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口的人羣漸漸向四周散去,讓出了一條通道,一個高大的身影從通道里走了出來,正是那天在紅樓裏遇到的鄭總,鄭啓明,旁邊還有他的兒子,鄭柯業,他依舊是一臉不耐煩的樣子,看着周圍人的眼神裏,總帶着一絲輕蔑。

但是那些巴結他的人像是看不到一樣,依舊對他十分熱心,前後簇擁着。

剛進來,一個人在鄭啓明耳邊耳語了幾句,又指了指林唐和陳如是的方向,林唐知道,是他的心腹在跟他報告剛纔晚會裏的情況,首當其中的當然就是林唐和陳如是。

很多時候鄭啓明會避免跟陳如是出席同一場晚會,畢竟他還是差了陳如是一截,但是他卻很喜歡有人簇擁着他的那種感覺。

今天的晚會原本依照陳如是的性格是不會出席的,她向來做慈善都是自己深入到山區裏,帶着物資去幫助那裏的人們,這種慈善晚宴多多少少帶上了一些虛名,陳如是很不喜歡。

所以鄭啓明來的很放心,他一定是整個晚會上最受人關注的那個,卻沒想到,一進來,就聽到心腹跟自己將,陳如是和林唐也來了。

做了那麼多年的生意,鄭啓明的臉上已經修煉出了一層面具,即使是心裏很不高興,但面上還是放出了一個驚喜的笑容,立刻朝兩人走了過來。


林唐和陳如是相視一眼,瞭然的笑了,他們壓根不用主動去找鄭啓明,這麼好的作秀的機會,鄭啓明怎麼可能會放過呢。

“哎呀,是陳總啊”,鄭啓明快步走了過來,手伸的老長,一來就握住了陳如是的手,驚喜的說道。

陳如是面上淡淡的,伸出一隻手跟鄭啓明握了握,很快就收回了,她可不想跟沾上這個人的人渣味,這十分明顯的嫌棄並沒有讓鄭啓明憤怒,他好像完全沒有感覺到一樣。

轉頭看到了林唐,像是才發現這裏站了一個大活人似的,吃驚的問道,“這位就是陳總的男朋友嗎,哎呀,失敬失敬,剛纔都沒有看到,嗯。。。”,鄭啓明猶豫了一下,說道,“這位先生看起來有點眼熟啊”。

雖然被鄭啓明故意的忽視了,林唐卻並不在乎,他又不是鄭啓明,那麼需要被人關注,林唐笑了笑,也伸出手跟鄭啓明握了手,說道,“鄭總,您好,我是如是的男朋友,準確的來說是未婚夫”。 第二百四十章 鄭柯業

鄭啓明的笑容僵了一下,很少有人知道,鄭啓明當年還追求過陳如是,甚至連陳如是自己都不知道,她初出茅廬做生意的時候,鄭氏集團已經初具規模了,鄭啓明當時也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

三十來歲的年紀,正是男人的黃金年齡,雖然已經結了婚,但是還是擋不住小姑娘前仆後繼,鄭啓明就是最傳統的男人的眼光,喜歡前凸後翹的美豔大美人,跟現在完全不一樣。

於是在一個飯局上,鄭啓明一眼就相中了參加飯局的陳如是,簡直是一見傾心,便直接在飯桌上對陳如是發動了攻勢,一個勁的給她敬酒,陳如是都面不改色的喝掉了。

但卻對鄭啓明那些曖昧不清的話一概不迴應,但鄭啓明不急,他相信以他的財力和魅力,沒有女人會不上鉤,更何況陳如是的公司剛剛起步,要是有了他的幫助,會順利的多。

他不相信陳如是能抵制住誘惑,卻沒想到陳如是不但拒絕了他,還非常直接的說道,“你太老了,我喜歡年輕的”。

一向對自己的魅力充滿信心的鄭啓明這一下是真的受傷了,他甚至對自己產生了懷疑,是不是自己對自己太過自信了,鄭啓明沉積了好長時間,才慢慢的緩了過來。

身邊有了其他的美人,他也不怎麼惦記陳如是,但是卻沒想到沒等幾年,他居然越來越頻繁的在各種高端酒會上碰到陳如是。

然後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陳如是就超過了他,把他從煙雨市首富的位置上擠了下來,鄭啓明心中怎麼可能不恨,但他不能表現出來,不然可太丟人。

所以連陳如是自己都不知道有這樣一件事情,她的追求者衆多,根本就不記得有這麼一個人。

當然林唐也是不知道的,只是感覺鄭啓明看着陳如是的眼神十分讓他討厭,便忍不住的想要宣示主權,卻歪打正着,讓鄭啓明吃了一口蒼蠅還沒法說出口。

鄭啓明第一次聲音的擠出笑容,說道,“恭喜陳總了,兩位還真是郎才女貌呢”。

“鄭總您不用羨慕的,您兒子也這麼大了,跟我們差不多了吧,馬上就也能給您帶回來一個兒媳婦了,到時候您不是更幸福,我們都要羨慕呢”,林唐說道。

不知不覺見又在鄭啓明的心口上刺了一刀,他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老了,鬥不過現在的年輕人了,但是很快他就否認了這個可能,他一定可以的,未來是他的。

“對了,我想起來了,這位先生,我們是在紅樓見過是嗎”,鄭啓明好像是剛剛想起來一樣,一拍腦袋,說道。

林唐都佩服他的演技了,真的是太精湛了,笑了笑,說道,“鄭總的記憶力還真是好呢,那天我的朋友找不到了,一時情急,對鄭總有些不禮貌,還望鄭總多多擔待”。

說到這個,鄭啓明裝作一臉關心的樣子,問道,“那你的朋友找到了嗎?我很喜歡這個小夥子啊,幽默又有趣,跟他聊天聊的很開心,下次有空再帶他出來一起喝茶”。

林唐的臉色陰了一下,陳如是連忙扯了一下林唐的手,讓他可千萬不要中了鄭啓明的詭計,林偉的失蹤一定跟鄭啓明有關係,他是故意的。

林唐臉上綻放出一個笑容,說道,“這小子,指不定去哪瘋了,過幾天就回來了,到時候,我們一定去您那裏拜訪”。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看起來十分的和諧,就像是兩個普通的前輩和晚輩,前輩和藹,晚輩謙虛,但事實上已經是刀光劍影,兩個人心裏對對方恨得牙癢癢,尤其是林唐。

一看到鄭啓明,就想起林偉,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要是不考慮林偉,林唐就法術把鄭啓明整的生不如死了,還有力氣在他面前挑釁?

沒一會,鄭啓明就告辭了,像只花蝴蝶一樣,在整個場子上亂竄,完全沒有把這場晚會當作一個慈善晚會。

鄭啓明走了,林唐一屁股坐了下來,氣的牙根癢癢,雖然一直告訴自己要淡定,但是林唐還是不能忍住不動氣。

“這個鄭啓明,都知道我們發現他了,還敢這麼囂張,等我抓到了馬哥,一定要把他送到監獄裏頭去,我就不信他能跟馬哥這種人混在一起,會做的是什麼正經生意,等我抓到他的把柄,哼,等着瞧吧”,林唐生氣的說道。

陳如是笑着安撫着林唐,說道,“現在我們的當務之急就是救出林偉,你就不要生氣了,不然就稱了他的意了”。

兩人在原地坐了一會,觀察着鄭啓明,但也明白他不可能將自己的弱點就這麼光明正大的擺出來,而且他現在也已經知道了林唐和陳如是在懷疑他,肯定更加小心了。

坐的時間久了,陳如是的腿有些麻,小小的活動了一下,卻見林唐靠近了陳如是,眼睛盯着前方,悄聲說道,“你看,鄭啓明那個兒子是不是一直在看我們”。

陳如是裝作不在意的瞥了一眼鄭柯業的方向,就看到鄭柯業心慌的趕忙收起了目光,於是陳如是肯定的說道,“他就是在看我們,他是在替他父親監視我們?”

“不會”,林唐輕聲說道,“要是真的是鄭啓明安排的,那他也太失敗了,找了一個這麼不稱職的間諜,這麼直勾勾的盯着人看,誰都會發現的”。

“那他到底想幹什麼”,陳如是問道。

“不知道,但我們可以給他一個機會告訴我們”,林唐回答道,然後站起身,陳如是也趕忙跟着一起站起身,向角落裏走去。

果然一看到林唐和陳如是沒有再看他了,鄭柯業的目光就又轉了過來,緊緊的盯着他們兩個人,炙熱的目光讓林唐都感覺後背燒了起來。

林唐帶着陳如是越走人越少,越靠近角落,停下的時候,附近已經一個人都沒有了,林唐自己的感覺了一下,跟着他們的人已經被甩掉了。

他們剛起身的時候,林唐就感覺到了,鄭啓明派人跟着他們,於是林唐一個勁的拐彎,三下五除二就把這些人甩掉了,只是不知道有沒有將有話想要跟他們說的鄭柯業也一起甩掉。

要是那樣林唐可沒有辦法了,但是林唐相信鄭柯業要是真的想要跟他們說重要的事情,怎麼都會想辦法跟過來的。

果然,等了沒一會,林唐就聽到有一陣腳步身,林唐連忙帶着陳如是躲在了一根柱子後邊,探出腦袋,悄悄的看着那邊。鄭柯業的身影出現了,他左顧右盼,顯然是在找人。

皺着眉頭,好像自己要找的人找不到了,林唐一個箭步從柱子後邊閃了出來,猛地出現在了鄭柯業的面前,把年輕的富二代給嚇了一跳。向後躲了一下,然後看到是林唐,就徹底的慌了。

眼神左右閃躲着,結結巴巴的說道,“你,你是誰,你怎麼在這裏,幹嘛,幹嘛嚇人”。

林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鄭柯業知道他是在笑自己,惱怒不已,哼了一聲。

林唐也見小公子真的生氣了,也不再開玩笑了,正色道,“鄭公子,你不會是忘了我了吧,咱們前幾天可還在紅樓見過面啊,你這記性可不大好”。

鄭柯業也反應過來自己的這個問題問錯了,趕忙說道,“我,我想起來了,你就是那個林偉的朋友吧,剛纔,剛纔燈光太暗了,沒看清,你在這裏躲着幹嘛,專門嚇唬人啊”。

看到鄭柯業竟然惡人先告狀,自己先跟蹤他們的,還倒打一耙,林唐說道,“鄭公子啊,這句話應該是我來問你吧,你跟着我們幹嘛啊”。 第二百四十一章 貴人相助

鄭柯業噎了一下,黑暗中林唐良好的視力看到了鄭柯業的臉整個爆紅了起來,沒想到表面上看來冷淡桀驁的鄭柯業私底下竟然這麼容易害羞,林唐暗暗的笑了。

看到林唐還笑話自己,鄭柯業惱怒不已,喊道,“誰說我是在跟着你們了!這家酒店是你們的嗎!我也是這裏的客人,我想去哪就去哪,我就樂意來這裏!怎麼樣啊!”

見鄭柯業開始耍賴了,林唐根本不怕,反正他們也沒有把柄在他手上,反而是鄭柯業好像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他們,林唐很有耐心,笑了笑,說道,“那行,鄭公子,您喜歡這個,您就在這裏呆着,我們就先走了,回見了您”。

說完,林唐帶着陳如是,轉頭毫不留戀的就走了,鄭柯業徹底的傻眼了,沒想到林唐竟然對他要說的事情一點都不感興趣。

“你!你根本就不關心林偉!好啊!你走吧!我不說了!”鄭柯業像個小孩子一樣跺了跺腳,轉頭就要走。

但林唐一聽到鄭柯業說到林偉的名字,就沒辦法繼續保持淡定了,一把上前拉住鄭柯業,冷聲問道,“這件事果然跟你們鄭氏集團有關,你今天必須要把林偉的下落交代清楚,不然別想走!”

見林唐這個樣子,陳如是趕忙攔住了他,怕他把鄭柯業嚇跑了,她相信,鄭柯業主動跟他們過來,就是想把消息告訴他們。

她之前也接觸過鄭柯業,至少在她看來,如果不是鄭柯業的演技實在太好,那他確實跟他老爸不是一種人。

“他是太急了,請你不要介意,林偉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朋友,如果你知道什麼關於他的消息,請一定要告訴我們”,陳如是真誠的說道,並向鄭柯業鞠了一躬。


林唐這時也冷靜了下來,意識到剛纔的舉動是不對的,而鄭柯業也被陳如是的真誠打動了,沒介意之前林唐說的話。

他看了看四周,輕聲說道,“我不知道你們到底跟我父親有什麼恩怨,我也不知道我父親爲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但我知道他就這樣把林偉綁架了,是犯法的,但我不忍心去找警察,希望你們自己去把林偉帶走,然後就當這些事情沒有發生過吧”。

鄭柯業接着說道,“那天在紅樓的時候,我就感覺不對勁,後來林偉失蹤了,你們走了之後,我跟父親也回家了,那天晚上我起來喝水,聽到一邊有很吵的聲音,所以就過去看了一下”。

“就看見我父親跟那個帶着鴨舌帽的男人一起把林偉往一個隔間裏面塞,這個地方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我父親還一直在跟那個戴帽子的男人說,爲什麼要把林偉給帶回來,直接殺掉不就行了,那個男人沒有解釋。”

“就是擡頭看了我父親一眼,我父親就沒有再說話了,感覺我父親很怕他的樣子,那個男人擡頭的時候,我看到了他的臉,臉上有很大一個疤,看起來根本不像是個人,一看就不是個好東西”,鄭柯業義憤填膺的說道,“我父親變成這個樣子肯定都是他教唆的!”

終於得到了林偉的線索,林唐興奮不已,恨不得現在就趕快去鄭柯業的家裏,把林偉救出來,但他很快就冷靜了下來,說道,“這件事情還是要從長計議,鄭先生,如果方便的話,能不能請您幫助我們一起救出林偉”。

鄭柯業沒說話,猶豫了,林唐當然理解他的想法,畢竟是自己的親生父親,而鄭柯業看起來也並不像表面那樣對鄭啓明那樣的冷淡,其實鄭柯業和他們的目的是相同的,鄭柯業想要通過林唐讓自己的父親走回正道上來。

而林唐是一定要把林偉救出來的,兩人算是不謀而合,林唐沒有說話,一直在等着鄭柯業想清楚,他現在只有這一條路,就是跟林唐合作,不然馬哥是不會放過鄭啓明的。

雖然鄭柯業現在還不清楚馬哥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危險人物,但就是看了馬哥一眼,他就已經體會到了馬哥的冷血。

沒過多久,鄭柯業擡起頭,鄭重的說道,“好,我可以幫你們,但是你們一定要保證,讓那個馬哥離開我父親身邊,不要再帶着他做壞事了”。

林唐爽快的答應了,只要他們能抓到馬哥,就絕不會再讓馬哥爲非作歹,只是。。。“鄭先生,我可以保證,只要我們救到了林偉,抓住馬哥,就絕不會放他走,但是你父親的事情,我覺得你還是要搞清楚一點,可能他們並不是被脅迫,或者是被利誘的關係”。

聽了林唐說的話,鄭柯業一時間十分的憤怒,低聲吼道,“林唐,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好心幫你們,你們卻在背後詆譭我的父親!”

“鄭先生,我這是在提醒你”,林唐並沒有因爲鄭柯業的憤怒而被激起怒火,反而淡定的說道,“你父親縱橫商界這麼多年,難道是一個人短短几句就可以被逼迫或是被誘惑的嗎”?

鄭柯業不得不承認,林唐說的是對的,他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只是自己不願意承認而已,一直以來,雖然他與鄭啓明的關係並不好,但還是很佩服鄭啓明的爲人的,他行事果斷,從不拖泥帶水,一個人帶着原本的幾十名員工,一步步將鄭氏集團發展到現在的這個規模。

縱使他在對待家庭方面的行爲,鄭柯業並不同意,但是鄭啓明在商業上的能力,他是不否認的,而且鄭啓明也經常做慈善,甚至曾經將自己的一半身家都捐了出去,即使鄭柯業自己嘴上不說。

心裏還是很爲自己的有這樣一個父親而驕傲的,知道鄭啓明最近越來越奇怪,越來越神祕,鄭柯業才漸漸的懷疑起來,發現了馬哥和林偉的事。

鄭柯業不想再往下想了,冷聲對林唐說道,“這些是我的家事,你就不用管了,你只需要把林偉救出來,然後把馬哥帶走,就可以了,我可以幫助你們,這是我的名片”,鄭柯業將一張名片遞了出來。

接着說道,“你們可以給我打電話,我們再約地方仔細商量這件事該怎麼行動”。

林唐點了點頭,接過了名片裝在自己身上,就沒有下一步動作了,鄭柯業睜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說道,“你這個人,我都給了你名片了,就算是出於禮貌,你也應該給我留張名片吧”。

林唐沉默了一下,他之前很少參加這種宴會,也從來沒有想過要給人留名片,畢竟他又不做生意,但鄭柯業的反映實在是孩子氣,林唐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後就趕緊收住了。

生怕鄭柯業看到了更加氣急敗壞,林唐摸了摸口袋,發現自己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的口袋裏竟然放了名片,還是之前在陳如是公司上班的時候做的,林唐擡頭看了看陳如是,陳如是溫柔的朝他笑了笑。

果然,是陳如是事先放進來的,林唐不得不感嘆,有一個女朋友還是很好的。

林唐從容的拿出名片,遞給了鄭柯業,鄭柯業翻了個白眼,不情不願的接了過來,然後轉身,邊走邊說道,“那就之後聯繫了,雖然我並不想跟你們聯繫”。

既然鄭柯業走了,兩人也不好一直呆在這個地方,本來兩人就是全場的焦點,要是消失的時間長了,難免惹人懷疑,於是林唐帶着陳如是回到了宴會中。

陳如是有些擔心的說,“林唐,我們之前誰都不認識鄭柯業,萬一他是馬哥派來引誘我們的人怎麼辦,畢竟之前在紅樓,林偉消失的時候,鄭柯業也是在的,要是他真的是馬哥的人,把我們全都引到鄭家,就可以將我們一網打盡了”。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上門拜訪

林唐沉默了一下,這種可能確實是有,但是基於鄭柯業剛纔的表現,他還是相信鄭柯業多一些,便說道,“這幾天我們再打聽打聽,看看能不能打聽到有關鄭柯業的事情”。

有林唐在,陳如是就放心了很多,便點了點頭,沒有再想這件事情了。

兩人剛回到宴會中,絡繹不絕的敬酒的人就都來了,有人調侃道,“剛纔都不見林總跟陳總的人了,我還以爲兩位先回去了呢,沒想到又回來了,不會是。。。”

那人神祕的笑着,衆人也心領神會的笑了,林唐沒有解釋,就這樣糊弄過去了,那人也只是開一個無傷大雅的小玩笑而已。

直到拍賣結束,鄭啓明都沒有再來找到林唐和陳如是,兩人也樂得清靜,反正在鄭啓明身上也找不到什麼線索了,鄭啓明一定會防着他們的。

終於熬到晚會結束了,林唐看到陳如是的臉上都有了倦色,兩人相攜着出了酒店,就看到何禮已經將車開到了門口了,陳如是的禮服單薄,已經凍的縮起來了。

林唐趕忙把外套遞給她,讓陳如是上了車,小甜甜溫暖的臥在車上,已經睡着了,在打着小呼嚕,林唐忍了半天才沒有一腳把他踹醒,他們在裏面那麼辛苦,這隻肥貓竟然在睡覺。

車平穩的發動了,何禮按捺不住的說道,“林唐!你真是太聰明瞭!我去跟那些司機聊天,果然得到了一些消息!這些司機知道的可多了,所有大家族的八卦,他們都知道”。

林唐一頭霧水,剛想開口問,就聽到小甜甜喵的叫了一聲,然後跟林唐使了個眼色,林唐雖然不明白是爲什麼,但還是閉了嘴,沒有說話了。


何禮接着說道,“鄭家的司機確實警惕性很高,我也沒有問出鄭啓明的什麼消息,但是他倒是說了一下鄭柯業,就是鄭啓明兒子的消息,說他們父子倆的關係並不是外界看起來的那樣不好,其實鄭柯業還是很關心他老爸的”。

“不過鄭柯業就是個剛畢業的小孩子,雖然之前在鄭啓明的扶持下做過一些項目,但是心思還單純的很,林唐,我覺得我們可以從鄭柯業下手誒”,何禮快速說道。

林唐有些吃驚,他沒有想到何禮竟然也快速的找到了線索,並且想到了可以通過鄭柯業下手,說實話他之前從從來沒有想過這個辦法的,畢竟這個方法實在是太危險了,他也沒有想過讓何禮深入虎穴去跟那些司機攀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