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事吧?“

劉翎走到近前,見傅雲眉頭緊皺着坐在地上,以爲他與聖靈榕溝通消耗過大,不由關切地問道。

畢竟兩者之間的境界差距太大了。

傅雲睜開眼,看了他一眼,面露倦容地搖了搖頭:“還行吧,剛纔和聖靈榕簡單溝通了一下,不過還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兒,我明天再來看看情況吧。”

“喔,那就好。”

劉翎看傅雲雖然有些疲憊,但身上似乎並沒有受傷,暗暗鬆了口氣。

手腕一翻,一隻錦盒出現在了手上。

“這是我剛去丹藥峯拿來的,治療外傷內傷補充靈氣的都有,你先拿着用,如果不夠再和我說。“

“嗯。”

傅雲強忍着內心的激動,語氣平靜地應和一聲,接了過來。

正要打開看看,身後的庭院裏突然傳來如雨點般綿密的聲響。

劉翎驚道:“這是……又要暴走了?”

傅雲連忙拉住他:“沒事的,是我的靈植正在裏面和聖靈榕談心呢!”

“你的靈植?”

劉翎更不放心了。

以傅雲的修爲,他的靈植肯定也厲害不到哪兒去,貿貿然衝進去就不怕被聖靈榕撕成碎片麼?

找了個動靜較小的角度,劉翎一下躍上牆頭,向着院內望去。

不看還沒啥,一看之下,差點驚得翻滾下去。

只見聖靈榕全力激發的聖靈彈幕,盡數灑落在一株不知名的小樹上,隨即在一陣電光雷鳴之間被吸收殆盡。

傅雲攀上牆頭,在劉翎身旁坐了下來。

“怎麼樣,這下信了吧?”

劉翎看着傅雲,鄭重地點了點頭。

沒想到自己誤打誤撞,竟然找到了一個靈藥方面的好苗子。

“你這株靈植叫什麼,我怎麼沒看見?”

傅雲語氣平靜地胡謅道:“只是一株變異的雷雲藤而已。”

“雷雲藤……居然能變異成那樣麼……”

見劉翎注意力定在雷鳴木上,傅雲暗暗皺眉,連忙岔開話題。

“對了,我的入門獎勵另外一半,能不能預支下?”

“嗯?你很缺錢嗎?”

嗯?這話說的……

難道你不缺錢?

對哦,

就算你真的不缺錢,也不用表現得這麼明顯嘛!

看着劉翎一臉“視金錢如糞土”的表情,傅雲恨不得抽他一嘴巴。

“缺!非常、非常、缺!”

這句話說得簡直可以用咬牙切齒來形容了。

劉翎沉吟了一會兒:“行吧!原本這筆錢是要等你通過實習期考試之後才發的,不過以你的實力應該沒什麼問題,我這兩天幫你搞定。”

傅雲立即笑逐顏開,拱手道:“多謝劉師兄了。”

劉翎嘴角抽了抽:“你小子只有這句話最真誠了。”

“呵呵,呵呵……”

“不過,”劉翎話鋒一轉,“聖靈榕就交給你啦。”

傅雲本就求之不得,趕緊答應下來,胸口拍得“啪啪”響。

“沒問題!”

安排好聖靈榕的事,劉翎便又急匆匆地走了。

畢竟是靈藥峯的三總管,每天要處理的事兒多着呢。

待庭院再一次恢復平靜,傅雲走進去,將吸飽靈氣的雷鳴木收了起來,隨即開始打掃起庭院來。

聖靈榕見狀晃了晃樹枝,語氣有些歉疚:“對不起啊,把這麼多葉子弄到地上……”

傅雲擡頭笑道:“不用道歉,其實吧,你的葉子是很不錯的丹藥材料,我收集起來能賣很多錢的。”

對於靈植來說,顯然腦子裏是沒有錢這個概念的。

經他這麼一說,聖靈榕似懂非懂:“那……好吧。”

因爲長期無人清掃的關係,庭院裏掉落的枝葉極多,有些地方甚至鋪了好幾層。

傅雲打掃了將近一個小時,終於打掃乾淨了。

“呼!幸好從源叔拿了好幾個儲物戒指,不然這麼多的樹枝樹葉還真裝不下。”

傅雲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擡頭看向巨樹。

“榕哥,我明天再來看你哈。”

“好的,可要早點來啊。”

聖靈榕枝葉搖動,像是在道別。

這植物的肢體語言還真是方便啊,不管什麼意思,搖啊搖就行了。

傅雲向聖靈榕道了聲謝,便收起了小雷,離開了。

先前還沒有感覺,待走出花田,才發現已近黃昏了。

“啊,這一天怎麼過得這麼快,一眨眼的功夫一天就過去了……咕嚕咕嚕!”

源自肚子的叫聲讓他想起,自己似乎都忘了吃午飯了。

奇怪的是,劉師兄也沒提醒自己。

後來傅雲才知道,由於花田地域廣大,而唯一的靈食館又太遠,加之靈藥養護工作的特殊性,所以靈藥峯弟子一般都是不吃午飯的,要不自己做飯帶着,要不就乾脆不吃,等到了晚上一起補上。

拖着又累又餓的身子回到客棧,剛跨過門檻,傅雲鼻子聳動了下。

“好香啊!” 這香氣聞着有些奇怪,似乎和尋常的飯菜香味有些不同,不過此時也顧不得了。

傅雲循着那股誘人的香氣一路走去,漸漸發覺有些不對勁。

這香氣並不是一樓餐廳傳出來的,倒像是……從自己客房那塊區域飄來的。

難道是有人在房間內做菜?

心懷疑惑的傅雲走上樓梯,尋找香氣的來源。

上樓第一個是傅清璇的房間,傅雲辨認了下,不是。

香味還在前面。

那便是……傅衝的房間了。

傅雲走到門口,立即確認了。

這股好聞的氣味正是從傅衝房間漏出來的。

傅雲敲了敲門。

令人意外的是,開門的不是傅衝,而是傅千羽。

“少爺,你可回來啦!一天都沒見你了,去哪玩去了啊。“

傅雲奇道:“四妹沒和你說麼,我去靈藥峯辦點事。”

“四妹她一天都在房間裏沒出來過,應該是在潛心修煉吧,我們也不敢去打攪她……”

傅雲眉毛微微挑起。

年輕人怎麼說話的!

同樣是一天沒見,她肯定是在閉關修煉,我就是出去浪了是吧?

“話說你怎麼在這個房間?”

“噢,我閒着沒事,正好看嵐哥比較忙,就幫他打打下手。”

“噢?小嵐子他在忙啥?”

“煉丹啊!”

倏然間,屋內傳來一聲輕響,傅雲隨即問道一股比方纔更爲濃郁的香氣。

一眼看去,他立即知道香氣是哪來的了。

屋內正中央放着一尊丹爐,站在丹爐前的傅衝正小心地抓起幾顆冒着熱氣的丹藥,放在一旁的瓷瓶中。


原來是丹香。

怪不得聞起來如此清新,沒有肉香那種油膩厚重的感覺。

“小嵐子,你在煉什麼丹藥啊?“

“雲少你回來啦,正好,你嚐嚐這丹藥味道如何?”

“好,我嚐嚐……等等!你剛纔說什麼?嚐嚐味道?”

傅雲懷疑自己是餓過頭了,所以聽覺出了點問題。

傅千羽拿過一顆丹藥,送到傅雲面前,一臉真誠。

“很好吃的,少爺你嚐嚐看。”

將信將疑地接過丹藥,傅雲端詳許久,也沒看出什麼,小心地放入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