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林天開了第一槍,身體快速移動起來!

這一槍被冷麪躲過了!

他快速上了槍栓,又開了一槍!看似隨意的一槍,卻對準了冷麪的腦袋!

冷麪彎下腰,有些詫異,沒想到林天看起來瘦弱無比,用起槍來竟然那麼高超,而且手法也相當專業!他也要極其小心才能躲過去!


“我就不信你身上還有多少子彈!”冷麪冷冷一笑,突然衝向了林天!

林天笑了笑,扔掉了***!

冷麪以爲林天要和他肉搏,這簡直是不自量力的行爲,所以他速度又提升了幾分!

林天突然從後面抽出了那把高仿的AK47,臉上一笑,扣動了扳機!

冷麪頭皮發麻,槍口幾乎是對準着他而來的,他沒有想到林天竟然還藏着這麼一手,右腿突然一用力,他跳向了左邊,連續幾個跳躍遠離了林天。

林天手中的AK 瘋狂的吐露着火舌。

陣陣濃煙!

就算冷麪再強,那麼近的距離也不可能全部躲開,一梭子打完以後,他的膝蓋還有小腹都受了一槍,雖然不是致命傷,但是他的速度卻極大地降低了。

林天悠閒的將**拿出來,然後從後背又拿出了一個**!他笑了笑,那表情簡直可怕。

冷麪臉色徹底黑了,難道這個傢伙後面有一個百寶袋?怎麼生出那麼多東西?他暗自叫苦,現在衝上去肯定會被打成馬蜂窩,沒辦法,只能撤退。

他後退了一步,立馬撒腿就跑!

林天拿着AK對準了一下,然後射了一槍,是點射,這一槍打在了冷麪的另外一條腿上!冷麪一下子失去了平衡倒在了地上,心中已然驚濤駭浪。

趁他病要他命。

冷麪倒在地上的時候,林天對着冷麪的腦袋有點射了幾槍,但是這次沒有命中,冷麪雖然受傷了,但是還是躲開了!

第二個**也打完了,林天終於扔掉了AK。

冷麪終於舒了一口氣。

“卑鄙的小子,你沒有槍了吧?“冷麪冷冷一笑,站起身來,”我現在就讓你嚐嚐什麼叫生不如死!“

林天站在原地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他又在後面掏了掏….

冷麪臉色劇變,沒有絲毫猶豫,撒腿就跑,雖然受傷了,但是速度還是極快。

一下子就來到了門邊。

後腦勺突然被一個硬物砸中,冷麪差點失去了平衡,但是他還是站住了身子,看向了那個硬物!

一顆**,正冒着濃煙!

“我艹你大爺!“冷麪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還沒有等他說完,**已經爆炸了,他整個人倒飛出去,渾身上下已經沒有一塊好肉了,衣服也被燒焦了!

要不是他抵擋了一下,現在這一顆**可能已經要了他的命。

冷麪痛苦的倒在地上,**着。

“還沒死?“林天有些無奈,掏出一把匕首,他衝了過去!

冷麪的那血肉模糊的臉上突然閃現出一絲冷笑,敢和哥肉搏,就這樣子的小身板,十個都不夠打,要不是前面太多的武器,他相信早已經擰下了林天的腦袋!

他站起身來,調整了一下內息,衝了過去。

林天一手握着匕首,以後拳頭砸了過去!

冷麪的拳頭很大,完全是林天的兩倍大,這完全不需要比,林天看似細皮嫩肉的拳頭絕對會被捏碎,冷麪甚至能YY出林天拳頭碎裂時的聲音!

手裏有匕首,卻沒有用處來,果然是個新手。

兩個拳頭重重的砸在了一起,結果卻出乎了冷麪的意料,他感覺自己撞在了一堵搶上,自己的骨頭竟然聽到了一些聲響!

一拳直接打碎了冷麪的拳頭,林天沒有放過機會,騰衝而出,抓住後退的冷麪的手掌,然後大手一揮,抓了回來,匕首劃過了冷麪的脖子,鮮血直流。

或許冷麪死都沒有想到,看起來那麼瘦弱的林天拳頭竟然那麼硬,力量猶如猛虎一般!

冷麪徹底失去了聲息。

林天深吸了一口氣,這一站贏得取巧,冷麪的實力應該比他差一點,要是正常的手段的話,免不了一場惡戰,錯就錯在冷麪輕敵了。

其實,瘦一點也挺好的。林天笑了笑,走出了門,他覺得要再去關顧一下兵器庫,多拿點武器,要不然等到組織的人發現冷麪已經死了,那可就大條了。

剛纔打鬥發出來那麼多聲響。地上還被炸出了一個大坑,明眼人都會知道發生了戰鬥,所以冷麪的屍體林天沒沒有打算去隱藏了,他將匕首拿了出來,擦乾了上面的鮮血,走出了門。

門上還殘留着冷麪剛纔那一腳,已經完全凹陷進去了,林天搖搖頭,離開了此地。

十分鐘以後,三個來這裏訓練的暗組成員發現了這裏的情況,當他們看到死掉的是冷麪的時候着實被嚇到了,高層一下子就開了一個探討會!畢竟冷麪再分支裏面實力也算地上是數一數二了,那麼簡單就被殺掉,說明了對手很強。

會議室內,幾個高層坐在這裏,空了一張椅子,正是冷麪的。

刀疤男坐在最上面,雙手交合,撐在鼻子上,聽着下面高層喋喋不休的討論着。

“好了。”他開口制止了。

“對手應該還在基地裏面,命令他們,將基地的門全部鎖死,不能讓一個人出去,至於兇手是誰,我心裏應該已經有數了!

“難道不用公佈給總部?“一個高層問道。

“出了這種事情,我們自己解決就好。更何況那個東西還下落不明,難道你們都想死嗎?“衆人陷入了沉默。

“好了,既然如此就這樣吧別讓事情再擴大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這件事情很快就會解決過去的。“ 關於此事,林天渾然不知,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以爲然,他剛從武器庫出來,手裏多了幾顆手**還有幾個**,現在反擊纔剛剛開始,他自然不會放過這個補給的機會!

他要殺的人此刻不知道在哪,他相信自己殺死冷麪的消息已經傳開了,但是現在基地裏還是一片祥和的樣子,讓他有些微微地詫異,這些高層竟然將這件事情壓下來了!既然如此,就把事情搞大一點!

兩個小時以後,一個酒吧休息區內,一個長相臃腫的男人正用着他那鹹豬手坐着壞事情,他身邊有一個身材火辣的女子,雖然掙扎,但是卻不敢反抗,那個男子更加的得意了幾分。

“走,去我的房間!“

他剛說完話,一顆黑黑的東西滾到了他的腳下,砸了他一下。

他看了一眼,沒有在意,牽着這個女子的手正想走!

“轟!“

一聲爆炸聲響起酒吧四處狼藉!原本被包下了場子,所以裏面只有兩個人,他們卻沒有想到這一顆手**就把他們送上了西天!當門口的守衛跑進來的時候,一切已經晚了,那個臃腫的男子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同樣的事情再基地的四處都在發生着,死的都是高層,人心一下子就惶惶了!

會議再次被強制召開,只是此刻,位置上又少了幾個人。

一個人在酒吧被炸死。

另外一個在廁所做壞事的時候被一槍爆頭。

還有一個正在吃飯,突然從從菜中爆炸,整個餐廳狼藉不少,那個高層面目全非。

“徐立國,我需要你給我們解釋!“一個高層憤怒着對着刀疤男吼道。

刀疤男原來叫徐立國,這是一個很正義的名字,卻與他身上的氣質格格不入,此刻他臉上有些陰冷,說不出的可怕。

“沒什麼好說的,平日裏讓你們收斂一下自己,現在一個個都那麼不中用,正好篩選一下,你們最好要把保鏢帶起,就算是上牀的時候也要帶上,實在不行讓你們的保鏢也摻上一腳,免得他們太飢渴。“徐立國冷冷的說道。

“你!“那個高層瞬間啞口無言,論實力,勢力他都比不過徐立國,所以只能發火,卻不敢做什麼事情。

“難道要讓那個傢伙那麼猖狂下午?“另外一個高層沉吟了一會兒,問道。

徐立國笑了笑,搖搖頭,說道,“難道你們還看不出來嗎?那個人只對高層下手,現在的死亡記錄看起來,除了幾個無辜的人小小的受傷以外,其他死的都是高層…所以,我們只要在這裏等他就行了。“

“他會來嗎?“

徐立國笑了笑,沒有說話,而是閉目養神。

又過了一個小時,一個高層實在是坐不住了,他拿起了桌子上的電話說道。“小林,送幾杯水來會議室,記住,只要你一個人來就行了,懂了嗎?“

說完他掛了電話,看起來他也被嚇得不輕。

五分鐘以後,小林神色匆匆的走了進來,手裏拿着一個托盤。

“恩…這些水是你倒的嗎?“

小林恭敬的點點頭。“恩,你先那一杯去喝吧,看你累成這樣。“

“不不,我不累。”小林靦腆的說道。

“讓你喝你就喝,那麼多廢話幹什麼?”那個高層冷冷的說道。

小林立刻唯唯諾諾的拿起了一杯水,喝了一口…

十分鐘以後他才被叫出去,連發生什麼事情都不知道,自己竟然喝上了高層的水?而且是高層親自讓他喝的,他覺得自己可能要升官了!

當他離開以後,從一個拐角出現了一道黑影,在門口看了一眼以後,就離開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唯獨徐立國閉着眼睛,閉目凝神。

另外的三個高層早已經不耐煩了,再這樣子坐下來去,屁股都快凝成老繭來了!

一個高層忍不住質疑道,“我感覺你這個計劃不行!那個傢伙能不能找到這裏都是個問題,我們就在這裏等着,還不如派手下去搜捕,這樣子還比較安全!”

“你以爲他會被你那些沒用的手下抓到嗎?”徐立國睜開眼睛,問道。

“你!”那個高層瞬間啞口無言。

是啊,連冷麪這個那麼強的傢伙都被幹掉了,更別其他人了,現在這個分支裏面最大的戰力就是徐立國了,在他身邊確實安全了不少。

這時,徐立國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門口…

“嘶…嘶…”門口傳來了一陣細細的聲音。

因爲這裏面實在是**靜,所以一下子就聽到了!

“什麼聲音!“一個高層驚慌的站起了身來,看了一眼門口。

“外面有人。“他驚叫道。

這時,一股濃濃的煙霧從門縫裏透進來。

“是火!他在門口放火準備燒死我們,太狠毒了,快去開門。“一個高層吼道。

沒想到在這裏等他,林天干脆就不進來了,直接在門口放火,這簡直太毒了。

“等等!“徐立國似乎想到了什麼,但是太晚了,那個高層已經打開了門。

“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