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德勒摸了摸鬍子,說道,「 霸道老公夜夜寵 ,」

「啊,桑德勒議長,你打算親自出馬,」諾拉克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當然了,畢竟阿弗洛格在敵人那邊,現在他翅膀長硬了,盡然敢協助敵人與我們為敵,我得去看看曾經額老友,」

「那魔動能空艇的準備工作呢,」諾拉克繼續問道,

「放心吧,最多只需要十五天的時間,這艘空艇就可以起飛了,到時候,敵人的防線會在一瞬間瓦解,我只不過是去做一做熱身運動,」桑德勒臉上,透著一股十分自信的表情,

就在這時,在魔動能空艇停靠著的西面,平原上,揚起了大片大片的灰塵,一匹匹白色的馬飛奔了過來,


「暗影議會的傢伙們,終於來了么,」桑德勒和諾拉克都注意到了,

隨後諾拉克飛奔了出去,似乎打算去迎接什麼重要人物一般,

飛奔的馬群接近了,一明明身著灰白色袍子,蒙著臉部的人,手中都拿著一根法杖,法杖的前端,呈圓形,中間安置著一顆白色的魔晶石,

而他們每個人的手中,都戴著黑色的手套,

飛奔而來的馬匹停了下來,從這群灰白色袍子的人中間,一名額頭上,紋著一個圓形藍色怪異符號,一條條黑色的線向著腦門四周延伸的人,騎著馬走了出來,

「哎呀,喀什米爾議長,你們可終於來了,」諾拉克一臉奸笑著說道,

「馬上為我們安排住宿,記得,要最好的,」眼前額頭上有刺青,叫做喀什米爾的男人,聲音冰冷的說道,

這些人,是哈斯坎帝國暗影議會的牧師,和阿瑞姆議會屬於不同的魔藝系組織,而身後龐大的牧師數量,看起來有上千人,

「是是,我待會就命人為你們準備王都里最好的公館,最好的食物和酒水,你們先跟我來吧,」諾拉克說著,騎上了一名侍從為他牽過來的馬,領著身後的牧師們,朝著王都奔跑了起來,

在喀什米爾經過魔動能空艇旁時,他的眼神,變得犀利起來,其中夾著一些憤怒,玻璃窗後面的桑德勒,正一臉嘲諷的笑著,

「桑德勒議長,這些傢伙,這次為什麼會那麼熱衷的趕過來呢,」一名魔法師站在桑德勒的身後,問道,

「哼,這些傢伙,只不過是一群沒有什麼實際作用的牧師罷了,我會讓他們看到的,攻擊型的魔法才是魔藝系的一切,」

「桑德勒老頭,你得意不了多久了,你們阿瑞姆議會也是一樣的,」在馬背上的喀什米爾惡狠狠的小聲說道,隨後他回望了一眼,正在大笑著的桑德勒, 正版在,請支持正版,支持作者,,


北面一座巨大的山峰,把海洋與陸地遮斷,將近二百米長的防線,防守起來,比其他兩地,難度要大許多,雖然有一個天然的斜坡,坡度卻不算大,

眼前已經出現了八台並排排開的攻城塔樓,隔著防線三四百米遠的地方,已經能看得到一列列舉著長盾的敵人,

一面麵灰底藍邊,紫色巨蜥圖案的旗子正在塔樓上,迎著強烈的海風,向南飄揚著,哈斯坎帝國的第四軍團,耶羅作為軍團長,已經獨自一人,站在了軍隊的前方,

耶羅的臉上,看起來一副沒睡醒的樣子,顯得沒什麼幹勁,

「耶羅大人,請你打起精神來,馬上要開戰了,」一名盔甲上印有銀色獅子頭的副軍團長提醒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啦,我會好好乾的,」隨著耶羅毫無幹勁的聲音,四周的士兵們傳來陣陣竊笑聲,雖然大戰在即,但第四軍團中,彷彿並沒有什麼緊張的感覺,反而十分的輕鬆,

「這邊的戰鬥可不好打,」耶羅說著,那雙毫無幹勁,死魚一般的眼睛,直瞪瞪的看著城牆上,戴著尖尖藍白相間法師帽,白花花的鬍子脫其胸口下的弗蘭德,

「的確,耶羅大人,上面的那老傢伙可是大陸僅有的十三名賢者中的一人,而且是在二十年前便已經成為了賢者,當時我們攻擊王都海港的時候,一瞬間,一千多名士兵便葬身在了那老頭的魔法里,」那名副軍團長說道,

「那群兔崽子,在想什麼,趕快攻過來啊,老子的手癢了,」帕德金跳到了城牆上,看著遠處毫無動靜的哈斯坎帝國軍陣,

「帕德金,你下來,」亞貝特在一旁勸解道,他生怕帕德金一個不小心,從四五十米高的城牆上掉下去,

弗蘭德在一旁不斷的摩挲著鬍子,身後站著十多名魔法師,

「看來敵人是有什麼計劃,」弗蘭德說著,帕德金轉過頭來,笑道,

「老頭子,有你在可真讓人安心吶,」

弗蘭德沒好氣的哼了一聲,帕德金一直以來都叫他老頭子,絲毫沒有一點尊敬的意思,所以弗蘭德覺得,他這是跟吉克學的,

亞貝特似乎看出了什麼,說道,

「弗蘭德會長,待會我們先來一輪投石攻擊吧,等敵人靠近點,讓后你們魔法師就可以趁機使用大規模的魔法了,」亞貝特說完后,帕德金跳了下來,

「對,對,就這樣,弄死那群兔崽子,我們一定要比其他兩個地方幹掉的敵人多,」

「米諾斯大人他們應該快到了吧,」站在耶羅身邊的副軍團長說道,

耶羅抬起了頭,看著空無一物的天空,閉上了眼,在他睜開眼的一瞬間,頓時雙眼變得炯炯有神,

「下令下部隊推進吧,」

「前衛部隊,舉起盾牌,前行,」那名副軍團長喊道,

哈斯坎帝國的前衛軍陣開始緩步的前進了,

帕德金的眼中,透著興奮的光芒,手中的釘鎚,用力的握緊,

「準備投石攻擊,」亞貝特喊道,一名名早已等待在投石車後面的士兵們,把手放在了投石機的機關把手上,

眼前城牆下,斜坡盡頭外,大路上的敵人,行進的十分緩慢,亞貝特的眼中,透著一股疑惑,他不明白敵人到底想要幹什麼,

突然間,弗蘭德拿出了手中鑲著一顆經營透亮魔晶石的魔晶杖,舉了起來,他十分嘲弄的說道,

「小兒科,騙得過別人,休想騙得過老朽,」

就在眾人還為他這句話疑惑的時候,弗蘭德突然喊到,

「光明波動,」

白亮的魔晶杖上,頓時間發出了一顆光彈,飛向了天空,光彈彷彿是沉入水中的石塊一般,天空中,泛起了陣陣透明的漣漪,

彷彿拉開了白色的幕布一般,頓時間,一百多條翼龍正在高空中,緩慢的朝著城牆這邊飛過來,

頓時間,所有人都驚訝了,

「不愧是會長,雖然敵人已經使用了十分隱蔽的幻覺魔法,還是逃不過你的魔法感知力,」那名身材臃腫,胖胖的魔法師,在弗蘭德的身後,稱讚的說道,

「博尼,你就不用再誇讚老朽了,你不也感覺到了嗎,」

城牆前方的天空中,翼龍群還是正向著城牆靠過來,似乎因為飛在高空的關係,並不懼怕,

在翼龍的其中,一隻體形比其他翼龍大三四倍的土黃色翼龍上,米諾斯正在不斷的觀察著下面的情況,

計劃看起來已經暴露了,「林格,怎麼辦,已經暴露了,」

米諾斯騎著翼龍,接近了旁邊飛行著的一隻翼龍,上面乘坐著「匹滋」兄弟里的哥哥,林格,

「盡量不要降低高度,雖然已經暴露了,但我們可以接著高空的優勢,對下面的防線實行魔法打擊,」

「怎麼辦,會長,敵人看起來想從高空中釋放魔法,」博尼說著,弗蘭德笑了起來,

「我就送給他們一份大禮吧,」弗蘭德說著只手舉起了白亮的魔晶杖,舉手投足之間,透著一股自信,

雖然已經接近七十,但弗蘭德看起來絲毫不像一個半隻腳已經踩入棺材的老頭子,反而顯得十分精神,

弗蘭德手中,白亮的魔晶杖上,亮起了柔和的光芒,

「這可是學習的機會哦,大家,」博尼轉過頭去,對著身後的一些高中級魔法師說道,所有魔法師們都目不轉睛的看著弗蘭德,

弗蘭德開始了吟唱,一段時而高亢,時而低沉的咒文,緩慢的念了出來,

天空中的林格,十分疑惑的看著城牆上的情況,頓時間,他有些慌亂了,

「米諾斯,下令讓部隊撤退,」

林格很清楚,身為賢者的弗蘭德,實力十分強,基本一些高級的魔法,都不需要吟唱,然而現在的弗蘭德,卻開始了吟唱,從魔力的性質來看,是光系進攻型魔法,

一般光系魔法,是牧師的本行,然而,這個世界上,卻有著即使不會治癒魔法,但依然能開發出光系進攻型魔法之人,弗蘭德一輩子都是致力研究光暗兩種魔法,

雖然很久以前,也有強大的光系魔法師,但現在,能夠使用光系進攻型魔法的,恐怕只有弗蘭德一人了,

隨著咒文的加深,弗蘭德魔晶杖上的光芒,頓時間有如白晝,很多人都閉上了眼,這一陣強烈而刺目的光芒,彷彿是直接在太陽面前,看著陽光一般,

頓時間,白色的光芒,把剛剛升起來的太陽光芒掩埋了,四周都被白色的光芒充滿了,

哈斯坎帝國的軍陣里,很多人都低下了頭,或者閉上眼睛,不敢看向城牆上,那陣白亮的光芒,

天空中的翼龍群,已經開始朝著西面返航了,

「光的裂片,詠嘆調,十七章,利刃,」

頓時間,弗蘭德手中的巨大光團,朝著天空中的翼龍群,飛了過去,

天空中,霎時間,光芒萬丈,一片白亮的世界,讓人睜不開眼,

有如小型太陽般的光團,已經以極快的速度來到了翼龍群的中間,

「五重冰壁術,」

「陽炎之盾,」

「土之壁」

……

天空中,傳來了一個個防禦魔法的聲音,然而,光團頓時間如同太陽射出光芒一般,一束束光芒彷彿利刃般,輕易的穿透了空中的一切,

沒有任何嘶叫聲,千萬柄光芒形成了利刃,無情的瞬間便把空中的翼龍部隊淹沒與聖潔而刺眼的光芒中,

天空下的人們,紛紛閉上了眼,在光芒漸漸的消散后,哈斯坎帝國的軍隊們,才緩緩的抬起了頭,

天空中,原本一百多條翼龍,已經緊緊只有二三十條,

米諾斯散去了身上的勁氣,他眼中,透著一股悲涼,自己的部隊,剛剛被那個光球吞噬,已經連渣都不剩,

林格的一隻手,已經完全消失了,他十分慶幸,自己施展了三個防禦魔法,才保全了性命,而自己帶過來的魔法師部隊,已經只剩下四五人了,

弗蘭德一臉疲憊,汗水已經浸濕了他的衣服,他軟軟的朝後倒了下去,幾名魔法師急急忙忙扶住了他,但因為已經被強烈的光芒晃暈的光系,一些人險些要站不住了,

就在這時,帕德金一把抱住了弗蘭德,把他整個背了起來,「我先背你去休息吧,辛苦你了,弗蘭德會長,」

耶羅看著天空中,翼龍部隊的慘狀,搖了搖頭,「唉,下令撤軍吧,今天不打了,」

他的副軍團長高聲的喊了起來,「撤退,」

哈斯坎帝國的前衛軍陣轉過頭,開始有序的撤退了,

耶羅站在原地,看著眼前堅如磐石的城牆,知道沒有了魔法部隊的支援,他們想要拿下眼前這片北部的防線,簡直就是拿士兵的生命開玩笑,

弗蘭德已經閉上了眼,他此時已經幾乎耗盡了所有的魔力,剛剛的魔法,是禁咒級別的,如果稍微控制得不好,甚至會危急到自己這邊,又要保證威力,還要控制精度,他已經到極限了,

「來人,趁著敵人退去,今晚趕快在城牆下,加裝障礙物,」亞貝特看著敘敘退去的敵人,對著身邊的士兵命令道,

然而,就在這時,天空中突然傳來了一陣啼叫聲,一隻土黃色的巨大翼龍,朝著城牆處,直衝沖的飛了過來, 米盧鐵青著臉色,望著眼前正在朝著天空丟出一顆顆紅藍魔法球的學生們,以及一個個手中散發著柔和聖潔光芒的女學生們,

身邊的很多貴族都感覺到了驚訝,他們是聽說過前陣子,吉克竟然讓鋼鐵之城全城的孩子免費入學,沒想到才短短几個月的時間,竟然能夠培育出一批魔法師和牧師來,

這讓很多人都無法想象,眼前的這些牧師和魔法師們,彷彿是變戲法一般,突然冒了出來,

拉薇兒十分的驚異,廣場旁邊圍著的很多市民以及一些士兵都顯得很詫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