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搖了搖頭,道:“看面相,不像是壞人。”

“不是壞人就是好人嗎?”楊柳道:“好人也會好心辦壞事!你能確定她是在說真的,還是在套我們的話?”

“啊?”我愣了一下,道:“她的感情,看起來也是真的。”

“我是女人!”楊柳道:“我比你更瞭解女人!你們男的,看見漂亮的女人就愛心氾濫,什麼話都敢說。”

我委屈道:“我沒有啊。”

“好了。”楊柳道:“日久見人心。現在最重要的是要讓她帶着我們去找到無野。如果她真的是喜歡朔月,就讓她喜歡好了,這樣她就能死心塌地跟咱們在一起,不會生出什麼幺蛾子來。”

“利用感情這種事……不好吧?”我道:“以後她要是知道朔月其實跟咱們不一樣,是無法相愛的,那會不會太殘忍了?”

“朔月跟咱們有什麼不一樣?”楊柳道:“他爲什麼無法相愛?”

“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啊?”我道:“朔月他的身體不是血肉之軀!是木頭做成的,怎麼能相愛?”

“怎麼不能相愛?”楊柳反脣相譏道:“你剛纔給丁雪婷看的手相,她的天紋是什麼樣子的?是不是消失在食指之下的?”

“對呀。”我道:“怎麼了?”

楊柳道:“你說消失在食指之下的,是精神上的愛,是刻骨銘心的愛。對不對?”

“對啊。”我點點頭。

楊柳又道:“消失在中指之下的,是僅僅有肉慾的需求,對不對?”

“對啊。” 異世界道門 我道:“你再說一遍是什麼意思?”

楊柳道:“我的意思就是,丁雪婷的天紋就代表了她所要的愛,是刻骨銘心的,是精神上的,不是肉體上的!這根朔月有沒有血肉之軀有什麼必要的關聯嗎?”

我愣住了,楊柳這話,雖然是謬論,但一時間,我倒也無法反駁。

軍寵,校園神醫 楊柳說:“把你的手伸出來!”

我詫異道:“幹什麼?”

楊柳道:“讓我看看你手上的天紋!是不是也是肉慾。”

我說:“別看了,不好。”

楊柳瞪眼道:“有什麼不好的?”

夏日的小雨 我道:“這個命啊,越看越薄的。”

楊柳道:“誰說的?”

“我說的!”我道:“看看諸葛亮,智者近妖,結果呢?困死在五丈原,只活了五十四歲!兒子、孫子一起戰死沙場,孫子死的時候,還不滿十八歲!再看看劉伯溫,號稱前算五百年,後算五百年,結果呢?自己被胡惟庸毒死,兩個兒子,一個跳井,一個拿刀抹了脖子!這命,你不用管它,它就好好的在那裏,你行善多了,它就不受天數所拘,你越是看它呢,越是瞭解的透徹呢,就越是想改,你越是想改,就越是走了偏門,這就是帶功利心了,不好。”

楊柳道:“那我看了不改不就行了。”

我道:“怎麼可能呢。普通人,根本沒有到那種豁達的境界,誰知道了自己的命,只要有不好的地方,都會改的。諸葛亮知道自己只能活五十四歲時,在軍帳之中點了十幾盞明燈,說要用鑲星術,爲自己增加十二年的壽命,只要等到天下統一,他死而無怨。那燈,只要能在軍帳之中長燃七七四十九天不滅,諸葛亮便能活到六十六歲,結果在第四十九天的最後一個時辰裏,司馬懿帶兵劫營,魏延來找諸葛亮稟報軍情,一腳踩進軍帳中,把燈給踩滅了。諸葛亮最終還是沒有逃過這個命,這就是強改的結果,連諸葛亮那等生前不貪財不貪色的淡泊之人,尚且還忍不住要改自己的命,咱們誰知道了,會不改?知道自己能活六十歲,就想活到七十歲,知道自己能活七十歲,又想八十歲,慾壑難填!所以啊,還是別看了。就好比我剛纔給丁雪婷看了看手相,說她是有緣無分,她偏偏不服,要強改命數!這從一定程度上來說,是害了她啊。歷來,看相算命的人,都要遭受五弊三缺的懲罰,就是因爲泄露別人的命數,看似幫人,實則害人,是天要懲罰他們!佛經裏也說,看相算命太多的人,死後要下地獄的!你還看,看什麼看,別看了!”

楊柳愣了半天,然後道:“我就是想看看你的感情線,你跟我說這麼多幹什麼?不讓看就是心裏頭有鬼!你是不是就是衝着肉慾來的?你讓看不看?”

我衝着肉慾?開玩笑,我是被你那個的好吧?

我一看躲不過去了,扭頭趕緊說:“丁姑娘,你叫我啊,哦,我過去了。”

說完,一溜煙跑了回來。

丁雪婷還詫異道:“我沒有叫你啊。”

楊柳也追了過來,道:“我怎麼沒聽見雪婷叫你?”

我連連給丁雪婷使眼色,道:“丁姑娘是不是要跟我們說怎麼找無野的啊?”

“呃……”丁雪婷還沒說,藍雨涵就過來了,道:“你們在說什麼呢?”

丁雪婷笑道:“陳大哥幫我看了看手相。”

藍雨涵連忙道:“那陳大哥也幫我看看吧?”

我差點暈死過去,怎麼還要看相啊!

眼看這藍雨涵一臉非要我看的表情,我只好說:“藍姑娘啊,你長得很漂亮,就算是圓臉也很漂亮,把劉海兒給紮起來,依然是很漂亮。女人臉圓是有福氣的象徵,別聽那些人瞎說什麼圓臉不好啊。”

藍雨涵說:“那我的臉還很大。”

“大也是有福氣。”我說:“看看你,臉似銀盤,圓如滿月,跟我們家柳兒的差不多,多有福氣啊!”

藍雨涵看看楊柳,說:“我沒嫂子有福氣,找到這麼好的男人。”

“那個曾立中就不錯哦。”丁雪婷笑道:“你看他長得又帥又高又有本事,還是曾家的嫡長孫,以後就是管事人了,更重要的是,他對藍妹子很上心啊,藍妹子不考慮考慮?”

“他就是個好色的公子哥兒!”藍雨涵瞥了瞥嘴,說:“我看他不但是對我上心,對你也上心,對邵薇姑娘也挺上心,唯獨就是對唐詠荷不上心!”

丁雪婷道:“可惜唐詠荷偏偏對他上心的很。陳大哥跟曾立中、唐詠荷是朋友,就沒有看看他們倆的姻緣?”

“他們倆啊……”我一聽他們倆的事兒,就感覺頭大,道:“我可不敢看。”

藍雨涵道:“那陳大哥再幫我看看別的吧?”

“你們是逮着一個能看相的,非要看死嗎?”我無奈的嘆了口氣,道:“你還要看什麼啊?”

藍雨涵道:“這次不是替我看的,是替我大哥看的。陳大哥能不能通過我的面相,看看我大哥他人現在到底在哪裏?到底怎麼樣了?”

我恍然道:“哦,你是替藍金生看的啊。”

“啊?”藍雨涵一愣,道:“您知道我大哥是藍金生?” 藍雨涵這麼一說,我才猛然想到,藍雨涵還沒說過她大哥叫什麼名字呢!

我一時不查,竟然給說穿幫了!

不過還好我反應機智,我立即乾咳一聲,道:“我不知道啊,我是通過相術,從你身上看出來的。”

“啊?”藍雨涵大驚失色,道:“您連這也能看得出來?”

丁雪婷也吃驚不小。

只有楊柳一臉怪異的表情,想笑又不敢笑的站在那裏。

“嗨!”曾立中突然跑了過來,道:“兩位美女,你們怎麼都在這裏呢?”

哪裏有美女,哪裏就有曾立中。

丁雪婷道:“我們在找陳大哥看相。”

“又看相!”曾立中撇撇嘴道:“早知道會看相的人這麼受女生歡迎,我學什麼山術啊。”

藍雨涵道:“陳大哥是有真本事的人,不是江湖騙子,他一下子就看出來我哥的名字了!”

“啊?”曾立中驚詫的看着我道:“這你都能看得出來?是真還是假啊?”

“是真的!”藍雨涵道:“我哥哥叫藍金生,我一直都沒有跟你們提起過,但是陳大哥剛纔一口就說了出來。”

我臉上有點發熱,也不知道臉紅了沒有,當下又幹咳了兩聲,道:“這個相術,修煉到一定的境界,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都是會看出來的。不過這名字,確實難度很高,得需要機緣巧合,其實也就是誤打誤撞,一生能看對的估計不會超過三次。”

我實在是怕了,萬一這兩個妮子看相看上癮了,又讓我看她們爹媽的名字,那我就慘了,所以我先說一生不超過三次,免得她們再糾纏。

藍雨涵捂住嘴,道:“一生不超過三次,就在我身上用掉了一次?”

我厚着臉皮“嗯”了一聲。

藍雨涵的一雙眼睛又開始冒星星了:“陳大哥,您是在是太厲害了!您就是我的貴人!”

我更加尷尬道:“咳咳……這個不敢當,不敢當。”

“等一下,等一下!”曾立中撓撓頭,道:“藍金生,藍金生,這個名字……”

曾立中是知道藍金生的,我怕他一口說出來,連忙道:“立中!邵薇叫你呢!”

“啊?”曾立中一愣,我連忙又朝楊柳使了個眼色,楊柳馬上會意,說:“對,邵薇叫你呢。走,走,去找邵薇去。”

當下不由分說,拉着曾立中就走。

我回頭看兩人時,只見楊柳低聲跟曾立中說着什麼,曾立中的臉色忽明忽暗的,先是驚愕,然後又恍然,還不時看看藍雨涵,終於算是弄明白了。

丁雪婷也注意到了,笑道:“他們兩人在說什麼悄悄話呢?”

我說:“估計是不讓曾立中打你們兩個的主意。”

兩人都是一笑,曾立中和楊柳卻又走了回來,不過曾立中這次變得話少了許多。也不知道在打什麼注意。

“曾大哥,你不是去找邵姑娘嗎?”丁雪婷詫異道。

“歸塵兄幻聽了。”曾立中道:“邵薇沒有叫我。藍姑娘,接着說你大哥的事情吧。”

“我大哥確實是藍金生。”藍雨涵道:“陳大哥,您能不能幫我看看,我大哥最近怎麼樣了?”

“你大哥啊,唉……”我嘆息一聲,道:“他本來是個大好男兒,結果爲情所困,以至於誤入歧途,入了邪教,做了不少助紂爲虐的事情,損了陰德。”

我一邊說,一邊看藍雨涵的表情,藍雨涵是頻頻點頭,道:“您說的實在是太準了!我大哥以前確實是個好人,只是後來喜歡上了一個邪教的妖女,爲了那個妖女,我哥哥加入了一個不知道叫做什麼的邪教!哼!其實我一直都在找他,可他一直不跟我說實話,不說他那個邪教是什麼教,只說是個很小很小的教派,他也不告訴我他究竟在哪裏!到了這些日子,他更是徹底跟我斷了聯絡!我怎麼也找不到他了!”

我心中暗道,看的能不準嗎,你大哥喜歡的那個邪教妖女,現在就站在你面前呢。

我小心翼翼看了一眼楊柳,被說成是邪教妖女,總該心裏有點氣吧,別待會兒又撒到我身上了。

還好,楊柳沒什麼慍怒的表情,只是笑吟吟的看着我們說話。

我稍稍安心,又道:“藍金生啊,後來遇到了一個貴人,在那個貴人的匡扶下,他沒辦法再繼續作惡了。不過眼下也沒辦法跟你聯繫。”

藍雨涵道:“那是爲什麼啊?”

我道:“因爲他現在在接受改造。”

“接受改造?”藍雨涵愣了一下,不明所以。

藍金生是在功力耗盡、無法反抗的時候,被高隊長給抓走了,現在應該是在監獄中蹲號,當然是在接受改造了。

但是這話,也不好跟藍雨涵明說,我只好道:“就是從壞人改造成好人。他現在正在接受一幫好人的監督,慢慢向好人蛻變中。這種修行呢,比較艱苦樸素,也比較與世隔絕,需要一心一意,不能總是與親朋好友聯繫,所以你聯絡不上他,也很正常,放心吧,他肯定不是在作惡!也沒有什麼生命危險!”

“哦!”藍雨涵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我明白了,修煉有時候確實很艱苦!我等着他修成正果的那一天,出來給我驚喜!”

“嗯嗯。”看着藍雨涵如此單純的樣子,我心中着實有那麼一絲絲愧疚。

再想到無野是個大邪徒,在這裏舉辦什麼大會,決無好意,他暗中向術界輸出消息,吸引術界中人前來,也一定沒有安什麼好心,藍雨涵去找他,凶多吉少。

於是我問藍雨涵道:“你認識無野嗎?”

“不認識。”藍雨涵道:“我只是以前聽我大哥說過他。”

“哦。”我道:“你大哥是怎麼說他的?”

“我大哥說,他結識了一些新的朋友,都很厲害,其中最厲害的一個就叫做無野。”藍雨涵道:“我大哥說無野住在中原金雞嶺裏,金雞嶺也帶一個金字,我大哥也帶一個金字,所以他們兩個關係很好。而且無野是個精通玄門五術的高人,非常了得!這次,我跟我大哥聯繫不上了,又聽到了無野要開百鬼復生的大會,便趕來了。或許,無野知道我哥哥的消息。”

我點點頭,道:“現在,你已經知道你哥哥的消息了,不如就回去吧。”

“回去幹什麼?”藍雨涵道:“我也想看看無野大師的手段!看看他是怎麼讓鬼復生的!”

“呵呵……”我道:“人死之後,肉身腐爛,魂魄離體,六道輪迴,循環往復,這是天道!正派中人,誰會讓鬼魂復生?這把戲估計是唬人的,還是不看爲妙。”

丁雪婷道:“我怎麼感覺陳大哥話裏話外,好像都對無野大師有所不屑啊?這次,無野大師要做的事情,對陳大哥也有好處啊。”

“對我也有好處?”我詫異道:“對我有什麼好處?”

“據稱,他要復活的人裏面,就有一個是陳德。”丁雪婷道:“難道這個陳德,不是你們麻衣陳家的那個毒手相尊嗎?”

“你說什麼!?”我渾身都是一顫,臉色劇變,道:“他要復活的人裏面,有,有陳德!?”

池農、邵薇、唐詠荷他們感覺到我們這邊不對勁兒,也都圍了過來,聽見丁雪婷的話,全都吃驚不小。

“對啊!”丁雪婷看見我的臉色,驚詫道:“陳大哥,你這是怎麼了?我一直以爲您知道呢,我還以爲你們都是去找無野的,而且就是因爲陳德的事情去找無野的。這事情應該很多人都知道吧?據我所知,術界中得到這消息前來觀摩的人,有數百之衆吧!這幾天應該陸陸續續都會到的。”

曾立中驚詫道:“數百個人?”

池農道:“這消息是真的還是假的?”

藍雨涵也連連點頭,道:“確實如此!我聽到的也是這樣,路上也曾經遇到過同道中人,我們還是來的早些的。你們真的不知道?”

我們確實是來找無野的,也確實是因爲德叔的事情來找無野的,但是不是因爲他要復活德叔,而是要找回被他復活的德叔,然後讓德叔重新安息!

我原本以爲,無野會隱藏這個消息,怕我們去找德叔。畢竟德叔是他廢了大力氣纔給抓走的!

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無野居然會公開這個消息!並以這個消息,吸引大批術界中人,前去觀摩!

他到底要幹什麼!? 丁雪婷和藍雨涵見我們一干人突然都陷入了沉默,也都詫異起來。

丁雪婷問道:“陳大哥,你跟無野大師之間是有什麼恩怨嗎? 似水流年一朝深情 我怎麼越瞧着,越覺得不對勁?”

我反問丁雪婷道:“丁姑娘瞭解無野的底細嗎?”

丁雪婷搖了搖頭,道:“我也是隻聞其名,不見其人。他在術界和老百姓之中,名聲都很大啊,甚至很多社會名流都來找他,其中不乏明星政要還有企業家。”

“明星?”曾立中道:“哪個明星?男的女的?”

唐詠荷不滿道:“立中哥,你能不能正經一點!”

丁雪婷一笑,道:“很多明星,男的女的都有,去學養生養顏的。”

曾立中大喜道:“那這次去的有嗎?”

“立中!”

我呵斥了他一聲:“大家都在說正事,你這麼攪來攪去,氣氛弄得一點也不嚴肅,大家多尷尬啊。”

曾立中閉上嘴了。

我又問藍雨涵和丁雪婷道:“你們聽說過這個世上有個邪教,叫做異五行嗎?”

藍雨涵和丁雪婷都是一愣,隨即又都搖了搖頭,丁雪婷道:“自從昔年神相陳元方剷除了血金烏之宮後,這世上的邪教就銷聲匿跡了,就算有,也是一些規模很小的,難成氣候,五大隊隨便出來一隻小組,就能滅了他們。所以術界這幾年也一直平平靜靜,沒有什麼大風大浪。異五行……這個名字我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又是什麼邪教?很厲害嗎?”

藍雨涵道:“我也是第一次聽說。”

池農嘆道:“在不知不覺中滲透了整個術界,異五行的總教主,真是厲害的很啊!”

我道:“異五行隱藏的很深,但卻是很厲害。厲害到連神相也爲之側目!”

“啊?”藍雨涵和丁雪婷兩人一起大驚,藍雨涵道:“這麼厲害?神相也爲之側目?神相,可神相不是已經死了嗎?”

邵薇道:“神相那種本事的人,就算是死了,也跟活着沒什麼區別。”

邵薇這話模棱兩可,既不說義兄還活着,也不說義兄死了,任人揣摩去吧,反正死了活着都一樣,都很厲害!

我道:“實不相瞞,我們這一行人,就是異五行的死敵!兩位既然也聽說過我的事蹟,還知道我曾經與邪教爲敵,卻不知道我一直在對抗的那個邪教,就是異五行!異五行下屬五個堂口,金、木、水、火、土,我得到情報,無野就是土堂的堂主!”

“啊?!”藍雨涵和丁雪婷更是大驚失色,丁雪婷道:“不可能吧?”

藍雨涵道:“他是我哥哥的好朋友啊,怎麼會……”

楊柳冷冷道:“你不是剛纔還說你哥哥身在邪教嗎?他在邪教交往的朋友,呵呵……”

藍雨涵的臉色猛然一變,道:“難道我哥哥所在的邪教,就是,就是異五行?”

“且不管你哥哥所在的邪教是什麼。”我道:“總之,對於這個無野,我是得到了確切的情報!是從他的親傳弟子口中得來的——說他就是異五行的土堂堂主!”

楊柳道:“我也可以證明,因爲我原本就是異五行的人。異五行木堂的人,也就是你們所說的,被陳歸塵寬宥的邪教女魔頭。”

藍雨涵和丁雪婷長大了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道:“兩位,我這次去是要與無野爲敵的,你們如果相信無野,認爲他是個大師,我是個壞人,便請自便,去跟無野通風報信也無所謂。到時候若是與我爲敵,我仍舊會手下留情。”

“這……”

兩人面面相覷,片刻後,藍雨涵搖了搖頭,道:“我哥已經誤入歧途過,我不能再跟他學了。陳大哥,我相信你。”

丁雪婷回頭看了古朔月一眼,道:“我也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