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竟然在衣服的邊緣綉著金線。

讓一件原本看起來普通的黑色衣服看起來別緻了許多。

蘇雅進去之後,當時店裡只有一個人女服務員是閑的,看起來年齡30多歲,其他人都在忙碌,可是這個女服務員看了她一眼並沒有人招待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看不起她,蘇雅等了一會,這才看到一個剛接待完客人的年輕服務員走了過來。

「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嗯?」

葉秋突然神色一凝,自己的意識海里出現了一個全新的意境。

他急忙盤膝坐下,進入一種類似修鍊的狀態,開始心神去體悟、感受、要融合這個全新意境。

半個小時后,葉秋眼皮一掀,他眸中精光閃爍,一抹喜色也不禁浮現在了他臉龐之上。

「我成功突破了,趕緊感受一下突破了幾個境界。」

意識到自己成功突破了,葉秋連忙凝神感受起自己的境界來。

見葉秋向他行來,不過老者是個身經百戰的老鳥,反應極快,急跨一步,在葉秋尚未來得及拉弓射箭的一剎那,便揮掌將他手裏的弓箭拍落了,跟着又是一掌,砰的將葉秋擊飛了出去。

「這把聖器『索魂滅心箭』歸我了,真是意外的收穫啊,哈哈哈……」

老者張狂又得意地大笑了起來。

「馬隔壁的,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有聖器,差點嚇死我了,我去看看那小子有沒有死。」

少年怒罵着,走到葉秋跟前查看了一下,「師父,他還沒死!」

此刻的葉秋雖然沒死,但受傷很重,幾乎是動憚不得了。

老者是九重武師,葉秋目前只是三重武師,自然承受不住老者的一擊。

「他沒死,是老夫手下留情了,還要留着他逼問那種粉末的配方呢。」

老者把玩了一下『索魂滅心箭』,然後收進了他的儲物袋裏,他走到葉秋跟前,把葉秋提了起來,喝問道,「那種特別癢的粉末是你自己配製的?」

「沒錯。」

葉秋一本正經地回道。

「你小子還真有點能耐,竟能配製出如此奇癢無比的藥粉。」

葉秋信了葉秋的話,喝問道,「趕緊把配方交出來,我可以饒你一命。」

「老傢伙,你當小爺我是傻子嗎?交出配方之後,你不殺我才怪呢!」

葉秋撇嘴說道。

「呵呵呵,臭小子,你還挺聰明的,不過,你不說以為老夫就拿你沒轍了嗎?」

老者陰冷的一笑,當即抓住葉秋的一根手指頭,吧嗒一聲,硬生生地折斷了。

痛的葉秋吸了口涼氣,不過他緊咬牙關,沒有痛叫出來。

「呵呵,你不說的話,老夫會把你的手指一根根的折斷,再把你的手臂撕扯下來,老夫就不信你能承受得住這般非人的痛苦。」

老者臉上掛着陰冷又歹毒的笑意,抓住葉秋的另一根手指頭,吧嗒一聲,又折斷了,並且直接從手掌上撕扯了下來,痛的葉秋渾身都不由的抽搐了一下。

「哈哈哈,過癮,過癮啊,師父,你繼續酷刑侍候他,看看這臭小子的嘴巴,到底有多強。」

少年幸災樂禍,興奮地大笑起來。

葉秋看了一眼這少年,眼眸中不禁燒起了火焰,只要今日不死,必定以牙還牙,恨恨地報復這師徒倆!「呵呵呵,臭小子,你的嘴巴,還真是挺硬的啊,老夫倒要看看,你能扛多久。」

老者陰笑一聲繼續對葉秋動用酷刑,以為葉秋會屈服,不過這只是他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

雖然此刻的葉秋,痛的滿頭大汗,但他堅決不屈服,鐵骨錚錚。

傲然不屈。

連痛叫都不發出一聲。

「小畜生,你說不說!」

此時葉秋一隻手的五根手指頭,全被對方撕扯下來了,而他卻仍舊不吐半個字眼,老者不耐煩地喝罵起來。

「老東西,小爺我就是不說,你有種把我殺了,馬的,只要今日小爺不死,踏入吡啶加倍奉還!」

葉秋大聲吼罵道。

「馬隔壁的,小畜生,你竟然還敢威脅起老夫來了……」

老者勃然大怒,刺啦一聲,將葉秋的那條手臂,直接撕扯下來了,跟着又是一掌,把葉秋打的飛了出去,掉地上后,一動不動不知是死是活了。

「哈哈,我連破兩個境界,是五重武師了。」

葉秋高興不已,禁不住大笑了起來。

等歡喜的心情平復下去后,葉秋想到了剛才查看老者的那個儲物袋時,看到了裏面還有一本書籍,不知書籍上面記載的又是什麼內容,拿出來看看。

當下葉秋把那本書籍從儲物袋裏拿了出來,只見這本書籍上面很多有細小的金色符文流轉,竟然是用結界製作的一本書籍,封面上還有三個字「結界術」

!「卧槽,真是好東西啊!」

葉秋又不禁大喜,他盼望着自己能學會結界術,好去武技殿裏破開那座結界陣,拿取那裏面的神技。

現在就搞到了一本結界書籍,到時學會了這上面的結界術后,就可以去武技殿裏拿取神技了!「嘿嘿!」

想來葉秋就心裏那個美,不禁嘿嘿直笑。

他隨便翻看了一下,貌似這本書上的結界術還挺難的,回去得好好研究了。

他將這本「結界書」

以及從老者身上搜刮到的那個儲物袋,全都放進了系統倉庫里,然後邁步向宮殿的大門走去,要離開了。

只是當他走到大門處時,突然又停下了腳步,感受到了一股無形的力道擋在自己前面。

「咋回事?」

葉秋臉現疑惑,抬手往前輕推了一下,他手觸碰到的地方非常的沉重,就像是有一塊厚重的鐵板擋在前面。

砰!他握緊拳頭,發力砸了過去,隨着一聲爆響,拳頭上傳來一股巨大的反彈之力,不由得身形趔趄,不禁倒退了好幾步。

而他的拳頭擊打點上,竟然盪起一圈圈銀色的光波。

葉秋又發力猛砸了幾拳,根本就砸不爆這個無形的屏障,反而被巨大的反震力,震得腹中氣血翻湧。

「麻煩了,這座宮殿的大門已被結界封死,我出不去了。」

葉秋做出了判斷,不由的眉頭大皺,剛才那幾拳自己已然是爆發了全力,但卻無法砸爆這個結界,這下真是出不去了。

「怎麼辦?」

葉秋一時間束手無策。

很快他又冷靜下來,沉默著思考了會兒,想到了剛才搜刮到的那本結界書,目前也想不出其他的辦法了,只能等自己把那本書上的結界知識研究通透,學會了結界術后,再破開封鎖大門的這個結界出去。

當即他把那本結界書拿了出來,葉秋直接坐到地上,開始翻看起來。

結界術由低到高分為:銅,銀,金,聖,仙,神。

這本結界書的內容很豐富,囊括了所有級別的結界的製作與拆除的知識。

葉秋看得津津有味,整個人沉浸在結界術的知識海洋里。

他廢寢忘食的閱讀和吸收這些結界知識,也不知過了多久,因為宮殿裏看不到外面的天空,根本無法分辨時日。

總之那個老者和他徒弟的屍體都腐爛了,葉秋聞到了臭味,這才從沉浸中回過神來。

「那兩具屍體都腐爛了,看來自己廢寢忘食好幾天了啊。」

葉秋看了一眼那兩具屍體,感慨了一聲。

得把那兩具屍體處理掉,不然真是惡臭難聞。

他站起身來,用靈劍把地面上鋪就的石板撬開,然後挖了個坑,再把那兩具屍體拖過來,丟進坑裏埋了。

「哎,好幾天沒吃東西,真是有點餓了,不知這宮殿裏有沒有吃的,找找。」

當下葉秋在這座宮殿裏尋找起來。

這座宮殿是那師徒兩的居所,儲存了不少食物。

葉秋拿出那些食物飽餐了一頓之後,繼續學習研究那本結界書。

接下來的日子。

葉秋就這般呆在這座宮殿裏,餓了吃,困了就小睡一會兒,其他的時間都是在學習研究這本結界書。

不知過了多少時日。

這一日。

葉秋又認真地閱讀了一番結界書上的內容,然後他合上書,先放到一邊,跟着他抬起一隻手掌,運轉真氣,將一股真氣順着筋脈從掌心裏湧出,同時將精神力釋放了出來,融入到掌心的那股真氣里,按照結界術的方法開始淬鍊這股真氣。

結界術的第一步就是淬鍊真氣。

把真氣淬鍊成結界力后,再用結界力製作結界,破除結界也必須用到結界力。

淬鍊結界力是結界術里最關鍵的程序。

葉秋全神貫注用精神力去淬鍊真氣,只見掌心那股真氣在精神力的淬鍊下,漸漸起了變化,原本無色透明的真氣開始慢慢轉變成了淡淡的銅黃色。

葉秋臉上微微泛起一抹喜色,自己沒有師傅傳授,全靠自學,但是自學出了門道,掌握了淬鍊精神力的方法,所以此刻才能將這股真氣淬鍊成黃銅色。

他收斂住喜悅的心情,心無旁騖,繼續淬鍊。

「哎,潰散了。」

葉秋眉頭一皺,竟是這股變成銅色的真氣,突然潰散了開來。

「我再試一下。」

他又將一股真氣從體內湧出,全神貫注地繼續淬鍊。

接下來。

他連續失敗了好幾次。

但是葉秋不氣餒,不服輸,他下定決心今日一定要把結界力淬鍊成功!葉秋真是拼着一股堅持到底的狠勁,失敗了絕不不放棄,不斷的嘗試。

失敗是成功之母,在不停的失敗中,葉秋也是不停的吸取經驗。

終於是功夫不負有心人。

在失敗了幾十次之後。

葉秋終於把掌心裏的一股真氣完全淬鍊成了銅色。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他的體內有一道死神之印守護,不然這樣的傷勢早就掛了,靈魂也極度虛弱。Next post: 班級里很熱鬧,最後一排只有她自己。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