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趕快掏出支票本,顫抖着簽上自己的名字,遞給秦少傑。

他只希望,這個煞神,趕快走吧。 “哇,快看,這哥們又換車了。”

“我擦,真有錢啊。我啥時候能開上勞斯萊斯呢。”

“做夢吧你,等你有錢了,買上七輛QQ,當Q7開吧。”

秦少傑換車了,換的是一輛銀灰色的勞斯萊斯幻影,比起李援朝的黑色幻影,少了一份穩重,但又多了一份飄逸。

這車是秦少傑從王海瑞那裏敲來的,在這貨的武力威脅下,王海瑞不得不低頭。不僅又開了支票。還把秦少傑帶到王家的車庫選車。

當秦少傑看到這輛現在已經屬於他的銀色幻影時,兩個眼睛就開始放光。我靠。換個顏色,這是冒充銀魅呢。

於是,秦少傑秉着人家投降輸一半的信念,很是大度的用自己那輛被撞扁了車頭的邁巴赫,跟王海瑞換了這輛銀色幻影。

京華大學的學生已經麻木了,這哥們,換車就跟換衣服似得。

“秦少傑,來我辦公室一趟。”

秦少傑剛要拉着凌芳進教室,就被艾曉慧叫住。

讓凌芳先進了教室,自己邁着八字步向辦公室走去。

“秦少傑,你這樣做,不覺得有些顯眼麼?”艾曉慧沒好氣的問道。

秦少傑被問的一愣。“我顯眼?我又怎麼了?”

“好吧,那我就告訴你你怎麼了。”艾曉慧起身拿起暖壺,給茶杯裏倒了杯水。繼續說道。

“你開家店也就算了。可你這總是換車,怎麼回事?”

艾曉慧還在爲緋聞的事生氣,雖然過去很長時間了,學生也都基本不關注了,但她還是很生氣。自己長這麼大,連跟男生拉手都沒拉過,就傳出被包養的緋聞,再加上她導員的身份,讓她覺得太丟人了。

“換車?我靠,就因爲我換了輛車,就惹到你了?”

秦少傑鬱悶的問道。

“秦少傑,你靠誰呢,說話注意點。”艾曉慧不滿的說道。

“好吧,好吧,我注意。”秦少傑無奈道。

“你以爲我想換嗎?那輛車不是撞壞了麼。”

“撞壞了?撞壞了不能修嗎?”艾曉慧有些氣結。

撞壞了,你不能走着上學嗎?你家離學校這麼近,好吧,就算你不想走着上學,你隨便買輛不行?學校又不是沒有開車的學生,人家頂多開輛幾十萬的越野,那就夠吸引人的眼球了。

這傢伙,總是幾百萬過千萬的車。

“怎麼修啊,我又不會。”秦少傑聳聳肩說道。

“你……你不會修,你不會送到4S店修嗎?壞了就換車?還換了個上千萬的?”

“……這個,你誤會了,這車沒花錢,別人送的。”秦少傑解釋道。

“別人送的?秦少傑,你騙鬼呢?”艾曉慧聽秦少傑這麼一說,更生氣了。

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人,編個謊話都不會,一千多萬的車?你送我一個看看。

“這……好吧。”秦少傑也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糾纏,女人兩張嘴,怎麼說也說不過的。

“艾老師,沒事了吧。沒事我就回去了。”秦少傑說道。

“別走,還有事呢。”艾曉慧見秦少傑要走,急忙喊道。

“還有事?”

“嗯,有事。”艾曉慧說着,臉竟然紅了起來。

秦少傑看得眼皮一跳。

我靠,這妞不會是要對我提什麼無禮的要求吧?如果她要讓我跟他XXOO怎麼辦?我是同意呢,還是同意呢,還是同意呢?

“有,有什麼事?”秦少傑弱弱的問道。

“你……你能不能當我男朋友?”艾曉慧紅着臉說道。聲若蚊鳴,要不是秦少傑聽力好,根本就聽不到她說什麼。

“什麼?”秦少傑大驚。

我勒個佛祖,觀音,三清道尊啊,她身爲我的導員,怎麼能對我提出這麼無禮的要求呢。陪她一夜還好說,只是肉體上的傷害,天亮以後,洗洗那根作案工具,又是一個嶄新的處男。當她男朋友?這不是等於簽了賣身契嗎?萬一她要我娶她怎麼辦?不行,不能答應,這自掘墳墓的事情,老子纔不幹呢。

秦少傑心裏已經開始盤算着,如果只是一天,就答應她好了,如果是一輩子的,那打死他,再搶救過來,再打死,也不能同意。

“你……你小聲點。”艾曉慧聽秦少傑這一嗓子喊出來,趕快說道。

“我只是說,你假扮我的男朋友,跟我回家一趟,見見我父母,不然,他們天天打電話,叫我回去相親。”

艾曉慧期期艾艾的,給秦少傑講述了一個關於農村女孩,被父母逼着,要嫁給一個暴發戶家公子的老套故事。雖然劇情很狗血,但秦少傑還是很憤怒。

“我日他姥姥的,不對,我日他表妹的,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想着嫁地主呢,你爸媽就不想想,你在京華工作,沒準能找個更有錢的呢。”秦少傑憤憤不平的說道。

“我也沒辦法。”也不知道艾曉慧是說的動情,還是心裏難受,眼淚不爭氣的,順着臉頰流了下來。

“別,你別哭啊。”秦少傑看了看門口,發現沒人,才安慰道。

“千萬別哭,不然這辦公室就咱們倆,孤男寡女的,被人誤會了,我的名聲就完了。”

“噗哧。”艾曉慧被逗樂了。

“你有什麼名聲。你就是包養門裏的那個男主角,你還要名聲?”

見艾曉慧破涕爲笑,秦少傑這才說道。

“你找我就這事?好辦,說吧,怎麼幫你?”秦少傑大方的說道。

既然有這種能佔便宜,又不用負責的事情,他是一萬個願意。

秦少傑同學無時無刻的在心裏告誡自己,自己已經有了凌芳了,不能再沾花惹草了,自己是個本分的男人,要對凌芳負責。

當然,如果像這種美女倒貼,又不用負責的,那……偶爾也可以做一做的。

“我家是在紅峯市下面的一個縣城裏,我爸媽催的急,我準備明天就回去,不然,他們說就要到學校來鬧。”艾曉慧嘆道。

“明天?明天才週三啊,我得上課呢。”秦少傑說道。

“你跟我請假吧,我準你假了。”艾曉慧笑道。

“這……好吧。”秦少傑答應了下來。

既然已經答應了人家,就得辦到,身爲一個新世紀的五好四有青年,要學會一諾千金。 溫柔似水,與世無爭。

用這兩個詞來形容凌芳,再好不過。

秦少傑自詡做事光明正大,既然要幫艾曉慧,那就要提前告知凌芳,雖然凌芳不會吃醋,但那樣,終歸是不好的。

把艾曉慧的事情原原本本,一字不差的跟凌芳說了一遍,又把她找自己幫忙的事情也說了一遍。

凌芳都沒有多想,便答應了下來。

秦少傑心中大快。看看,什麼叫賢妻良母,不對,還只是賢妻,不是良母。嗯,找個機會,把她變成孩子他媽。

第二天一大早,秦少傑把凌芳送到學校,順便借上艾曉慧,便準備返回紅峯市。

認識這麼久,秦少傑才知道,原來他跟艾曉慧,還是老鄉。

“他是你的司機?”艾曉慧看着正在開車伊森問道。

前些天不還是個華夏人麼?怎麼突然變成老外了。

“是啊,對了,還沒你介紹。他叫伊森,外國人。”秦少傑說道。

伊森聽得嘴角直抽蓄。

外國人?廢話,難道人家看不出來嗎?你倒是說清楚,外國到底是哪國啊。

“噗哧”一聲,艾曉慧也忍不住笑出聲來。

“你這人,僱個司機,連人家是哪個國家的都不知道。”

“美麗的小姐,你好,我叫伊森特里,英國人。”伊森從後視鏡裏看着凌芳,頗有紳士味道的點了下頭,自我介紹道。

“啊?你會說華夏語啊。”艾曉慧聽伊森說的是華夏語,好奇的問道。

“是的,美麗的小姐,我還會說德語,法語,西班牙語。”伊森笑了笑說道。

“真了不起。”艾曉慧讚歎的說道。

“呵呵,你這個老闆很有錢的,能請到你這樣的司機,肯定出了很多錢吧。”

“是的,老闆非常慷慨的。”伊森說道。

慷慨?他跟慷慨這兩個字,根本沾不上邊,給他開車,還兼職保鏢,一分錢都沒得賺,而且,自己現在住的房子,是自己買的,給他開車,自己還得掏錢加油。我上哪說理去。

但又不能說秦少傑不給他錢,昨天那劍陣,確實讓他嚇了一大跳。

原來當初抓自己的時候,人家根本沒費什麼力氣。還跟他要錢?靠,妹子你開玩笑呢吧?這傢伙小氣的很。

伊森也只能在心裏誹謗一下秦少傑,說出來,那是不行滴。

伊森的技術,加上勞斯萊斯的性能,居然只用了四個小時,就回到了紅峯市。剛好快到十二點,能趕上午飯呢。

“咱們吃了午飯,下午再過去吧?我正好也回家看看我爸媽。”秦少傑跟艾曉慧商量着。

“行,不急的,回都回來了,這一會也就不急了。”艾曉慧也有些餓,到她家所在的縣城,還得將近一個小時的路程,不如先吃了飯再做打算。

“那好,伊森,去批發市場。”秦少傑對伊森喊道。

“……”

“怎麼了?”秦少傑問道。

“……我不認識路啊。”伊森無奈的說道。

“我靠,你怎麼這麼苯,我都懷疑,你怎麼能活這麼久,你不會用導航儀嗎?”

“會,但是,不看不懂地圖上的華夏文字,嗯,是有些看不懂。”伊森答道。

“你不是會說華夏語嗎?”

“會說並不代表會寫。”

“……”好吧,秦少傑被打敗了。

因爲,他英語說的很溜,如果讓他去學法語啊,德語啊,他也能很快的學會,而且發音還很正宗,絕對不是郊區口音,但,他也同樣寫不出來。

經過秦少傑的指路,伊森順利的把車開到了批發市場的大門口。但也只能到這裏了。店鋪都在裏面,而車,卻進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