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她不知道!

……

半晌,那些個人最終是按捺不住心裏對寶物的躁動,已經有人開始嘗試進入盆地的範圍了。

越是深入中心,其所要承受的溫度也就越高。

那人的實力也算是不錯,在葉辰看來真元境元變期后階的實力,能夠挺進十米,已經算是不錯了。

真元護罩不斷的承受高溫的烘烤,也是頻頻發生顫動,那位武者不得不一心二用,一邊小心點向前走着,一邊控制體內的真元力,不斷的輸送向體外的護罩內。

「你們覺得此人能夠深入幾米?」葉辰向著身旁的幾人詢問道。

「五米!」年冰月顯然是很不看好他。

「八米!」這是董建的。

「估計可以抗到十米左右!」於徵曇盯着那人,不斷的分析,隨後才道。

「嗯,我也覺得差不多在這十到十一米的距離。」葉辰點點頭,亦是說出了這麼一個答案。

果然,在那人挺近十米時,他撐開的真元護罩明顯已經在劇烈震動了,隨時有被高溫燒化的跡象。

此時,這位年輕武者,不得不停下腳步來,因為他現在已經沒有多少心思在這距離上了,自己的真元護罩因為他真元力的供應不足,已經到了極限。

若是在硬撐下去,那麼必然會是真元護罩破碎,而他也會落了個被高溫烘烤至死的結局。

「該死!難不成要放棄不成?」這位年輕武者很不甘,都走到了這裏,難道要功虧於潰?

「不!我絕不會停下的,這裏的機遇勢必是我的!」雙眼中僅存的理智被慾望淹沒,他此刻是徹底的淪陷進去了。

「殺!」

就見他大喝一聲,全身真元力瞬間動蕩,加大功率的輸送真元力,嗡的一聲,他的真元護罩總算是又恢復了穩定。

但這只是一時的罷了,他這一下拼掉的是他最後的真元力儲備,但即使這般也只是讓他再次跨出了兩步,並無任何的實際意義。

啊!

一聲慘叫,陡然在熾熱盆地內響起。

卻是那人,真元護罩被高溫瞬間燒化,並且第一時間大量的熾熱感,包圍了他,溫度急劇攀升,頃刻間就將他整個人給引燃了起來。

這年輕人一邊慘叫着一邊想着盆地外跑去。

可惜,連盆地的邊緣都沒摸到,就無力的倒了下去。

「救……救~我~」

啪的一聲,這年輕人瞬間被火焰吞沒,死的不能再死了。

有人做了這個示範,瞬間就嚇住了那些武者,實在是太慘了!

如此的慘狀,直接讓那些武者的心裏多了五分的懼意,在沒想到萬全之策時,都不敢以身犯險,深怕自己成為第二個他!

葉辰見狀,則是朝於徵曇點點頭,道了一句「去吧!」

於徵曇點點頭,隨即身形一動,朝着下方的熾熱盆地而去。

「快看,又有人去找死了!」

「咦!是那幾個人的!」

「哼哼,我到要看看此人能不能走出幾米。」

「要不來賭一賭?」

「好!我賭他連十米都走不到。」

「嘿嘿~我賭十五米!」

「我賭二十米好了!」

「我也來湊湊熱鬧,就賭他走十八米。」

……

看着那些個傢伙,正興緻高昂的居然開啟了盤口,當下就搖搖頭,輕嘆道:「也不知道待會兒,他們的臉會不會痛?」

說罷,就看向了於徵曇,看着於徵曇一步步的走向盆地中心,葉辰心裏也多了一種小期待來。

閑話不扯,此刻於徵曇可以說是閑庭信步,對於不斷上漲的高溫,於徵曇是一點都不覺得不舒服,對他來講現在簡直就是暢遊在一個溫暖的溫泉里。

「握草了!這傢伙是真的很自大啊!居然連真元護罩都不撐開,這是嫌死的慢啊!」

「這傢伙裝逼裝到這種程度我也算是服了!」

「嘿!自大的傢伙,難道沒看到之前那個傢伙的結局嗎?居然還趕着要進去,真是腦子瓦特了!」

「可不是嗎?對了,他現在走了幾步了?」

「十米了!他居然能這麼輕鬆的走進十米,這……」

……

所有人均是睜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

轉眼,於徵曇閑庭信步的就走進了盆地的核心之所。

這頓時讓外圍看戲的那些個武者個個都要把眼睛給瞪出來了。

啪啪啪!

這打臉來的太快了!他們都還沒反應過來啊!

不管外面這些傢伙的小丑作態,此刻進入到核心之地的於徵曇,總算是知道了為什麼這個盆地會如此炎熱了!

完全就是因為他眼前的那一滴血!

「這滴血……好恐怖!」

從這滴血的氣息上,於徵曇就感覺到了恐怖,一股威壓閃現在這滴血上。

「這尼瑪絕對是某位超級強者的心頭血啊!不然不可能會延長這般久遠,都未曾消去它多少的威能!」於徵曇心裏怔怔不語。

。 【雷霆審判】

雷極大手一揮,降下數道雷霆直劈火極。

【聚炎寶鼎】

火極施展出【大炎帝】的第二式,凝結出一尊火焰大鼎。

只見那大鼎剛一登場便傾瀉出滿天火焰,抵住了雷霆審判。

【炎帝僕從】

隨即火極又施展出【大炎帝】的第二式,喚出兩尊由火焰凝結而成的人形僕從。

【大炎開山拳】

那兩個火仆一出場便與火極一同施展出【大炎拳】第一式。

三隻火焰大拳兜頭罩臉的壓向了雷極。

雷極一陣張開雙臂,自虛空喚下數道雷霆轟向自己。

咔!

咔!

咔!

……

雷鳴聲不絕於耳。

那雷霆打在雷極的身上不但沒有傷害到雷極分毫,還被雷極納為己用,他將那些雷霆併入雙拳。

【雷崩拳】

雷極接連揮舞雙拳,將三隻火焰火焰大拳崩滅。

雷極雖是崩滅了這三隻火焰大拳,但是也是被火焰大拳的爆裂的力量震退了幾步。

——

「炙焱火體好強啊…感覺比天雷體強…」雷極猜測道。

「確實比天雷體強上那麼一些,天雷體擁有雷霆親和,增幅雷霆力量,提升毀滅和麻痹的效果。

炙焱火體擁有火焰親和,增幅火焰力量,提升毀滅和不息的效果,此外還會擁有比尋常火焰更強的爆破性!」希雅非常簡潔的介紹道。

「比天雷體多了一條特效…」

「是這麼回事。」

「如果我和當初的火焰戰鬥的話,誰會勝?」雷極好奇道。

「這個你倒不用擔心,火焱的意志力量和你比起來差的太多了~他不可能剩,哪怕你將境界壓低至五階他也沒機會勝你。」希雅倒是對雷極非常有信心。

「他那麼菜?」莫情有些驚愕。

「是你外掛太多了~」希雅笑嘻嘻的說道。

——

火焱的靈魂已經附著在一具焚天宗弟子的軀體鬧玩中。

他驚愕的看著正在激斗的雷極與火極。

場中那原本屬於自己的軀體,綻放著遠遠強於自己的的可怕力量…

無論是功法的運轉,還是武技的使用,在他的眼裡都是完美無瑕,無可挑剔…

換做自己來使用【炎帝僕從】也只能召喚出一個火仆而已。

而且自己並不能再激戰中役使它流暢的施展武技,只是當做一個沙包,一個用來幫自己抵擋傷害的沙包。

而落在了那個人的手中呢?

他一次召喚了兩隻,而且可以流暢的同時施展武技!

是他太強還是自己太弱…

——

「真是炫目啊~他的已經如此之強了…」狐葉的語氣有些複雜。

她是既希望莫情儘快成長起來,又是希望莫情的不要成長的這麼快…

「這是應該的。」山崎金平靜的說道。

「你個大獅子頭懂什麼?他越強我們就越沒用啊…在這裡的地位也就越低…」狐葉不禁想起了當初那個三階的小修士。

那個挖土打洞打到自己家的小修士…

當初的想法好天真啊~

竟然想要依靠自己的魅力操縱他,從而喧賓奪主。

當初叫他主人只是想滿足一下他的征服欲,男人都喜歡的征服欲。

而如今…

自己寫主人叫的是越來越由心,越來越…順口…

「跟著這麼一個人也不知是好是壞,天賦超絕,手段狠辣。」山崎金難得多了這麼多字。

「這當然是好事啊,跟著他我們也許會看到這世間的至強之道!服侍這世間的至強之人!」狐葉的眼中閃過一抹精光。

「你不怕他用那冰冷的馭之意志將你也變成一個傀儡?」

「怕啊~可是妾身總是從心裡生出一種下賤的想法,也許是…受虐癖?」狐葉自嘲道。

「你是狐妖,母系社會的種族,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山崎金侍奉狐妖族幾百年了,怎麼會不了解狐妖?

「即使是這樣,妾身也只是一個需要男人的女人啊…」狐葉感嘆道。

「他看不上你的。」山崎金的話語很耿直。

聽到山崎金的話狐葉並沒有露出不悅之色,反而自嘲道:「是啊,妾身的出身、天賦、種族都不體面啊…」

「是的,拋去你身為狐妖族的天賦和力量,你們狐妖在尋常人眼中口碑可不好…他將來踏上世界之巔,你怎配以配偶的身份站在他的身邊?」

山崎金的話有些的難聽,但話糙理不糙。

「難得你一個服侍狐妖幾百年的人能對狐妖如此說話,難道你是在饞妾身的身子嘛~咯咯~」狐葉嬌笑道。

0 comments
0 likes
Prev post: 「炎柱的女兒?」凌淵一頓。Next post: 姜麗華微微低頭,臉色瞬時陰沉下來。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