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徑直跑向門口,拉開房門喊了一句,“虎子,我點的菜完事再給我點一份,我不吃剩菜!”

外面傳來大寶的聲音“李道長,你師弟們都吃完走了,我再給你做一份,你現在裏面忙着,我這就去。”

我和李振異口同聲的喊了一聲“擦!”李振說,“這羣沒義氣的玩意,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們”,而我則暗自說“嘛的,這捉鬼還能定格!有沒有點職業道德!”李振看出了我的不滿,剛剛見我自燃的霸氣,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兄弟有點餓了。來來,咱們繼續。”幾秒鐘的樣子,那東西剛剛沁入我身體的部分竟然自行斷裂後消失不見了,這隻餓鬼只剩下一個圓滾滾的大腦袋,呼哧呼哧的洗着氣,像是一個氣球在自行打氣一般,又開始變大,

“這傢伙不會是看你剛纔自燃很生猛想學你自爆吧?”胖子看着眼前的惡鬼來了這麼一句。

“胖子,你尼瑪快動手啊,這筆玩意貼我身上了,還比劃個毛啊!剛纔就說別進來,別進來,鐵混蛋你自己個跑趕緊了,剩下我墊背的,”我亂七八糟的亂說一氣,幾乎快哭了出來,一陣陣的寒意不斷襲來。

此刻的胖子李振還在揮舞着桃木劍跳來跳去。這前期準備實在太長,我幾乎崩潰過去了。我戰戰兢兢的回頭,想看背後這玩意在幹嘛。一偏頭,一個猙獰的青色面孔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毫無顧忌的昏了過去,終於混了過去,這下子總算是解脫了。

因爲我的離開,六子一個人頂起法壇,寸步不能移動。而昏倒前的我,瞅準了六子腳邊的一塊空地,用了一種最舒服的倒地方式昏迷了,耳邊似乎聽到胖子喊了一句“掐人中”,便真的人事不省了。

迷糊間,我感覺上嘴脣生疼,睜眼一看,六子戳着一個大黃沾滿黑色不明物體的指甲正戳在我嘴脣上邊,生疼生疼的。

“醒了,醒了。”看着六子興高采烈的樣子,我竟然有那麼點小感動,真要道謝的時候,才發現背上的惡鬼依舊附在身後,貌似有什麼玩意伸入到我身體裏,讓我有一種在冬天吃了一桶冰塊的寒冷。誰知道,這時候我感覺六子在我背上抽動了一下,看樣子是馬上就要醒了,我趕緊將他放下來,這貨睜開眼後崗位自吹自擂的時候,我說時遲那時快,照着六子脖子就是一個手刀,“麻痹的,改暈的時候不暈,不該暈的時候裝暈,都由你還行!”心想如此關鍵時刻醒來,怎麼逃。果不其然,在我勢大力沉的一擊之下,六子果斷的暈了過去,我再次將六子背在身上,然後表情神聖的準備奪路而逃,才發現。那隻玩意赫然就貼在大門上,我頓時想罵它祖宗的心都有了,一把把背上的六子丟在地上,潸然淚下,泣不成聲呀,對着那隻餓鬼喊了一句“上輩子我是造了什麼孽呀!”此刻的鐵衣已經滿頭汗水了,似乎這餓鬼非常懼怕鐵衣或者鐵衣手裏的青銅逐浪。每次鐵衣攻擊的時候,這東西就會從眼前消失,而胖子手裏的羅盤此刻已經被肢解在地了。於是,場面頓時變得非常被動,時不時的偷襲,讓我們顧此失彼。我終於被這奔來竄去的節奏拖的疲憊不堪,靠在牆角大口喘着氣。忽然感覺背後的肌肉一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漸漸探進我的身體,像是蟲子蠕動一般,一點一點的深入,沒有明顯的痛感,只是冰冷。

我恍惚的看着鐵衣和胖子的臉在我面前拉伸延展,似乎在喊着什麼,但我耳旁嗡嗡作響,什麼都聽不到,我想呼喚鐵衣,才發覺嗓子竟然喊不出聲音。從我頭頂懸下來的青黑色肉筋來看,那隻餓鬼此刻就攀附在我的後備,隨着體內的一陣陣寒意,我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順着我的後備、頭頂漸漸進入我的身體,我想起剛剛看到英子的模樣時,我便知道,這玩意想幹什麼了。除去我腦海中窸窸窣窣的聲響,整個空間都像是被按下了靜音鍵一般,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很多場景,安德福利院、父親、母親、周沫、周誠……,畫面漸漸的變暗,世界像是關了燈,我的眼前漆黑一片。我感覺很疲憊,想要閉上眼睛,我知道,當這隻惡鬼依舊攀附在我身上的時候,鐵衣跟胖子是不能輕舉妄動的,可是如何讓這個玩意離開我的身體,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一刻我感受着沉淪,體會着邁向死亡的步伐,也許下一秒,迎接我的便是死亡,我狠狠的想,我死後,合同轉正,成爲名副其實的冥府鬼差,定然將這隻餓鬼緝拿起來,每天暴揍幾個小時……。就在我遐想的空檔,我的身體發出一陣熟悉的暖意,像是從一個小火苗漸漸化作一片汪洋火海,我的神志漸漸清醒,我聽到了胖子在喊“我去,着了,兄弟你看見沒,小崔咋着火了,這是不是要自焚,同歸於盡啊!會不會爆炸?要不咱們先撤?”聽聞胖子的話,我心裏大罵,“你妹的,你才自焚,你們全家都自焚,擦了個擦的。”這時候,我聽到鐵衣沉聲說道“崔家玄武,妖佞難侵,這惡鬼想要蠶食崔銘的神魂是不可能的。”這時候,我纔想起來,自己體內的炙血玄武圖早已牢牢鎖定了自己的神魂,也許剛剛是我的心裏原因作祟或者是啓動系統較慢導致的保護沒有及時到位造成的,想到此處,我動了動身體,感覺恢復了控制,便擺出一個很英武的造型。

當體內這股寒意到達胸口的時候,我再次感覺到了那副玄武圖出現時的灼熱感覺,甚至更加強烈,隨着我身體的升溫,我明顯感覺到了探入體內的觸手像觸電般的急速收縮想要抽出體內而死命的掙扎,我肚子裏排山倒海一般的翻滾着,像是一鍋沸騰的老火湯一般。我掙扎着站立起來,赫然看見左右兩手如同兩個火團一般,而從我身體抽出了觸角肢體的惡鬼則蜷縮在地上,此時的餓鬼,蜷縮在地上週身劇烈的震顫,探入我身體的部分冒着一股焦臭的味道,看來這傢伙剛剛差點變成烤魷魚了,那些被燒灼的部位,早已變成了一個個筋團了。

“崔兄弟,你剛纔那招自燃是怎麼練的?有啥法門沒,教教我怎樣?”胖子一邊撕扯着身上的肉筋,一邊對着我說。這傢伙竟然在這個場合提出如此要求,真是讓我大跌眼鏡,但是,雖然這惡鬼被我體內的玄武炙血灼燒成了殘廢,但這基本都不在我控制之內,我還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處理。就在我深思的時候,那隻惡鬼竟然又動了,看樣子像是要做最後的垂死掙扎了,我後退兩步,看着胖子說,“雕蟲小技,那玩意我已經打成半殘了,剩下的就交給李道長吧,剛纔用力太猛,小腿肚子有點抽筋。”然後裝作一瘸一拐的樣子走向了六子所在的位置,坐了下來。

但見胖子李振深吸一口氣,從背上拔出那一柄剛剛切完各種蔬菜甚至還佔有菜屑的桃木劍,從懷中取出一道符,凌空一揚,符紙自然,他朗聲唸到幡懸寶號,普利無邊,諸神衛護。剛剛唸到此處,胖子突然停頓下來,大呼一聲,“哎呀!不好,有一件要緊的事情忘記做了,這下子遭了。”此刻,只見胖子李振迅速捏成了一個指訣,對着那鬼說了一句什麼,便像是定住一般。

然後徑直跑向門口,拉開房門喊了一句,“虎子,我點的菜完事再給我點一份,我不吃剩菜!”

外面傳來大寶的聲音“李道長,你師弟們都吃完走了,我再給你做一份,你現在裏面忙着,我這就去。”

我和李振異口同聲的喊了一聲“擦!”李振說,“這羣沒義氣的玩意,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們”,而我則暗自說“嘛的,這捉鬼還能定格!有沒有點職業道德!”李振看出了我的不滿,剛剛見我自燃的霸氣,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兄弟有點餓了。來來,咱們繼續。”幾秒鐘的樣子,那東西剛剛沁入我身體的部分竟然自行斷裂後消失不見了,這隻餓鬼只剩下一個圓滾滾的大腦袋,呼哧呼哧的洗着氣,像是一個氣球在自行打氣一般,又開始變大,

“這傢伙不會是看你剛纔自燃很生猛想學你自爆吧?”胖子看着眼前的惡鬼來了這麼一句。

“胖子,你尼瑪快動手啊,這筆玩意貼我身上了,還比劃個毛啊!剛纔就說別進來,別進來,鐵混蛋你自己個跑趕緊了,剩下我墊背的,”我亂七八糟的亂說一氣,幾乎快哭了出來,一陣陣的寒意不斷襲來。

此刻的胖子李振還在揮舞着桃木劍跳來跳去。這前期準備實在太長,我幾乎崩潰過去了。我戰戰兢兢的回頭,想看背後這玩意在幹嘛。一偏頭,一個猙獰的青色面孔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毫無顧忌的昏了過去,終於混了過去,這下子總算是解脫了。

因爲我的離開,六子一個人頂起法壇,寸步不能移動。而昏倒前的我,瞅準了六子腳邊的一塊空地,用了一種最舒服的倒地方式昏迷了,耳邊似乎聽到胖子喊了一句“掐人中”,便真的人事不省了。

迷糊間,我感覺上嘴脣生疼,睜眼一看,六子戳着一個大黃沾滿黑色不明物體的指甲正戳在我嘴脣上邊,生疼生疼的。

“醒了,醒了。”看着六子興高采烈的樣子,我竟然有那麼點小感動,真要道謝的時候,才發現背上的惡鬼依舊附在身後,貌似有什麼玩意伸入到我身體裏,讓我有一種在冬天吃了一桶冰塊的寒冷。

誰知道,這時候我感覺六子在我背上抽動了一下,看樣子是馬上就要醒了,我趕緊將他放下來,這貨睜開眼後崗位自吹自擂的時候,我說時遲那時快,照着六子脖子就是一個手刀,“麻痹的,改暈的時候不暈,不該暈的時候裝暈,都由你還行!”心想如此關鍵時刻醒來,怎麼逃。果不其然,在我勢大力沉的一擊之下,六子果斷的暈了過去,我再次將六子背在身上,然後表情神聖的準備奪路而逃,才發現。那隻玩意赫然就貼在大門上,我頓時想罵它祖宗的心都有了,一把把背上的六子丟在地上,潸然淚下,泣不成聲呀,對着那隻餓鬼喊了一句“上輩子我是造了什麼孽呀!”此刻的鐵衣已經滿頭汗水了,似乎這餓鬼非常懼怕鐵衣或者鐵衣手裏的青銅逐浪。每次鐵衣攻擊的時候,這東西就會從眼前消失,而胖子手裏的羅盤此刻已經被肢解在地了。於是,場面頓時變得非常被動,時不時的偷襲,讓我們顧此失彼。我終於被這奔來竄去的節奏拖的疲憊不堪,靠在牆角大口喘着氣。忽然感覺背後的肌肉一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漸漸探進我的身體,像是蟲子蠕動一般,一點一點的深入,沒有明顯的痛感,只是冰冷。

我恍惚的看着鐵衣和胖子的臉在我面前拉伸延展,似乎在喊着什麼,但我耳旁嗡嗡作響,什麼都聽不到,我想呼喚鐵衣,才發覺嗓子竟然喊不出聲音。從我頭頂懸下來的青黑色肉筋來看,那隻餓鬼此刻就攀附在我的後備,隨着體內的一陣陣寒意,我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順着我的後備、頭頂漸漸進入我的身體,我想起剛剛看到英子的模樣時,我便知道,這玩意想幹什麼了。除去我腦海中窸窸窣窣的聲響,整個空間都像是被按下了靜音鍵一般,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很多場景,安德福利院、父親、母親、周沫、周誠……,畫面漸漸的變暗,世界像是關了燈,我的眼前漆黑一片。我感覺很疲憊,想要閉上眼睛,我知道,當這隻惡鬼依舊攀附在我身上的時候,鐵衣跟胖子是不能輕舉妄動的,可是如何讓這個玩意離開我的身體,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一刻我感受着沉淪,體會着邁向死亡的步伐,也許下一秒,迎接我的便是死亡,我狠狠的想,我死後,合同轉正,成爲名副其實的冥府鬼差,定然將這隻餓鬼緝拿起來,每天暴揍幾個小時……。就在我遐想的空檔,我的身體發出一陣熟悉的暖意,像是從一個小火苗漸漸化作一片汪洋火海,我的神志漸漸清醒,我聽到了胖子在喊“我去,着了,兄弟你看見沒,小崔咋着火了,這是不是要自焚,同歸於盡啊!會不會爆炸?要不咱們先撤?”聽聞胖子的話,我心裏大罵,“你妹的,你才自焚,你們全家都自焚,擦了個擦的。”這時候,我聽到鐵衣沉聲說道“崔家玄武,妖佞難侵,這惡鬼想要蠶食崔銘的神魂是不可能的。”這時候,我纔想起來,自己體內的炙血玄武圖早已牢牢鎖定了自己的神魂,也許剛剛是我的心裏原因作祟或者是啓動系統較慢導致的保護沒有及時到位造成的,想到此處,我動了動身體,感覺恢復了控制,便擺出一個很英武的造型。

當體內這股寒意到達胸口的時候,我再次感覺到了那副玄武圖出現時的灼熱感覺,甚至更加強烈,隨着我身體的升溫,我明顯感覺到了探入體內的觸手像觸電般的急速收縮想要抽出體內而死命的掙扎,我肚子裏排山倒海一般的翻滾着,像是一鍋沸騰的老火湯一般。我掙扎着站立起來,赫然看見左右兩手如同兩個火團一般,而從我身體抽出了觸角肢體的惡鬼則蜷縮在地上,此時的餓鬼,蜷縮在地上週身劇烈的震顫,探入我身體的部分冒着一股焦臭的味道,看來這傢伙剛剛差點變成烤魷魚了,那些被燒灼的部位,早已變成了一個個筋團了。

“崔兄弟,你剛纔那招自燃是怎麼練的?有啥法門沒,教教我怎樣?”胖子一邊撕扯着身上的肉筋,一邊對着我說。這傢伙竟然在這個場合提出如此要求,真是讓我大跌眼鏡,但是,雖然這惡鬼被我體內的玄武炙血灼燒成了殘廢,但這基本都不在我控制之內,我還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處理。就在我深思的時候,那隻惡鬼竟然又動了,看樣子像是要做最後的垂死掙扎了,我後退兩步,看着胖子說,“雕蟲小技,那玩意我已經打成半殘了,剩下的就交給李道長吧,剛纔用力太猛,小腿肚子有點抽筋。”然後裝作一瘸一拐的樣子走向了六子所在的位置,坐了下來。

但見胖子李振深吸一口氣,從背上拔出那一柄剛剛切完各種蔬菜甚至還佔有菜屑的桃木劍,從懷中取出一道符,凌空一揚,符紙自然,他朗聲唸到幡懸寶號,普利無邊,諸神衛護。剛剛唸到此處,胖子突然停頓下來,大呼一聲,“哎呀!不好,有一件要緊的事情忘記做了,這下子遭了。”此刻,只見胖子李振迅速捏成了一個指訣,對着那鬼說了一句什麼,便像是定住一般。

然後徑直跑向門口,拉開房門喊了一句,“虎子,我點的菜完事再給我點一份,我不吃剩菜!”

外面傳來大寶的聲音“李道長,你師弟們都吃完走了,我再給你做一份,你現在裏面忙着,我這就去。”

我和李振異口同聲的喊了一聲“擦!”李振說,“這羣沒義氣的玩意,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們”,而我則暗自說“嘛的,這捉鬼還能定格!有沒有點職業道德!”李振看出了我的不滿,剛剛見我自燃的霸氣,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兄弟有點餓了。來來,咱們繼續。”幾秒鐘的樣子,那東西剛剛沁入我身體的部分竟然自行斷裂後消失不見了,這隻餓鬼只剩下一個圓滾滾的大腦袋,呼哧呼哧的洗着氣,像是一個氣球在自行打氣一般,又開始變大,

“這傢伙不會是看你剛纔自燃很生猛想學你自爆吧?”胖子看着眼前的惡鬼來了這麼一句。

“胖子,你尼瑪快動手啊,這筆玩意貼我身上了,還比劃個毛啊!剛纔就說別進來,別進來,鐵混蛋你自己個跑趕緊了,剩下我墊背的,”我亂七八糟的亂說一氣,幾乎快哭了出來,一陣陣的寒意不斷襲來。

此刻的胖子李振還在揮舞着桃木劍跳來跳去。這前期準備實在太長,我幾乎崩潰過去了。我戰戰兢兢的回頭,想看背後這玩意在幹嘛。一偏頭,一個猙獰的青色面孔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毫無顧忌的昏了過去,終於混了過去,這下子總算是解脫了。

因爲我的離開,六子一個人頂起法壇,寸步不能移動。而昏倒前的我,瞅準了六子腳邊的一塊空地,用了一種最舒服的倒地方式昏迷了,耳邊似乎聽到胖子喊了一句“掐人中”,便真的人事不省了。

迷糊間,我感覺上嘴脣生疼,睜眼一看,六子戳着一個大黃沾滿黑色不明物體的指甲正戳在我嘴脣上邊,生疼生疼的。

“醒了,醒了。”看着六子興高采烈的樣子,我竟然有那麼點小感動,真要道謝的時候,才發現背上的惡鬼依舊附在身後,貌似有什麼玩意伸入到我身體裏,讓我有一種在冬天吃了一桶冰塊的寒冷。

誰知道,這時候我感覺六子在我背上抽動了一下,看樣子是馬上就要醒了,我趕緊將他放下來,這貨睜開眼後崗位自吹自擂的時候,我說時遲那時快,照着六子脖子就是一個手刀,“麻痹的,改暈的時候不暈,不該暈的時候裝暈,都由你還行!”心想如此關鍵時刻醒來,怎麼逃。果不其然,在我勢大力沉的一擊之下,六子果斷的暈了過去,我再次將六子背在身上,然後表情神聖的準備奪路而逃,才發現。那隻玩意赫然就貼在大門上,我頓時想罵它祖宗的心都有了,一把把背上的六子丟在地上,潸然淚下,泣不成聲呀,對着那隻餓鬼喊了一句“上輩子我是造了什麼孽呀!”此刻的鐵衣已經滿頭汗水了,似乎這餓鬼非常懼怕鐵衣或者鐵衣手裏的青銅逐浪。每次鐵衣攻擊的時候,這東西就會從眼前消失,而胖子手裏的羅盤此刻已經被肢解在地了。於是,場面頓時變得非常被動,時不時的偷襲,讓我們顧此失彼。我終於被這奔來竄去的節奏拖的疲憊不堪,靠在牆角大口喘着氣。忽然感覺背後的肌肉一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漸漸探進我的身體,像是蟲子蠕動一般,一點一點的深入,沒有明顯的痛感,只是冰冷。

我恍惚的看着鐵衣和胖子的臉在我面前拉伸延展,似乎在喊着什麼,但我耳旁嗡嗡作響,什麼都聽不到,我想呼喚鐵衣,才發覺嗓子竟然喊不出聲音。從我頭頂懸下來的青黑色肉筋來看,那隻餓鬼此刻就攀附在我的後備,隨着體內的一陣陣寒意,我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順着我的後備、頭頂漸漸進入我的身體,我想起剛剛看到英子的模樣時,我便知道,這玩意想幹什麼了。除去我腦海中窸窸窣窣的聲響,整個空間都像是被按下了靜音鍵一般,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很多場景,安德福利院、父親、母親、周沫、周誠……,畫面漸漸的變暗,世界像是關了燈,我的眼前漆黑一片。我感覺很疲憊,想要閉上眼睛,我知道,當這隻惡鬼依舊攀附在我身上的時候,鐵衣跟胖子是不能輕舉妄動的,可是如何讓這個玩意離開我的身體,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一刻我感受着沉淪,體會着邁向死亡的步伐,也許下一秒,迎接我的便是死亡,我狠狠的想,我死後,合同轉正,成爲名副其實的冥府鬼差,定然將這隻餓鬼緝拿起來,每天暴揍幾個小時……。就在我遐想的空檔,我的身體發出一陣熟悉的暖意,像是從一個小火苗漸漸化作一片汪洋火海,我的神志漸漸清醒,我聽到了胖子在喊“我去,着了,兄弟你看見沒,小崔咋着火了,這是不是要自焚,同歸於盡啊!會不會爆炸?要不咱們先撤?”聽聞胖子的話,我心裏大罵,“你妹的,你才自焚,你們全家都自焚,擦了個擦的。”這時候,我聽到鐵衣沉聲說道“崔家玄武,妖佞難侵,這惡鬼想要蠶食崔銘的神魂是不可能的。”這時候,我纔想起來,自己體內的炙血玄武圖早已牢牢鎖定了自己的神魂,也許剛剛是我的心裏原因作祟或者是啓動系統較慢導致的保護沒有及時到位造成的,想到此處,我動了動身體,感覺恢復了控制,便擺出一個很英武的造型。

當體內這股寒意到達胸口的時候,我再次感覺到了那副玄武圖出現時的灼熱感覺,甚至更加強烈,隨着我身體的升溫,我明顯感覺到了探入體內的觸手像觸電般的急速收縮想要抽出體內而死命的掙扎,我肚子裏排山倒海一般的翻滾着,像是一鍋沸騰的老火湯一般。我掙扎着站立起來,赫然看見左右兩手如同兩個火團一般,而從我身體抽出了觸角肢體的惡鬼則蜷縮在地上,此時的餓鬼,蜷縮在地上週身劇烈的震顫,探入我身體的部分冒着一股焦臭的味道,看來這傢伙剛剛差點變成烤魷魚了,那些被燒灼的部位,早已變成了一個個筋團了。

“崔兄弟,你剛纔那招自燃是怎麼練的?有啥法門沒,教教我怎樣?”胖子一邊撕扯着身上的肉筋,一邊對着我說。這傢伙竟然在這個場合提出如此要求,真是讓我大跌眼鏡,但是,雖然這惡鬼被我體內的玄武炙血灼燒成了殘廢,但這基本都不在我控制之內,我還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處理。就在我深思的時候,那隻惡鬼竟然又動了,看樣子像是要做最後的垂死掙扎了,我後退兩步,看着胖子說,“雕蟲小技,那玩意我已經打成半殘了,剩下的就交給李道長吧,剛纔用力太猛,小腿肚子有點抽筋。”然後裝作一瘸一拐的樣子走向了六子所在的位置,坐了下來。

但見胖子李振深吸一口氣,從背上拔出那一柄剛剛切完各種蔬菜甚至還佔有菜屑的桃木劍,從懷中取出一道符,凌空一揚,符紙自然,他朗聲唸到幡懸寶號,普利無邊,諸神衛護。剛剛唸到此處,胖子突然停頓下來,大呼一聲,“哎呀!不好,有一件要緊的事情忘記做了,這下子遭了。”此刻,只見胖子李振迅速捏成了一個指訣,對着那鬼說了一句什麼,便像是定住一般。

然後徑直跑向門口,拉開房門喊了一句,“虎子,我點的菜完事再給我點一份,我不吃剩菜!”

Wωω ¸ttКan ¸c o

外面傳來大寶的聲音“李道長,你師弟們都吃完走了,我再給你做一份,你現在裏面忙着,我這就去。”

我和李振異口同聲的喊了一聲“擦!”李振說,“這羣沒義氣的玩意,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們”,而我則暗自說“嘛的,這捉鬼還能定格!有沒有點職業道德!”李振看出了我的不滿,剛剛見我自燃的霸氣,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兄弟有點餓了。來來,咱們繼續。”幾秒鐘的樣子,那東西剛剛沁入我身體的部分竟然自行斷裂後消失不見了,這隻餓鬼只剩下一個圓滾滾的大腦袋,呼哧呼哧的洗着氣,像是一個氣球在自行打氣一般,又開始變大,

“這傢伙不會是看你剛纔自燃很生猛想學你自爆吧?”胖子看着眼前的惡鬼來了這麼一句。

“胖子,你尼瑪快動手啊,這筆玩意貼我身上了,還比劃個毛啊!剛纔就說別進來,別進來,鐵混蛋你自己個跑趕緊了,剩下我墊背的,”我亂七八糟的亂說一氣,幾乎快哭了出來,一陣陣的寒意不斷襲來。

此刻的胖子李振還在揮舞着桃木劍跳來跳去。這前期準備實在太長,我幾乎崩潰過去了。我戰戰兢兢的回頭,想看背後這玩意在幹嘛。一偏頭,一個猙獰的青色面孔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毫無顧忌的昏了過去,終中由

誰知道,這時候我感覺六子在我背上抽動了一下,看樣子是馬上就要醒了,我趕緊將他放下來,這貨睜開眼後崗位自吹自擂的時候,我說時遲那時快,照着六子脖子就是一個手刀,“麻痹的,改暈的時候不暈,不該暈的時候裝暈,都由你還行!”心想如此關鍵時刻醒來,怎麼逃。果不其然,在我勢大力沉的一擊之下,六子果斷的暈了過去,我再次將六子背在身上,然後表情神聖的準備奪路而逃,才發現。那隻玩意赫然就貼在大門上,我頓時想罵它祖宗的心都有了,一把把背上的六子丟在地上,潸然淚下,泣不成聲呀,對着那隻餓鬼喊了一句“上輩子我是造了什麼孽呀!”此刻的鐵衣已經滿頭汗水了,似乎這餓鬼非常懼怕鐵衣或者鐵衣手裏的青銅逐浪。每次鐵衣攻擊的時候,這東西就會從眼前消失,而胖子手裏的羅盤此刻已經被肢解在地了。於是,場面頓時變得非常被動,時不時的偷襲,讓我們顧此失彼。我終於被這奔來竄去的節奏拖的疲憊不堪,靠在牆角大口喘着氣。忽然感覺背後的肌肉一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漸漸探進我的身體,像是蟲子蠕動一般,一點一點的深入,沒有明顯的痛感,只是冰冷。

我恍惚的看着鐵衣和胖子的臉在我面前拉伸延展,似乎在喊着什麼,但我耳旁嗡嗡作響,什麼都聽不到,我想呼喚鐵衣,才發覺嗓子竟然喊不出聲音。從我頭頂懸下來的青黑色肉筋來看,那隻餓鬼此刻就攀附在我的後備,隨着體內的一陣陣寒意,我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順着我的後備、頭頂漸漸進入我的身體,我想起剛剛看到英子的模樣時,我便知道,這玩意想幹什麼了。除去我腦海中窸窸窣窣的聲響,整個空間都像是被按下了靜音鍵一般,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很多場景,安德福利院、父親、母親、周沫、周誠……,畫面漸漸的變暗,世界像是關了燈,我的眼前漆黑一片。我感覺很疲憊,想要閉上眼睛,我知道,當這隻惡鬼依舊攀附在我身上的時候,鐵衣跟胖子是不能輕舉妄動的,可是如何讓這個玩意離開我的身體,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一刻我感受着沉淪,體會着邁向死亡的步伐,也許下一秒,迎接我的便是死亡,我狠狠的想,我死後,合同轉正,成爲名副其實的冥府鬼差,定然將這隻餓鬼緝拿起來,每天暴揍幾個小時……。就在我遐想的空檔,我的身體發出一陣熟悉的暖意,像是從一個小火苗漸漸化作一片汪洋火海,我的神志漸漸清醒,我聽到了胖子在喊“我去,着了,兄弟你看見沒,小崔咋着火了,這是不是要自焚,同歸於盡啊!會不會爆炸?要不咱們先撤?”聽聞胖子的話,我心裏大罵,“你妹的,你才自焚,你們全家都自焚,擦了個擦的。”這時候,我聽到鐵衣沉聲說道“崔家玄武,妖佞難侵,這惡鬼想要蠶食崔銘的神魂是不可能的。”這時候,我纔想起來,自己體內的炙血玄武圖早已牢牢鎖定了自己的神魂,也許剛剛是我的心裏原因作祟或者是啓動系統較慢導致的保護沒有及時到位造成的,想到此處,我動了動身體,感覺恢復了控制,便擺出一個很英武的造型。

當體內這股寒意到達胸口的時候,我再次感覺到了那副玄武圖出現時的灼熱感覺,甚至更加強烈,隨着我身體的升溫,我明顯感覺到了探入體內的觸手像觸電般的急速收縮想要抽出體內而死命的掙扎,我肚子裏排山倒海一般的翻滾着,像是一鍋沸騰的老火湯一般。我掙扎着站立起來,赫然看見左右兩手如同兩個火團一般,而從我身體抽出了觸角肢體的惡鬼則蜷縮在地上,此時的餓鬼,蜷縮在地上週身劇烈的震顫,探入我身體的部分冒着一股焦臭的味道,看來這傢伙剛剛差點變成烤魷魚了,那些被燒灼的部位,早已變成了一個個筋團了。

“崔兄弟,你剛纔那招自燃是怎麼練的?有啥法門沒,教教我怎樣?”胖子一邊撕扯着身上的肉筋,一邊對着我說。這傢伙竟然在這個場合提出如此要求,真是讓我大跌眼鏡,但是,雖然這惡鬼被我體內的玄武炙血灼燒成了殘廢,但這基本都不在我控制之內,我還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處理。就在我深思的時候,那隻惡鬼竟然又動了,看樣子像是要做最後的垂死掙扎了,我後退兩步,看着胖子說,“雕蟲小技,那玩意我已經打成半殘了,剩下的就交給李道長吧,剛纔用力太猛,小腿肚子有點抽筋。”然後裝作一瘸一拐的樣子走向了六子所在的位置,坐了下來。

但見胖子李振深吸一口氣,從背上拔出那一柄剛剛切完各種蔬菜甚至還佔有菜屑的桃木劍,從懷中取出一道符,凌空一揚,符紙自然,他朗聲唸到幡懸寶號,普利無邊,諸神衛護。剛剛唸到此處,胖子突然停頓下來,大呼一聲,“哎呀!不好,有一件要緊的事情忘記做了,這下子遭了。”此刻,只見胖子李振迅速捏成了一個指訣,對着那鬼說了一句什麼,便像是定住一般。

然後徑直跑向門口,拉開房門喊了一句,“虎子,我點的菜完事再給我點一份,我不吃剩菜!”

外面傳來大寶的聲音“李道長,你師弟們都吃完走了,我再給你做一份,你現在裏面忙着,我這就去。”

我和李振異口同聲的喊了一聲“擦!”李振說,“這羣沒義氣的玩意,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們”,而我則暗自說“嘛的,這捉鬼還能定格!有沒有點職業道德!”李振看出了我的不滿,剛剛見我自燃的霸氣,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兄弟有點餓了。來來,咱們繼續。”幾秒鐘的樣子,那東西剛剛沁入我身體的部分竟然自行斷裂後消失不見了,這隻餓鬼只剩下一個圓滾滾的大腦袋,呼哧呼哧的洗着氣,像是一個氣球在自行打氣一般,又開始變大,

“這傢伙不會是看你剛纔自燃很生猛想學你自爆吧?”胖子看着眼前的惡鬼來了這麼一句。

“胖子,你尼瑪快動手啊,這筆玩意貼我身上了,還比劃個毛啊!剛纔就說別進來,別進來,鐵混蛋你自己個跑趕緊了,剩下我墊背的,”我亂七八糟的亂說一氣,幾乎快哭了出來,一陣陣的寒意不斷襲來。

此刻的胖子李振還在揮舞着桃木劍跳來跳去。這前期準備實在太長,我幾乎崩潰過去了。我戰戰兢兢的回頭,想看背後這玩意在幹嘛。一偏頭,一個猙獰的青色面孔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毫無顧忌的昏了過去,終於混了過去,這下子總算是解脫了。

因爲我的離開,六子一個人頂起法壇,寸步不能移動。而昏倒前的我,瞅準了六子腳邊的一塊空地,用了一種最舒服的倒地方式昏迷了,耳邊似乎聽到胖子喊了一句“掐人中”,便真的人事不省了。

迷糊間,我感覺上嘴脣生疼,睜眼一看,六子戳着一個大黃沾滿黑色不明物體的指甲正戳在我嘴脣上邊,生疼生疼的。

“醒了,醒了。”看着六子興高采烈的樣子,我竟然有那麼點小感動,真要道謝的時候,才發現背上的惡鬼依舊附在身後,貌似有什麼玩意伸入到我身體裏,讓我有一種在冬天吃了一桶冰塊的寒冷。誰知道,這時候我感覺六子在我背上抽動了一下,看樣子是馬上就要醒了,我趕緊將他放下來,這貨睜開眼後崗位自吹自擂的時候,我說時遲那時快,照着六子脖子就是一個手刀,“麻痹的,改暈的時候不暈,不該暈的時候裝暈,都由你還行!”心想如此關鍵時刻醒來,怎麼逃。果不其然,在我勢大力沉的一擊之下,六子果斷的暈了過去,我再次將六子背在身上,然後表情神聖的準備奪路而逃,才發現。那隻玩意赫然就貼在大門上,我頓時想罵它祖宗的心都有了,一把把背上的六子丟在地上,潸然淚下,泣不成聲呀,對着那隻餓鬼喊了一句“上輩子我是造了什麼孽呀!”此刻的鐵衣已經滿頭汗水了,似乎這餓鬼非常懼怕鐵衣或者鐵衣手裏的青銅逐浪。每次鐵衣攻擊的時候,這東西就會從眼前消失,而胖子手裏的羅盤此刻已經被肢解在地了。於是,場面頓時變得非常被動,時不時的偷襲,讓我們顧此失彼。我終於被這奔來竄去的節奏拖的疲憊不堪,靠在牆角大口喘着氣。忽然感覺背後的肌肉一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漸漸探進我的身體,像是蟲子蠕動一般,一點一點的深入,沒有明顯的痛感,只是冰冷。

我恍惚的看着鐵衣和胖子的臉在我面前拉伸延展,似乎在喊着什麼,但我耳旁嗡嗡作響,什麼都聽不到,我想呼喚鐵衣,才發覺嗓子竟然喊不出聲音。從我頭頂懸下來的青黑色肉筋來看,那隻餓鬼此刻就攀附在我的後備,隨着體內的一陣陣寒意,我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順着我的後備、頭頂漸漸進入我的身體,我想起剛剛看到英子的模樣時,我便知道,這玩意想幹什麼了。除去我腦海中窸窸窣窣的聲響,整個空間都像是被按下了靜音鍵一般,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很多場景,安德福利院、父親、母親、周沫、周誠……,畫面漸漸的變暗,世界像是關了燈,我的眼前漆黑一片。我感覺很疲憊,想要閉上眼睛,我知道,當這隻惡鬼依舊攀附在我身上的時候,鐵衣跟胖子是不能輕舉妄動的,可是如何讓這個玩意離開我的身體,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一刻我感受着沉淪,體會着邁向死亡的步伐,也許下一秒,迎接我的便是死亡,我狠狠的想,我死後,合同轉正,成爲名副其實的冥府鬼差,定然將這隻餓鬼緝拿起來,每天暴揍幾個小時……。就在我遐想的空檔,我的身體發出一陣熟悉的暖意,像是從一個小火苗漸漸化作一片汪洋火海,我的神志漸漸清醒,我聽到了胖子在喊“我去,着了,兄弟你看見沒,小崔咋着火了,這是不是要自焚,同歸於盡啊!會不會爆炸?要不咱們先撤?”聽聞胖子的話,我心裏大罵,“你妹的,你才自焚,你們全家都自焚,擦了個擦的。”這時候,我聽到鐵衣沉聲說道“崔家玄武,妖佞難侵,這惡鬼想要蠶食崔銘的神魂是不可能的。”這時候,我纔想起來,自己體內的炙血玄武圖早已牢牢鎖定了自己的神魂,也許剛剛是我的心裏原因作祟或者是啓動系統較慢導致的保護沒有及時到位造成的,想到此處,我動了動身體,感覺恢復了控制,便擺出一個很英武的造型。

當體內這股寒意到達胸口的時候,我再次感覺到了那副玄武圖出現時的灼熱感覺,甚至更加強烈,隨着我身體的升溫,我明顯感覺到了探入體內的觸手像觸電般的急速收縮想要抽出體內而死命的掙扎,我肚子裏排山倒海一般的翻滾着,像是一鍋沸騰的老火湯一般。我掙扎着站立起來,赫然看見左右兩手如同兩個火團一般,而從我身體抽出了觸角肢體的惡鬼則蜷縮在地上,此時的餓鬼,蜷縮在地上週身劇烈的震顫,探入我身體的部分冒着一股焦臭的味道,看來這傢伙剛剛差點變成烤魷魚了,那些被燒灼的部位,早已變成了一個個筋團了。

“崔兄弟,你剛纔那招自燃是怎麼練的?有啥法門沒,教教我怎樣?”胖子一邊撕扯着身上的肉筋,一邊對着我說。這傢伙竟然在這個場合提出如此要求,真是讓我大跌眼鏡,但是,雖然這惡鬼被我體內的玄武炙血灼燒成了殘廢,但這基本都不在我控制之內,我還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處理。就在我深思的時候,那隻惡鬼竟然又動了,看樣子像是要做最後的垂死掙扎了,我後退兩步,看着胖子說,“雕蟲小技,那玩意我已經打成半殘了,剩下的就交給李道長吧,剛纔用力太猛,小腿肚子有點抽筋。”然後裝作一瘸一拐的樣子走向了六子所在的位置,坐了下來。

但見胖子李振深吸一口氣,從背上拔出那一柄剛剛切完各種蔬菜甚至還佔有菜屑的桃木劍,從懷中取出一道符,凌空一揚,符紙自然,他朗聲唸到幡懸寶號,普利無邊,諸神衛護。剛剛唸到此處,胖子突然停頓下來,大呼一聲,“哎呀!不好,有一件要緊的事情忘記做了,這下子遭了。”此刻,只見胖子李振迅速捏成了一個指訣,對着那鬼說了一句什麼,便像是定住一般。

然後徑直跑向門口,拉開房門喊了一句,“虎子,我點的菜完事再給我點一份,我不吃剩菜!”

外面傳來大寶的聲音“李道長,你師弟們都吃完走了,我再給你做一份,你現在裏面忙着,我這就去。”

我和李振異口同聲的喊了一聲“擦!”李振說,“這羣沒義氣的玩意,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們”,而我則暗自說“嘛的,這捉鬼還能定格!有沒有點職業道德!”李振看出了我的不滿,剛剛見我自燃的霸氣,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兄弟有點餓了。來來,咱們繼續。”幾秒鐘的樣子,那東西剛剛沁入我身體的部分竟然自行斷裂後消失不見了,這隻餓鬼只剩下一個圓滾滾的大腦袋,呼哧呼哧的洗着氣,像是一個氣球在自行打氣一般,又開始變大,

“這傢伙不會是看你剛纔自燃很生猛想學你自爆吧?”胖子看着眼前的惡鬼來了這麼一句。

“胖子,你尼瑪快動手啊,這筆玩意貼我身上了,還比劃個毛啊!剛纔就說別進來,別進來,鐵混蛋你自己個跑趕緊了,剩下我墊背的,”我亂七八糟的亂說一氣,幾乎快哭了出來,一陣陣的寒意不斷襲來。

此刻的胖子李振還在揮舞着桃木劍跳來跳去。這前期準備實在太長,我幾乎崩潰過去了。我戰戰兢兢的回頭,想看背後這玩意在幹嘛。一偏頭,一個猙獰的青色面孔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毫無顧忌的昏了過去,終於混了過去,這下子總算是解脫了。

因爲我的離開,六子一個人頂起法壇,寸步不能移動。而昏倒前的我,瞅準了六子腳邊的一塊空地,用了一種最舒服的倒地方式昏迷了,耳邊似乎聽到胖子喊了一句“掐人中”,便真的人事不省了。

迷糊間,我感覺上嘴脣生疼,睜眼一看,六子戳着一個大黃沾滿黑色不明物體的指甲正戳在我嘴脣上邊,生疼生疼的。

“醒了,醒了。”看着六子興高采烈的樣子,我竟然有那麼點小感動,真要道謝的時候,才發現背上的惡鬼依舊附在身後,貌似有什麼玩意伸入到我身體裏,讓我有一種在冬天吃了一桶冰塊的寒冷。

誰知道,這時候我感覺六子在我背上抽動了一下,看樣子是馬上就要醒了,我趕緊將他放下來,這貨睜開眼後崗位自吹自擂的時候,我說時遲那時快,照着六子脖子就是一個手刀,“麻痹的,改暈的時候不暈,不該暈的時候裝暈,都由你還行!”心想如此關鍵時刻醒來,怎麼逃。果不其然,在我勢大力沉的一擊之下,六子果斷的暈了過去,我再次將六子背在身上,然後表情神聖的準備奪路而逃,才發現。那隻玩意赫然就貼在大門上,我頓時想罵它祖宗的心都有了,一把把背上的六子丟在地上,潸然淚下,泣不成聲呀,對着那隻餓鬼喊了一句“上輩子我是造了什麼孽呀!”此刻的鐵衣已經滿頭汗水了,似乎這餓鬼非常懼怕鐵衣或者鐵衣手裏的青銅逐浪。每次鐵衣攻擊的時候,這東西就會從眼前消失,而胖子手裏的羅盤此刻已經被肢解在地了。於是,場面頓時變得非常被動,時不時的偷襲,讓我們顧此失彼。我終於被這奔來竄去的節奏拖的疲憊不堪,靠在牆角大口喘着氣。忽然感覺背後的肌肉一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漸漸探進我的身體,像是蟲子蠕動一般,一點一點的深入,沒有明顯的痛感,只是冰冷。

我恍惚的看着鐵衣和胖子的臉在我面前拉伸延展,似乎在喊着什麼,但我耳旁嗡嗡作響,什麼都聽不到,我想呼喚鐵衣,才發覺嗓子竟然喊不出聲音。從我頭頂懸下來的青黑色肉筋來看,那隻餓鬼此刻就攀附在我的後備,隨着體內的一陣陣寒意,我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順着我的後備、頭頂漸漸進入我的身體,我想起剛剛看到英子的模樣時,我便知道,這玩意想幹什麼了。除去我腦海中窸窸窣窣的聲響,整個空間都像是被按下了靜音鍵一般,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很多場景,安德福利院、父親、母親、周沫、周誠……,畫面漸漸的變暗,世界像是關了燈,我的眼前漆黑一片。我感覺很疲憊,想要閉上眼睛,我知道,當這隻惡鬼依舊攀附在我身上的時候,鐵衣跟胖子是不能輕舉妄動的,可是如何讓這個玩意離開我的身體,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一刻我感受着沉淪,體會着邁向死亡的步伐,也許下一秒,迎接我的便是死亡,我狠狠的想,我死後,合同轉正,成爲名副其實的冥府鬼差,定然將這隻餓鬼緝拿起來,每天暴揍幾個小時……。就在我遐想的空檔,我的身體發出一陣熟悉的暖意,像是從一個小火苗漸漸化作一片汪洋火海,我的神志漸漸清醒,我聽到了胖子在喊“我去,着了,兄弟你看見沒,小崔咋着火了,這是不是要自焚,同歸於盡啊!會不會爆炸?要不咱們先撤?”聽聞胖子的話,我心裏大罵,“你妹的,你才自焚,你們全家都自焚,擦了個擦的。”這時候,我聽到鐵衣沉聲說道“崔家玄武,妖佞難侵,這惡鬼想要蠶食崔銘的神魂是不可能的。”這時候,我纔想起來,自己體內的炙血玄武圖早已牢牢鎖定了自己的神魂,也許剛剛是我的心裏原因作祟或者是啓動系統較慢導致的保護沒有及時到位造成的,想到此處,我動了動身體,感覺恢復了控制,便擺出一個很英武的造型。

當體內這股寒意到達胸口的時候,我再次感覺到了那副玄武圖出現時的灼熱感覺,甚至更加強烈,隨着我身體的升溫,我明顯感覺到了探入體內的觸手像觸電般的急速收縮想要抽出體內而死命的掙扎,我肚子裏排山倒海一般的翻滾着,像是一鍋沸騰的老火湯一般。我掙扎着站立起來,赫然看見左右兩手如同兩個火團一般,而從我身體抽出了觸角肢體的惡鬼則蜷縮在地上,此時的餓鬼,蜷縮在地上週身劇烈的震顫,探入我身體的部分冒着一股焦臭的味道,看來這傢伙剛剛差點變成烤魷魚了,那些被燒灼的部位,早已變成了一個個筋團了。

“崔兄弟,你剛纔那招自燃是怎麼練的?有啥法門沒,教教我怎樣?”胖子一邊撕扯着身上的肉筋,一邊對着我說。這傢伙竟然在這個場合提出如此要求,真是讓我大跌眼鏡,但是,雖然這惡鬼被我體內的玄武炙血灼燒成了殘廢,但這基本都不在我控制之內,我還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處理。就在我深思的時候,那隻惡鬼竟然又動了,看樣子像是要做最後的垂死掙扎了,我後退兩步,看着胖子說,“雕蟲小技,那玩意我已經打成半殘了,剩下的就交給李道長吧,剛纔用力太猛,小腿肚子有點抽筋。”然後裝作一瘸一拐的樣子走向了六子所在的位置,坐了下來。

但見胖子李振深吸一口氣,從背上拔出那一柄剛剛切完各種蔬菜甚至還佔有菜屑的桃木劍,從懷中取出一道符,凌空一揚,符紙自然,他朗聲唸到幡懸寶號,普利無邊,諸神衛護。剛剛唸到此處,胖子突然停頓下來,大呼一聲,“哎呀!不好,有一件要緊的事情忘記做了,這下子遭了。”此刻,只見胖子李振迅速捏成了一個指訣,對着那鬼說了一句什麼,便像是定住一般。

然後徑直跑向門口,拉開房門喊了一句,“虎子,我點的菜完事再給我點一份,我不吃剩菜!”

外面傳來大寶的聲音“李道長,你師弟們都吃完走了,我再給你做一份,你現在裏面忙着,我這就去。”

我和李振異口同聲的喊了一聲“擦!”李振說,“這羣沒義氣的玩意,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們”,而我則暗自說“嘛的,這捉鬼還能定格!有沒有點職業道德!”李振看出了我的不滿,剛剛見我自燃的霸氣,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兄弟有點餓了。來來,咱們繼續。”幾秒鐘的樣子,那東西剛剛沁入我身體的部分竟然自行斷裂後消失不見了,這隻餓鬼只剩下一個圓滾滾的大腦袋,呼哧呼哧的洗着氣,像是一個氣球在自行打氣一般,又開始變大,

“這傢伙不會是看你剛纔自燃很生猛想學你自爆吧?”胖子看着眼前的惡鬼來了這麼一句。

“胖子,你尼瑪快動手啊,這筆玩意貼我身上了,還比劃個毛啊!剛纔就說別進來,別進來,鐵混蛋你自己個跑趕緊了,剩下我墊背的,”我亂七八糟的亂說一氣,幾乎快哭了出來,一陣陣的寒意不斷襲來。

此刻的胖子李振還在揮舞着桃木劍跳來跳去。這前期準備實在太長,我幾乎崩潰過去了。我戰戰兢兢的回頭,想看背後這玩意在幹嘛。一偏頭,一個猙獰的青色面孔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毫無顧忌的昏了過去,終於混了過去,這下子總算是解脫了。

因爲我的離開,六子一個人頂起法壇,寸步不能移動。而昏倒前的我,瞅準了六子腳邊的一塊空地,用了一種最舒服的倒地方式昏迷了,耳邊似乎聽到胖子喊了一句“掐人中”,便真的人事不省了。

迷糊間,我感覺上嘴脣生疼,睜眼一看,六子戳着一個大黃沾滿黑色不明物體的指甲正戳在我嘴脣上邊,生疼生疼的。

“醒了,醒了。”看着六子興高采烈的樣子,我竟然有那麼點小感動,真要道謝的時候,才發現背上的惡鬼依舊附在身後,貌似有什麼玩意伸入到我身體裏,讓我有一種在冬天吃了一桶冰塊的寒冷。

誰知道,這時候我感覺六子在我背上抽動了一下,看樣子是馬上就要醒了,我趕緊將他放下來,這貨睜開眼後崗位自吹自擂的時候,我說時遲那時快,照着六子脖子就是一個手刀,“麻痹的,改暈的時候不暈,不該暈的時候裝暈,都由你還行!”心想如此關鍵時刻醒來,怎麼逃。果不其然,在我勢大力沉的一擊之下,六子果斷的暈了過去,我再次將六子背在身上,然後表情神聖的準備奪路而逃,才發現。那隻玩意赫然就貼在大門上,我頓時想罵它祖宗的心都有了,一把把背上的六子丟在地上,潸然淚下,泣不成聲呀,對着那隻餓鬼喊了一句“上輩子我是造了什麼孽呀!”此刻的鐵衣已經滿頭汗水了,似乎這餓鬼非常懼怕鐵衣或者鐵衣手裏的青銅逐浪。每次鐵衣攻擊的時候,這東西就會從眼前消失,而胖子手裏的羅盤此刻已經被肢解在地了。於是,場面頓時變得非常被動,時不時的偷襲,讓我們顧此失彼。我終於被這奔來竄去的節奏拖的疲憊不堪,靠在牆角大口喘着氣。忽然感覺背後的肌肉一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漸漸探進我的身體,像是蟲子蠕動一般,一點一點的深入,沒有明顯的痛感,只是冰冷。

我恍惚的看着鐵衣和胖子的臉在我面前拉伸延展,似乎在喊着什麼,但我耳旁嗡嗡作響,什麼都聽不到,我想呼喚鐵衣,才發覺嗓子竟然喊不出聲音。從我頭頂懸下來的青黑色肉筋來看,那隻餓鬼此刻就攀附在我的後備,隨着體內的一陣陣寒意,我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順着我的後備、頭頂漸漸進入我的身體,我想起剛剛看到英子的模樣時,我便知道,這玩意想幹什麼了。除去我腦海中窸窸窣窣的聲響,整個空間都像是被按下了靜音鍵一般,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很多場景,安德福利院、父親、母親、周沫、周誠……,畫面漸漸的變暗,世界像是關了燈,我的眼前漆黑一片。我感覺很疲憊,想要閉上眼睛,我知道,當這隻惡鬼依舊攀附在我身上的時候,鐵衣跟胖子是不能輕舉妄動的,可是如何讓這個玩意離開我的身體,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一刻我感受着沉淪,體會着邁向死亡的步伐,也許下一秒,迎接我的便是死亡,我狠狠的想,我死後,合同轉正,成爲名副其實的冥府鬼差,定然將這隻餓鬼緝拿起來,每天暴揍幾個小時……。就在我遐想的空檔,我的身體發出一陣熟悉的暖意,像是從一個小火苗漸漸化作一片汪洋火海,我的神志漸漸清醒,我聽到了胖子在喊“我去,着了,兄弟你看見沒,小崔咋着火了,這是不是要自焚,同歸於盡啊!會不會爆炸?要不咱們先撤?”聽聞胖子的話,我心裏大罵,“你妹的,你才自焚,你們全家都自焚,擦了個擦的。”這時候,我聽到鐵衣沉聲說道“崔家玄武,妖佞難侵,這惡鬼想要蠶食崔銘的神魂是不可能的。”這時候,我纔想起來,自己體內的炙血玄武圖早已牢牢鎖定了自己的神魂,也許剛剛是我的心裏原因作祟或者是啓動系統較慢導致的保護沒有及時到位造成的,想到此處,我動了動身體,感覺恢復了控制,便擺出一個很英武的造型。

當體內這股寒意到達胸口的時候,我再次感覺到了那副玄武圖出現時的灼熱感覺,甚至更加強烈,隨着我身體的升溫,我明顯感覺到了探入體內的觸手像觸電般的急速收縮想要抽出體內而死命的掙扎,我肚子裏排山倒海一般的翻滾着,像是一鍋沸騰的老火湯一般。我掙扎着站立起來,赫然看見左右兩手如同兩個火團一般,而從我身體抽出了觸角肢體的惡鬼則蜷縮在地上,此時的餓鬼,蜷縮在地上週身劇烈的震顫,探入我身體的部分冒着一股焦臭的味道,看來這傢伙剛剛差點變成烤魷魚了,那些被燒灼的部位,早已變成了一個個筋團了。

“崔兄弟,你剛纔那招自燃是怎麼練的?有啥法門沒,教教我怎樣?”胖子一邊撕扯着身上的肉筋,一邊對着我說。這傢伙竟然在這個場合提出如此要求,真是讓我大跌眼鏡,但是,雖然這惡鬼被我體內的玄武炙血灼燒成了殘廢,但這基本都不在我控制之內,我還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處理。就在我深思的時候,那隻惡鬼竟然又動了,看樣子像是要做最後的垂死掙扎了,我後退兩步,看着胖子說,“雕蟲小技,那玩意我已經打成半殘了,剩下的就交給李道長吧,剛纔用力太猛,小腿肚子有點抽筋。”然後裝作一瘸一拐的樣子走向了六子所在的位置,坐了下來。

但見胖子李振深吸一口氣,從背上拔出那一柄剛剛切完各種蔬菜甚至還佔有菜屑的桃木劍,從懷中取出一道符,凌空一揚,符紙自然,他朗聲唸到幡懸寶號,普利無邊,諸神衛護。剛剛唸到此處,胖子突然停頓下來,大呼一聲,“哎呀!不好,有一件要緊的事情忘記做了,這下子遭了。”此刻,只見胖子李振迅速捏成了一個指訣,對着那鬼說了一句什麼,便像是定住一般。

然後徑直跑向門口,拉開房門喊了一句,“虎子,我點的菜完事再給我點一份,我不吃剩菜!”

外面傳來大寶的聲音“李道長,你師弟們都吃完走了,我再給你做一份,你現在裏面忙着,我這就去。”

我和李振異口同聲的喊了一聲“擦!”李振說,“這羣沒義氣的玩意,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們”,而我則暗自說“嘛的,這捉鬼還能定格!有沒有點職業道德!”李振看出了我的不滿,剛剛見我自燃的霸氣,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兄弟有點餓了。來來,咱們繼續。”幾秒鐘的樣子,那東西剛剛沁入我身體的部分竟然自行斷裂後消失不見了,這隻餓鬼只剩下一個圓滾滾的大腦袋,呼哧呼哧的洗着氣,像是一個氣球在自行打氣一般,又開始變大,

“這傢伙不會是看你剛纔自燃很生猛想學你自爆吧?”胖子看着眼前的惡鬼來了這麼一句。

“胖子,你尼瑪快動手啊,這筆玩意貼我身上了,還比劃個毛啊!剛纔就說別進來,別進來,鐵混蛋你自己個跑趕緊了,剩下我墊背的,”我亂七八糟的亂說一氣,幾乎快哭了出來,一陣陣的寒意不斷襲來。

此刻的胖子李振還在揮舞着桃木劍跳來跳去。這前期準備實在太長,我幾乎崩潰過去了。我戰戰兢兢的回頭,想看背後這玩意在幹嘛。一偏頭,一個猙獰的青色面孔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毫無顧忌的昏了過去,終中由

誰知道,這時候我感覺六子在我背上抽動了一下,看樣子是馬上就要醒了,我趕緊將他放下來,這貨睜開眼後崗位自吹自擂的時候,我說時遲那時快,照着六子脖子就是一個手刀,“麻痹的,改暈的時候不暈,不該暈的時候裝暈,都由你還行!”心想如此關鍵時刻醒來,怎麼逃。果不其然,在我勢大力沉的一擊之下,六子果斷的暈了過去,我再次將六子背在身上,然後表情神聖的準備奪路而逃,才發現。那隻玩意赫然就貼在大門上,我頓時想罵它祖宗的心都有了,一把把背上的六子丟在地上,潸然淚下,泣不成聲呀,對着那隻餓鬼喊了一句“上輩子我是造了什麼孽呀!”此刻的鐵衣已經滿頭汗水了,似乎這餓鬼非常懼怕鐵衣或者鐵衣手裏的青銅逐浪。每次鐵衣攻擊的時候,這東西就會從眼前消失,而胖子手裏的羅盤此刻已經被肢解在地了。於是,場面頓時變得非常被動,時不時的偷襲,讓我們顧此失彼。我終於被這奔來竄去的節奏拖的疲憊不堪,靠在牆角大口喘着氣。忽然感覺背後的肌肉一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漸漸探進我的身體,像是蟲子蠕動一般,一點一點的深入,沒有明顯的痛感,只是冰冷。

我恍惚的看着鐵衣和胖子的臉在我面前拉伸延展,似乎在喊着什麼,但我耳旁嗡嗡作響,什麼都聽不到,我想呼喚鐵衣,才發覺嗓子竟然喊不出聲音。從我頭頂懸下來的青黑色肉筋來看,那隻餓鬼此刻就攀附在我的後備,隨着體內的一陣陣寒意,我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順着我的後備、頭頂漸漸進入我的身體,我想起剛剛看到英子的模樣時,我便知道,這玩意想幹什麼了。除去我腦海中窸窸窣窣的聲響,整個空間都像是被按下了靜音鍵一般,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很多場景,安德福利院、父親、母親、周沫、周誠……,畫面漸漸的變暗,世界像是關了燈,我的眼前漆黑一片。我感覺很疲憊,想要閉上眼睛,我知道,當這隻惡鬼依舊攀附在我身上的時候,鐵衣跟胖子是不能輕舉妄動的,可是如何讓這個玩意離開我的身體,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一刻我感受着沉淪,體會着邁向死亡的步伐,也許下一秒,迎接我的便是死亡,我狠狠的想,我死後,合同轉正,成爲名副其實的冥府鬼差,定然將這隻餓鬼緝拿起來,每天暴揍幾個小時……。就在我遐想的空檔,我的身體發出一陣熟悉的暖意,像是從一個小火苗漸漸化作一片汪洋火海,我的神志漸漸清醒,我聽到了胖子在喊“我去,着了,兄弟你看見沒,小崔咋着火了,這是不是要自焚,同歸於盡啊!會不會爆炸?要不咱們先撤?”聽聞胖子的話,我心裏大罵,“你妹的,你才自焚,你們全家都自焚,擦了個擦的。”這時候,我聽到鐵衣沉聲說道“崔家玄武,妖佞難侵,這惡鬼想要蠶食崔銘的神魂是不可能的。”這時候,我纔想起來,自己體內的炙血玄武圖早已牢牢鎖定了自己的神魂,也許剛剛是我的心裏原因作祟或者是啓動系統較慢導致的保護沒有及時到位造成的,想到此處,我動了動身體,感覺恢復了控制,便擺出一個很英武的造型。

當體內這股寒意到達胸口的時候,我再次感覺到了那副玄武圖出現時的灼熱感覺,甚至更加強烈,隨着我身體的升溫,我明顯感覺到了探入體內的觸手像觸電般的急速收縮想要抽出體內而死命的掙扎,我肚子裏排山倒海一般的翻滾着,像是一鍋沸騰的老火湯一般。我掙扎着站立起來,赫然看見左右兩手如同兩個火團一般,而從我身體抽出了觸角肢體的惡鬼則蜷縮在地上,此時的餓鬼,蜷縮在地上週身劇烈的震顫,探入我身體的部分冒着一股焦臭的味道,看來這傢伙剛剛差點變成烤魷魚了,那些被燒灼的部位,早已變成了一個個筋團了。

“崔兄弟,你剛纔那招自燃是怎麼練的?有啥法門沒,教教我怎樣?”胖子一邊撕扯着身上的肉筋,一邊對着我說。這傢伙竟然在這個場合提出如此要求,真是讓我大跌眼鏡,但是,雖然這惡鬼被我體內的玄武炙血灼燒成了殘廢,但這基本都不在我控制之內,我還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處理。就在我深思的時候,那隻惡鬼竟然又動了,看樣子像是要做最後的垂死掙扎了,我後退兩步,看着胖子說,“雕蟲小技,那玩意我已經打成半殘了,剩下的就交給李道長吧,剛纔用力太猛,小腿肚子有點抽筋。”然後裝作一瘸一拐的樣子走向了六子所在的位置,坐了下來。

但見胖子李振深吸一口氣,從背上拔出那一柄剛剛切完各種蔬菜甚至還佔有菜屑的桃木劍,從懷中取出一道符,凌空一揚,符紙自然,他朗聲唸到幡懸寶號,普利無邊,諸神衛護。剛剛唸到此處,胖子突然停頓下來,大呼一聲,“哎呀!不好,有一件要緊的事情忘記做了,這下子遭了。”此刻,只見胖子李振迅速捏成了一個指訣,對着那鬼說了一句什麼,便像是定住一般。

然後徑直跑向門口,拉開房門喊了一句,“虎子,我點的菜完事再給我點一份,我不吃剩菜!”

外面傳來大寶的聲音“李道長,你師弟們都吃完走了,我再給你做一份,你現在裏面忙着,我這就去。”

我和李振異口同聲的喊了一聲“擦!”李振說,“這羣沒義氣的玩意,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們”,而我則暗自說“嘛的,這捉鬼還能定格!有沒有點職業道德!”李振看出了我的不滿,剛剛見我自燃的霸氣,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兄弟有點餓了。來來,咱們繼續。”幾秒鐘的樣子,那東西剛剛沁入我身體的部分竟然自行斷裂後消失不見了,這隻餓鬼只剩下一個圓滾滾的大腦袋,呼哧呼哧的洗着氣,像是一個氣球在自行打氣一般,又開始變大,

“這傢伙不會是看你剛纔自燃很生猛想學你自爆吧?”胖子看着眼前的惡鬼來了這麼一句。

“胖子,你尼瑪快動手啊,這筆玩意貼我身上了,還比劃個毛啊!剛纔就說別進來,別進來,鐵混蛋你自己個跑趕緊了,剩下我墊背的,”我亂七八糟的亂說一氣,幾乎快哭了出來,一陣陣的寒意不斷襲來。

此刻的胖子李振還在揮舞着桃木劍跳來跳去。這前期準備實在太長,我幾乎崩潰過去了。我戰戰兢兢的回頭,想看背後這玩意在幹嘛。一偏頭,一個猙獰的青色面孔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毫無顧忌的昏了過去,終於混了過去,這下子總算是解脫了。

因爲我的離開,六子一個人頂起法壇,寸步不能移動。而昏倒前的我,瞅準了六子腳邊的一塊空地,用了一種最舒服的倒地方式昏迷了,耳邊似乎聽到胖子喊了一句“掐人中”,便真的人事不省了。

迷糊間,我感覺上嘴脣生疼,睜眼一看,六子戳着一個大黃沾滿黑色不明物體的指甲正戳在我嘴脣上邊,生疼生疼的。

“醒了,醒了。”看着六子興高采烈的樣子,我竟然有那麼點小感動,真要道謝的時候,才發現背上的惡鬼依舊附在身後,貌似有什麼玩意伸入到我身體裏,讓我有一種在冬天吃了一桶冰塊的寒冷。誰知道,這時候我感覺六子在我背上抽動了一下,看樣子是馬上就要醒了,我趕緊將他放下來,這貨睜開眼後崗位自吹自擂的時候,我說時遲那時快,照着六子脖子就是一個手刀,“麻痹的,改暈的時候不暈,不該暈的時候裝暈,都由你還行!”心想如此關鍵時刻醒來,怎麼逃。果不其然,在我勢大力沉的一擊之下,六子果斷的暈了過去,我再次將六子背在身上,然後表情神聖的準備奪路而逃,才發現。那隻玩意赫然就貼在大門上,我頓時想罵它祖宗的心都有了,一把把背上的六子丟在地上,潸然淚下,泣不成聲呀,對着那隻餓鬼喊了一句“上輩子我是造了什麼孽呀!”此刻的鐵衣已經滿頭汗水了,似乎這餓鬼非常懼怕鐵衣或者鐵衣手裏的青銅逐浪。每次鐵衣攻擊的時候,這東西就會從眼前消失,而胖子手裏的羅盤此刻已經被肢解在地了。於是,場面頓時變得非常被動,時不時的偷襲,讓我們顧此失彼。我終於被這奔來竄去的節奏拖的疲憊不堪,靠在牆角大口喘着氣。忽然感覺背後的肌肉一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漸漸探進我的身體,像是蟲子蠕動一般,一點一點的深入,沒有明顯的痛感,只是冰冷。

我恍惚的看着鐵衣和胖子的臉在我面前拉伸延展,似乎在喊着什麼,但我耳旁嗡嗡作響,什麼都聽不到,我想呼喚鐵衣,才發覺嗓子竟然喊不出聲音。從我頭頂懸下來的青黑色肉筋來看,那隻餓鬼此刻就攀附在我的後備,隨着體內的一陣陣寒意,我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順着我的後備、頭頂漸漸進入我的身體,我想起剛剛看到英子的模樣時,我便知道,這玩意想幹什麼了。除去我腦海中窸窸窣窣的聲響,整個空間都像是被按下了靜音鍵一般,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很多場景,安德福利院、父親、母親、周沫、周誠……,畫面漸漸的變暗,世界像是關了燈,我的眼前漆黑一片。我感覺很疲憊,想要閉上眼睛,我知道,當這隻惡鬼依舊攀附在我身上的時候,鐵衣跟胖子是不能輕舉妄動的,可是如何讓這個玩意離開我的身體,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一刻我感受着沉淪,體會着邁向死亡的步伐,也許下一秒,迎接我的便是死亡,我狠狠的想,我死後,合同轉正,成爲名副其實的冥府鬼差,定然將這隻餓鬼緝拿起來,每天暴揍幾個小時……。就在我遐想的空檔,我的身體發出一陣熟悉的暖意,像是從一個小火苗漸漸化作一片汪洋火海,我的神志漸漸清醒,我聽到了胖子在喊“我去,着了,兄弟你看見沒,小崔咋着火了,這是不是要自焚,同歸於盡啊!會不會爆炸?要不咱們先撤?”聽聞胖子的話,我心裏大罵,“你妹的,你才自焚,你們全家都自焚,擦了個擦的。”這時候,我聽到鐵衣沉聲說道“崔家玄武,妖佞難侵,這惡鬼想要蠶食崔銘的神魂是不可能的。”這時候,我纔想起來,自己體內的炙血玄武圖早已牢牢鎖定了自己的神魂,也許剛剛是我的心裏原因作祟或者是啓動系統較慢導致的保護沒有及時到位造成的,想到此處,我動了動身體,感覺恢復了控制,便擺出一個很英武的造型。

當體內這股寒意到達胸口的時候,我再次感覺到了那副玄武圖出現時的灼熱感覺,甚至更加強烈,隨着我身體的升溫,我明顯感覺到了探入體內的觸手像觸電般的急速收縮想要抽出體內而死命的掙扎,我肚子裏排山倒海一般的翻滾着,像是一鍋沸騰的老火湯一般。我掙扎着站立起來,赫然看見左右兩手如同兩個火團一般,而從我身體抽出了觸角肢體的惡鬼則蜷縮在地上,此時的餓鬼,蜷縮在地上週身劇烈的震顫,探入我身體的部分冒着一股焦臭的味道,看來這傢伙剛剛差點變成烤魷魚了,那些被燒灼的部位,早已變成了一個個筋團了。

“崔兄弟,你剛纔那招自燃是怎麼練的?有啥法門沒,教教我怎樣?”胖子一邊撕扯着身上的肉筋,一邊對着我說。這傢伙竟然在這個場合提出如此要求,真是讓我大跌眼鏡,但是,雖然這惡鬼被我體內的玄武炙血灼燒成了殘廢,但這基本都不在我控制之內,我還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處理。就在我深思的時候,那隻惡鬼竟然又動了,看樣子像是要做最後的垂死掙扎了,我後退兩步,看着胖子說,“雕蟲小技,那玩意我已經打成半殘了,剩下的就交給李道長吧,剛纔用力太猛,小腿肚子有點抽筋。”然後裝作一瘸一拐的樣子走向了六子所在的位置,坐了下來。

但見胖子李振深吸一口氣,從背上拔出那一柄剛剛切完各種蔬菜甚至還佔有菜屑的桃木劍,從懷中取出一道符,凌空一揚,符紙自然,他朗聲唸到幡懸寶號,普利無邊,諸神衛護。剛剛唸到此處,胖子突然停頓下來,大呼一聲,“哎呀!不好,有一件要緊的事情忘記做了,這下子遭了。”此刻,只見胖子李振迅速捏成了一個指訣,對着那鬼說了一句什麼,便像是定住一般。

然後徑直跑向門口,拉開房門喊了一句,“虎子,我點的菜完事再給我點一份,我不吃剩菜!”

外面傳來大寶的聲音“李道長,你師弟們都吃完走了,我再給你做一份,你現在裏面忙着,我這就去。”

我和李振異口同聲的喊了一聲“擦!”李振說,“這羣沒義氣的玩意,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們”,而我則暗自說“嘛的,這捉鬼還能定格!有沒有點職業道德!”李振看出了我的不滿,剛剛見我自燃的霸氣,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兄弟有點餓了。來來,咱們繼續。”幾秒鐘的樣子,那東西剛剛沁入我身體的部分竟然自行斷裂後消失不見了,這隻餓鬼只剩下一個圓滾滾的大腦袋,呼哧呼哧的洗着氣,像是一個氣球在自行打氣一般,又開始變大,

“這傢伙不會是看你剛纔自燃很生猛想學你自爆吧?”胖子看着眼前的惡鬼來了這麼一句。

“胖子,你尼瑪快動手啊,這筆玩意貼我身上了,還比劃個毛啊!剛纔就說別進來,別進來,鐵混蛋你自己個跑趕緊了,剩下我墊背的,”我亂七八糟的亂說一氣,幾乎快哭了出來,一陣陣的寒意不斷襲來。

此刻的胖子李振還在揮舞着桃木劍跳來跳去。這前期準備實在太長,我幾乎崩潰過去了。我戰戰兢兢的回頭,想看背後這玩意在幹嘛。一偏頭,一個猙獰的青色面孔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毫無顧忌的昏了過去,終於混了過去,這下子總算是解脫了。

因爲我的離開,六子一個人頂起法壇,寸步不能移動。而昏倒前的我,瞅準了六子腳邊的一塊空地,用了一種最舒服的倒地方式昏迷了,耳邊似乎聽到胖子喊了一句“掐人中”,便真的人事不省了。

迷糊間,我感覺上嘴脣生疼,睜眼一看,六子戳着一個大黃沾滿黑色不明物體的指甲正戳在我嘴脣上邊,生疼生疼的。

“醒了,醒了。”看着六子興高采烈的樣子,我竟然有那麼點小感動,真要道謝的時候,才發現背上的惡鬼依舊附在身後,貌似有什麼玩意伸入到我身體裏,讓我有一種在冬天吃了一桶冰塊的寒冷。

誰知道,這時候我感覺六子在我背上抽動了一下,看樣子是馬上就要醒了,我趕緊將他放下來,這貨睜開眼後崗位自吹自擂的時候,我說時遲那時快,照着六子脖子就是一個手刀,“麻痹的,改暈的時候不暈,不該暈的時候裝暈,都由你還行!”心想如此關鍵時刻醒來,怎麼逃。果不其然,在我勢大力沉的一擊之下,六子果斷的暈了過去,我再次將六子背在身上,然後表情神聖的準備奪路而逃,才發現。那隻玩意赫然就貼在大門上,我頓時想罵它祖宗的心都有了,一把把背上的六子丟在地上,潸然淚下,泣不成聲呀,對着那隻餓鬼喊了一句“上輩子我是造了什麼孽呀!”此刻的鐵衣已經滿頭汗水了,似乎這餓鬼非常懼怕鐵衣或者鐵衣手裏的青銅逐浪。每次鐵衣攻擊的時候,這東西就會從眼前消失,而胖子手裏的羅盤此刻已經被肢解在地了。於是,場面頓時變得非常被動,時不時的偷襲,讓我們顧此失彼。我終於被這奔來竄去的節奏拖的疲憊不堪,靠在牆角大口喘着氣。忽然感覺背後的肌肉一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漸漸探進我的身體,像是蟲子蠕動一般,一點一點的深入,沒有明顯的痛感,只是冰冷。

我恍惚的看着鐵衣和胖子的臉在我面前拉伸延展,似乎在喊着什麼,但我耳旁嗡嗡作響,什麼都聽不到,我想呼喚鐵衣,才發覺嗓子竟然喊不出聲音。從我頭頂懸下來的青黑色肉筋來看,那隻餓鬼此刻就攀附在我的後備,隨着體內的一陣陣寒意,我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順着我的後備、頭頂漸漸進入我的身體,我想起剛剛看到英子的模樣時,我便知道,這玩意想幹什麼了。除去我腦海中窸窸窣窣的聲響,整個空間都像是被按下了靜音鍵一般,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很多場景,安德福利院、父親、母親、周沫、周誠……,畫面漸漸的變暗,世界像是關了燈,我的眼前漆黑一片。我感覺很疲憊,想要閉上眼睛,我知道,當這隻惡鬼依舊攀附在我身上的時候,鐵衣跟胖子是不能輕舉妄動的,可是如何讓這個玩意離開我的身體,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一刻我感受着沉淪,體會着邁向死亡的步伐,也許下一秒,迎接我的便是死亡,我狠狠的想,我死後,合同轉正,成爲名副其實的冥府鬼差,定然將這隻餓鬼緝拿起來,每天暴揍幾個小時……。就在我遐想的空檔,我的身體發出一陣熟悉的暖意,像是從一個小火苗漸漸化作一片汪洋火海,我的神志漸漸清醒,我聽到了胖子在喊“我去,着了,兄弟你看見沒,小崔咋着火了,這是不是要自焚,同歸於盡啊!會不會爆炸?要不咱們先撤?”聽聞胖子的話,我心裏大罵,“你妹的,你才自焚,你們全家都自焚,擦了個擦的。”這時候,我聽到鐵衣沉聲說道“崔家玄武,妖佞難侵,這惡鬼想要蠶食崔銘的神魂是不可能的。”這時候,我纔想起來,自己體內的炙血玄武圖早已牢牢鎖定了自己的神魂,也許剛剛是我的心裏原因作祟或者是啓動系統較慢導致的保護沒有及時到位造成的,想到此處,我動了動身體,感覺恢復了控制,便擺出一個很英武的造型。

當體內這股寒意到達胸口的時候,我再次感覺到了那副玄武圖出現時的灼熱感覺,甚至更加強烈,隨着我身體的升溫,我明顯感覺到了探入體內的觸手像觸電般的急速收縮想要抽出體內而死命的掙扎,我肚子裏排山倒海一般的翻滾着,像是一鍋沸騰的老火湯一般。我掙扎着站立起來,赫然看見左右兩手如同兩個火團一般,而從我身體抽出了觸角肢體的惡鬼則蜷縮在地上,此時的餓鬼,蜷縮在地上週身劇烈的震顫,探入我身體的部分冒着一股焦臭的味道,看來這傢伙剛剛差點變成烤魷魚了,那些被燒灼的部位,早已變成了一個個筋團了。

“崔兄弟,你剛纔那招自燃是怎麼練的?有啥法門沒,教教我怎樣?”胖子一邊撕扯着身上的肉筋,一邊對着我說。這傢伙竟然在這個場合提出如此要求,真是讓我大跌眼鏡,但是,雖然這惡鬼被我體內的玄武炙血灼燒成了殘廢,但這基本都不在我控制之內,我還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處理。就在我深思的時候,那隻惡鬼竟然又動了,看樣子像是要做最後的垂死掙扎了,我後退兩步,看着胖子說,“雕蟲小技,那玩意我已經打成半殘了,剩下的就交給李道長吧,剛纔用力太猛,小腿肚子有點抽筋。”然後裝作一瘸一拐的樣子走向了六子所在的位置,坐了下來。

但見胖子李振深吸一口氣,從背上拔出那一柄剛剛切完各種蔬菜甚至還佔有菜屑的桃木劍,從懷中取出一道符,凌空一揚,符紙自然,他朗聲唸到幡懸寶號,普利無邊,諸神衛護。剛剛唸到此處,胖子突然停頓下來,大呼一聲,“哎呀!不好,有一件要緊的事情忘記做了,這下子遭了。”此刻,只見胖子李振迅速捏成了一個指訣,對着那鬼說了一句什麼,便像是定住一般。

然後徑直跑向門口,拉開房門喊了一句,“虎子,我點的菜完事再給我點一份,我不吃剩菜!”

外面傳來大寶的聲音“李道長,你師弟們都吃完走了,我再給你做一份,你現在裏面忙着,我這就去。”

我和李振異口同聲的喊了一聲“擦!”李振說,“這羣沒義氣的玩意,看我回去不收拾你們”,而我則暗自說“嘛的,這捉鬼還能定格!有沒有點職業道德!”李振看出了我的不滿,剛剛見我自燃的霸氣,不好意思的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兄弟有點餓了。來來,咱們繼續。”幾秒鐘的樣子,那東西剛剛沁入我身體的部分竟然自行斷裂後消失不見了,這隻餓鬼只剩下一個圓滾滾的大腦袋,呼哧呼哧的洗着氣,像是一個氣球在自行打氣一般,又開始變大,

“這傢伙不會是看你剛纔自燃很生猛想學你自爆吧?”胖子看着眼前的惡鬼來了這麼一句。

“胖子,你尼瑪快動手啊,這筆玩意貼我身上了,還比劃個毛啊!剛纔就說別進來,別進來,鐵混蛋你自己個跑趕緊了,剩下我墊背的,”我亂七八糟的亂說一氣,幾乎快哭了出來,一陣陣的寒意不斷襲來。

此刻的胖子李振還在揮舞着桃木劍跳來跳去。這前期準備實在太長,我幾乎崩潰過去了。我戰戰兢兢的回頭,想看背後這玩意在幹嘛。一偏頭,一個猙獰的青色面孔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毫無顧忌的昏了過去,終於混了過去,這下子總算是解脫了。

因爲我的離開,六子一個人頂起法壇,寸步不能移動。而昏倒前的我,瞅準了六子腳邊的一塊空地,用了一種最舒服的倒地方式昏迷了,耳邊似乎聽到胖子喊了一句“掐人中”,便真的人事不省了。

迷糊間,我感覺上嘴脣生疼,睜眼一看,六子戳着一個大黃沾滿黑色不明物體的指甲正戳在我嘴脣上邊,生疼生疼的。

“醒了,醒了。”看着六子興高采烈的樣子,我竟然有那麼點小感動,真要道謝的時候,才發現背上的惡鬼依舊附在身後,貌似有什麼玩意伸入到我身體裏,讓我有一種在冬天吃了一桶冰塊的寒冷。

誰知道,這時候我感覺六子在我背上抽動了一下,看樣子是馬上就要醒了,我趕緊將他放下來,這貨睜開眼後崗位自吹自擂的時候,我說時遲那時快,照着六子脖子就是一個手刀,“麻痹的,改暈的時候不暈,不該暈的時候裝暈,都由你還行!”心想如此關鍵時刻醒來,怎麼逃。果不其然,在我勢大力沉的一擊之下,六子果斷的暈了過去,我再次將六子背在身上,然後表情神聖的準備奪路而逃,才發現。那隻玩意赫然就貼在大門上,我頓時想罵它祖宗的心都有了,一把把背上的六子丟在地上,潸然淚下,泣不成聲呀,對着那隻餓鬼喊了一句“上輩子我是造了什麼孽呀!”此刻的鐵衣已經滿頭汗水了,似乎這餓鬼非常懼怕鐵衣或者鐵衣手裏的青銅逐浪。每次鐵衣攻擊的時候,這東西就會從眼前消失,而胖子手裏的羅盤此刻已經被肢解在地了。於是,場面頓時變得非常被動,時不時的偷襲,讓我們顧此失彼。我終於被這奔來竄去的節奏拖的疲憊不堪,靠在牆角大口喘着氣。忽然感覺背後的肌肉一緊,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漸漸探進我的身體,像是蟲子蠕動一般,一點一點的深入,沒有明顯的痛感,只是冰冷。

我恍惚的看着鐵衣和胖子的臉在我面前拉伸延展,似乎在喊着什麼,但我耳旁嗡嗡作響,什麼都聽不到,我想呼喚鐵衣,才發覺嗓子竟然喊不出聲音。從我頭頂懸下來的青黑色肉筋來看,那隻餓鬼此刻就攀附在我的後備,隨着體內的一陣陣寒意,我能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正在順着我的後備、頭頂漸漸進入我的身體,我想起剛剛看到英子的模樣時,我便知道,這玩意想幹什麼了。除去我腦海中窸窸窣窣的聲響,整個空間都像是被按下了靜音鍵一般,我的腦海中出現了很多場景,安德福利院、父親、母親、周沫、周誠……,畫面漸漸的變暗,世界像是關了燈,我的眼前漆黑一片。我感覺很疲憊,想要閉上眼睛,我知道,當這隻惡鬼依舊攀附在我身上的時候,鐵衣跟胖子是不能輕舉妄動的,可是如何讓這個玩意離開我的身體,一點辦法都沒有。這一刻我感受着沉淪,體會着邁向死亡的步伐,也許下一秒,迎接我的便是死亡,我狠狠的想,我死後,合同轉正,成爲名副其實的冥府鬼差,定然將這隻餓鬼緝拿起來,每天暴揍幾個小時……。就在我遐想的空檔,我的身體發出一陣熟悉的暖意,像是從一個小火苗漸漸化作一片汪洋火海,我的神志漸漸清醒,我聽到了胖子在喊“我去,着了,兄弟你看見沒,小崔咋着火了,這是不是要自焚,同歸於盡啊!會不會爆炸?要不咱們先撤?”聽聞胖子的話,我心裏大罵,“你妹的,你才自焚,你們全家都自焚,擦了個擦的。”這時候,我聽到鐵衣沉聲說道“崔家玄武,妖佞難侵,這惡鬼想要蠶食崔銘的神魂是不可能的。”這時候,我纔想起來,自己體內的炙血玄武圖早已牢牢鎖定了自己的神魂,也許剛剛是我的心裏原因作祟或者是啓動系統較慢導致的保護沒有及時到位造成的,想到此處,我動了動身體,感覺恢復了控制,便擺出一個很英武的造型。

當體內這股寒意到達胸口的時候,我再次感覺到了那副玄武圖出現時的灼熱感覺,甚至更加強烈,隨着我身體的升溫,我明顯感覺到了探入體內的觸手像觸電般的急速收縮想要抽出體內而死命的掙扎,我肚子裏排山倒海一般的翻滾着,像是一鍋沸騰的老火湯一般。我掙扎着站立起來,赫然看見左右兩手如同兩個火團一般,而從我身體抽出了觸角肢體的惡鬼則蜷縮在地上,此時的餓鬼,蜷縮在地上週身劇烈的震顫,探入我身體的部分冒着一股焦臭的味道,看來這傢伙剛剛差點變成烤魷魚了,那些被燒灼的部位,早已變成了一個個筋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