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大聲呼喊,到處尋找了起來。

地上都是黏糊糊的腳印,就像小女孩的腳那麼大,上面都是那奇怪的液體,雜亂的分佈在房間的地面上!

“悠悠?”他輕聲的喊着。

所有的房間都找遍了,一個人影都沒有。

“被抓走了嗎?哎……”蒼無惑心中一痛,對於悠悠的情感完全就是來源於另一個悠悠,那是他的青梅竹馬,可惜以前她就已經死了,被他們聯合起來謀殺的!

這個悠悠不是他的青梅竹馬,悠悠的手臂上是有一塊很小的紅色胎記的,而這個悠悠沒有,雖然她們面容極度相似,所以他能確定,她不是她……

“不不……不能去想……你要找到她……”忍住心裏的痛,他又仔細觀察了起來!

這地面的腳印雖然雜亂,不過還是有一定的規律的,因爲從門口到這的腳印都指向了同一個方向,櫥櫃!

而腳印到這也就消失了!

“悠悠?”蒼無惑又喊了喊。

依舊沒有人迴應,房間依舊是那嘀嗒嘀嗒的鐘表聲。

“那我就來看看你到底玩的什麼花樣吧!”蒼無惑把手伸向了那櫥櫃。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那鐘錶聲似乎也映照了他的心跳,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吱~

櫥櫃打開了。

“悠悠?”

她搭着腦袋,渾身溼漉漉的蜷縮在裏面,發着抖,眼神很是驚恐,起了濃厚的一圈黑眼!

“哥哥?嗚嗚……” “這一次是最後的機會了……”

“你明白這樣做的後果嗎?”唐小悠握緊了雙手,本來紅潤的臉因爲他這個決定而一下變得煞白。

“極夜之主就要降臨了,天下萬族當聯手抵抗。”這個白衣的青年突然閃爍了下,變得暗淡了些。

“你的靈體?”

“呵呵……這就是和神抵抗的後果,高層靈體對低層的壓迫……我們的時間還有多少?”

“不能確定……”

“呵呵……驚魂遊戲城的系統已經變得不穩定了呢”

“死亡會更大……”

“種子確定了嗎?”

“100個!”

“讓十王競選快點結束吧,我的時間也不多了……”

……

“悠悠?”蒼無惑把她抱了出來,渾身溼答答的就給她找了塊毛巾,他纔想起她沒有衣服!

“啊……電腦已經壞了吧,以後怎麼買東西呢!”

他找了塊被套簡單的割了下就給她包了起來。

“哈哈哈……”蒼無惑被她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給逗笑了,這樣的打扮着實不倫不類。

“這裏發生了什麼嗎?”蒼無惑捏了捏她的小臉,又想起以前欺負她的樣子,就又笑了笑。

“哥哥……這裏有怪物!”她撲在了他的懷裏,一點也不願離開。

“沒有啊?哥哥都把這裏找遍了。”確實該看的地方都看了,什麼都沒有,這房間除了悠悠和他就什麼都沒有了。

“哥哥,我怕……”

難道有什麼幽靈之類的嗎?這可就不好對付了,這得去找張牧,他應該是行家。那傢伙覺醒了的,id9676976就是他。

“我們去找小牧哥哥吧!”蒼無惑笑了笑,把她抱在了懷裏就要準備轉身離開。

他卻是又頓住了,因爲他感覺自己肩膀上有東西!

溼漉漉的,就像一隻手搭在了上面。

“哥哥……”

悠悠突然就開始顫抖了起來,手緊緊地抓住他的胸口,腦袋也死死的貼上去。

“沒……沒事……”他有些顫抖的摸了摸她的背。

啪嗒……啪嗒……

就像是大團的液體掉落在地上的聲音不知道該怎麼做了,就那樣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裏。

背後是什麼他完全不清楚,也不敢輕舉妄動。

怎麼辦?

突然他就感到背後一陣風吹來,心中一股不妙剛升起,就感到一陣大力襲來,將自己拋飛了出去。

“啊……”

還好前面是沙發,一起就滾到了牆邊。不是這沙發二人都要撞牆上了,否則至少半天也動不了。

“哦,感謝,發兄!”

這時候他纔看清了那怪物的模樣,完全就是一透明的東西!就像有形狀的水一樣,有很多觸手在空中揮舞着。

它的身軀的確算不上大,中心有一團巨大的液體,觸手分散得很開,所以顯得很大。

它已經完全擋住了出去的道路!

“該死!悠悠你藏沙發後!待會兒聽我的話行動!”蒼無惑喝道。

她也是很聽話的爬了下去,乖乖的不動了,似乎明白自己在這裏就像是拖累一樣。

不過蒼無惑卻沒有心情關心這些了,他的眼裏已經完全被這東西給吸引了。

“不知道這觸手可不可以砍斷!”蒼無惑一劍就對着離自己最近的觸手劈了下去,來者可不是善茬,他可不會客氣!

入手就感覺很軟,像砍在了海綿上,不過那觸手卻是直接就掉在了地上,斷開了!

“好!有作用!”

這些觸手就像鞭子一樣,一下就把旁邊的桌子都給打得粉碎!

自己背後那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感都還在,流出了很多的血。

“好吧,只要不被觸手打中就可以吧!”

他還是完全輕視了這東西,或者說不了解。

那些觸手在空中交叉揮舞着,敲在他的劍上震得他的手發麻。

“好厲害!這種初級的怪我都打不過!”

洞悉早已發動!

【F級變異水觸手怪】因爲未知的原因而產生變異的觸手怪。小心它的觸手!

驚魂遊戲城有個特點就是使用洞悉技能可以查看那些怪物,但是不能知道它的具體數據,只能知道其等級,所以能不能打得過,還是要看自己去實戰。

不過當對手力量比自己高的時候,它會做出提示,還有建議。

“嗯,戰勝它還是有可能的!”

這東西被蒼無惑砍了幾條觸手,也開始變得有些暴躁了!

那些斷掉掉落在地上變成液體的觸手開始流動了起來,慢慢的彙集在了一起。而那巨大的液體中心,隱隱約約的張開了嘴,從裏面又伸出了一條“特別”的觸手,伸到了地上,就開始“吮吸”了起來!?

“這變異變傻了吧!”蒼無惑吐槽道。

那斷掉的觸手也開始慢慢的變長!

好機會!

逮着這個空隙,蒼無惑提着劍就衝了過去,想要一劍砍斷那巨大的液體團。

不過那些觸手怎麼會讓他得逞!頓時就全部集攏了過來,不停的揮動着。頓時蒼無惑身上就出現了許多的血痕,衣服都變得破爛了。

“就是這時候,悠悠!跑出去,找小牧哥哥!”

“哥哥……”她爬了出來,顫抖着跑想了門口,卻又停了下來。

“你在幹什麼!快走!我拖不住它了!”

“嗚嗚……”她流出了眼淚,看了他一眼,就跑開了!

“這小妮子不會認爲我要死在這了吧!”雖然身體疼,不過卻是好久都沒有感覺到那種被關心的溫暖了。

“來吧!憎恨之眼!”一瞬間蒼無惑的眼又變得血紅,身體各部分的力量提升了許多,又和它戰在了一起!

觸手真的太多了,蒼無惑沒有辦法完全接近它的,時不時的從一些刁鑽的角度給他來一鞭子,疼得他呲牙咧嘴,不過都沒有對他造成實際上的傷害。衣服都要被它給抽爛了,身上全是血痕。

“可惡呀!給我開!”蒼無惑大吼一聲,展開了全部的力量接連砍斷了它十多條觸手!

漸漸的他的體力也有些不支了,不過那變異的觸手怪恢復的速度也跟不上了。

“觸手兄,你還真頑強的,要不我們就此了過,散了吧……”說完慢慢的挪動着身體朝門口過去。

那東西顯然是不同意的,揮舞着觸手攔住了他的去路。

“好吧好吧……這就是你不給面子了!”蒼無惑聲色俱厲的吼道。

…… 蒼無惑躺在地上,渾身都被汗水打溼了,浸入了傷口裏,傳來陣陣撕裂般的疼痛。

時間也不多了,悠悠去了那麼久,估計他們也都出事了。費了他九牛二虎之力,在付出幾條傷口的代價之下,蒼無惑終於在它進攻時找到了一個空隙,一劍刺了進去!這東西雖然不怎麼厲害,但就勝在難纏,而且恢復力驚人。不過那防禦卻真的不怎麼樣,輕輕的把那劍一送,就插了進去,而它也不爭氣的直接如同泡沫般破碎了。

地上是那觸手怪,此刻已經被他“分屍”了,全都變成了液體,液體上面卻有幾個光球浮動着,在蒼無惑驚訝的目光中直接飛到了他的身體上,像是變魔術一樣就消失了。

他的腦海中頓時就出現了一塊麪板,上面有自己的頭像,旁邊註明了自己的年齡身份等,還有一些基本的身體素質以數據的形式呈現。

裏面還有一個面板,上面寫着:

【恭喜】恭喜你擊殺了F級變異觸手怪,獲得驚魂點150點。

【恭喜】恭喜你完成新手適應任務,目前所有的狀態已經開啓,可自由在腦海中呼喚‘驚魂’二字來開啓信息欄……

【恭喜】你的“洞悉”已升級到lv4(4/10)

【提示】新手存活任務已經開啓,本次爲最高難度,將持續到你離開f區!(享受這噩夢的殘酷吧,當然,如果你能活下來!)

【警告!】交叉恐懼!每個新手在一個月內會隨機傳送到“驚魂任務”裏兩次,請做好準備!

“任務在這裏也存在了嗎?難怪刷新那麼多怪物,那麼該如何離開f區呢?”

“呼……”蒼無惑喘了口氣,沒有去想太多,他着實被累到了,現在又很擔心張牧他們。

“不知道張牧他們怎麼樣了……”心裏這樣想着,卻是加快了腳步朝下面走了去。

“希望他們都沒事吧……”此刻的走道顯得很凌亂,牆壁都碎裂了很多,之前一直將注意力放在觸手怪上面了,外面有沒有打鬥他也沒有在意,現在看來好像發生了什麼大戰一般,越是往下走他的心裏也越是沉重了起來。

不長的距離讓他一路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張牧這一層樓到處都是焦糊的氣味,顯然他用了他覺醒的“烈焰破”。門口都爛掉了,上面還冒着白煙。

蒼無惑把頭伸進去望了望,裏面一團亂,什麼都沒有,看着地上的痕跡,他估計他們是被追了出去,地上有很大的腳印,那個怪物的身體估計很是龐大。

“……不知道把他們帶到這到底是對還是錯。”蒼無惑嘆了一口氣,便找了個手電出了門準備去找他們。樓上是不能待了,那具骷髏不知道還在不在,他不敢去冒險。而且這些怪物就像是隨機出現在房間的,如果沒猜錯的話每個房間都有,而且現在這房間的可破壞性也變大了,估計是系統爲了防止玩家安穩的躲在房間裏而故意這樣做的。

黑夜本是寂靜的,而現在到處都是煙火還有嘈雜的喧鬧聲,街邊的路燈大多都壞了,依稀有幾個還在一閃一閃的發出微弱的光。 錯把真愛當遊戲 雖然平常這裏不繁榮,但是勝在和平,新手區是不能惹事的,不知道現在會亂成什麼樣,因爲在這裏他從未看到過什麼明確的條紋規定不能殺人!

“難道以前有什麼組織在制止這一切的發生嗎?”他忽然又覺得自己對這裏的瞭解還是太少了。

草叢裏一直都是窸窸窣窣的,就好像有什麼怪物要出來一樣,他不敢去靠近,f級他打起來都吃力,萬一出來個其他的,那不是死定了?

手電他發現也是萬萬不能開的,他不知道那些怪物是靠什麼來感受人類的。

“啊……別過來!”黑夜裏閃過一個影子,就看到那個人影少了一截,蒼無惑順勢就滾到了一輛車下面。

他緊張的看着前方那黑影消失的地方,感覺那絕對是個不能招惹的存在。

糯米味湯圓 正當他以爲要安全的時候,這時候從那裏又跑來一個人影,跑得很快,看他焦急的樣子,似乎遇到了什麼了不起的東西。

“別過來……”蒼無惑這樣想着,又拿出一把小刀,他生怕這傢伙又給他惹出什麼事端。

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傢伙好走不走的偏偏就向他跑了過來,站在車前想要進去,不過卻怎麼也打不開。

“這個蠢貨!”蒼無惑一把拉住他的腳,將他拖到了車底。

而這時候那黑影也瞬間而至,龐大的身軀掀起了一陣風,一下就跳在了這車上面,頓時感覺這車一沉,車底已經碰到了蒼無惑的後背。

“唔唔……”

蒼無惑一下捂住了他的嘴,用手臂壓住了他,半個身子都貼在了他的身上,死死的按住他示意他不要發出任何的聲音!

那人也嚇了一大跳,沒想到這裏居然都還有一個人,不過卻知道這不是什麼動的好機會,捂着頭,乾脆就裝死了。

那怪物似乎長了一對翅膀,在上面不停的扇動着,這車也經不住它這樣折騰,蒼無惑感覺自己都要被壓得喘不過氣來了。

在他感覺自己就要被壓死了的時候,後面卻是突然響起了一陣爆炸聲,發出一陣耀眼的亮光,那怪物終於追尋着那亮光,扇動着翅膀就離開了。

“呼……”蒼長出了一口氣,感覺自己差點被憋死。

那人也感覺沒有危險了,就爬了出去。

是個清秀的女人,穿着一身的休閒裝,年齡在20歲左右。她已經羞紅了臉紅,惱怒的看着他。

“你幹嘛!”

“……我差點被你害死你知道嗎?”蒼無惑面無表情的看着她。

“誰讓你在這裏的啊!”她的鼻子和額頭已經磨處了血,輕輕的的揉着。

“我救了你!”蒼無惑提着匕首準備離開了。

“你……你別走,你把我的臉都弄壞了!你得保護我!”她看了看周圍,抱着自己的手臂向蒼無惑跑了過來。

“可以啊!”蒼無惑停了下來回過頭看着她又道,“你看到兩個人嗎?一個大人一個小女孩。”

她思索了一陣,道:“沒有看到過”

“那還說什麼,再見!”蒼無惑擺了擺手就要離開這。

“喂喂!我沒有看到過,不過我知道很多你或許感興趣的東西,不對,所有新手玩家都感興趣的,難道你沒有興趣嗎?”這一次她沒有追上去,站在原地說道。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哦?”蒼無惑停了下來,轉過身向她走去道,“說說,要是你說的沒有任何意義,我也不介意在這裏浪費點時間乾點事……”

“你……你要幹嘛,別過來!”她摟着胸,有些惱怒。

“看到這個白色的刀子,你覺得它亮嗎?”蒼無惑拿着刀在她面前很是絢麗的耍了個刀花。

“……你肯定不知道如何去其他區吧!”她似乎鬆了口氣,不過胸口依舊起伏着。

“不是還不能去嗎?現在等級低吧!”蒼無惑發現個很嚴肅的問題,這居然沒有一輛車有人在使用。

“我知道很多的事,如果你保護我你不僅可以得到‘月鴿’的保護,而且出了新手區還有我們很多的福利!你以爲新手區憑什麼那麼安穩? 我在異界當大佬 要知道沒有月鴿的存在這裏不知道會死多少人呢?”

“這麼說你是他們中重要的一員咯?”蒼笑着看着她。

不過回覆他的卻是沉默,他又道:“行!我可以保護你,不過你得告訴我我想要知道的。”