啥,何況他們沒準都有自己的祕法,或者什麼禁術,可以讓他們活這麼久呢?”

我始終有些不太相信老易的言論,畢竟彭祖只是傳說這的人物,至於將臣,我連見都沒見過,怎麼可能會相信呢,想到這以後我看着老易搖了搖頭說道:“你這個說法有點不太靠譜,明天咱們兩個還是在去看看那個老太太吧。” 331 傳奇故事

老易聽見我這麼一說以後也就沒有反駁我什麼,當天中午的時候我和老易吃完飯以後大概已經是兩點多,我們兩個回到賓館以後我便老太太的事情和李叔講了一遍,李叔聽完了以後,對着我叮囑了幾句,說讓我自己注意安全,可以先去打探打探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他也會找陰間的人幫我問問情況的。

整整一下午,我和老易都沒有離開這賓館,而是躺在房間裏休息,隱隱約約感覺這個事情應該沒有我想的那麼簡單。

到了晚上,大概八點多的時候,老易走到了我的房間,看着我說道:“小道,我今天翻看了一下午我師傅留給我的東西,我想用招陰的方法把這個黑布裏的女鬼招出來,問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聽到這以後看着老易有些謹慎的問了一句“你的方法行不行啊?不能又是傷害你自己吧?”

老易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試試唄,現在李叔也沒在,只能試試了。”說到這以後老易看着我問道:“你覺得呢?”

我想了一下,也只能這樣了,我緊跟着開口問道:“那你打算什麼時候施法?”

“等會吧,差不多再過半個小時的時候咱們就施法,到時候我需要你配合我。”說到這以後老易看了我一眼。

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心裏忍不住有些好奇的問道:“我怎麼配合你?”

“待會我會用我的道術把他召喚出來,不過這個需要你的血液。”老易看着我說道。

我忍不住指着我自己問道:“我的血液?”

“對,就是你的血液,你別忘了,你是無根水命,用你的血液做引,然後將牽引出來就好了。”

我聽完老易的話以後跟着點點頭說道:“那行,就按你說的。”

而這個時候老易衝着我點點頭說道:“如果我要是有李叔那麼高深的道行就好了。”說到這以後老易忍不住嘆了口氣望着我。

我跟着聳了聳肩說道:“沒辦法,咱們跟李叔差距太大了。”說到這以後我好像想起來了什麼一樣,緊跟着扭過頭看着老易問道:“對了,老易,那個招陰骨到底是什麼啊?”

“招陰骨?”老易突然笑了起來“招陰骨,明陽眼,天劫石,劫雲血,這四樣東西,是同出一脈,但是世界上只有四個這樣的人,招陰骨,天生獨一份,其他三樣也是如此,而且據說這四個人可以在一起的的話可以逆天改命。”

“逆天改命?”我忍不住有些吃驚的問了一句“怎麼個逆天改命法?”

“改變命裏,就比如你的無根水命,可以幫改掉你的命格,讓你不在被鬼魂糾纏,讓你不再成爲別人續命的藥引子,這也就是你命裏的缺陷,當然這四個人很難找齊全的,因爲沒有人知道這四個人會出現在哪裏。”說到這以後老易看着我笑了笑說道:“我是明陽眼,李叔是招陰骨,這是比較好找的,最難找的就屬劫雲血了,其次天劫石,而且關於這四個人的記載也只不過是出現過一次,當年將臣大亂天下的時候他們四個人出現了,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至於將臣,反正永遠死不了。”

“聽你這麼一說好像還挺厲害的!”我看着老易問道:“如果找到的話就連我無根水命的命格都能改掉,那麼其他人就打不死將臣嗎?”

“萬物相生相剋的,將臣也不過是出現過那麼一次,最後被這四個人給消滅了,至於將臣現在是什麼樣,誰也不知道,所以我勸你你還是別胡思亂想了,這不過是命格之中的一步而已。”老易說這句話的時候顯得頗爲不在意。

我跟着尷尬的笑了笑說道:“那也行吧。”

不過老易的這番話倒是讓我覺得挺有意思的,沒想到這道門之中居然還會有這樣的傳奇事情,越想就越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而這個時候老易看了看手錶以後看着我說道:“行了,你胡思亂想了,馬上該施法了。”說到這以後老易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我回房間拿東西去!”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好。”

老易起身離開了房間,大概兩分鐘的時候老易拿着一堆法器以及一些陰物,走進了房間裏看着我說道:“這賓館也不錯,陰氣重,適合施法。”

我跟着打量了一下這個房間以後,老易隨手拿起來一個剪紙放在了我的面前,看着我說道:“小道,你把血液滴在這上面,然後把黑布放在上面。”

我聽完老易的話以後點點頭,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將血液滴在了上面,老易跟着也把自己的手指咬破以後將血液滴在了上面,然後老易對着我說道:“把那塊黑布放上去!”

“好!”我說着話就把這黑布掏出來遮在了這剪紙上面,隨後老易弄好了以後,便開始盯着這黑布看,眼神一眨不眨的樣子。

我看着也是有些奇怪的感覺。

就在這個時候那黑布突然動了,老易跟着大聲的說道:“小道,成功了!”

果然就在這個時候那個黑衣的女人再一次出現在了我們的周圍,我這個時候才勉強看清這個黑衣女人,他沒有腳,沒有手臂,兩隻袖口都是空蕩蕩的。

她的魂魄好像並不完整,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她問道:“你就是那個黑衣女鬼?”

而那個黑衣女鬼看見我一眼,顯然變得有些激動了起來“雲天,是我啊,你真的不認識我了嗎?”

而這個時候老易在一旁看着她開口說道:“你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你的魂魄會是這樣的?”

可以說此時那個女鬼只有一張臉,臉下面是衣服,沒有腳,沒有手,看起來非常的恐怖,而這個時候那女鬼看着我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道:“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爲什麼會變成這樣,但是我想找到雲天!”

老易跟着開口說道:“那我問你,上午你是不是感應到那個老太太了?” 332 崔珏又一次出現

那女鬼看了我一眼以後,又看向了劉易,點點頭說道:“那個老太太給我的感覺非常熟悉,我好像在哪裏見過她,只是現在想不起來在哪裏見過她了。”說到這以後女鬼那炙熱的眼神又看向了我。

搞得我心裏一陣不舒服,而這個時候我回過神的時候,老易看着那女鬼問道:“那你在好好想想你到底在哪見過她?”

女鬼這個時候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我的記憶好像被人抹去了一樣,我實在想不起來了。”說到這以後那女鬼一臉痛苦的樣子看着我和老易。

我和老易對視了一眼,跟着點點頭以後,老易看着我說道:“小道,你去找個瓶子去!”

“找瓶子幹嘛?”我問道。

“找瓶子讓她鑽進去,別在讓他附在那黑不上了。”老易對着我說完以後歪着腦袋思索了一下緊跟着回過頭望着我說道:“對了,你記得待會在把你的血液滴進去,她魂魄不全,只能用你的血液,我會想辦法讓她入魂然後躲進瓶子裏面的。”

我聽完老易的話以後緊跟着點點頭說道:“那行,我這就去!”

說着話我便去自己的行李箱裏拿瓶子了,好在那天還剩下了半瓶水,我跟着咕咚咕咚把水喝完以後,遞給了老易,隨後我順手拿起來一根針,將自己手上又紮了一個口子然後血液順着老易手裏的瓶子就滴了進去。

老易跟着點點頭以後,順手從自己的口袋裏摸出來一張符紙,看着那女鬼說道:“待會符紙一旦燃燒,你就鑽到這瓶子裏面,這符紙燃燒的速度只會持續三秒鐘,所以你要快一點!”

女鬼點點頭以後,老易跟着將符紙唸了一個口訣,果然,那符紙一下子就開始冒着藍色的光芒燃燒了起來,肉眼可見的速度,非常的快,而那女鬼此時已經鑽到了瓶子裏面。

老易這個時候回過頭看着我說道:“那個蓋子蓋上,以後你出門可以帶着這個瓶子了,這樣就能保證她透過這個瓶子可以看見外面的人了。”說着話老易就把瓶子遞給了我。

而老易這個時候剛剛轉過身的時候,險些倒在地上,我剛接好瓶子,趕忙扶住了老易,老易臉色此時異常的蒼白。

我看着老易的蒼白臉色,忍不住有些擔憂了起來“老易,你沒事吧?”

老易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沒事沒事,剛剛施法廢了點心力。”說到這以後老易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先把我扶在邊上讓我歇息一會。”

我點點頭以後將老易扶在了一邊,老易坐下來以後看着我笑了笑說道:“行了,你去把這瓶子給他找個蓋子先蓋上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便去找蓋子了,弄好了這一切的時候我發現老易居然坐在沙發上睡着了,我跟着找了毛巾被給老易蓋在了身上,我則是躺在牀上去睡覺了。

我和老易睡醒的時候大概已經是八點多了,窗戶外面一陣刺眼的眼光弄醒了我,而因爲還要去見那個老太太,所以我和老易也就沒有墨跡什麼,起身穿好了衣服以後便一起出了門。

上了車以後,老易看着我說道:“你確定那老太太還在那裏?”

我衝着老易點點頭以後,開口說道:“應該在,因爲那老太太說今天會在那裏等着我。”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看着老易繼續說道:“只是不確定這老太太幾點會出現。”

“行吧,咱們先過去看看吧!”

說着話的功夫老易開着車子緩緩的行駛了出去,到了那個廣場以後,老易便停下了車子,我準備下車去等的時候,老易回過頭看着我說道:“還是先別下去了!”

我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心裏忍不住疑惑了起來“老易,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還不確定那個老太太到底是誰呢,他爲什麼會無緣無故的接近你,所以還是等她出現了在說吧。”老易說道。

老易的謹慎讓我心裏也有些不安了,我跟着點了一支菸也沒有說什麼,開始抽着煙等着老太太的出現。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的時候,我看見那老太太緩緩的出現在了我和老易的視線裏,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回過頭對着老易說道:“看到那個滿頭白髮的老太太了嗎?就是她!”

說着話我還衝着老易指了指,老易順着我指的方向看去以後跟着開口說道:“不對,這人身上透着一股子邪氣。”

我有些煩躁的看了老易一眼,無奈的說道:“你是不是太謹慎了?怎麼看誰都有邪氣了?”

“不錯,這小夥子說的沒錯,她身上確實有股子邪氣!”一個聲音冷不丁的出現在了我和老易的耳朵裏。

我倆當即嚇了一跳,我回過頭一看,居然是崔珏,不知道崔珏什麼時候出現在了我和老易的車裏,想到這以後我有些詫異的看着崔珏問道:“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你倆聊得那麼好,連車裏進來一個人都不知道。”崔珏一臉不在乎的樣子說道。

老易看着崔珏沒有說話,崔珏這個時候笑了笑說道:“行了,先開車回去吧,別見她了,這老太太等着你們來找她呢。”說到這以後崔珏衝着我神祕的一笑說道:“另外我還要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我回過頭看着崔珏無奈的說道:“你到底是誰?爲什麼每次出現的都那麼離奇,而且你到底知道什麼?”

崔珏聳了聳肩,看着我說道:“我什麼都不知道,行了,趕緊開車走吧,省的待會那老太太發現了你們,到時候你們想走都走不了了。”

我有些不相信的樣子看着崔珏,崔珏這個時候嘿嘿一笑的說道:“怎麼?你不信我?”

老易跟着嘆了口氣,望了我一眼,說道:“算了,還是先別見這個老太太了。”說着話老易開着車子便離開了。

而崔珏給我的感覺很不真實,他雖然救過我幾次,但是我卻對他一點都不瞭解,他是誰,他爲什麼要救我,他救我的目的是什麼?我和他到底是什麼關係? 333 她是大巫師

這一路上大家都沒有說話,很快,車子便行駛到了賓館,老易將車子停好了以後看着我說道:“行了,下車吧。”

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打開了車門走了下去,而崔珏這個時候也跟着我們一起下了車,下車以後崔珏便隨着我們兩個人一起進了賓館。

坐下來以後,崔珏臉上頗爲神祕的笑了一下,看着我問道:“看你這樣子是不是心裏有什麼問題想問我了?”

我跟着忍不住嗤笑了一下“我有一肚子問題想問你。”

崔珏跟着點點頭說道:“那你想說來我聽聽,能跟你說的我都儘量跟你說。”

我跟着在一旁輕輕點點頭以後問道:“你到底是誰?你爲什麼會出現在我們身邊?你有什麼目的?”說到這的時候我頓了一下“還有那個老太太到底是個什麼人?你又是怎麼知道的?”

Wшw ★ттkan ★c o

崔珏跟着突然笑了起來“你的問題太多了,我只能回答你一個問題。”說到這以後崔珏頗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繼續說道:“我只能告訴你那個老太太是誰。”

“她是誰!”老易在一旁緊跟着開口問道。

崔珏坐下來以後看着我們說道:“那個老太太叫韓漫天,活了快五百歲了吧,是個大巫師。”說到這以後崔珏上下打量了我一翻以後跟着開口說道:“你身上有個魂魄,就是出自她的手!”

崔珏說完這句話以後我下意識將自己身上的礦泉水瓶子拿了出來,崔珏衝着我點點頭說道:“對,就是她,這魂魄本來都應該是禁錮在懸棺之中的,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會意外掉落下來,至於怎麼到了你手裏我就不清楚了,我這次來的目的就是專程來這她的。”

我聽完以後忍不住皺了皺眉,看來這事情真如同老易所言,那個老太太真的就是大巫師,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崔珏繼續問道:“你是怎麼知道那個老太太就是大巫師的?而且她爲什麼可以活那麼救?”

崔珏看着我笑了笑,一臉平淡的樣子對着我說道:“當年僰人一族突然消失了,就是因爲這大巫師將僰人一族全部殺光了,其實這僰人一族都是陽壽未盡的,當年大巫師答應明朝皇帝可以讓僰人一族一夜之間全部消失,她做了一個一舉兩得的事情,讓這些陽壽未盡的人用轉生術將他們的陽壽全部轉到了自己的身上,而當時的皇帝根本不知道她會如此陰毒,只是想讓她出手消滅僰人一族罷了,到了最後這大巫師在宮廷之中也是博得一席之地,算是一舉兩得,如果沒有當時僰人一族的消失,怕是她也不可能將這些人的陽壽轉嫁到自己的身上,更不可能火了五百歲。”

我聽說過續命的事情,但是大多數都是有違天理的,像崔珏說的那老太太活了這麼久的事情我還真的是第一次聽說,而且想想都可怕,她既然活了這麼久,那不知道多少人爲了她的陽壽而犧牲了,想到這以後我擡起頭看着崔珏說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你就不要多問了,等時機成熟了,你也都會知道這些的。”說到這以後崔珏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我這次來的目的就是消滅這個大巫師,她已經存在的太久了,這個世界不能在容忍她存在下去了。”

我聽到這的時候忍不住冷嘲熱諷了一句“那你們早去幹嘛了?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麼她這五百年都害死了多少人了?”

崔珏這個時候衝着我搖了搖頭說道:“這個不歸我管,我現在能做的就是現在幫着你除掉他,然後讓那些還存在着的殘破迴歸六道,進入輪迴。”說到這以後崔珏看着我笑了起來。

我看着崔珏的笑容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因爲對於崔珏我總感覺他這個人實在是太神祕了,我完全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麼,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崔珏說道:“我爲什麼要相信你呢?”

崔珏這個時候聳了聳肩,看着我說道:“你把那個瓶子打開,我幫她恢復記憶,讓她告訴你,那個老太太到底是誰。”

“你怎麼給她恢復記憶?”我看着崔珏問道。

崔珏這個時候從口袋裏拿出來一顆晶瑩剔透的藍色丹藥,看着我說道:“就憑這個!”

老易這個時候看見了他手裏的藍色丹藥以後,緊跟着開口說道:“鬼丹?你從哪裏弄到的?”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老易一臉不可置信的樣子看着崔珏。

我雖然不知道這鬼丹是什麼,但是看到老易這幅樣子的時候心裏大概已經明白了,看來崔珏應該是真的能幫這女鬼恢復記憶,想到這以後我跟着嘆了口氣,將自己手裏的瓶子打開了,跟着一個殘破的魂魄飄了出來。

那女鬼有些迷茫的樣子看着我和崔珏,崔珏跟着把丹藥放在了那女鬼的手裏,我以爲她接觸不到事物呢,沒想到這女鬼居然可以接住這鬼丹。

而老易在一旁淡淡的說道:“這鬼丹本身就是陰間之物,她能觸摸到是很正常的事情。”

崔珏有些欣賞的看了一眼老易,緊跟着轉過頭對着女鬼說道:“服下吧,服下你就可以恢復記憶了。”

那女鬼跟着木訥的點點頭以後,將這鬼丹服下了。

崔珏跟着笑了笑說道:“馬上!”

果然,就在這個時候那女鬼突然一臉憎惡的樣子看着我們說道:“我想起來了,這一切我都想起來了,那老太太是大巫師,是她!是她害死了我和李雲天,雲天已經死了!就是被她害死的!”說着話的功夫這女鬼的眼淚便流了出來。

紅色的淚水化作了實質一樣的東西,像是一顆小珍珠,我緊跟着將這滴眼淚接下了,而這個時候老易跟着開口說道:“女鬼淚!”

我深呼了口氣以後看着這個女鬼開口說道:“你慢慢說,不急!”

而這個時候那女鬼的心情也漸漸的平復了許多,她看着我們緩緩的開口說道:“那老太太是大巫師,是她害死了我們全村的人,害死了我們僰人一族,當初我和我相公就是知道了她的陰謀,所以纔會被她害死的。” 334 她的相貌

聽到這以後崔珏點點頭以後笑了一下,看着女鬼說道:“你繼續說。”放佛這一切都是崔珏預料之中的事情。

而這個時候女鬼點點頭以後便開始繼續說了起來,而後面的話我也沒有繼續聽下去,因爲這件事情的大概已經清晰了,我現在心裏想的最多的就是崔珏,他,到底是誰。

而女鬼說完了這些以後,老易從邊上推了我一把,一臉認真的樣子看着我問道:“小道,你在琢磨什麼呢?叫了你半天了。”

我這個時候纔回過神,而那女鬼已經鑽到了瓶子裏面,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

崔珏這個時候突然看了我一眼,那眼神非常的複雜,隨後老易看着我嘆了口氣說道:“行了,這都到中午了,咱們一起去吃點飯吧。”

崔珏跟着起身打了個哈欠,摸着自己的肚子點點頭說道:“走吧,我也餓了。”說到這的時候崔珏猶豫了一下,看了我們一眼“不過,我身上沒帶錢,你們兩個是不是要負責請我吃飯呢?”

我和老易對視了一眼,老易衝着崔珏點點頭說道:“走吧,我請你。”

我跟着嘆了口氣,沒有說什麼,隨後我們三個人下樓以後便去吃飯去了,吃完飯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崔珏還喝了點白酒,喝的也是紅光滿面的樣子,我和老易也都稍微喝點了點。

喝完酒以後我們就回賓館了,我把老易和崔珏放在了一個牀上,我自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面,我躺在自己牀上開始胡思亂想了起來。

有那麼一瞬間,我覺得我和崔珏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而就在這個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我一看手機上的號碼是李叔的電話,我緊跟着接了電話了,我跟着開口問道:“李叔,你打聽到了什麼嗎?”

“打聽到了一些事情,就是這個女鬼的老公並不在陰間,而且陰間也沒有他的記錄。”說到這的時候李叔稍稍思索了一些緊跟着開口說道:“而且關於僰人村的事情,現在已經無法考證了,如果想找到那個女人的相公怕是很難了。”

我緊跟着想了一些以後便把整件事情都和李叔講了一遍,李叔聽完了以後忍不住有些吃驚的問道:“祕法轉生術?”

我跟着嗯了一聲,李叔顯然有些驚魂未定的樣子嘆了口氣說道:“這種人早就應該遭到天譴了,沒想到她還活了這麼多年。”說到這以後李叔再一次嘆了口氣說道:“小道,這樣,我今天晚上就開車過去,你們在那裏等我,等我到了再商量辦法,你和那個崔珏我不確定是什麼關係,但是僅憑你和劉易是解決不那個大巫師的。”

我聽到李叔要來以後,心裏頓時放心了不少,緊跟着鏗鏘有力的說道:“好,那我等你來!”

李叔嗯了一聲以後便掛斷了電話。

李叔掛了電話以後我卻不知道,李叔這次的出現險些改變了我的人生,而這次的事情也奠定了後來所有事情的發生。

迴歸正題,當天中午喝了點酒,我也有些迷迷瞪瞪了,緊跟着躺在牀上就睡着了。

大概下午六點多的時候我睡醒了,老易和崔珏也醒了,兩個人到了我房間以後,崔珏打了個哈欠看着我說道:“你們打算下一步怎麼辦呢?”

我和老易對視了一眼,忍不住聳了聳肩,說道:“還不知道呢。”

而這個時候崔珏看着我倆笑了笑說道:“我現在的想法就是咱們一起消滅掉大巫師,畢竟她屬於一種逆天的存在了,如果她繼續生存,地方的陰魂只會越來越少。”說到這的時候崔珏頓了一下看着我和老易說道:“我這次找到你們的目的就是希望可以消滅這大巫師。”

“可是我倆的道法怕是不夠和這大巫師一拼吧?”老易看着崔珏說道。

崔珏點點頭以後看着我說道:“你不是還叫了一個幫手嗎?”

我聽見崔珏這句話的時候當時愣了一下,崔珏是怎麼知道我叫李叔過來了?而且李叔來的事情是中午才發生的,我並沒有跟任何人說呢,想到這以後我看着崔珏說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能看的你的未來。”崔珏看着我一字一頓的說道。

我沒有說話,崔珏把目光放在了老易的身上繼續說道:“還有你的,你有一隻明陽眼!”說到這以後崔珏笑了笑說道:“總之,我現在是不會害你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